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学长你有理(六)

新浪微博:@va陈小仙

学长邀你进群啦:570222427

简介:

暗恋成真系列

高冷学霸VS鬼马校花

陆真理:“好久不见,学长,哦,不,陈总。”

陈璟:“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天才陈璟,因为天才喜欢追求真理。”

我喜欢你,你也要喜欢我。

这叫礼尚往来。

前情回顾:陆真理排舞被校花为难,张政为她出头。陆真理怀疑张政喜欢自己,心乱如麻。得知陈璟和校花要做领舞时,陆真理心中又是一阵苦涩。她再次意识到,自己必须变优秀!

张政这算是表白吗?

陆真理愁了整整一晚,第二天顶着偌大的两个黑眼圈去上课。最糟糕的是每天中午都要排练舞蹈节目,这意味着她很快又要见到张政。

陆真理极其不安。

事实证明,她从昨天开始的这些忐忑不安根本没有意义——

“霸王花!”

陆真理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整个人吓得抖了抖。

隔着走廊,她看到外形极其耀眼的张政。他还是把校服穿得很嘻哈,脚上的鞋又时尚又浮夸,他脸上根本没有一点不自然,好像完全不记得昨天那件事一样。

反而是陆真理愣了愣:“你,你来了。”

“昨天的动作你还记得吗?今天可别踩死我!”

陆真理:“……”

好吧,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应该是她自己瞎操心了。

——该死,陆真理,你不好好学习,整天脑子里想这些东西!

她自己都觉得有罪恶感。

可是,就在陆真理以为昨天的张政和今天的张政不是一个人的时候,却发现他对林若茗的态度依然很差。

至于那件类似表白的事情,两个人似乎都很有默契,再也没有提及。

很快就到了校庆。

校庆安排在全校统一的班会课前。

班会课前,陆真理和张政的班级上的都是体育课。体育课结束后,陆真理本来打算回班级整理一下,然后去文艺礼堂,谁知道走到一半就被张政叫住。

“陆真理!”

这是他第二次叫她的名字,而不是“霸王花”。上一次,他这样正式地叫她的名字,还是类似表白的时候。

陆真理一时有些不习惯,回过头愕然地看着他:“怎么了?”

张政粲然一笑,拍了拍主席台下的台阶,坐了下来。

“过来,哥哥请你喝可乐。”

“嘁。”陆真理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坐了过去。

风和日丽,操场上的人工草坪绿意盎然,冰可乐从唇舌流入喉咙的感觉是那样沁人心脾,极其享受。

“说吧,有什么事找我帮忙?”

陆真理幸福地眯了眯眼,她的眼睛在黄色的光线下被睫毛的阴影覆盖着,像是长满水草的湖泊。

“今天校庆完,你有什么打算没?”张政没来由地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打算?今天作业那么多,放学回家写作业呗。”

“我不是问你这个。”

“那你问我啥?”陆真理低头看着可乐喝了一口。

“你少装。”

张政的身子向后倾斜,看着天空,慵懒得像一只猫。

“接你放学的那辆顶级S级迈巴赫,别以为我不认识。说,你爸是不是就是陆振飞?”

“这都被你猜到了,牛啊。”

陆真理这一次没掩饰。

因为她知道,她跟张政本来就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跟她爸是不是陆振飞没什么关系,就算他知道她是首富的女儿,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

果然,张政“嘿嘿”地笑:“你说,我家要是当年没去美国,咱们两家现在谁是首富?”

“鬼晓得!你这个非中国国籍的,没资格来跟我们争!”

“哈哈哈……”张政听了哈哈大笑。不过没多久,笑声就停了下来。

“你真是陆振飞的女儿……这对你来说,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若有所思,自言自语。

陸真理差点一巴掌招呼上去:“你说什么呢?我是谁的女儿碍着你什么了?”

