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等一场来不及的夏日清梦

林阿饭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一场音乐会。候场的时候有个小姐姐差不多就是温尔雅的形象,格子超短裙,满头麻花辫,妆容又酷又飒,但和同行人谈起偶像的时候,满脸笑开花。心里有光的女孩总是美的。我很久没写短篇了,希望这个故事你们能喜欢。

那时,他才明白,在生命的长河里,有的人好像注定就要走散。

1.

卓凡在麓城的音乐会举办得很成功。

剧院内座无虚席,剧院外更是花篮无数,还有专门的粉丝应援台,待遇堪比当红偶像明星。

他运气好,参演一档介绍歌剧的综艺节目突然爆红,而他凭着华丽的海外演出实绩和俊美的长相,人气一路飙升,俘获无数粉丝,演出公司嗅到商机,立即为他举办了全国巡演。

麓城是卓凡的家乡,也是巡演的最后一站。

表演结束后是粉丝互动环节。有人注意到卓凡手上戴的一个音符式样的手链,八卦兮兮地问:“凡凡,那条手链是你的本体吗?从节目起就一直见你戴着了,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卓凡被问得突然,下意识低头去看那个已经被磨得光滑的木音符。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张少女的笑脸,他怔了一下,随后,眉眼逐渐温和。

记忆纷至沓来,卓凡讲起了自己年少时期的一段经历。

2.

卓凡从小就喜欢唱歌,小升初的时候,他被一名声乐老师发掘,开始学习美声。

那会儿全国的中小学生都在埋头啃奥数,学美声的人少之又少,加上卓凡身形偏瘦,嗓音又偏亮,很容易就成了同龄男孩当中的“异类”。

半大的孩子对于“异类”总是排斥而非包容,他们老是笑他,有时还故意吊着嗓子学他唱歌,卓凡因此在学校里过得并不是很开心。

这种状况一直到他认识了温尔雅之后才结束。

升高中的时候,卓凡特意选了离家较远的麓城实高,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过去,可是没想到,他的“死对头”赵彦奇也在实高。

赵彦奇和卓凡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因为误会卓凡打小报告而与之结下梁子,从此经常针对卓凡。他也是最喜欢学卓凡唱歌的人,平时一碰到卓凡,就喜欢凑过来哼两句,像苍蝇一样烦人。

某天午后休息,卓凡在礼堂后的草坪练嗓,赵彦奇恰好路过,嘻嘻哈哈地走了过来,手往他肩膀上一搭,笑道:“哟,歌唱家,又在练嗓呀,需不需要听众捧场呀?”

卓凡眉头一皱,兴致全无。

他压下心头的不快,礼貌地请赵彦奇离开,可赵彦奇哪会听他的话,非要赖着让他唱,两人争执间,头顶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赵彦奇,你幼不幼稚啊。”

卓凡一抬头,便看到一个扎了满头小麻花辫的少女坐在礼堂旁边的围墙上。她穿着格子短裙,雪白的双腿在墙上一晃一晃的,一边说话一边嘴里还嚼着泡泡糖,形象十分“不良”。

那是卓凡第一次见到温尔雅,按常规剧本来说,她出现的时机如此恰好,应当成为他的救世主,可她不是救世主。

她就是块牛皮糖。

3.

温尔雅是实高教导主任的女儿。

温主任给女儿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她能成长为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不过事与愿违,温尔雅一点都不尔雅,从小到大她就是个皮猴,一不留神就上房揭瓦。

温主任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温尔雅依旧如初,到了青春期,她更成了叛逆少女,他指东,她必定往西,温主任也拿她没辙。

赵彦奇和温尔雅同班,知道这位大小姐不好惹,虽然很不爽,却也只能“哼”一声走了。

赵彦奇走后,温尔雅纵身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少女的裙摆张扬地飞起,卓凡一脸惊恐,赶紧转过身去。

她疯了吗?穿着裙子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不怕他看见?

