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秋意浓浓揽月归

洛艺湘

作者有话说: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一个为女性发声的视频,看完后感触很深。我希望每个女孩都能平安顺遂地活着,像这篇文章里的邱月一样,坚强独立,自由勇敢,活出自己的精彩。因为女孩子,都是值得的。

那天的风也如今天这般缱绻,阳光明媚灿烂,少年肃肃而立,正是记忆中耀眼的风景。

01

初秋的风飒飒地吹过广阔无垠的海面,掀起了层层浪潮。

邱月穿着东海基地特有的搜救飞行服,将直升机稳稳地驶向高空,准备返航。

作为东海救助飞行队的首席女机长,邱月向来以“沉着冷静”著称,即便遇见各种血淋淋的海难画面,她也从不眨一下眼。

可如今,她目视前方,握着手里的驾驶杆,手心微微沁出了汗。很明显,现在的她有些紧张。

此时机舱里的救生员老刘,第十八次回答了那位刚刚接受他们的营救,手臂受伤的男人的问题:“哦,我们邱机长平时喜欢健身运动,现在应该是单身吧。要知道,做我们这一行,哪有时间谈恋爱啊!”

语毕,坐在他旁边的江迟脸色稍霁,握着受伤的手臂,感觉疼痛微微缓解了。他刚想继续询问,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请保持安静可以吗?我正在工作。”

她语气闷闷的,明显憋着气,可身后的男人好似偏偏要撸这只奓毛的小野猫,他勾起嘴角道:“我相信邱机长的能力,肯定能将我们安全送达的。”

“你再说话,我就把你扔下海里喂鱼,你信不信?”

一听这话,周遭的机组成员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们知道,邱月虽然对人和善,但她的脾气其实挺火暴的,又野又不好惹。

江迟见她这样,一直憋在心头的闷气却终于疏散,毕竟,她终于肯和他说话了。

一小时前,他作为滨城新闻社的摄影师,在海上对一条古沉船的文物打捞工作进行拍摄报道。谁知中途发生意外,他的手臂被一根斷裂的前支索砸中,顿时受伤流血。不久后,邱月的海上搜救队将他成功救起,也因为这个“机缘”,让他时隔六年后,重新遇见邱月。

彼时邱月等人将江迟送至滨城的医院,临进手术室前,江迟竟然还能朝她笑:“老同学,你不等我出来,和我叙叙旧?”

“我很忙。”邱月哽着声音道。她转身刚想离开,身后就响起了他“咝”的疼痛声。

她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江迟,却撞上了他笑意盎然的眸子:“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对吧?”

“我没有,你……你好好治病养伤吧!”语毕,她头也不回地疾速离开了。

邱月也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儿,她在澳洲留学培训了几年,回国后回到家乡担任东海救助飞行队的机长,这才任职两个多月,就遇上了江迟。

她原以为这次匆匆邂逅之后,就不会再与他有什么交集。

谁知一周后,身子痊愈的江迟却带着一面锦旗来到了东海基地,扬言要感谢邱月。

毕竟因为她,才让他的手臂避免了截肢的可能,从而获得新生!

闻言,邱月额角一抽,她记得江迟的伤明明没有那么严重啊。

她看着他眼中泛出狡黠的笑意,清俊的面容在日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明朗温柔。

邱月不禁想,曾几何时,她也是被他这么骗过去的。

那天的风也如今天这般缱绻,阳光明媚灿烂,少年肃肃而立,正是记忆中耀眼的风景。

02

那天,是邱月第一次在操场上担任国旗手。

原本以她的成绩,是万万不可能和年级里向来蝉联文科第一名的江迟一起升国旗的。但因为放暑假那会儿,邱月参加了市里的青少年田径赛,获得了冠军,所以学校为了表彰她,就将这个升国旗的机会交予了她。

彼时烈日炎炎,邱月和江迟立在升旗台上,伴随激昂的国歌声,将那面鲜红的旗帜升至杆顶。下一刻,一个颀长的身影倏地倒在邱月的面前。

她垂眸一看,竟是江迟晕倒了!

