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把世界捧给你(三)

鹿仙贝

仙贝后援:769775412

简介:

神颜击剑手VS“小哭包”实习生

初乔:“可能每个人都有一厢情愿的时候,然后愿赌服输。”

虞弋尘:“我们不一样,我们两相情愿,而后两情相悦。”

我只想把世界都捧给你。

上期回顾:虞弋尘收到了初乔送来的特殊爱心早餐——一桶酸辣味的泡面。对于初乔的请求,虞弋尘表示“吃完再说”,并且保证自己以后会尽量记住初乔的模样,初乔对此雀跃不已。终于又靠近男神一点点了,她能不开心吗?!

见虞弋尘低头玩着手机,初乔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从好友身上找点温暖。

花花幼稚园:“求温暖!”

她原本也只是随手发了一句,没想到虞清清秒回。

空:“给你阳光!”

空:“你怎么啦?”

初乔悄悄竖起手机,对着虞弋尘拍了张异常模糊的照片。

花花幼稚园:“跟虞神共处一室,提心吊胆。”

空:“他很凶吗?”

后面还紧跟着一个吃惊捂嘴的表情包。

花花幼稚园:“凶,但架不住他帅。”

花花幼稚园:“而且我现在肚子饿了,我怕自己一说话肚子可以当闹钟用。”

“呵。”

一声轻笑突兀地出现在休息室内。

初乔应声抬头,如临大敌。

虞弋尘嘴角勾起的弧度迅速放平,语气依旧淡漠:“看到了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初乔来了兴趣,“我最喜欢听笑话了!”

“忘记了,”虞弋尘面不改色,“刚刚不小心刷上去了。”

“哦。”

初乔撇撇嘴。

花花幼稚园:“我感觉今天邀请虞神参加友谊赛的计划泡汤了。”

花花幼稚园:“我会不会被经理辞退?我哭。”

花花幼稚园:“你说我要不要趁机多拍点虞神的照片,拿去卖一定很挣钱。”

花花幼稚园:“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姑娘想嫁虞神了,这个颜值好逆天!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事业粉,现在发现自己还是颜粉,我也好想嫁!”

初乔没有等虞清清回复,就迅速占满了整个聊天对话框。

虞弋尘一条接一条看过去,在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一口水呛进了气管里,咳得撕心裂肺。

“怎么了?”初乔一直用余光关注着他,随时待命,此刻赶忙倒了水给他,“喝点水。”

见她走近,虞弋尘将锁屏键按下:“外卖快到了,这边不让外卖进来,我出去拿。”

初乔原本还想客气一下,可他动作迅猛,转瞬间便走了出去。

她疑惑地歪了歪头,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虞神的耳郭似乎有些红。

等了约莫十分钟,初乔没有等来早饭,却等来了经理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

初乔环顾了一圈周围,老老实实回答:“在AT俱乐部,我在后台提交了假条。”

“提交了假条?”经理的声音瞬间拔高,“昨天请假,今天又请假,去邀请虞弋尘的确是工作任务,但你如果一天邀请不来,就要每天旷工半日?”

“……”

初乔仔细回想了一下经理昨天说的话,发现什么话都让他一个人说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如果我没记错,昨天让我三顾茅庐的人是您,我才来了两天,现在距离上班时间也才过了一刻钟,如果您觉得连续两天请假不符合规定,可以驳回我的假条请求,今天按我旷工处理。”

虞弋尘拎着早餐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正好看到初乔小脸紧绷地在打电话。

他迈出去的腿往后收了收,靠在门外半合着眼,等她打完电话。

听到初乔的话后,经理暴跳如雷:“你才刚刚转正就用这种语气对领导说话?是不是觉得自己邀请到了陆子虚就了不起了?”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认为。”

“刚刚我打电话向CN俱乐部确认了这件事情,那边称陆子虚因为比赛行程原因无法前来,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既然你自己提出来了,那我就按旷工处理,扣一百块钱。连续旷工三天即辞退,你好自为之。”

撂下这样一段话,经理挂了电话。

这段对话信息量实在太大,初乔捏着手机,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经理虽然一直看她不爽,但没有必要用这件事情来骗她。

可之前她明明已经跟陆子虚确定过了,她想给陆子虚打电话求证,肩膀却被人按了按。

虞弋尘将餐盒放在桌上:“先吃饭。”

“啊?”

“我饿了。”

初乔深吸了口气,乖乖坐在虞弋尘的对面,将餐盒打开。

水晶烧卖上面缀着牛肉和嫩豌豆;虾饺的皮薄而透明,一眼便可以看清里面的虾仁;小米粥软糯喷香……

每一样菜色都勾得人食指大动,她却没有什么胃口。

她是凭借邀请到陆子虚参加友谊赛才转正的,现在陆子虚却无法参赛。

食不知味地将一只虾饺塞进嘴巴里,初乔正准备再塞一勺粥,却被打断了。

虞弋尘轻叹一声:“发生了什么事情?”

初喬犹豫片刻,还是不想将自己的负能量带给偶像,强颜欢笑道:“没有啊。”

“因为友谊赛?”

“你怎么知道?”