身后的少女仿佛聽到他心声,她拍去手上的灰尘,笑嘻嘻道:“你在担心我走光吗?放心,我里面穿了牛仔短裤。”

“不信,你看。”她绕到他面前,当着他的面把裙子一掀。

里面果真是穿了牛仔短裤的,但即便如此,卓凡还是被她这种大胆出格的作风给吓到,他闭上眼睛,耳根红出血,急吼吼地说道:“你能不能正常点!”

他声音清亮高昂,不尖锐,但动听。

温尔雅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特别的音色,她愣了愣,而后放下裙摆,冲卓凡一乐:“你声音可真好听,怪不得赵彦奇非要赖着听你唱歌呢,不过他太烦人了,我不烦人,你给我唱一首行不行?”

才送走一个小鬼又迎来一个阎王,卓凡只觉得眼前一黑。

卓凡自然也是不肯唱给温尔雅听的,但温尔雅缠上了他,打那以后总去找他。

他俩不同班,但课间休息时,卓凡会在教室门口看到她探进来的脑袋。她笑嘻嘻朝他招手,甜滋滋地喊着他的名字,弄得班里的同学都以为他们俩关系特别好。

他不想被全班注视,只能出去,可是一见她,她便让他唱歌给她听。

拜托!这人来人往的走廊,他突然吼一嗓子美声出来,大家会当他有病吧。她还说自己不烦人呢,她明明比赵彦奇更烦人!

卓凡一边在心里叫苦,一边严肃地请温尔雅不要再继续找他了。

温尔雅却没把卓凡的请求放在心上,依然故我。

卓凡惹不起,只好躲着。后来基本上一下课,他就直接冲厕所,速度堪比短跑运动员,弄得他们班同学一度以为他膀胱出了问题。

他以为只要让温尔雅扑空几次,她应该就会收手,哪知道他低估了她的毅力。

4.

实高附近有个“美乐之家”,是卓凡上声乐课的地方。放学后,他会在那儿补习两个小时再回家,温尔雅知道后,尾随了过去。

老实说,一开始她并没有那么大的执念非要让卓凡唱歌给她听,她只是觉得卓凡那种明明气到要命却拼命压抑自己的反应很好玩,故意逗他而已,但后来在美乐之家听了他唱歌,她的想法改变了。

那天,原本她是打算直接进美乐之家吓吓他的,美乐之家有个钢琴老师她认识,要混进去不难,可是当悠扬的歌声和着钢琴声传出来,她定在了门外。

卓凡唱的是西班牙探戈名曲《一步之遥》,她家老温很喜欢这首歌,有事没事就在家里放,她因为“恨屋及乌”,从来不觉得这首歌好听。

可是没想到快要听烂的曲子经由这清亮的少年音重新演绎,竟如此悦耳。

温尔雅后退了几步,退到了窗口。

透过玻璃窗,她能看到卓凡,他脱掉了校服外套,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笔直地站在钢琴旁,如一棵蓬勃生长的小白杨。

但他的眉眼却是忧愁的,樱桃般的红唇随着乐曲一张一翕,仿佛在向谁倾诉他的满腹情愁。

是了,这本来就是一首情歌。

温尔雅听得入迷,不由也随着他皱眉,一曲完毕,她听到老师夸他:“不错,情绪表达有进步了。”

她看到他笑了,笑容腼腆却又隐隐有一丝骄傲,她也忍不住对着窗户笑了起来。

班上有女生追星,天天说谁谁谁是神仙唱歌,她总觉得夸张,但这一刻她搜肠刮肚,觉得也只有“神仙唱歌”这四个字才配得上他。

卓凡注意到了玻璃窗外那张噩梦一般的脸,笑容一僵。他对声乐老师说了声“抱歉”,便急匆匆跑了出来:“我说,你到底要阴魂不散到什么时候?”