她立刻动作敏捷地将他扶起,旋即将他背上身,疾疾地跑向学校的医务室。

那一刻,台下的教师与学生们全都目瞪口呆,他们朝这个“大力士少女扛背美少年”的画面行起了注目礼,半晌才回过神来。

彼时医务室里没有人,邱月将江迟放倒在床上后,正想去喊老师,就见床上的少年幡然醒来。

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眼神迷离地看向面前的她,见她正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江迟轻声道。

“可你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少女眉头紧拧,粉嫩的脸颊因为刚跑完步,愈发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江迟看着她,唇角不自觉地弯起,眼里藏着点狡黠说:“你别紧张,我……我其实是不想升国旗。因为升旗时总被同学们盯着,所以就假装晕倒。”

邱月讶然,她没想到堂堂文科第一的男神学霸江迟竟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不过也是,每次升旗时都有一帮女生眨着星星眼盯着他,任谁都会有点困扰吧。

邱月正自顾自地想,下一秒,医务室的老师走了进来。他对江迟检查了一番,朝他说:“你是低血糖犯了,以后记得要吃早餐,平时多备点糖果在身上。”

“好的,谢谢老师。”

直至他俩从医务室走出来,邱月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所以,你刚刚是骗我的?”

江迟失笑:“我是不想让你紧张,所以跟你开个小玩笑。”

少年眉目温软,仿佛泛着光,这让邱月微微有些失神。

半晌,她回过神来,掏出兜里的巧克力递给他:“你吃这个吧!补充糖分,身体就能好些了。”她顿了下,咬了咬腮帮子道,“就算那些同学再盯着你,你也能有铜墙铁壁的身子,能抵挡得住她们的眼神攻势。”

她话说得慢悠悠,明显藏着点揶揄。

江迟挑了下眉,没想到,她还挺记仇。他接过那颗巧克力,弯唇笑道:“好,有邱同学的巧克力,我想我肯定能活力满满。”

那一天,邱月“救”了江迟,一背成名,成为一中赫赫有名的“大力士少女”。

对此,她并不觉得丢人,可当某天她站在走廊上,遇见江迟,听到周遭传来的那些窃窃私语时,她不自觉地避开了江迟的视线。

这个不自在的举动,落在了江迟的眼里。他朝她走近,和她打招呼。

邱月不禁抿唇,问他:“你不怕丢人吗?”毕竟她可是把他这个一米七多的大高个儿,整个背上身!

谁知,江迟竟摇了摇头,在金色的日光里笑得温柔又好看:“这有什么好丢人,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听着他温润的嗓音,邱月的心咯噔了一下。

他俩相视而笑。盛夏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仿佛直抵心间,顿时一片炽热。

03

而此时,东海基地办公室外的天空,乌云密布。

邱月看着基地领导朝她介绍面前的江迟,她的脸渐渐比天上的乌云还要黑。

“领导,我们出任务救人命,不是闹着玩。你让我们多带一个摄影师跟拍,怕是不妥吧?”

市里的新闻社想以邱月为主拍摄一部宣传纪录片,报道海上搜救飞行队的工作事迹。

即便邱月百般推辞,但基地领导却以“科普海上安全”为由,将江迟留下了。最终,邱月只能从命,带着江迟坐上了直升机。

今天雨水滂沱,大风呼啸,邱月驾驶着颠簸的直升机,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副驾驶员说话:“周舟,听说最近飞行保障部和民航的空姐们进行联谊,把你也约去了?”

“嗯,他们找我,但我没去。”

“为什么?”

“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

“谁啊?”

语毕,周遭陷入一片沉默。江迟看着所有机组人员都不约而同地望向邱月,然后露出了心领神会的样子。饶是江迟对他们机组的人际关系再不熟悉,也看出这其中的端倪了。

唯有邱月一人还蒙在鼓里,納闷地说:“有喜欢的女孩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

语毕,她继续和机组人员一起聊天胡侃,唯独江迟的心里像是海上的骇浪般,跌宕起伏。

今天的天气比以往恶劣,虽然任务难度加剧,但最后他们还是成功地将那名伤员从船上吊运到直升机,载着他返回了目的地。

待到任务结束,江迟将拍摄好的画面重新检查一遍,就看见那个叫作周舟的副驾驶员拿着一袋草莓糖递给了邱月。

江迟起身,接过那人的糖果,扬眉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比较喜欢吃巧克力。”

语毕,他掏出兜里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递给了邱月。

邱月愣怔,她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记得自己最喜欢吃巧克力。她悻悻地接过那颗巧克力,看着周舟讪讪地离开了。

