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春天来了,好好生活

春天来了,春天真的来了,极度怕冷的本叉终于卸下了办公室电热毯,穿着风衣而不是羽绒服坐在办公室里了。(朵爷:是你的问题,我们没有那么冷!)虽然长沙的春天总是十天下雨两天放晴,但是春天就标榜着新生活的开始,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下面让我们实况转播一下编辑们在多么努力地生活——

1.编辑部的金字塔结构

如果花火B女孩内存在金字塔结构,那么最明显的就是午饭时——

身处底层的叉叉最近摇身一变,成为中华小当家叉叉!不仅每天带着自己做的饭菜来公司,还对读者的客套信以为真,在微博开了#叉叉食刻#的话题,每天膨胀得不得了。

叉叉微博一:#叉叉食刻#新的一天从早餐开始!(配图:吐司机烤出的金黄吐司,精致的酸奶杯,煎火腿片)

叉叉微博二:#叉叉食刻#番茄肥牛饭真好吃,我得叉会腰。(配图:精细修图的番茄肥牛饭)

叉叉微博三:#叉叉食刻#光这个面皮我就可以吃上一天,也太香了吧!(配图:自制的草莓千层蛋糕九宫格)

……

这天,叉叉又在群里分享美食。

叉叉(甩出一张图):刚做完,酸汤巴沙鱼。

对此,大家反应不同。

朵爷(扫兴):我不爱吃巴沙鱼。

张美丽(困惑):你们炒的菜色都好高级,我做的都是家常菜。

王小明(真心肯定):叉妹家做饭,确实感觉都是需要认真做的菜。

而夏皇后对此的反应是——

叉叉(敲门):“夏沅,我做了×××菜,你吃吗?”

夏沅(简单明了):“不。”

中华小当家惨遭拒绝。

而团宠张美丽,最近则遭遇了自己一天当中最重要时刻的滑铁卢……(小明:毕竟“吃”就是张美丽的人生大事。)

张美丽也買了加热饭盒,每天自己带饭菜来公司上班,但她与叉叉的兴致勃勃表现得截然不同。

张美丽(抱怨):“哎呀,加热饭盒好难用,好烫。”

张美丽(扒拉着饭菜):“为什么还热出汤来了,为什么菜这么多水汽。”(叉叉:我的没有!)

张美丽(无精打采地收拾好饭盒):“唉,我太后悔了,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买了加热饭盒……”(王小明:够了,我已经听腻了!)

可能因为中饭吃得不尽人意,张美丽又迫于大家的嘲讽减少了喊饿的频率(朵爷:我看也没减少),而是直接用行动代替,点起了各种上午、中午、下午茶。

然后花火B组就传出各种愤怒又荒唐(?)的对话。

叉叉(离张美丽最近,怒吼):“张美丽!你又不好好戴口罩!”

张美丽(叼着汉×王鸡翅的骨头委屈地别过头):“我在吃东西!”

王小明(无意间瞥到,警惕):“张美丽,你给我把口罩戴好!”

张美丽(正在吃外卖的千层蛋糕):“我在吃东西……唉,甜品吃不饱,饿了。”

朵爷(回过头,惊觉):“天啦,张美丽,你这样多久了!”

张美丽(支支吾吾):“刚吃完东西,我正准备戴上……”

2.编辑们的中饭时间

由于正处在非常时期,编辑们已在家做菜半个月。过于敏感的大家,如果看到公司有人点外卖都会对以警惕的眼神。

某某编辑(对五米外的外卖小哥):你拿远点,对,你放到茶几上,不是,你要不放电梯口……

王小明&叉叉:我们目睹了楼上公司的人跑到我们公司门口拿快递,太谨慎了,叹为观止……

因此,最近的编辑部爆款变成了加热饭盒,一到中午就到处弥漫着各式各样的菜味。

而叉叉就穿梭在这些香味之间,时不时回来播报:

叉叉(路过设计部):“哇,设计部的设备好高端哦,美编带的设备好像还可以煮粥……”

叉叉(路过飞魔幻):“他们那边的香味,非常复杂,能让人感觉到菜色特别丰富……”

叉叉(从茶水间跑出来):“哇,飞言情组真是了不起,我刚刚看到花花拿出来一个电饭煲……”

王小明(忍不住打断):“只有饭吗?”

叉叉:“我们有分享食物啊!”

王小明坐在办公椅上一个滑步后退,作势要拿出酒精:“离我远点!”