“小神仙,你給我唱首歌吧。”温尔雅仍然是这个要求,不过这一次不是逗他。

小神仙?这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卓凡头痛,这姑娘的思维他实在跟不上。

“你刚才不是听过了?”有路过的学生奇怪地看着他们,为了不让人误会,卓凡一边说,一边迈开步子走到了一旁的小巷子里。

温尔雅双手插兜,跟在他身后,笑得没心没肺:“可是刚才你又不是专门为我唱的。”

卓凡嗤了一声,心道谁有义务专门为你唱啊,脸皮真厚。但他没这么说,他一心只想摆脱她,所以妥协了:“你要听歌是吧?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尾随我了。”

“真的?”温尔雅见他松口,双眼亮晶晶的,巷口的黄色路灯光打在她脸上,给她镀了一层暖橙色的光晕,看起来温顺又可爱。

卓凡愣了一下,随后警醒:别忘了对方有多疯,别被她偶尔正常的外表给骗了。

他补充:“先声明,我不会在走廊、教室和任何有除你之外的第三人的地方唱,其余的,你看着办。”

5.

温尔雅回到家,就一直在想究竟要让卓凡在哪里给她唱歌。

KTV不行,太吵,卓凡那种声音和气质啊,就适合端庄大气的剧院。

想到剧院,她突然来了灵感。学校礼堂不就是个小剧院嘛!而且还离教学区比较远,平时也没什么人会去那边。

脑海中浮现卓凡在台上唱,而台下就她一个听众的场景,这简直是尊贵的VIP都不会有的待遇。

温尔雅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可是学校礼堂平时不开放,钥匙嘛,除了行政处,她记得老温手上也有一把备用的。

想了想,她敲响了书房的门。

温主任正在房里备课,看到温尔雅那乱七八糟的发型,忍不住上火:“你就不能把那些辫子给拆了吗?像什么话!”

温尔雅已经习惯了老温这种语气,满不在乎道:“要我拆了辫子也可以,明天放学后我要借用一下礼堂,你把钥匙给我。”

“不行!你少打什么歪主意!”也不问温尔雅打算做什么,想来也不是什么正事,温主任断然拒绝。礼堂可是学校公共设施,不是他们家。

温尔雅“嘁”了一声,没多挣扎,她早就料到老温不会答应,不过是不死心地试试罢了,结果还真是没有一点意外。

不过,最终温尔雅还是带着卓凡进了学校礼堂,没有用钥匙,是她发现礼堂有个窗户没关,自己爬进去开门的。

卓凡跟着温尔雅走进礼堂的时候,有些忐忑:“你确定要在这儿?”

温尔雅将四周的窗户都,窗帘拉好,然后大大咧咧地往第一排一坐:“放心吧,我跟我爸借了这地儿。”

“真的?”卓凡有些怀疑,温主任那么严格的人会答应?但见温尔雅头点得那么认真,他还是走向了舞台。

说实在的,他练习声乐这么久,很少在舞台上唱过,不是他没机会,也不是功底不行,是他有一点舞台恐惧症,每次看到底下乌压压一堆人头,他就发挥不出正常水平。

声乐老师严肃地跟他沟通过这个问题,他如果想要在声乐这条路上走下去的话,这个弱点必须克服。

这其实是一个开始正视舞台恐惧症的好机会。

卓凡站在舞台中央,深吸了一口气,张口——音准不对。

他还是失败了。即便是空荡荡的舞台,他仍然怯场。他沮丧地蹲下,双手捂住耳朵,仿佛这样就能听不见脑海里那些自动响起来的嘲笑声。

温尔雅不知发生了什么,急忙跳上舞台:“你怎么了?”

卓凡闷闷的,很受挫:“我唱不出来。”

“是……因为我的缘故?”温尔雅心想,难不成是自己这阵子逼他逼得太过分,给他造成了心理压力?

卓凡诧异地抬头,倒是没想到温尔雅会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卓凡没说话,温尔雅便以为真是自己的原因,她挠了挠头,有些内疚:“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会让你变成这样。你要是实在唱不出来就不唱好了,别勉强自己。”

温尔雅越说越心虚,她第一次设身处地地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越反思,她就越觉得自己真是挺过分的。

此刻她很后悔,这好好的艺术家苗子要是毁在自己的手上,那可真是罪过大了。

看着温尔雅满脸懊恼的样子,卓凡忽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讨厌了,他解释道:“不是因为你。”

6.