江迟想起他们刚刚聊天的场景,不禁拧眉问:“你们开直升机时,都能那么若无其事地聊天吗?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邱月一顿,想了想才开口:“其实我们平常很少聊天的。”

因为今天天气状况不好,邱月见周舟说了几次天气问题,知道他有些紧张。为了避免这种紧张情绪影响到其他的组员,便和他们聊天,分散下注意力。最后,他们机组的人员全都将情绪放松下来,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闻言,江迟的脸色稍霁,心情也好似变得十分愉悦,直至回到新闻社,同事们都以为他捞到了什么大新闻。

那天之后,江迟每天都扛着摄像机,拍摄邱月的工作日常。

某天,她绕着基地操场进行跑步训练。烈日之下,她出了一身的汗,可仍旧坚持往前跑。

半晌,她听到身后正在录制她跑步的江迟脚步声减缓,最终停了下来。

她转头,见来人擦着额上的汗,缄默地立在原地。邱月不由得拧眉:“你没事吧?”

难不成他的低血糖又犯了?

见到她紧张的模样,江迟弯了弯眉眼:“我没事,我就是想让你也休息一下,你已经跑了一个时辰。”

邱月看向腕上的手表,原来她已经跑了这么久,长年累月的训练下,她倒也习惯了。

她和江迟坐到操场边,看着他朝自己说“等我一下”,随即消失在视线中。

片刻后,他捧着一杯巧克力奶茶递到她的手里,眉眼含笑道:“快喝吧,补充体力。”

那一刻,邱月握着那杯巧克力奶茶,心里像是涌入了一股暖流。

因为,这曾是她以前最喜欢的热饮。

04

邱月是校田径队的一员“猛将”,她奔跑速度极快,每次训练时都能遥遥领先于其他队员。

而每次训练完,她都一定要去学校小卖铺里买一杯甜甜的巧克力奶茶喝。

可今天,她最爱的奶茶竟落到了别人的手里。

彼时邱月盯着那最后一杯奶茶,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它的主人——江迟,眼里溢出了期盼的光。

江迟见状,将手里的奶茶递给了她:“这杯送给你。”

“行!那我请你喝别的饮料吧!”

语毕,邱月为江迟拿了一瓶鲜橙汁,刚想付钱,江迟却抢先自己付款了,随即领着邱月坐到了小卖铺门口的长椅上。

邱月不由得拧眉:“不行,说好的我请你,就得请你。”

她刚想掏出自己的钱包,江迟却一把按住她的手。肌肤相触的那一刻,邱月愣怔,江迟也悻悻地松开手,日光仿佛瞬间染红了他的耳根。

江迟轻咳了一声说:“你帮我解决一个问题,这杯奶茶就归你了。”

“什么?”

江迟说,最近他要代表学校去参加市里举行的诗词比赛,挑战最长的以“圆周率”为主题的飞花令。

虽然他文科成绩向来很好,但依旧担心自己知识储备不足,无法为校争光。

邱月看着他苦恼的模样,静默许久,对他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加强锻炼,增强体魄的原因。

其实,在邱月上初中时,她的船长爸爸因为一次海上事故,命丧大海。自此,邱月就懂得了,自己要撑起这个家,好好照顾妈妈的责任。

那是她的压力,但也化作了她人生的动力。即便经历家庭剧变,她也不愿沉溺在悲伤中度日,而是选择擦干眼泪,继续奔跑向前。

“我参加过很多次田径比赛,每回我都竭尽全力地向前跑。只有投入全部身心,奋力向前,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我想,你也一定可以的。”

少女的话像跌宕的海水般打在江迟的心上,他的心微微震动,随即朝她点头:“好,我会好好调整,全力以赴!”

语毕,邱月笑了,笑得像只猫儿般可爱。

江迟不禁问:“明天,你能来看我比赛吗?”

“行。”邱月朝他点头允诺。

可待到当天下午,她路过江迟班级的门口时,却看见一个女生朝他撒娇抱怨,问他为什么没有为她买,她想要的巧克力奶茶。

原来,那杯奶茶他是想买给他班里的女同学的啊。

邱月觉得自己好像夺人所爱了,但一想到那个女生和江迟亲密的模样,心里就像塞了个气球,让她闷闷的,有些难受。

隔天是周六,邱月沒有履行和江迟的约定,去现场看诗词比赛。她在家帮妈妈打扫卫生,忙活了一整个下午。

隔天一早,她被江迟的来电声吵醒了。

邱月抓着手机,趿拉着拖鞋跑下楼,旋即看见江迟眉眼弯弯,站在她家楼下。他的身边,搁着一个大箱子。

江迟是从邱月的同班同学那里要到的她的联系电话和住址,他带着昨天在诗词比赛上赢得的奖品来见她。

“我知道,你昨天没来,肯定是有事。”江迟将箱子递到她的面前说,“喏,第一名的奖励是一台跑步机,送给你了。希望你以后在田径比赛上越跑越快,赢更多的奖项,记得请我喝奶茶!”

