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薄皮大馅

我有个好朋友,姓高,而我的名字里带“年”字,所以我们小时候有个组合名,叫“年糕”。

我们一起听周杰伦,听S.H.E,看《名侦探柯南》,追顾漫的小说。

无论什么时候,提起最好的朋友,我脑海里闪过的名字,一定有一个她。

我们是小学同学,迄今为止认识快二十年了。但其实,小学三年级以前,都是我单方面认识她。

小高同学长得很漂亮,成绩也特别好,性格又很温柔,是班主任和各科老师的宠儿,身边从来不缺玩伴。

而刚上小学的我,才从乡镇来城市没多久,普通话说得都不太流利。自从一次上课发言被同学嘲笑口音后,我就不太爱说话了,十分沉默寡言,其实一直偷偷在背后练习说普通话。

我那个时候很羡慕小高,但从来不敢像其他同学那样,挤到她面前,跟她说“我也想和你做朋友”。

她二年级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请了半个月的假。重新回来上学那天,我和一堆同学趴在窗台上,遥遥看见她背着书包从校门口进来,周围的同学都冲下去迎接她,只有我自己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他们。

心里偷偷想,欢迎回来啊,小高。

我经常在文章里写的一个想法是:只有我能和你保持同频率,才敢和你在一起。

对于我自己而言,就是这样。当读到三年级,我的成绩稳定在班级前五名,才给了自己第一次接近她的机会。

那是周六的作文兴趣班,那天她到得有点迟,前排只有我旁边还有空座,她在教室门前张望了一圈,正要往后面走,路过我身边时,被我拉住了衣摆。

我说:“我旁边没人,要坐这里吗?”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我点头,说“谢谢”。

小高至今不知道,这场她认为是意外的友情开端,是我精心预谋已久的。

五年级时,某家现今仍然风靡的动漫杂志创刊,一时间,全班无数人争相订阅,我和小高也不例外。

她和大家又有一点不同,她问我想不想自己写故事脚本投稿,在杂志上刊登自己的故事。

小高文笔好,作文总是高分,她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但我当时从没想过投稿这种事会和我有关系,我有限的休息时间都用来打跑跑卡丁车网游了。

命运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十年后,小高在手机上下载了跑跑卡丁车手游,而我,成为一名杂志作者。

我的第一本书预售的时候,我往朋友圈里悄悄丢了个鏈接,小高第一时间下单,截图给我看,让我给她签个好看的签名。

“给你签一整页的特签!”我这么说。

去年11月1日,我过生日那天,是周五。小高翘了半个下午的班,坐高铁来我的城市找我,当时我在准备考试,没看手机,等我看到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刷了好多条过来。

“这条围巾喜欢吗?”

“不管了,已经给你买了。还买了配套的手套。”

“这个腮红颜色也很适合你,你用肯定特别好看。”

“喝奶茶吗?百香果双响炮对吧?你就爱喝这个。”

“晚上去吃火锅还是串串?”

……

我们不是很久没见,但我坐在星巴克里,抬起头看见小高站在玻璃窗外,正拼命朝我挥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泪湿了眼睫。

我想回到十几年前。

回到她大病初愈,回来上学的那个春天。

我要抢在所有人前面,第一个冲下楼去,冲到她面前,抛开我所有的自卑与自尊,对她说:

“我想跟你做一辈子的朋友。”

一秒钟都不错过。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