卓凡同温尔雅讲述了自己之所以会对舞台产生恐惧的原因。

那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吧,学校校庆,他因为音准和音色在同龄小孩当中很突出,被选为独唱代表。可是表演当天,老师却将他的演出服拿错了,背带裤变成了背带裙,他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

当时离上场只有两分钟,根本来不及再找衣服,老师大约是觉得孩子还小,性别概念比较模糊,就这么让他穿着背带裙上场了,结果自然是遭到了全场嘲笑。

他打小敏感,听到那些声音,心里一紧张,就跑调跑到了太平洋。

那一场表演,成了当晚最好笑的一个节目,却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温尔雅得知卓凡不是因为自己而唱不出来之后,松了一大口气,但松完气,她又忍不住为他担心:“那你以后怎么办?”

如果不能站上舞台,她的小神仙不是要被埋没了?

卓凡耸了耸肩:“不知道,只能努力去克服吧。教我声乐的老师说,打败恐惧的方法,就是去直面它,不过我能站上舞台的机会不多,所以我也不知道哪天才能恢复。”

站上舞台的机会不多吗?温尔雅若有所思,忽然她抬头,大胆提议:“要不然,你以后每天都来礼堂给我唱歌好了,大小也是舞台嘛。既利于你也造福我,双赢。”

造福她?卓凡皱眉,他有一个问题始终不明白:“我说,你到底为什么非要听我唱歌啊。”

温尔雅答得不假思索:“当然是因为你唱得好听啊!”

卓凡目光笔直地盯着温尔雅,那神情显然是不相信的,一开始她根本没听过他唱歌好吧。

温尔雅被盯得不自在,终于坦白:“好啦,我承认一开始就是觉得你好玩才逗你的,但昨天在美乐之家听了你的歌声之后,我是真的很佩服。神仙嗓子谁不想天天听啊,再说了要是你以后红了,我说不定还得花钱买票,现在自然是听一场赚一场啦,到时候我还能跟你的迷妹们炫耀,我可是卓凡的元老级粉丝,你就说厉害不厉害?”

卓凡被温尔雅这一顿“彩虹屁”给吹蒙了,神仙嗓子?花钱买票?她这么看好他的?

嘴角忍不住上扬,卓凡觉得,原本看起来迷雾重重的前路,突然被眼前这姑娘给吹出了一片光明。

他扑哧一声笑了,笑罢,他站了起来,说:“我试试吧。”

那天,卓凡终于在舞台上唱出了歌,起初声音还发涩,后来越唱越顺,和他平时在声乐教室的水平差不多了。

卓凡很满意,温尔雅也很满意,她疯狂对他竖大拇指,要不是怕引来保卫,她一定会鼓最热烈的掌。

“卓凡,你以后一定会站在更大的舞台,将光芒散发给全世界的人看!”温尔雅激动地爬上了舞台。

卓凡耳根又红了,他低头摆手:“喀,你别太夸张,声乐这条路其实很难走的。”

温尔雅兴奋地拍了一下他的背:“你可别不信啊,我说话很灵的。”

卓凡被拍得一个趔趄,好一会儿,才失笑:“行,我信。”

7.

仿佛已经忘了当初想要摆脱温尔雅的话,一连好几天,卓凡在上完声乐课之后,都会返回学校礼堂练习。

而他唯一的观众,总会风雨无阻地在礼堂门口等他,给予他最真挚的赞美。

渐渐地,他越来越自信,甚至在之后美乐之家举行的内部音乐会上,他没有怯场,发挥完美。

声乐老师很高兴:“我觉得你最近好像没那么害怕观众和舞台了,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卓凡抿唇笑了笑,有些结巴:“也没,没什么。”

