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春日常在

容光,巴蜀人士。

白日与英法双语友好往来,夜间与中华文字相亲相爱。

已出版:《时光隔山海》《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岁月知云意》《今生有热风》等经典作品。

最新长篇小说:《少女星》现已全国上市。

因疫情宅在家的一个月里,冬过了,春又来。

从最初不断传来的沉重消息里慢慢走出来后,我们也开始了苦中作乐的居家生活。

我每天的运动轨迹基本就是书房、餐厅、卧室,三点一线。偶尔再加一项,下楼拿快递,虽然这一般都是老陈的任务。偶遇天气晴朗、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也会戴着口罩下楼溜达一圈,兼职快递员。

朝夕相处,我负责写文赚钱,他负责下厨居家,分工异常明确。所以我常开玩笑说特殊时期才体现出自由职业的好处,请他务必好好珍惜我,否则万一要宅在家一年半载的,没有收入的他很容易饿死。老陈淡定地看我半天:“有钱又怎么样,瓜果蔬菜、柴米油盐都摆在你面前,没有我,你会做?”

我:“……”

我当然不可能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直到某日因为他父母有事,他开车回家两天,我在电话里向他求救。那两日疫情严重,外卖送不进小区,我吃了两天的老干妈拌饭,才发现原来没有居家大厨陈师傅在,我是真的很容易饿死。

因为每天写文,我的作息有些昼夜颠倒,但不管早上如何睡懒觉,他都始终坚持在十二点叫我起床吃午餐。哪怕吃了再睡,也好过空腹错过正餐。为此我们激烈争论一番,无奈他有绝招,不管我嘴上如何欺负他,反正他只要在十二点做好饭时,准点拿着锅铲往卧室里一站,就跟敲锣打鼓似的吆喝:“吃饭了,吃饭了,吃饭了……”除非我耳朵不灵了,否则绝无可能还睡得着。

偶尔他在厨房忙碌,抽空来卧室叫我起床,我前脚答应,等他后脚一走,就继续呼呼大睡。于是二十分钟后,他会气冲冲闯进卧室,板着脸问我:“你不是说马上起来吗?怎么还不起来?”

我能怎么办,急中生智,就这么瘫在床上冲他微微一笑:“这不是在等你来给我一个起床吻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陈的脸色迅速缓和,一边臭屁地说着“谁要给你个起床吻”,一边凑过来从善如流地给了。一场争端消散于无形,我一边感慨自己真是天才,一边对老陈一把年纪还这么天真好骗感到惋惜。

因为我熬夜的问题,我们也曾争执过好多次,但灵感这种东西总是令人捉摸不透,它要半夜来,我难道还能在白天枯坐一整日吗?但因为昼夜颠倒、长期伏案,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小毛病,比如背疼,比如关节总是咔咔作响,再比如胃疼以及生理期不规律。某日他因此和我吵架了,我们冷战一小时,谁也不理谁。最后他拿着一只我一直嫌贵不曾拥有过的萝卜丁口红来到书房,往我面前一递:“本来不想给你的,要不是太贵了,我早丢垃圾桶了。”

我慢吞吞地说:“那你扔啊。”

他頓了顿,才说:“后来一想,你就是垃圾桶。”

我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不然怎么把我给捡了?”他来了个急转弯。

我们大眼瞪小眼,半晌,都笑起来,和好得无比迅速。

寒冬已过,春正好,虽然依然宅在家中无法目睹春光无限,但我想宅在家的日子里,因为老陈的存在,春天也一直都在。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