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一寸小温柔(三)

长欢喜

上期回顾:

念好在粤府设宴招待工作室员工,却不想冤家路窄,与渣男前任相遇。关键时刻贺江望英雄救美,将微醺的念好带离是非之地……

翌日,念好睡到中午才起床,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下床,拉开窗帘,充沛得有些过分的阳光一股脑儿从外边照进来。

手机里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基本上是小莫打来的,还有一条贺江望发来的微信,说她的包落在他那里了,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去取。

念好捏着手机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久的呆,也没能想起来自己前一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记忆的最后还是她无意间听到了“喜欢你”组的两个男同事的对话,然后就没有回包厢,继续待在贺江望他们的包厢里,又喝了些酒……

她揉揉发痛的脑袋,盛薇薇恰好在这时打了电话过来。

念好去饮水机旁接了杯冷水,听盛薇薇问:“你终于醒了啊?”

“嗯。”她靠在沙发里,没有理会盛薇薇的揶揄,只是道,“昨晚……”

“嘿,我正想问你呢。”盛薇薇打断了她的话,“念好你可以啊,居然敢瞒着我偷偷谈恋爱了?”

“嗯?什么恋爱?”

“你还想骗我,昨天晚上陈之南都发到咱们班级群里了……”

念好把通话切到后台,打开微信群一看,班级群里的未读消息已经多到爆炸。她迅速往上翻了翻,果然看见昨天晚上陈之南发了张他不知什么时候偷拍的念好和贺江望的合照,然后阴阳怪气地说她没出息,居然和一个高中生谈恋爱。

底下的讨论倒还好,大家没有顺着他的话嘲讽念好,只是纷纷@她,问她从哪里找到的这么好看的小男生。

念好有些无语地关了通话框,盛薇薇一副“我看你还准备怎么狡辩”的语气说:“我午休时间有限,你赶紧给我老实交代了吧。”

“你听陈之南瞎扯,我晚上再具体和你说。”念好说,“我有个事儿想问你,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吗?”

“还能怎么回来的,不是你男朋友送回来的吗?”

念好:“……”

念好:“是贺江望送我回来的?”

“是啊,本来我还不是很信陈之南的话,后来看见贺江望送你回来,才觉得……”

念好“啪”一下挂了盛薇薇的电话,随即发了条微信过去:“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真的很八卦。”

盛薇薇回了她一个“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的表情包。

念好退出微信,彻底不想跟她说话了。她想了想,又给小莫打了个电话,问了他一些工作室的事情,告诉他自己下午会过去,就挂了电话。

直到所有的事都安排妥当,她才翻出贺江望的对话框,想了想,打字过去:“昨天晚上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等了两分钟,那边没有回,她决定先去洗漱一下,然后给自己煮点午饭,再去公司。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贺江望却突然发了个视频通话过来,念好还以为他找她有什么事,把手机竖在餐桌上,点了接通,连上画面以后,镜头里却只有一只大橘猫在和她大眼瞪小眼。

什么情况?

念好眯了眯眼,将头往前凑了凑,那只橘猫也眯了眯眼,将头往前凑了凑。

念好:“……”

她舀了口粥塞进嘴里,唤道:“贺江望?”

猫咪“喵喵”叫了两声。

念好:“?”

“总不会是变成猫了吧……”她嘀咕了句。

“阿西……!”片刻后,视频的另一头突然传来几声略微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个男声低低发出一道意味不明的语气词,念好咬住汤匙,听到男生淡淡地斥责道,“小猫咪,你在干吗?”

下一秒,两只修长的手直接穿过橘猫的腋下,将它抓起来放到了旁边的地毯上,随即手机镜头大幅度地晃动了下,念好还没反应过来,就猝不及防地和贺江望在镜头两端视线交接在了一起。

看见念好,贺江望似乎也有些惊讶,顿了顿,才慢慢地说:“没有变成猫。”

“欸?”

贺江望语气里带着点笑:“我刚刚听到你问我是不是变成猫咪了。”

念好刚刚只是随口开了个玩笑,没想到他会回答,还回答得这样一本正经,倒好像她刚刚那句问话问得很真情实感似的。

她顿觉窘迫,用勺子在碗里搅了两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就只好说:“哦。”

贺江望又说:“我刚刚在洗脸,是它开的视频……”他将镜头转到正欢快地蹭着他的腿的小橘猫身上。

猫咪看起来年纪不大,虽然胖,但体型很小,脸上的毛是白的,歪着脑袋不停往贺江望的褲脚上蹭。

念好瞬间被萌到了,小声地“嘤”了声,听到贺江望问:“喜欢猫?”

念好“啊”了声:“女孩都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吧。”

贺江望说:“那你下次可以来看看它。”

“好啊,它叫什么名字?”

