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为生命真谛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倪匡

蔡澜有一种罕见的气质,或气度。那些身份,或许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但气度是与生俱来的。他的这种气质、气度,表现在他“好朋友”这一身份上。

桃花潭水深千尺

好朋友不稀奇,谁都有。俗言道:曹操也有知心人。不过请留意,蔡澜的“好朋友”项下有括号:很多人的好朋友。

要成为“很多人的好朋友”,这就难了。与他相知逾四十年,从未在任何场合听任何人说过他的坏话,他凭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凭的,就是他天生的气质,真诚交友的侠气。真心,能交到好朋友,那是必然的事。

以真诚待人,人未必以真诚回报。诚然,蔡澜一生中,吃所谓“朋友”的亏不少,即便他从来不提,大家也知道。更妙的是,让他吃亏的人知道占了他的便宜,自知不是,反而对他衷心佩服。

许多朋友,都不是他刻意结交的,却成为意气相投的好友,友情深厚,何止深千尺!他本身有这样的程度,所交的朋友,自然也不会相去甚远。

这里所谓“程度”,并不是指才能、地位,而是指“意气”。意气相投,哪怕你是贩夫走卒,一样是朋友;意气不投,哪怕你是高官富商,照样不屑一顾。这是交友的最高原则。

这种原则并不刻意,蔡澜最可爱的气质之一,就是不刻意地做君子。有顺其自然的潇洒,有不着一字的风流,所以一遇上可交之友,自然而然友情长久,合乎君子交友的原则。从古至今,凡有这样气质者,必不会将利害得失放在交友准则上,故而交友必广,必然人人称道。把蔡澜朋友多这一点,列为第一值得素描的点,皆因性格使然,怎么都学不来——当然,正是看到他的诸多创意,成为许多人模仿的目标,所以有感而发。

千金散尽还复来

蔡澜对钱的态度是,若用钱能买到快乐,就不惜代价去买;若用钱能买到舒适,也不惜代价去买。这样的态度,自然“花钱如流水”。但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所以自然要设法赚钱。

他绝对是一个文人,很有古风的文人。从他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古代文人的影子,尤其是魏晋的文人,不拘小节,潇洒自在。

他很有才能,善于在生活的玩乐吃喝之中发现商机,成就一番事业,且为他人竞相模仿。

他喜欢喝茶,特别是普洱,极浓,不知者以为他在喝墨水。他也笑说“肚里没墨水,所以喝墨水”,结果是出现了经他特别配制的“抱抱茶”,十余年風行不衰。

他喜欢旅行,足迹遍天下;喜欢美食,遍尝各式美味——他把二者结合,首创美食旅行团。在这之前,旅行团对于游客在旅行期间的饮食并不重视,食物大都简陋。蔡澜的美食旅行一出,当然大受欢迎,照例成为模仿的对象。参加过蔡澜美食旅行团的团友,组成“蔡澜之友”,数以千计,有参加数十次者。这种创举不胜枚举,各地冠以他名字的“美食坊”便可以证明。

这些事业,再加上日日不辍地写作,当然让他有相当丰厚的收入。每当我看他那种大手大脚的用钱方式,都不禁替他捏一把汗。但数十年来,只见他愈花愈有。数年前,他曾遭人欺骗,损失巨大(八位数字),但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努力经营,不到三年,损失的就回来了。主宰金钱,却不被金钱主宰,快意人生,不亦乐乎。

真正了解快乐且能创造快乐、享受快乐,当年有腰悬长剑、昂首阔步于长安道路的,如今有背着僧袋、悠然闲步在香港街头的,二者之间,或许大有共通之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

对人生目标的追寻,可以分为刻意和不刻意两种,众里寻他,也可以理解为对理想的追寻。

表面上的行为活动,是表面行为;内心对人生意义的探讨,是对人生理想的追求,属于内涵。

虽说有诸内而形诸外,但很多时候,不容易从外在行为窥视内心世界。尤其是一般俗眼,只看表面,不知内涵,就得不到真实的一面。

看人如此,读文意更如此。蔡澜的小品文,文字简洁,不造作、不矫情,心中怎么想,笔下就怎么写,若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真。

乍一看,蔡澜的小品文,写的是生活——他享受的美食,他欣赏的美景,他赞叹的艺术,他经历的事情,大千世界,尽在他的笔下。

试想,他的小品散文,已出版的,超过一百种,即便是擅写此类文体的明朝人,也没有一个人留下这么多作品的,放诸古今中外,这肯定是一个纪录。

能有那样数量的创作,当然源自他极其丰富的生活经历。

读蔡澜的小品散文,若只能领略这一点,虽也足矣,但忽略了文章的内涵,未免可惜。谁解其中味?唯有能解其中味的,才能真得蔡文之三昧。

他的文章中,处处透露对人生的态度,其中的浅显哲理、明白禅机,都能使读者顿悟,把本来很复杂的世情简单化:噢!原来如此,不过如此。可以付之一笑,自然快乐轻松,这就是“蓦然回首”,这就有了境界!

回首亭中人,平林澹如画

看云林先生的画:天高云淡,飞瀑流泉,枯树危石,如斗茅亭,有君子兮,负手远望,发思古之幽情,念天地之悠悠,时而仰天大笑,笑天下可笑之事,时而低头沉思,思人间宜思之情,虽茕茕孑立,我行我素,然相交通天下,知己数不尽。

若问君子是谁,答曰:蔡澜先生也。

和他相知逾四十年,自他处学到的极多。“凡事都要试,不试,绝无成功的可能,试了,成功和失败,机会一半一半。”这是他一再强调的。只怪生性不合,没学会。

“既上了船,就做船上的事吧。”这是有一次跟人上了“贼船”,我极不耐烦、大肆唠叨时他教给我的。学会了,知道了“不开心不能改变不开心的事,不如开心”的道理,所以我一直开开心心,受益匪浅。

他以“真”为生命真谛,行文如此,做人如此。所以他看世人,不论青眼白眼,都出自真,都不计较利害得失,只求心中真喜欢。

世人看他,不论青眼白眼,他也浑不计较,只是我行我素:“岂能尽如他意,但求无愧我心。”

(林冬冬摘自北京时代华文书局《蔡澜说人生:世间事 贵痛快》一书,苏美璐图)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