“我是说你和陈璟。”

陆真理玩弄可乐罐的手一顿,心脏没来由地一紧。

随后,她笑了笑,只是笑里带了一些薄凉。

“陈璟?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前段时间林校花不是刚跟他表白了吗?有林校花在,哪里还有我们这些万千少女心什么事啊!”

张政:“得,你还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你啊,就是看……”

“别了!”陆真理打断他。

这事,她还是想烂在肚子里。

谁也不要看出来,谁也不要说破,那才好呢。

“不过,那个林若茗……”陆真理实在忍不住,喝了一口可乐,叹了一口气,“在你们男生眼里,真的那么漂亮?”

张政摆手:“那都是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男孩,懂什么?在美国比弗利山庄附近进出的可都是好莱坞巨星,超模!我看来看去,还是你最好看!”

“你少跟我贫嘴!”陆真理顿时笑得跟朵花似的。

“真的呀,你在我心里就是最优秀的!”

优秀。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敲响了陆真理脑袋里的一个钟。

这个形容词,似乎天生就属于林若茗那样完美的女生。而陆真理,可以是首富之女、可以高挑、可以重情义、可以气场强大……却从来不跟优秀搭边。

就像张政,他可以阳光、可以帅气、可以幽默。但优秀,注定属于陈璟。

那一瞬,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自惭形秽。

为什么会觉得陈璟和林若茗如此般配,为什么向来横行霸道的性格唯独在这件事情上演奏了国家一级退堂鼓。

那是因为她不够优秀呀!

她没有底气。

“不行!”陆真理忽然站了起来。

她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吓了张政一跳,他赶紧往后挪:“你搞什么?吓死小爷了。”

只见阳光下少女张开双臂,对着空无一人的操场大喊:“我要变得优秀!

“我要变成全西林最优秀的人!

“我要变得优秀!”

“喂,姑奶奶,你发什么神经?快点给我下来——”张政吓都快吓死了。

而陆真理脸上的神色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好。

只看见她神采奕奕,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

张政看她这样,也开心地笑了出来:“想通了?”

“嗯,我要好好学习,考年级第一名!”

——我要足够优秀,才能配得上你。

陈璟。

尽管,这条路会很难。但越是难得到的东西,才越是珍贵。

不是吗?

校庆典礼。

陆真理所参与的舞蹈是整个典礼最后一个节目,很多人留到最后就是为了一睹男神陈璟和女神林若茗的舞姿。

果然,暗红色的厚重帘幕还没有拉开,场外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就灌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陆真理站在礼台上,有些紧张。

音乐声起——

她深吸一口气,帘幕慢慢打开……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在她对面的张政忽然推了她一把——

“啊……”陆真理低呼出声,她看着张政,脸上写满难以置信。

只见他长臂一捞,把站在最前面领舞的林若茗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张政你想干什……”林若茗吓得差点哭出来,她从那天开始就有点怕张政。

可他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不好意思了,林校花,委屈你今天跟我跳了。”

台上的人都惊呆了。

可是音乐已经开始,帘幕已经彻底打开,所以,当台下万千同学看到他们时,就是陈璟和陆真理站在一起。

“咦……林校花呢?”

“哇,校花居然跟另一个校草跳啊!”

节拍已经开始了。

陆真理从来没有站过这个位置。

没有人参照,她整个人都是慌的。

可是领舞一旦出错,大家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

陆真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聚光灯下,一次次光线交错,她的视线一次次和陈璟交汇。他是那么沉稳、安静,仿佛无论是谁做他的舞伴,对他而言都毫无区别。

可是,他们又默契到让人难以置信。

他扶在她腰间的手也是虚的,無比绅士。

一场舞跳得如梦似幻,陆真理脑子里已经完全没有别的想法。

表演结束,掌声雷动,响彻整个西林的上空。

“哇——”

“太帅了!太美了!太养眼了!”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起哄,这种玩笑顿时扩大了范围,成片的学生开始喊“在一起”。