贺江望想了想:“小猫咪。”

念好:“?”

贺江望说:“就叫小猫咪。”

念好:“你不会还没有给它起名字吧?”

贺江望抿抿唇没说话。

念好说:“不然叫它小橘怎么样?感觉很配它。”

贺江望沉默地看了她一眼,须臾道:“……我觉得小猫咪就挺好。”

两个人就小橘猫的名字的问题讨论了几乎一整个中午。等挂掉视频的时候,念好才想起,她还没有问问贺江望昨天晚上送她回家的事,只好又给贺江望发了条微信,和他约了个时间去拿自己的包,打算到那时再仔细向他询问。

谢文秋大抵还不知道念好已经清楚她的计划,念好到公司的时候,她和两个同事刚好从楼下买咖啡回来。看见念好,谢文秋走过来以长辈的姿态跟她说什么年轻人贪睡正常,但是也不能因此耽误了工作之类的话。

她惯会做出一副温柔的好人模样,念好已经彻底失去了和她虚与委蛇的兴趣。念好停下脚步,突然垂下了眉眼,脸上做出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念好转头问饶飞:“我那天醉得厉害,说起来,我后面有没有……有没有做出什么不太得体的事情?”

“啊?你不记得了吗?”

念好心里咯噔一下,问:“什么?”

饶飞说:“那天你喝醉了,一直抱着贺神,问贺神为什么要劈腿……我当时都惊呆了,我跟贺江望认识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亏我还一直以为他不近女色呢!

“说起来,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贺神到底劈腿谁了?什么时候劈腿的?你们两个好能瞒啊,我之前还以为你们根本不认识……”他抬头,看见念好满脸恍惚,立马道,“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知道劈腿这种行为很渣,绝对不能原谅,但是……但是我看我们贺神也是诚心想要悔改的,他是真的很喜欢你,你既然回来找他了,想来你对他也还有感情……”

念好听不下去了:“你在说什么?”

“嗐!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还不愿意承认?算了,你们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们旁人也不能多说什么。”

念好简直哭笑不得:“你误会了,我跟你们贺神以前真的不认识。”

饶飞冷漠地看她一眼:“哦。”

念好说:“我喝醉了,错把你们贺神当成了我前男友。”

饶飞继续冷漠:“哦。”

念好:“我说的都是真的。”

饶飞:“看来你也是真的很喜欢我们贺神。”

念好:“……”

饶飞的大脑外面好像装了什么铜墙铁壁,什么东西都听不进去,念好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好问:“后来呢?”

“那天晚上你一直抱着贺神不撒手,怎么都掰不开,后来他就抱着你出去了,一直把你抱到出租车里……”

念好听不下去了,她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抬头看向贺江望的方向,却见他不知什么时候拐到了旁边的甜品店门口。

店门旁点了灯,灯光很亮,门口除贺江望以外,还排了好几个人,他站在最外面,正低着头看手机。许是感受到了念好的目光,他抬了抬眼,四目相对,念好脑袋里全是刚刚饶飞描述的她抱着贺江望不撒手的画面。

太丢脸了。

她匆促地转开目光,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样心虚,好像有点儿欲盖弥彰,于是又望了回去。而贺江望已经离开原地,站到了柜台边,伸手去拿奶茶。

厚芋泥鲜奶。

她喜欢的。

几分钟后,念好盯着贺江望递到她手边的奶茶,有一瞬间的恍惚,转头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贺江望低头看着她,想了想道:“你在朋友圈里发过。”

饶飞站在一边,吸了满嘴的青稞,凉凉地讽刺他们:“奥斯卡可以颁给你们,演技真好。”

贺江望和念好:“……”

饶飞说完,好像要单独留给他们说几句话的时间似的,说自己答应了给温在让买零食,要先走了,让他俩不用等他。

好像之前疯狂吐槽温在让的人不是他似的。

学校门口人很多,贺江望大抵在学校里比较有名,不断有人朝他们的方向望过来。

先前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时,念好还能坦坦荡荡地跟贺江望说话,但现在她都知道了,难免会觉得有些心虚。

毕竟,她那晚的行为,丢人是其次,还害贺江望被他的朋友们误会……这怎么想,都有点对不起人家。

念好摸了摸鼻子,轻咳了声,想了想,还是说:“那天给你添麻烦了。”

贺江望走到靠马路的外侧,将她护在里面,有点儿漫不经心地“嗯”了声:“还好。”

念好说:“还害得你被你朋友误会……”

贺江望说:“没事儿。”

念好又说:“需要我去跟他们解释吗?”

贺江望停下脚步,侧头看着她,声音里似是压了点儿笑意:“怎么解释?刚刚饶飞信了吗?”

