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路过你的欢喜时光

栗子

从我第一次点开邮箱里收到的这篇稿子,再到《甜的梨》这本书上市,突然发现小半年也就这样过去了,我和蘑菇的沟通交流越来越顺利,她的故事也写得越来越好。

不仅是我们的生活,连书里的时间都过得很快。许梨离开陆嘉行后的故事,陆嘉行等待的那些年,都在《甜的梨2》里了。

还好陆嘉行终于等到了许梨。

还好许梨仍然爱着陆嘉行。

遗憾的是我才明白自己的心

陆嘉行捏了捏眉心,头枕在椅背上休息,想到什么,鬼使神差地拉开了抽屉。

他用惯了以前的东西,这张办公桌还是以前的,换新办公室的时候直接搬了过来。

许梨的手机还在里面。

当初她失忆不记得密码,陆嘉行说要帮她解开,后来事多给忘了。

他找了一根旧的数据线充上电,竟然还能开机。

陆嘉行摸了摸上面贴着的那颗桃心,自言自语:“真是小姑娘啊。”

他想起在企划部照相时的情景,犹豫了一下,输入了自己的生日,手机竟真的解开了。

陆嘉行心里“咯噔”一下,许梨的手机很干净,里面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软件,相册里倒是有许多视频。

陆嘉行点开,视频里,许梨拿着手机,边拍边说:“这个是蒲公英,能入药的……”

“这个是元代的墓志,上面刻的字是记录逝者的生平。”

“这个是雪松,长成这样的很少见。”

“这是杂粮煎饼,从中间切开,两个人吃最好了。”

视频是她在各个地方拍的,像是记录,又像是在跟谁讲解。陆嘉行一个个看过去,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看到最后一个视频,拍摄地点好像是在一个天台上,许梨精致的脸出现在画面里,她往上爬,站在平台边上。她的背后是晚霞,天际弥漫着紫红色,壮丽无比。

许梨浅浅地笑:“我发现这个网吧的二楼天台上能看到好美的晚霞,太棒了。”画面里有风吹过,许梨发丝飞起,脸红彤彤的,像是鼓足了勇气,说,“陆嘉行,我真的有好多东西想跟你分享,但是你肯定不会来这种地方,不过没事,我录给你。”

她低头摆弄,嘴里喃喃道 :“这个手机效果不好,我换新的给你录。”

她站得高,又分了神,身子晃了晃,陆嘉行下意识地想伸手抓她,可惜这是视频,他抓不到。

画面的最后,许梨“啊”的一声,人往后倒下去。

陆嘉行握着手机,愣住了。

这应该是许梨从楼上摔下来那次,肯定是她护着手机,才没有被摔坏。

难道她从网吧楼上摔下来,是为了给自己拍好看的晚霞?

她还说有很多好东西想跟他分享。

那一刻,陆嘉行再也站不住了,他沿着桌子跌坐到地上。

他把手机捧在怀里,体会着钻心的疼。

他一遍遍地看视频,晚霞边,夕阳已快落下。

许梨曾为他写过诗:“白云留大雁,落日去重还。”

“说好的落日离开,终还会回来,骗子。”陆嘉行看着那云霞落日,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我想和你重新开始

看来,她离开的四年,他应该也没闲着。她转了个身,走出了大厅。

外面视野开阔,空气也新鲜多了,她躲在墙角,脚下来回踩着一颗石子。没一会儿,面前多了双皮鞋。

“不是过来找我,怎么又走了?”陆嘉行的声音低音炮似的往人心里敲。

许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烦躁,她往旁边躲 :“你让开。”

陆嘉行“啧”了一声:“不跟我说敬语了?”

许梨心里有气,说:“你要是想听,可以花钱下载我们的游戏,建一个会说敬语的女朋友。”

这会儿已接近正午,阳光照在医院嵌着小碎石的墙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许梨半天听不到回应,抬头去看,视线和陆嘉行的目光相撞,对方像是静静等待猎物的猎人,慢慢倾身向前。他说:“我不是喜欢会说敬语的女朋友,是喜欢听你说,特别嗲。”

许梨愣了几秒,用力推开他。

“您到底要干什么?”说完她的脸就更红了,之前叫“您”叫习惯了,加上她现在对陆嘉行还是怕,说话不经大脑的时候脱口就是敬语。

陆嘉行伸出手,把她圈在墙角。

“刚才看我加别的女人微信,生气了?”他掏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我早就看到你了,我故意的。”他说。

许梨羞得都想钻进墙缝里了,她气鼓鼓地说:“故意这样逗我玩,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你就不觉得过分吗?!”

