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小学生命题作文再创造之我想发明……

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半,在年龄越来越大之际(丐:你说谁?),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返璞归真的主题!于是,这期清新(锅:有吗?)的主题横空出世!获得了大家的……冷漠回应:“这个主题朵爷真的通过了吗?”“我想发明让小明一键消失的机器!”

呵。

张美丽(懒汉):我原本想要一个催稿机……

作为一个连和朋友聊天都懒得打字所以常发语音的懒汉(?),每个月催稿的那几天,都令我感到痛苦——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作者能给你找出什么清新脱俗的拖稿理由。

老实一点的选手会说电脑坏了、“我生病了”;赖皮型选手喜欢胡说八道:“沉迷学习无心写稿”;更有“厚颜无耻”级选手:因为我的编辑太过美丽,所以只想和她谈天不想写稿……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种时候,我都会对着屏幕冷笑:呵,我还不知道你们几斤几两?然后开始在线表演翻脸。用龇牙咧嘴、舞“刀.jpg”弄“枪.jpg”,外加威胁与恐吓,给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温柔的愤怒。

终于有一天,我累了。哎,人年纪大了(?)就这点不好,精神头比不上这些小嫩崽,记性也差,于是人慢慢变得佛系了,催稿也不紧了,人也好说话了。

终于,有作者开始受不住了,对着截稿日才出现的我苦口婆心:

“你下次要对我说交个专栏。

“然后等我专栏交了再说,写个短篇。”

说完才意识到不对劲:我为什么在教编辑催自己的稿?

啊,真是贴心。

刚刚,我又对着另外一个稿子改了颇久的作者说:“改不出来就算了。”(换作以前,休想!)

对方:“我可以!我能行!”

我:“新一期月底收。”

对方:“我这两天就交!”

嗯……我怎么感觉……催稿机好像暂时也……用不到了?

丐小亥(业主):房屋智能重装器

住进新房快两年,每次坐车回去的路上,我都以为自己是去郊游……一边开心地(也没有)欣赏沿路的风景,经过朵爷家的房子时会拍照打卡:“大家好,欢迎来到城郊二子的地盘!”朵爷会嘴硬地说:“呵,我这可是城郊CBD!”一边心痛地紧盯着司机,“车费真的太贵了,BOSS也住在郊区……为什么不搭上心爱的员工一起回家呢?”

回到家,我就听到楼上传来剁肉的声音,也不知道一天天在家做些什么好吃的,邻居(我)可都饿坏了……我也准备随便做点什么,厨房的灯一闪一闪的,卑微(不会换灯)的我只能就着抽油烟机的弱光下一碗饺子吃,边吃边觉得“存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还不是没地方花”……唉,心酸!说到灯,装修时设计师偷偷地给我买好了所有灯具,卧室的灯有八个灯泡,一打开整个小区都亮了……我每次趴在床上写稿子的时候,都会劝自己:还不写完,电费都交不起了!

早上七点三十分,我还没醒,楼上的闹钟准时响了!一开始我以为是有人在我床底下安装了窃听器,开始担忧自己有没有在梦中说出银行卡密码……还好只是闹钟,闹一次又一次,我都醒来了,楼上的邻居还在沉睡?我都想上去敲门:“醒醒,八点了!”

有时候好想发明一个房屋智能重装器,加强隔音,重新装饰,后来觉得不如搬到公司附近,我打开网站看了一眼房价:是我不配……我怎么配跟叉叉一样拥有豪宅呢!

小锅(副业厨师):我想堵住某个人的嘴……

眼看着我们都越来越穷了,一顿外卖要花掉好多钱,我、丐胖、朵爷我们姐妹仨(……)抱头痛哭,决定以后中午都自己带饭。

我在网上花了一天的时间,找到一款物美价廉的电热饭盒,立刻分享给了姐妹。

丐胖第一个下单了,朵爷还在一旁哼哼唧唧的——“饭盒这么贵的呀,我觉得还有更便宜的。”

一周后,我拎着新买的饭盒上班了,装着满满一盒自己做的菜。

中午,朵爷端着空碗坐在我旁边,轻轻抚摸着我的饭盒,叹口气:“唉,你们的饭盒都到了,我的却还没发货!”