男孩年纪小,平日里大抵不是十分爱笑,故而这会儿哪怕是笑着的,语气听起来仍显得有些冷淡。

念好想到刚刚饶飞的反应,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停了半晌,才说:“真的很抱歉。”

他们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学校的大门旁是一间小商店,陆续有人拿着零食从里面走出来。他们停的位置不太对,贺江望握住念好的手臂,将她往旁边带了带,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问:“那你打算怎么弥补我?”

念好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啊?”

贺江望说:“还是说,你打算只说句抱歉就这么算了?反正我们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所以也不必再见面,只要不见面,就不会继续尴尬下去……你是这么想的吗?”

他的声音更加冷淡了,念好张了张嘴,感觉有点羞愧。

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只要她不再出现在贺江望的世界里,時间久了,饶飞他们自然会看出点端倪,知道那晚的事真的只是误会一场。

但现在……看起来贺江望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念好也摸不清他究竟想要她怎么弥补,但是她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被贺江望说中了打算,她晃了晃手里的包,又在想,她怎么会被一个十八岁的小朋友怼得哑口无言。

贺江望仍定定地注视着她,眸色微沉,嘴唇紧抿,看起来有点儿倔倔的,不高兴。

念好问:“那……那你打算让我怎么弥补哦?”

“所以,弥补就是帮他照看小猫咪。”

一个小时后,念好坐在盛薇薇的家里,面无表情地向她描述自己傍晚时的那一段经历。

盛薇薇听完,问:“就这么简单?”

念好说:“才不简单。我已经让小莫帮我找房子了,过两天我就搬出去。”

盛薇薇说:“在我这里也没关系啊,我又不嫌弃它。”

“它嫌弃你。”念好冷冷道。

盛薇薇掐了她一下:“说什么呢?”

念好被挠到痒处,不由得笑着往后躲了躲,说:“贺江望有时候会来看它,在你这里不太方便。”

盛薇薇点了点头:“那也行,不过,他又不是要出远门,干吗要让你帮他照顾猫?”

“他快高考了……”

盛薇薇问:“他家人呢?”

“不知道,我和他又不熟。”

但晚上睡前,念好还是打开了电脑,在搜索框输入:贺江望 家庭。

屏幕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词条,但真正有用的信息却很少。上面只说他十二岁就被周其然带到了SUN车队训练,大概和家人感情并不深厚,其间几乎没有回过家。

念好躺在床上,想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大概刚刚读初中,还躲在房间里看少女杂志,每天幻想着自己的白马王子什么时候能够降临——

而贺江望的十二岁,却已经为梦想披荆斩棘。

那个周五念好就从盛薇薇家里搬出去了,而谢文秋等人也正式离开SELENE。整个“喜欢你”组就只有一个做美术的男生没有走,念好从他的声音里判断大抵是那天要报答妈妈的那一位,她想了想,把他调到了“城堡”组。

周六上午贺江望就把小橘猫送了过来,那时念好正在睡觉,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去开门。看见是贺江望,又连忙回到卧室换掉睡衣,招呼贺江望:“你随便坐。”

但屋子里哪有地方可坐?

她剛搬过来,房子还没有收拾,客厅里堆了很多东西。

念好说完以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尴尬地笑了一下,把沙发上的衣服挪开,又转身去冰箱里给贺江望拿了罐冷饮。

时已入夏,天越来越热了,男孩额间有汗,拿过冷饮,便打开瓶盖儿,咕咚咕咚喝下去。

小橘猫倒是一点儿也不怕生,从猫包里被放出来后,就爬上爬下四处查探。

念好跟贺江望说了一声之后,就先去卫生间洗漱了。等出来时,却见客厅里杂乱的东西已经被规整起来,贺江望站在餐桌边,正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面包和牛奶。

念好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歪了歪头,问贺江望:“还没吃饭吗?”

贺江望没有回头,只是说:“吃过了。”

念好说:“给我带的?”

“嗯。”

念好把毛巾挂回卫生间的毛巾架上,走过来,心里竟然有点隐隐发酸。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竟然觉得男孩过于懂事、什么都会的样子,有点让人心疼了。

一定是昨晚在论坛里看关于他的帖子看太久导致的。

他长得好看,喜欢他的女粉丝很多,大家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他这些年一路走来的点滴,替他开心,又为他心疼。

人们只看到少年人年少就有为,却很少有人看到他为了能够年少有为,究竟付出过什么。

她看帖看得真情实感,自动带入了他的粉丝的视角,越想越觉得心酸,抱着手机就睡着了。今早乍一看见他,还有些没从故事里走出来,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就伸了上去。

他长得实在高,念好没有考虑实际情况,手掌直接拍到了他的侧脸上。

贺江望回头,疑惑地看着她。

念好也愣住了,手僵在半路,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只好踮起脚尖,另一只手扒着他的手臂。

她说:“你低下来一点。”

贺江望不明所以,却也如她所言矮下了一点身子。

念好终于如愿揉住他的头发,但方才的情绪早就已经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们贺神好体贴哦,一定有很多女生想做你女朋友吧?”