不过,就是多了一个粉丝而已。

“圣诞节那天,你陈佳然学长要在麓城音乐学院举办一个小型音乐会,他问我有没有学弟学妹想上台历练的,可以邀请去做中场嘉宾。你好好准备一下,我推荐了你。”声乐老师又说。

卓凡眼睛亮了,陈学長是老师的得意门生,上大学后师从国内有名的歌唱家,年纪轻轻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开了音乐会,能当他的嘉宾,当然是非常荣耀的事。可是,他也有些害怕。

目前他也只是在小舞台上正常发挥而已,万一换了大舞台他还是不行呢?他心里清楚,舞台恐惧症他还没有完全克服的。

卓凡忍不住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温尔雅,随着这段时间的相处,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成了他可以放心信任的人。

温尔雅思索了一会儿,问:“你能告诉我,你站在舞台上的时候究竟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吗?”

卓凡犹豫了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穿着裙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台上,所有人都在说我很好笑,唱得很难听。”

这个场面说恐怖也没那么恐怖,可就是会给他带来压力,影响他发挥。

温尔雅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接着一脸严肃地说:“我有个主意,你敢不敢跟我冒一次险?”

卓凡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忍不住一咯噔:“你打算干吗?”

温尔雅忽然嘿嘿笑了,笑容有些奸诈:“我打算——以毒攻毒。”

卓凡被她笑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以她的思维,大约不会是什么正经办法,但他还是忍不住点了头。

8.

温尔雅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她找自家堂姐借了一条大号的背带裙,然后又找了几个和自己关系好、信得过的小姐妹来到礼堂来当观众,打算直接还原那天的场景。

然后,她要帮他“逆天改命”。

这在心理学上叫“暴露疗法”,她曾在老温书房里的一本书上看过。

卓凡看着这群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和温尔雅手中的裙子时,忽然有些后悔信了她。

“你确定这样可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穿女装,要是传出去了可怎么办?

温尔雅将幕布一拉,推着他去换装:“她们都是我很好的朋友,绝不会出去乱说的。”

卓凡有些犹豫,但鸭子都被赶上架了,也不好退缩,牙一咬,他套上了那条背带裙,随后闭着眼睛从幕布后走了出来。

礼堂内很安静,没有想象中的偷笑声,温尔雅对他说:“小神仙,睁眼!”

她又叫他小神仙了,不知为何,这个称呼令他有些心安,他小心地抬起眼皮,看到舞台下的情形后,猛地瞪大了双眼。

温尔雅就站在台下,双手高高举起,她手里拿的是一张手幅,上面写了一排大字:小神仙一开口,就知有没有。

不仅是她手上,她叫来的那群女生每个人手上都举了一条手幅,上面写满了鼓励他的话。

“卓凡你真帅!”

“卓凡你是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只要你听了卓凡唱歌,我们就是姐妹!”

……

手幅都是用彩色的卡纸做的,字也看得出来是手写,卓凡一张一张看过去,徘徊在脑海中的那段每每回想起来就觉得难受的场面,奇迹般烟消云散。

他的耳边不再是嘈杂的嘲笑声,而是不久前,温尔雅跳上舞台,对他说的那句:“你以后一定会站在更大的舞台,将光芒散发给全世界的人看!”

胸口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他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他忍住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哭的话,太丢人了。

他深深朝着观众席鞠了一躬,哑着嗓子说了一声:“谢谢。”

那晚,在温尔雅和她朋友的鼓励下,卓凡自信满满、意气风发地站在台上唱了一首《我的太阳》,收获了场下所有人的大拇指。

从礼堂出来,朋友们散去,卓凡送温尔雅回教职工小区。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温尔雅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木音符的手链,系在卓凡的左手腕上。

卓凡不解地盯着她。

“好好戴着,保你不紧张,我许过愿的。”温尔雅知道卓凡在看自己,她脸颊有些烫,不敢抬头,飞快地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跑进了小区里。

卓凡看着如同兔子一般逃走的温尔雅,右手摩挲着手链上的那个木音符,不由自主地傻笑起来。

9.