作为她的生死好姐妹,我立刻让出了一半的饭菜。

第二天中午,我刚给饭盒插上电,一扭头,朵爷已经连人带碗坐在我身后了,脸上写着“我饿了”,行,反正我吃得少。

后面几天,我都自觉地多装点饭,室友每天看我满头大汗地往饭盒里压饭,差点落泪,挽着我的手问:“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怎么突然暴饮暴食了呢?”

在我辛辛苦苦带了半个月的饭后,我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

吃饭的时候,我问朵爷:“你的饭盒还没到?是国外寄过来的吗?”

朵爷:“饭盒?我早退了呀!那家店居然涨价了,我等它降价再买吧。对了,明天我想吃炖牛腩……”

你给我住口吧!

(小明:“那你是想发明一个电热饭盒?”)

(我:“不,我想发明一卷永远撕不下来的胶带。”)

(朵爷捂住嘴:“干吗呀?!”)

夏沅(房主2):假如我的設计师,拥有一双关不上窗户的手……

在大家辛苦工作了半个月后,远在河南的夏沅我……终于回来复工了!

春节放假前,在众人的期待之下(并没有),我的新房终于装修完毕了!

回河南的前一天,我还专程去新房里检查了一番,确认我的窗户是否都敞开了它们的心扉(?)。

不仅如此,我还斥巨资在网上买了二十盆绿萝和活性炭炭包。

那时的我,一边种着绿萝,一边在心里笃定:等我回长沙那天,就是甲醛被消灭之时!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我在河南吧,一待……就是五十多天……

这五十多天里,虽然房贷和房租让我心痛,但我依旧安慰自己:没事,没事!等你回到长沙,就可以……搬新家了!

于是上周,刚到长沙的我,立刻迫不及待地奔向了我的新房。奔过去的路上,我还忍不住窃喜:甲醛啊、污染啊,我们下辈子再见吧!新房啊、绿萝啊,我来了!

……

然而打开大门的一瞬间,我心如死灰……

等等!

我的窗户为什么都紧闭着?!

为什么它们每一个(扇)人(窗)都关上了自己的心门?!

心如死灰的我拨通设计师的电话:“亲,你关掉了我的窗户吗?”

设计师(如梦初醒):“窗户吗?好像是我关上的呀!”

呵,我想发明什么……?

我现在只想发明一双永远关不上窗户的手,然后缝到我设计师的胳膊上!

朵爷(懦弱的组长):我需要抄作业

我原本想说,我想发明不要钱的咖啡……话还只说了一半,王小明冷冷地把我的话堵了回去:“我看你已经发明了!”

此话怎讲……不就是你昨天请我喝了一杯咖啡嘛……还有上周本栏目的画手小K请我喝了两杯,还有今天……

好了,没错!我已经成功了!既然这样,我感觉我没什么好发明的了,但王小明一直在我旁边鬼叫:“你今天不给我想出来一个,你的报销款我就不发给你了!”

我:“什么报销款!”

小明:“财务刚发我的!”

王小明,算你狠!无奈,我只好叫来我的好姐妹儿小锅:“……你觉得我还需要发明些什么?”

小锅看了看旁边握紧了拳头的王小明,向我支着:“要不你直接抄我的小发明?”

“什么意思,你是说那个粘住我的小胶带吗?”

“对的,对的,你可以……”小锅话还没说话,王小明又開始鬼叫(真的很爱打断别人!)——

“什么意思!你咖啡不花钱!饭也是现成的!现在连个栏目内容都要抄人家现成的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凶得很,小锅害怕极了,赶紧拉着我回到了自己组,一边走还一边指指自己组的成员:“你看看我们组,一个个对我毕恭毕敬的,哪像王小明……哎哟,我的好妹妹,你可真是苦……”

“谁说不是呢,我这就发明胶带去,把王小明缠成木乃伊!”

我希望有人能发明一部“小美好”主题自动生成器……啊,还要一部为朵爷定制的录音笔,里面录上“朵爷,写专栏!”“朵爷,看稿子!”“朵爷……”

可能有读者要问了,录音笔到处都有,为什么还要再发明呢?是这样的——希望有人能发明一种砸不坏、捶不烂还丢不了的录音笔!嘿嘿!(朵爷:嘿你个头!)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