大抵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实在有些无厘头,念好语毕,对上贺江望无语的眼神,又干巴巴地收回手。

她说:“开个玩笑。”

贺江望“哦”了声。

念好拉开椅子坐下,发现贺江望买的面包和牛奶也都是她喜欢的牌子,她拿了一块面包塞进嘴里,忍不住,又说:“你是真的很细心。”

贺江望走过去抱住小橘猫,小猫咪窝在他怀里,懵懂地眨着眼睛,他抬手挠了挠小橘猫的下巴,小橘猫立马舒服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念好一直盯着小橘猫看,停了片刻,贺江望问:“你也喜欢吗?”

念好问:“什么?”

贺江望倚在墙边,懒懒地说:“你也喜欢我吗?”

“怎么会?”念好下意识地认为贺江望在开玩笑,“你还在读高中。”

“读高中怎么了?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啊。”

“四岁。”念好用手比画,“我比你大四岁呢。”

贺江望把小猫放下,没接她的话,指着一旁地上的箱子道:“你帮我照顾小猫咪,为了表示感谢,我帮你一起收拾屋子吧。”

念好还在说:“你知道大四岁意味着什么吗?就是说,我读高中的时候,你还在读小学。”

贺江望:“你的拖把在哪里?”

念好:“……”

念好其实没有多少行李,只是这个房子久没人居住,虽然中介会定期来打扫,但地面上仍然落了一层灰。

昨天她搬过来时,时间太晚了,又上了一天班,洗完澡后倒头就睡,还没来得及收拾。

她起身过去把拖把拿给贺江望,男生低垂着眉眼,抿着嘴唇,像是不大高兴的样子。

念好早就过了青春期,也不太了解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比较忌讳什么,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哪句话惹到了他。

她想了想,低声问:“你不高兴啦?”顿了两秒,又说,“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

贺江望抬头看了她一眼,问:“你饭吃好了吗?”

念好于是又乖乖去吃饭。

贺江望在她家里没待多久就走了,因为他下午还要去上课。

念好看着被清扫得干干净净的房屋,盘腿坐在沙发里,点着小橘猫的鼻子说:“你的主人真的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难道青春期的小孩都这么喜怒无常?我记得我那时候也没这么叛逆啊。”

她无聊得很,又捞过手机,在某论坛里发了个帖子,标题为: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吗?

她在主楼简单描述了一下她与贺江望的大致对话,然后便丢下手机,准备去看会儿书。

这个论坛还是她读书时期比较常逛的一个论坛,论坛版块分得很清晰且有条理,有专门讨论明星八卦的版块,也有网友们闲聊的版块。

念好读中学那会儿,因为追星而注册了这个论坛,后来对偶像的喜欢虽然渐渐淡了,但偶尔还是会来到论坛里看看以前熟悉的ID发的帖子。

等她看完书再拿起手机时,手机屏幕几乎被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挤满,她仔细一看,几乎都是那个论坛里的回帖。

大多数回帖的都是她以前混论坛时常见的ID,都说好久没有见她了,问她最近在忙什么。她趴在沙发上,一个一个地给他们回过去,翻到第二页,才看到有个人说:他是不是喜欢你?

那条回复下面有很多人跟帖。

“我也觉得……”

“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他肯定是生气你说你比他大,不可能喜欢他。”

“好心提醒一下楼主,年下的尾巴千万不能踩啊,你倒好,不仅踩了,还在人家尾巴上蹦了个迪。”

……

念好坐直了身子,看得满头都是问号。

“不可能吧?我比他大好几岁,而且两个人也没有见过几次……”

那人又回:“爱情和见过几次也没有关系吧。有的人见一千面也不会喜欢,有的人只一眼就可以心动。”

念好抓了抓头发,丢下手机,光着脚跑到饮水机边接了杯水,又看了眼被贺江望放到阳台上的拖把,原本在她卧室睡得正香的小橘猫被她吵醒,从房间里走出来,眯着眼睛,“喵喵”叫了几声。

念好走过去,目光定在它脚上的两撮白毛上。

之前一直没有仔细看了看,到了这时候,念好才察觉到——这只猫好像有点眼熟?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5B)

下期预告:

“城堡”播出以后,贺江望频上热搜,却突然被人爆出身世,周其然怀疑背后的人是念好……

2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