立刻有班主任施威让那些同学闭嘴,威胁他们谁要是再敢起哄就罚背书。

可还是能听到有小声的呼喊。

这是陆真理第二次与陈璟在全校师生面前并肩而立。

放眼整个西林,也是第二次有人与陈璟并肩而立。

同时,更是最后一次。

校庆活动无疑把整个学校的气氛推到了顶峰。

更让人开心的是,校庆结束以后就有全国法定的三天小长假。所以从典礼钟声开始的瞬间,大家的心都野了。典礼结束,收拾书包的收拾书包,欢呼的欢呼,所有学生都作鸟兽散。

只有陆真理。

仿佛镁光灯在脸上的余热还没能消退,从始至终,她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可是又那样让人难忘。

第二天。

紧张的学习让陆真理一到长假就恨不得在床上睡个昏天暗地。直到恼人的手机像抽风一样震动个不停,陆真理想要挂掉,却按错按成了接听。

电话那头是赵倩倩快要哭出来的声音:“真理,真理,不好了!”

“嗯?”陆真理戴着眼罩在公主床上翻了个身,她现在还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

“张政,张政!他要走了!呜呜呜……今天的飞机,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哦……”

陆真理困得要命,脑子里反应不过来赵倩倩刚才说的话,足足过了三秒钟,她的眼睛才骤然睁开。

“你说什么?!”

H市国际机场。

机场特别大,有三个航站楼。

基本上国际航班都会安排在三号航站楼。陆真理一路狂奔就没有停下来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会儿比那次的五千米长跑还要累上百倍。

机场里已经传来标准的普通话播报:“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飞往洛杉矶的AA180次航班现在开始……”

陆真理忽然就慌了,眼泪忍不住往下掉,一边跑一边不放弃地拨打着张政的手机。终于,一直无人接听的号码总算接通了。

陆真理忍不住直接骂了出来:“你走了不知道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吗?你从来没跟我说你要回美国,你还是不是人了,你是畜生吗?!”

张政还是一贯的没心没肺:“机场人那么多,你说哭就哭啊?”

“你个畜生!”

“得,我是畜生,我是畜生,行了吧?你别哭了,不跟你说了,畜生要登机了。”

陆真理听到这里,哭得更凶了,顾不得来往的人,冲着电话哭得更大声:“你浑蛋!!!”

怎么办?

以后没有人跟她打闹,再也没有人叫她“霸王花”了。

没有人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开着法拉利带她兜风,更没有人陪她在南京的街头吃小吃,吹糖人……

再没有人从一开始就能一眼看出她所有的心思,永远保持着那种似笑非笑、疯疯癫癫的样子,却要比任何人都细心,比任何人都体贴。

陆真理忽然想起昨天他把她推向陈璟时的那个表情。

她从未见过张政那么认真的样子。

那是她最好的兄弟啊!

为什么他要走了,都不跟她说一声?

陆真理憋着哭:“你,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交通那么发达,跨大洋不是分分钟的事?你怎么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张政吊儿郎当地说了一堆,除了接下来的这些。

“记住啊,霸王花,你是最好的。

“不要太想我,要是十年后陈璟那小子不要你,我就把你绑回我们家。I w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

I will be back.

美国人最喜欢用的道别——我会回来的。

可是陆真理明白,她的心里明明白白。

今日一别,他日根本没有机会见面。

所以,当电话挂断的瞬间,陆真理终于失去控制,宛如一个和家人走散的小女孩,手足无措地蹲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

十三个小时后,洛杉矶国际机场LAX。

这是一座四季阳光充足的城市,很少下雨。

经历十三个小时的飞行,张政下飞机便从停车场里提出一辆宝蓝色的敞篷兰博基尼。他沿着加州最美的一号公路飞驰着,放眼是一望无际波澜壮阔的太平洋,海鸥盘旋在道路的上空。

他戴着墨镜,两只手扶着方向盘,车速飙到了一百四十迈以上。

车载音乐正在播放一首Jaden Smith(贾登·史密斯的PCH(Pacific Coast Highway《太平洋海岸公路》)。

汽车的引擎、海鸥的鸣叫、女孩的笑……

张政从来没想过偶然的一次回国玩闹,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把浪子的心遗留在了那个终究留不住任何人的学校。