圣诞节,麓城下了第一场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将整个麓城音乐学院渲染得如同童话小镇。

在这极具浪漫气息的氛围中,陈佳然的音乐会圆满结束,卓凡作为中场嘉宾,无论是外形还是歌声,都惊艳了众人。

麓城音乐学院极有名气的杨教授当着卓妈妈的面夸赞了卓凡的潜力,听意思,是想将来收他为学生。

卓妈妈很高兴,拉着杨教授聊了许久。

散场后,卓妈妈带着卓凡去吃西餐自助,以奖励他的出色表现。

卓凡兴奋地拿出手机跟温尔雅报告好消息,温尔雅发来了一张照片,并祝他圣诞快乐。

照片是他们俩的合照,他穿着背带裙,下巴被温尔雅抬起,脸上的表情是极度嫌弃加无奈,而温尔雅则笑得如同地主家的傻闺女。

这是那天他唱完《我的太阳》之后,温尔雅非让他拍的,她说:“好歹让我保存一下你的黑历史,好证明我元老级粉丝的身份。”

卓凡苦笑,心想你这分明是黑粉。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反抗,因为她又说:“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那时他忽然懂得,她这是在给自己“脱敏”。

盯着照片里两人滑稽的表情,卓凡忍不住扶额,虽说他已经过了这道坎,可这也的的确确会成为黑历史啊。

卓凡的反应引起了卓妈妈的注意。

从进餐厅起,他就一直心不在焉,她说什么他都没用心听,好像一直在和谁聊天。直觉告诉她,儿子有些不太正常。

“你在看什么?”卓妈妈顺手就从卓凡手里抽走了他的手机,在看到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后,她的脸色变得很可怕,“这女孩是谁!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你!”

“不是的,妈,你误会了。”一切来得太令人猝不及防,卓凡极力解释,可是卓妈妈却听不进去。

小学时穿裙子登台表演的那一幕不仅是卓凡的心理阴影,也是卓妈妈的。

她一直都记得那天卓凡站在舞台上手足无措的样子,事后,她强烈投诉了老师的疏忽,却挽回不了对卓凡的伤害。

卓妈妈记得,卓凡小时候还是个活泼的性子,从那以后就变得闷不吭声,而且后来因为这个事,他一直都在默默忍受着周围或有心或无意的恶意。

她以为他上了高中之后情况有所改善,但没想到的是,现在连女孩子都能欺负到他头上来了!

这张照片彻底刺激到了她,她狠狠拍桌:“我非得去一趟你们学校不可!”

10.

晚饭不欢而散,卓凡还想解释,可是卓妈妈将他送回家之后便又出去了,一直到很晚都没有回来。

第二天,卓凡被勒令待在家,而卓妈妈只身去了实高,将照片摆在了温主任面前。

“看看你做的好事!”温主任要气疯了,将温尔雅叫来办公室,指着手机上的照片朝她吼道,“我说你之前怎么想借礼堂来用呢,原来竟是用来欺负同学!”

平时不管老温怎么训她,温尔雅都不反抗,但这次她真是被误解了,不由得也大声反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在帮他,他有舞台……”

“恐惧症”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温主任打断她:“你还敢狡辩!人家的妈妈都找上门来了!”

溫尔雅这才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一个被她忽略了的陌生女人。

她的眉眼很熟悉,只是表情非常冷,冷到被她瞧一眼,温尔雅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卓凡的妈妈?怎么会……

温尔雅愣了一下,赶紧上前解释:“阿姨,您真误会了,我没有欺负卓凡,事情是这样……”

但卓妈妈抬了抬手,示意她住口。

她观察了温尔雅好一会儿,可以说,温尔雅是她最不喜欢的那类型女孩,打扮不规矩,言行没教养,她压根就没耐心听解释。

“温同学,事情是怎么样我已经听凡凡说了,我不认为我误会了什么。”卓妈妈冷漠开口,“我就问一句,凡凡他是个男孩子,你强迫他穿女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尊重这两个字?”