少年清俊的眉眼舒展开,脸上荡漾着纯粹的笑意。

邱月的心里生出了一丝感动,转瞬却想,能够送女孩子跑步机,江迟也真是一个钢铁直男啊!

不过这样的他,有点可爱。

05

而此时,邱月坐在基地图书馆里,望着面前的江迟,却一点也不觉得他可爱。

因为现在的他,真的很奇怪。

邱月放下那本正在阅读的航图手册,看着他将那个为她倒满水的水杯搁在桌面。

她抿了抿唇,斟酌着措辞说:“江摄影师,你真的不用为我倒水,我可以自己来。而且,你已经拍了很久,也该收工了吧?”

江迟摆弄着自己的摄像机,好整以暇道:“没事,我觉得我还有很多素材可以拍摄。”

邱月无语凝噎,她已经坐在这儿一下午了,实在不懂还有什么素材可拍?

而且,他刚刚还把他们基地的副驾驶员周舟给“吓”走了。

原本人家只是想坐到她旁边,和她一起看书学习,可江迟却说不能打扰他们的拍摄,以免耽误片子的录制进度,将人直接给撵走了。

当时他看着周舟渐行渐远的身影,好似敌人退散,守擂成功般,露出一丝得逞的笑。那一刻,邱月实在不晓得江迟在想些什么。

半晌,基地的警报声响起,邱月接到值班室的来电后,迅速召集队伍,踏上了那架搜救直升机。

江迟坐在机舱内,全程拍摄他们的行动。邱月熟稔地操作驾驶杆,将直升机开向高空,可不一会儿,塔台那边发来消息,告知他们这次营救的是一艘失火船。

因为船舶失去动力,随风漂流,所以原先报来的坐标位置发生了变化,比他们接警时的预估远了三十海里。

因为直升机燃料有限,如果冒险前往救援,一旦油料耗尽,将产生不好的后果。

邱月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她的眉头紧蹙,其他的机组成员也紧张地看着她,等待机长下指令。

究竟是去营救,还是返回,派其他基地的直升机来救?

思绪翻转,邱月的脑海里顿时乱成一团糨糊。下一秒,一双修长劲瘦的手伸至她的面前,他的掌心朝上,一颗巧克力顿时映入邱月的眼帘。

“吃一颗吧,提提神,我相信你能做出最好的决策。”

邱月接过江迟手里的巧克力,放入口中,依旧是她喜欢而熟悉的味道。

她的心微微安定下来,半晌,她思忖再三,目光如炬地朝众人开口:“大家集中精神,接下来我们有一场硬战要打了!”

因为决定去营救,所以邱月选择缩短作业时间,需要他们所有成员比之前更快地完成救人行动。

与此同时,她了解到失火船上此时共有十名被困渔民,他们的直升机无法装载这么多人。于是,她速速通知塔台,让基地的第二架直升机做好起飞准备,旋即以最快的速度,最稳的状态,飞向了失火船所在的位置。

彼时海上浓烟滚滚,邱月绕着失火的船舶飞了几圈,最后才看清了那些站在船头的渔民。

根据目前的火势和烟雾情况,邱月将直升机悬停在合适的高度后,立即发出指令,让救生员老刘沿着救生钢索,滑降至渔船上,并实施单套吊运加高绳作业的形式,开展营救工作。

由于每次只能吊一人,脱离这艘危险的渔船,所以老刘为渔民们大概查看了伤势后,立刻抓紧时间为他们套上救援吊带,将他们一个个送上了直升机。

直至机舱坐满了人,邱月的眉梢微微蹙起。

因为一架直升机放下一个救生员到船上,需要五分钟的时间。为了不耽误后续的救援行动,邱月只能让老刘留在失火船上,与剩余四位无法坐上直升机的渔民一起等待第二架飞机的到来,继续配合救援。

她很无奈,但老刘却对她说:“遵从机长的一切指令!”