歌里忧伤的男声灰暗又惫懒,呼唤又告别所有的记忆:

“兄弟姐妹们,听,在太平洋海岸公路徘徊,

我的姑娘在酣睡,

若无爱,这里将遗落,

我不在乎是谁在车里,

若不是爱,这里什么都不会剩余。

因为你很美,很美,很美……

而月在落,月在落,月落……

疯狂,街头,兴奋,狂野,孤独……

……

你是我从未相伴过的女孩,

梦寐般无法触碰的女孩,

萦绕的笑声是最后的离别。”

校庆结束,很快又是期末。

在沉重的压力来临之前,大家都想着找一个什么机会聚聚。

陆真理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就接到了电话,说是今晚班上有一半的同学组织去唱歌,顺便一起吃个夜宵,就当是欢送艺考生离开学校去参加集训。

在众多即将去集训的艺考生里,有陆真理最好的朋友——赵倩倩。

张政回美国了,现在赵倩倩也要走。

千年以前,就有江淹曾言: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不知道是因为从小没有安全感,还是因为十岁那年母亲去世,陸真理对离别格外排斥。

陆真理的心情一度低落,赶到大家约定吃夜宵的地方时气氛已经很热闹了,而赵倩倩本人也喝多了。

有人看到她:“真理,你来了!”

“你快去劝劝倩倩吧,她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在格瓦斯,都喝六瓶了!怎么劝也劝不住……”

陆真理走过去,果然看到赵倩倩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波波头乱得一塌糊涂,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怎么了,这是?”

“真理,你来了?”

陆真理皱着眉头坐了下来:“你怎么回事,喝这么多?”

赵倩倩看到陆真理的脸,顿时更难受了,甚至有点要哭出来的意思。

“你,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就回来了……你为什么没有把他带回来,他不是一向跟你最要好的吗?呜呜呜。”

陆真理本来打算安抚赵倩倩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

听到的几个同学好奇地围了过来:“咦,他?倩倩在说谁啊?”

“哎呀,难道是哪个暗恋的……”

“没有,没有,不存在的,你们别八卦了。”陆真理赶紧笑着把人打发走,然后起身准备把赵倩倩拖走,“你给我起来——”

“我不走!”

赵倩倩真的很难过。

为什么,说走就走了呢?

陆真理好歹能名正言顺地去机场找他,她却连他的手机号都没有……

陆真理看着向来单纯的赵倩倩第一次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心里渐渐一片茫然。

夜色中,她若有似无地叹了一口气,路灯下几只飞蛾在飞舞。

好多同学夜宵吃着吃着就喝多了,环境很热闹,没有谁注意到赵倩倩哭了。

“倩倩,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听我的,你先好好参加集训,然后考上一个好大学,他会回来的,嗯?”

赵倩倩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看着她:“真的吗?”

“真的。”

“他跟你说了?亲口说的他会回来?”

陆真理与她对视,然后点了点头:“嗯。”

他说过了,I will be back.

虽然,它的翻译其实是“再见”。

就在这时,陆真理听到隔壁桌的议论。

“你说,咱们学校这么多男生,你最欣赏谁?”

“我就不信了全是陈璟……我看着他那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样子就烦,你说说?”

一个女声笑:“怎么着,我也最喜欢陈璟,你不服?”

“我也是!”

“人家学习好、长得帅,高冷是高冷,可是洁身自好,怎么就成你说的伪君子了?李浩,我看你就是嫉妒吧?!”