陆嘉行逆光站着,后面陆续有人经过,他高大的身姿把她挡了个严实,他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 :“丫头,有些事我总要知道了心里才有底。”

许梨闭着眼不说话。

陆嘉行戳了戳她的头,说:“你这里到底记起了多少,你肯定也不会讲实话,不过现在我知道了,你应该什么都记得。”

分开时,许梨咬死只记得他是嘉行哥哥。

再见面,她对他防范、警惕。

陆嘉行当时就起疑了,又怕追究多了,把她嚇跑。饶是他这般冷淡的性子,也有想用尽手腕把女人哄到手的一天。

他轻声哄着:“会吃醋,就是记得以前有多喜欢我了,那你乖,把这种感觉加深一下好不好?”

许梨紧紧贴着墙,脊背酥酥麻麻的,难受。

许青禾说得对,他们又搅和在了一起,有些人就是这样,爱过,就一辈子放不下了。

许梨使劲闭着眼,不敢面对这个现实。

下一秒,她的唇上覆上一抹柔软,稍纵即逝,她立马睁眼,陆嘉行笑着站在她面前。

“您刚才……”

“没有。”陆嘉行回答得坚决。

阳光交织在两人身上,像光阴里那些遗憾和美好的交错,许梨看着面前的景物,心跳也是错乱的。

刚才和许青禾的争执历历在目,眼前的柔情却又让她迷乱。

“这次换我求着跟你签合约,做我太太三个月。三个月后,你要是想走,我签字放人,好不好?”陆嘉行深深地看着她,“嗯?”

最好的结局是我终于和你在一起

许梨仰头看了一眼,装作无所谓:“我刚没想起来,就是问一下,快堵好你的门吧。”

她才不是忘事,刚才许青禾藏鞋的时候背着她,她是故意套话的。

突然,一阵欢呼和响动,外面喊着:“开门了!开门了!我们来娶亲了!”

闻澈的声音颇大:“嫂子,我是你那边的人,放心吧,我会拖住我哥,不让他顺利进去的!”

李治把闻澈推向后面:“起开!”

许梨也没想到,清冷的陆嘉行因为她的一句话,把迎亲办得如此接地气,不仅一众兄弟都在,还有他赛车圈的哥们。

许家本身地方就不大,屋里塞满了人。

许青禾几人顶着门尖叫:“不行!不开门!”

秦昭声音温和,敲了敲 :“青禾姑娘,把门开开吧,我们很有诚意的。”

“不行!诚意是什么东西?要红包!”

“陆总,赶紧撒钱啊!”

“快让我们进去吧,陆嘉行紧张得钱都找不到了!”

“陆总该不是没带现金吧?要不要现在拉个微信群,直接发红包啊!”

外面太吵,许梨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她紧张地咬着唇,又惊又喜,呢喃道:“陆嘉行呢?他人呢?”

门里,是她学生时代住的房间,无数个挑灯读书的夜晚,除了那些文字,脑子里还有他的身影。

门外,那个她心心念念了整个青春的男人,正亲自来娶她。

她将要把自己的余生,都交付给他。

憧憬、欣喜……

许梨的指甲抠在手心里,全是汗。

房门突然晃了晃,屋里的人拼命顶着。

许青禾叉着腰:“没事,门有锁,大家稳住,嘉行哥提前跟我说过的,所有里面堵门的人,每人发个大红包他才进……”

她话没说完,只听陆嘉行“喂”了两声,然后精彩的一幕发生了——

外面人多力量大,直接把门挤掉了。

门撞掉的刹那,陆嘉行怕伤了屋里的人,徒手扶着门框,接住了门。

許梨眨眨眼,心里的感动还未减,看着西装笔挺,英俊异常的陆嘉行拎着她的房门,整个人都傻掉了。

闻澈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叫了一下:“陆嘉行,你恐怖啊!一毛钱没发就算了,还把人家门拆了!”

陆嘉行抿抿唇,对着许梨扯了扯嘴角,在诡异的气氛中,说:“乖,老公来娶你了。”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