因为做他们这一行,得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邱月的心深深震动,最终,两架直升机全都完成了救助作业,将所有的渔民安全救出。那一刻,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江迟见状,将这个画面拍了下来。

直至拍摄结束,他和邱月走在基地的操场上,男人倏地停下脚步,朝她轻声道:“你今天做得真好。”

“那当然!”她骄傲地挺直腰板。

江迟看着她笑靥粲然的模样,终于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那一刻,邱月蓦地怔住,脸上泛起的红晕,像极了天边绚烂的火烧云。

06

邱月永远记得,当初她在一中校运会上夺得一百米短跑的冠军时,江迟抱着相机,咔嚓咔嚓地为她拍完照,然后来到了她的身边。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笑着说:“你跑得真快,像只敏捷的小兔子。”

闻声,邱月原本泛红的脸颊微微变了颜色。她看了江迟一眼,道:“我哪是兔子,我是会飞的仙女好吗!”

她口不择言,换来了他更大的笑容。邱月鼓了鼓嘴,认为他这是赤裸裸的嘲笑,可面前的少年却说:“好,你是仙女,是人群中飞得最快、最引人注目的仙女。”

他语调轻柔,带着点宠,这让邱月的脸颊倏地又烧了起来。

然而,一个女生忽然走到他们的面前。她目光不悦地看了邱月一眼,旋即軟着音调对江迟说:“江迟,我想喝奶茶。”

邱月知道这个女生,自从上次看见她和江迟在一起后,就有意无意地得知了她是江迟班里的副班长,名唤乔韵。

彼时江迟听到乔韵的话,和邱月说了一声,便与她一起去小卖铺买奶茶了。

邱月看着他俩并肩离去的身影,心像是浸在柠檬水里,泛起了酸泡儿。

那几天,邱月都有些恹恹的,正巧期中考试的成绩下来,她又考砸了,心情就更不美丽了。

正当她郁闷时,就见江迟捧着一杯焦糖奶茶走进她的视线,很显然,他又是为乔韵买的。

邱月心里登时憋闷,藏着的话也吐露出声:“江迟,你为什么总帮乔韵买奶茶?”

她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怕他说出她一直以来害怕听到的答案。

可是,江迟却对她说:“因为我作文比赛和她打赌,输给了她,所以被罚帮她买一个月的奶茶。”

邱月讶然,心里却像一块一直悬着的石头落了地,顿时轻松许多。

江迟的目光流转至邱月手里的期中试卷上,见她想藏起来,他立马拿起,看着卷上的成绩,笑了:“邱月,你如果想让我也请你喝奶茶,成绩得再提高十分才行。”

“怎么可能……”邱月气馁地说。

然后,她听到少年气息悠长的声音响起:“有我帮你,你肯定可以。”

他眸中泛着坚定的光,宛如神明,给邱月带来了希望的光芒。

自此,邱月经常和江迟一起学习,他为她补了好几门课程,让她的成绩逐渐提升。

待到高考那年,邱月考出了不俗的成绩,又凭借体育特长加分,分数直接上了国内名牌大学的录取线,同时还收到了澳洲阿德莱德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这所高校是世界级有名的飞行学院,当初邱月在网上看见它的招生简介中有一个救助与打捞工程专业,这个专业旨在培养“海上人命救助与财产打捞”的专业型人才。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遭遇海难的爸爸。如果,她能成为一名搜救飞行员,也许就能挽回许多的生命,帮助更多的人。正因如此,邱月抱着奋勇一试的心态去报考,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一中的毕业照是在高考结束后才拍的。那天邱月穿着蓝白校服,拍完班级集体照后不自觉地走向江迟班级所在的方向。

她很想问问他,他想要填报哪所大学,如果可以,她愿意和他在同一座城市读书。

可当她终于见到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身影时,江迟的身边却坐着乔韵。女生清脆刺耳的声音传进她的耳畔:“邱月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听说她高考加了二十分,这才考上名牌大学,还获得了国外留学的机会,凭什么啊?!”

彼时江迟握着手里的相机,认真地翻看,好像在看他们的毕业照。乔韵在他身边念叨:“邱月可真厉害,没实力,但运气好到爆。是吧,江迟?”