陆真理的注意力不经意间就被吸引了过去。

李浩是他们班挺高调的一个男生。据说家里有几个小钱,在市郊开了颇有规模的几家小厂。他从小就养成了二世祖的个性,大学还没上,豪车和豪宅就已经给他买好了。

李浩的偶像是莫子彬,由于平时跟在莫子彬身后当小弟,尤其对张政一干人等看不顺眼。

其中,当然包括和张政走得最近的陆真理,以及传言中张政的“发小”陈璟。

“你们这些女人就是蠢,目光短浅。现在这个社会,读书成绩好有什么用?成績好能当饭吃吗?能让你住大房子、开豪车吗?跟着陈璟那种人,你就一辈子吃苦去吧!”

“喂,李浩,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啊。”几个女生瞬间翻了脸。

李浩估计也是喝多了。眼下看见女生一个个变了脸,顿时更加口不择言。

“我说错什么了?他陈璟就是一个家里吃低保、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这种人长大以后有什么出路?就你们一个个还傻乎乎地追在他屁股后面,这种人,骗的就是你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早点醒醒吧!”

“我不信!人家陈璟智商一百六,还需要靠女人上位?现在时代已经不一样了,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土豪的儿子,你才快点醒醒吧!”

李浩瞬间火了,一席话爆出一个惊天的秘密。

“你还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是吧?智商高顶什么用,没听过天妒英才吗?你看看牛顿,看看爱因斯坦,还有霍金!我可告诉你们,陈璟前几天刚死了妈……啧啧,他从小就是跟着妈妈长大的呢,智商高有什么用?没福气啊,说不定以后还克妻呢……”

“说够了没有?”

这个声音,冷若冰霜。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冰冷气场震得脊背无端一阵发寒。

夜色下,陆真理的脊背挺得笔直,一双美眸冷得如同幽夜中的寒星。

陆真理,莫子彬讨厌的人之一,但是据说她背景强大,连莫子彬都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给她道歉,因此平时在同一个班级的李浩也不敢招惹她。

但是现在有这么多人围观,他怎么可能表现出退缩。

“哟,怎么着?”李浩痞子一样地向后靠,歪着脑袋挑衅地看着陆真理,“看见没?这里就有一个着了道的脑残粉。”

陆真理怒极反笑:“你说什么?”

“怎么,不服?你还想跟我打一架?”

除了上次在校门口碰到混混情非得已,陆大小姐从小到大何曾有机会打过架?平时谁惹她早就不知道被保镖扔到哪里去了,哦,不,“陆振飞的女儿”这个名号一拿出去,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还会来惹她?

要说真正的金枝玉叶,整个花城的富家子弟圈都要唯她马首是瞻。

看来这些年还是真的太低调了,以至于连这种给她提鞋都不配的渣滓都可以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陆真理冷笑:“想打架我没意见,只要你不担心自己被揍得鼻青脸肿还被撵出H市。”

人群中人人倒抽一口凉气。

早就有传言说陆真理是首富的女儿。

只是无论从平时的吃穿用度还是从性格来看,陆真理都太低调,因而大家都不太相信。可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顿时被这种无形的气场镇住。

若非李浩刚才那些话太过分,已经触犯到她的底线,再加上心情实在不好,陆真理也不至于锋芒毕露到这个地步。

已经有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上前劝:“真理,算了,他可是莫子彬的朋友……”

“而且,张政现在已经回去了。”

言外之意,她若是在学校里惹上这群混混,张政又不在,她一个女孩子,日子只会难过。

“莫子彬?”陆真理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同时也真的笑了出来,她看着李浩一针见血地说,“你以为莫子彬真的把你当朋友?”