“强迫他?他亲口这么跟您说的?”温尔雅感到荒唐,卓凡明明知道前因后果,怎么会这么说?她不信!

“温主任,今天过来是想跟您以及凡凡的班主任商量一件事,我打算让凡凡转学到音乐学院附中去,那儿更适合他的未来发展,希望你们能理解。”卓妈妈没有回答温尔雅,她转向温主任,说道,“另外,您别怪我多嘴,作为一个家长,我理解您对教育事业的奉献和付出,但我觉得,您也是该抽点时间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女儿了。凡凡这个事,我可以不追究,但希望别再出现下一个受害者。”

“卓凡呢,我找他去!”温尔雅心里憋屈得要命,什么叫受害者?她那么欣赏他,甚至将他当成了未来的偶像来崇拜,凭什么要被这么误解?

然而她刚说完这句话,卓妈妈无情地泼了她一盆冷水:“温同学,请你适可而止!他今天没来上课,以后也不会再来,我不会让他再留在这里遭受二次伤害的。”

说罢,卓妈妈起身,朝温主任点了点头,出去了。

温尔雅如同被下了定身咒,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动弹。

温主任在她身后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老爸我从事教育事业几十年,教出多少好学生?偏偏生了你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丫头!”

温尔雅此时什么也听不见了,她两耳轰鸣,满脑子都是卓妈妈那句“他今天没来上课,以后也不会再来”。

良久,她蹲下去,将头埋进膝盖,无声地哭了起来。

11.

后来,卓凡连期末考试都没参加,就直接转到了音乐学院附中,他与温尔雅,再也没有见过面。

“故事到这里,就基本结束了。”卓凡说。

底下粉丝一片唏嘘,有人忍不住埋怨道:“你当时就没想过跟你妈妈抗爭一下吗,或者跟人家小姑娘道个歉也好啊,她为你做了那么多。”

有人立马站出来为卓凡说话:“凡凡肯定有的啦,他不是那种逃避责任的人好不好。”

这话引起了广泛认同,大家都是从节目一路追到现在的,卓凡一直是个坦荡温暖的人,不至于什么都不做的。

卓凡看到这么多人维护自己,心里有些暖,他笑了笑:“的确是有抗争也有道歉过,只不过……”

失败了而已。

转学这件事,他的母亲早有计划,只是一直没跟他说,那天她见过杨教授才算最终敲定,照片的事不过是催化剂,而以他当时的年纪,其实无力改变什么。

至于道歉,后来,他联系过温尔雅,只是一直没等到回音。他也返回过实高亲自找她,不过却得知温主任突然离开了实高,温尔雅自然也跟着转学了。

他给温主任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向温主任解释了照片的前因后果,希望能借此获得原谅。很久之后,他才收到回邮:“雅雅不是坏孩子,是我不曾真正关心她、理解她,谢谢你能澄清,你也是个好孩子。只不过,每个人终点各不相同,有缘同走一段路已是幸事,现在你们已经走到了分叉口,雅雅也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会好好陪伴她,就如同你母亲陪伴你一样,你们就好好向着各自的终点进发吧。”

那时,他才明白,在生命的长河里,有的人好像注定就要走散。

“算啦,青春期总是会有这种那种的遗憾,就不多解释了。”卓凡回想种种,摇了摇头,没说下去了。

音乐会结束后,卓凡卸完妆,从剧场出来。

这一日天气尚好,漫天的星星在天空中闪耀,很是美丽。他忽然就想起那年陈学长的音乐会举办的前一晚,他和温尔雅走在学校的路上,天空也是星辰密布。

他对她说:“明天我就要去表演了,你不说点什么吗?”

温尔雅想了想,指着头顶的星空对他说:“我送你一路星光吧。”

那时他以为她指的只是当时脚下的路,但今日抬头,忽然福至心灵。

原来,这一路,也指的是他未来的路。

被这样祝福过,其实已经足够幸福了,卓凡觉得自己应该知足的,可是……

元老级粉丝啊,你的小神仙,还是想你了。

编辑/张美丽

2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