闻言,江迟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却像响雷般瞬间击在邱月的心里。

她忽然记起,以前每次补习时,江迟都会笑着轻敲她的小脑袋,说她傻;而且他之前帮乔韵送了一个月的奶茶,听他们班的同学说,那是江迟故意输给乔韵的。

那一幕幕的真相,邱月其实不是不记得,只是不愿相信。

而这一刻,她信了。江迟心里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她。她在他眼里,也许只是一个不会学习,空有蛮力的普通朋友罢了。

那天晚上,邱月辗转难眠。她听了妈妈的意见,思忖许久,最终选择了奔赴澳洲求学的道路。

然而这一去,就是六年。

07

六年的时间里,邱月换了电话号码,发奋学习、训练,最终拿下了澳洲民航局颁发的,并被国内认可的直升机商业驾照,成为一名专业的飞行员。

思绪从远方随风飘回,邱月握着手里的演讲稿,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她受新闻社的邀约,在当地电视台举行一场演讲会,作为这次纪录片的尾声环节。

“我肩章上的四条杠,代表着知识、专业、技能与责任。我们作为搜救飞行员,首要任务就是守护民众的安全。希望未来大家不会在海上遇见我,如果遇见我,我一定会将你救起。”

语毕,周遭响起了观众如雷般的掌声。

邱月缓步下台,心想今日之后,她和江迟就再也没有理由见面了。

她的心微微胀痛,因为她知道,自己其实一直都留恋着他,但他从来不属于自己。所以,她只能大步地向前走,不再与他相见,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邱月走出电视台,须臾间,江迟的声音却追了上来。她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微微叹气,朝他弯出一个笑:“最近合作得很愉快,谢谢你,老同学。”

江迟蹙眉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见她摇头,江迟呼出一口气,旋即叫住了她向前的脚步:“邱月!我……我想让你看看相机里的照片,这些需要得到你的许可,才能发布。”

邱月面露惑色,她记得她的照片等有关宣传的事宜,向来都是他们基地的宣传部与新闻社沟通的。

一听江迟这么说,她还是接过他的相机。她翻了一会儿,就听到一个慌张的男声:“等一下!”

江迟原本是想挽留邱月,假借看照片的名义留住她,可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相机里还留着其他的照片。

与此同时,邱月已经看到了那些相片。那是她高中时,在校运会上跑步夺冠的模样;她在走廊里背诵英语课文的样子;还有她一边补习,一边喝着他买来的巧克力奶茶,露出的满足笑靥。

每一张,都是她的照片。

邱月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她看着江迟抢回自己的相机,摇头浅笑:“我原本想把这些照片,找个合适的时机再拿给你看,没想到竟是这个时候。”

她愣怔,不禁问:“你不是喜欢乔韵吗?为什么会留着我的照片?”

语毕,她看见他露出笑容,说出了令她的心震荡不已的话:“傻瓜,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啊。”

原来,当初江迟在作文比赛上输给乔韵,根本不是别人口中的“故意为之”,而是那天他发烧没发挥好。而乔韵和他打赌,他会应战,也是因为他同桌恶作剧地回复了那条应战的短信,最后江迟无奈之下,才应允了。

而他当年回复乔韵的那一声“嗯”,其实他压根就是无意之举。因为当时他满心就想着在那一天,拿着那台保存着邱月的照片的相机,去向她表白。

可他的表白还没说出口,她就离开了,最终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直到近日,江迟才从以前同学那儿,得知了邱月回国担任东海救助飞行队机长的消息。

他寻觅她许久,可真的有机会重新见到她,他又不知该如何做,才不显得唐突,才能让她不再离开自己。

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时机,最终因为那次海上受伤的事故,他打通了他们基地的电话,终于见到了她,然后又提出了邀请她拍摄纪录片的提议,与她再次相逢。

那一刻,邱月咬着唇角,心里发出钝钝的疼。她觉得自己错了,因为她的卑怯,因为她的不信任,最终让他们错过了这么多年。

在她眼泪掉落的那一刻,江迟吻上了她的眼睛。他伸出长臂,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对她说:“是我的错,是我不够果断,没有带给你足够的信心。以后,我会做得更好,你能相信我吗?”

“我信你。”邱月郑重地说。

那一夜,他们拥抱着彼此,望着天上的那轮月亮。

月光皎洁,秋风瑟瑟,但即便长夜漫漫,他们再也不会孤单了。

编辑/王小明

3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