“那你以为陈璟就很看得起你吗?你这种女人,只会是他用来上位的工具,然后一脚踢开——”

倏地,陆真理抄起一把椅子直接扔了过去。

坚硬铁质的椅子,陆真理扔得毫不犹豫。

椅子没砸到李浩,李浩却自己没站好,摔了一跤,脸磕到了桌角。

“啊——”李浩一声惨叫,大家也吓得全部跑开了。

李浩一摸脸,全是血……而这笔账当然要记在陆真理头上。

他一声怒吼,抡起拳头就要打陆真理。

男生们纷纷过来拉架,可是李浩宛如发了疯的野兽,他又是体育生,力大无穷,几个文弱的男生根本拉不住他。陆真理完全没有要后退的意思,虽然脸色和唇色都发白,但她又拿起一把椅子扔了过去。

只是这一次却没砸中李浩,李浩一把拽住她的领子轻而易举地把她拎了起来。

“你找——”

“死”字还没有说出来,在陆真理以为重重的拳头要打到她的时候,她听到了“砰”的一声。

李浩吃痛,手下意识地松开。

陆真理浑身一松,整个人向后跌去——

一个温暖有力的臂弯牢牢地及时接住了她。

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少年精巧绝伦的下颌弧线和冷硬至极的神情。

陆真理一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终于确认了这个在一片慌乱中救下她的人是陈璟。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在这里多久了?

难道他全……

听到了?

“没事?”

“我……没事。”

“陈璟,你找死是不是?!”

李浩双眼猩红,像随时要发疯一样。同学们早就吓得跑的跑,只有为数不多的留下来劝架。

“浩哥,要不算了……”

“打女生很光荣吗!”陈璟冷冷地开口。

“嗬,怎么着?现在出来当护花使者了?”

李浩一只手捂着自己流血的脸,一只手指着陆真理,嘿嘿一笑,在夜色下显得狰狞扭曲。

“要不是她爸是陆振飞,你会这么照顾她?要不是张政家有钱你会跟他做兄弟?你不是最清高了吗?有本事你打我啊!伪君子!我告诉你,就算以后你飞黄腾达,你也永远是陆振飞的一条狗!”

陆真理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哪怕自己当初被林若茗陷害,都没有这样气到浑身发抖。

相比之下,她身后的少年只是静静屹立在夜色之下。白色的衬衫不染纤尘,月光把他的五官映衬得更加清秀俊美。

只是,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连李浩都被这样的陈璟震慑,他难以置信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的气场。

“是吗?既然你说我是她的一条狗,那么我这条狗,更应该看好主人才是。”

陆真理震惊地站在原地。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陈璟嘴里说出来的。

可即便是这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反而傲慢到了极点。

“你他——”

李浩冲上来,却被清瘦的少年轻而易举地反剪了双手。

两个人立刻扭打成一团,李浩本来就强壮,但是个子比陈璟矮太多,完全不占任何上风。陆真理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几个回合,李浩就已经被陈璟按在了桌子上。

“你松开我!”

“喀……”

“啊!!!”

陈璟面無表情,却加大了力气,几乎要把他的手腕拧得骨折。

李浩痛得撕心裂肺,破口大骂出更难听的话。

陈璟脸色阴沉到极点,幸亏陆真理及时拉住他,否则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会出人命。事情闹大不说,学校那边也肯定不会放过。

如果不是陆真理死死地拽住他,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李浩大概是被陈璟狠戾的眼神吓住了,骂骂咧咧了几句便不再招惹他。

陆真理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第二天回学校上课的时候,陆真理很担心陈璟。

一来,是担心这次打架斗殴,学校会对陈璟做出怎样的处置。

二来,是因为那天李浩的一句——

“陈璟前几天刚死了妈……他从小就是跟着妈妈长大的呢!”

虽说不太清楚这句话的可信度,但是依照昨夜陈璟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阴郁还有反常的失控和暴戾……

她真的越来越担心他的状态。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倩倩慌慌张张地朝陆真理跑来。

“我刚才跟高三的学姐一起上舞蹈课的时候,听说……”赵倩倩大概课都没上完就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说到一半抚着胸口大口呼气。

“怎么了?”陆真理有不好的预感。

“陈璟,主动提出退学了!”

“你说什么?”

陆真理精致的面容在刹那间僵住,呆呆地站在那里。

上市预告:陈璟为什么主动提出退学?陆真理和陈璟的未来将会如何发展。敬请期待《学长你有理》!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