王小明转头迁怒在吃东西的张美丽:“张美丽,你又不好好戴口罩!”

张美丽挠头,忽然被迁怒而不知所措。

张美丽(委屈):“……我(又)在吃东西!”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好难。

朵爷原本也入手了加热饭盒,但是她的饭盒迟迟没有发货,朵爷一怒之下退了货。

朵爷(愤而退货):“呵!有什么了不起,不给我发,我不吃了!闻着就不香!”(加热饭盒:关我什么事!)

某天,叉叉拿着饭盒从茶水间出来。

叉叉(急于分享):“哈哈哈,飞言情好聪明哦,花花不是有那个电饭煲吗?菜菜拿了一个纸杯子装米饭……”

王小明(觉得奇妙):“这也可以?”

叉叉:“对呀,朵爷不就是每天拿着碗去蹭小锅的菜,姐妹情深……”

叉叉:“对了,你怎么不买加热饭盒啊?”

刚搬家的王小明闲聊热情迅速冷却。

王小明:“我刚搬家没法做菜。”

王小明愤愤地将吃完的泡面盒丢进垃圾桶。

3.朵爷的审稿时间

由于各方面的协调工作都十分紧张,而被迫积攒了两月的稿件量又十分实在,朵爷感觉到了巨大的审稿压力。(王小明:真的感觉到了吗?)

尤其是旁边经常传来这样的对话。

叉叉(小声):“小明,朵爷之前说,什么时候给这期稿子的审稿结果?”

王小明(气声):“今——天——”

叉叉(大吃一惊):“今年?”

王小明(大声的气声):“今——天!”

朵爷:“……我听得到!”

这天午后,阳光灿烂,坐在窗边的朵爷长舒一口气。

朵爷:“啊,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困,我想想,难道是因为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喝咖啡?啊,我要点咖啡了。难怪我看了这么久的稿子都看不进去,昏昏欲睡……”

叉叉(精准捕捉):“朵爷铺垫了那么久就是想告诉我们:她看不进稿子。”

朵爷:“不行,我得点一杯咖啡……啊,瑞×咖啡怎么不给我一点八折的券,王小明,你快点开看看你有没有!”

王小明:“我有。”

朵爷(喜不自胜):“好的,好的,王小明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帮我点吧!”

这时,王小明出乎意料地冷静,和朵爷当即展开了一场职场常见(?)的博弈。

王小明:“你先看稿子,看完稿子我再帮你点。”

朵爷(迅速反应过来):“你先帮我点,你点了我再看稿子。”

……

王小明给朵爷点了咖啡。

朵爷(沉思):“今天就不要备注加浓了,他们好像知道备注加浓的人都是我,加浓得有些过分了!”

朵爷(灵机一动):“咦,我们就应该点一杯备注加浓,然后再要他们送我们一个空杯子,这样我就可以卖给叉妹一半……”

叉叉:“……竟然觉得这个方法不錯?”

瑞×咖啡:“?”

彩蛋

为了避免接触,公司合作的快递最近都将快递放在了附近的菜鸟驿站里,稿子、合同全都被放在菜鸟驿站里的叉叉叫苦连天。

叉叉(苦涩):“那等我写完互动再下去拿吧。”

半天过后,朵爷从稿子中抬起头。

朵爷:“叉妹,《小薄荷星》的校对稿你去拿了吗?”

叉叉(仍在埋头写互动):“我还没写完‘中场休息……”

朵爷(来劲了):“怎么能这样?你没听过吗?‘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叉叉(忍耐):“我不会接下去的!”

朵爷(亢奋):“‘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叉叉(愤而反击):“朵爷,看稿子吧!‘明日复明日,稿子何其多!”

朵爷瘫在椅子上:“稿子是真的多!真的好多!我感觉可以一次定完两期的稿子了!咦,(想到了什么)小明,如果我一次定完两期,是不是就可以放两个月的假!”

泼冷水专业户王小明:“定完稿子,你就要开始写这一期的专栏。”

朵爷如遭雷击。

朵爷(痛苦):“我怎么感觉我才交过专栏,记忆深刻,仿佛就在昨天。”

小明(忍不住):“因为就在昨天!上一期的专栏就是昨天交的!”

(朵爷果然说到做到,当天看完了稿子,让我们为她鼓掌!)

(注:我们的稿子没有很多很多!作者们请踊跃投稿!)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