初乔瞪圆了眼睛,惊呼出声。

“吃饭,”虞弋尘喝了口粥,“吃完给你一个机会。”

幸福来得太突然,初乔有些不知所措:“什、什么机会?”

“我们每天都会有队内训练赛,在市体育馆开赛之前的任意一天,只要你准备好了随时过来,分析当天的比赛数据和战术,若能让我满意,我就参加。”

初乔反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虞弋尘究竟说了些什么,顿时站了起来:“真的吗?!”

“你如果不信,我也可以随时反悔。”

“我信!”

“那就先吃饭,”虞弋尘顿了顿,又补充道,“一口至少要嚼十下才可以咽。”

生怕他反悔,初乔这顿饭吃得异常认真,每口都数着,咀嚼十下才往下咽。

临走前,初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早餐多少钱啊?我给你转账。”

“方便面。”虞弋尘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初乔满脸疑惑。

“不是說方便面是给我带的吗?我中午吃,一人请客一次,就当扯平了。”

这哪里能算扯平?

刚刚的早餐怎么看也不便宜,初乔还是想要将钱给他,但是虞弋尘已经向外走去:“记得打扫干净,垃圾带出去扔掉。”

训练馆。

苏裕看着在旁边戴护具的男人,一脸欲言又止:“老大,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不当。”

“……”

苏裕噎了噎,还是问出了口:“你刚刚跟那位小姐姐在干什么?”

虽然才来AT俱乐部不久,可苏裕这些天也将俱乐部内的八卦打听了一个遍,其中最出名的便是虞弋尘。

不是因为他花边新闻缠身,而是因为数十年来,他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大汪曾经设下赌局,赌虞弋尘五年内都不会谈恋爱,结果赢得盆满钵满。

“你想知道?”虞弋尘头也未抬,擦拭着剑身。

毫无起伏的语调让苏裕不禁打了个冷战,他慌忙摇头表态:“不想,不想。”

说完,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望着苏裕溜走的背影,虞弋尘嗤笑一声,收回视线。

干什么?

大概是还债。

当小姐妹的这两年内,初乔多次挺身维护他,现在换他给她一个机会。

只希望她不会浪费这次机会。

从AT俱乐部出来的时候,初乔给陆子虚打了通电话。

刚刚响铃一秒就被接通,仿佛他一直将手机握在手里:“乔乔。”

陆子虚的声音带着疲惫,原本还想询问的话瞬间被她咽回了口中。

初乔印象中的陆子虚张扬明艳,是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性格,就算再辛苦,他也总是一副打了鸡血般的模样,可这天他疲惫得分外明显。

“你怎么了?”初乔轻声询问。

“乔乔,抱歉。”

她心底一个咯噔,尽可能说得轻松,“不就是一个友谊赛吗?你要是心里过意不去,就再多请我吃餐饭!”

“这件事怪我,抱歉。”

“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再说抱歉就把你拉黑!”初乔低头,一边往前走,一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其实我也没有任何损失,因为之前报了你的名字上去,领导还提前让我转正了,工资加了好几百。”

“哦?”陆子虚的声音听起来重新打起了精神,“这样算下来,你是不是还需要请我吃顿饭?”

“……”

“那就这样说定了,今晚海鲜楼……”

“再见!”

海鲜楼人均三百往上,听到一半初乔就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突然寂静,陆子虚忍不住轻笑起来,只不过笑意未染上眉眼时便收了起来。

他转着自己的手机,看向俱乐部负责人:“这件事没有再商量的余地吗?”

“没有,”CN俱乐部的负责人拿着本子,一边走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每位运动员的训练情况,“这两年将会是你的黄金时间,能不能超越虞弋尘,不仅是你在意的事情,也同样是俱乐部在意的事情,你现在告诉我你要将时间浪费在友谊赛上?”

他一下子就戳中了陆子虚最在意的点,陆子虚想要开口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正如负责人所言,运动员的黄金年龄就在这几年,即便经验会随着比赛的次数增多而增长,但身体素质这方面无法补救。

“你安心训练,”CN俱乐部的负责人终于停了笔,“你是CN的希望,可CN绝不会将赌注仅押在一人身上。”

是威胁,也是事实。

只要他不够努力,随时都会被人取代。

初乔从AT俱乐部出来后,没有回市体育馆,反正已经按旷工处理,她索性翘了一天班,准备回家研究苏祁欢给她搜罗的资料。

这些资料是这些年国内外的击剑比赛视频,旁边还有特约体育记者进行解说。

初乔将U盘里的视频看了一半,伸个懒腰,发现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她往下望去,巷口的路灯昏黄,将过往行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她掏出手机叫了个外卖后习惯性地点开聊天软件,发了个表情包去骚扰虞清清。

花花幼稚园:“可以开始夸我了!”

空:“你好棒啊!”

空:“所以为什么要夸你?”

花花幼稚园:“昨天你给的方法有了成效,虞神答应给我一个机会,只要我能分析出他们俱乐部内部的一场比赛的数据和战术,他就去参加市体育馆的友谊赛。”

空:“哇,听起来他人真的很棒!”

花花幼稚园:“彩虹屁不要停!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么多年我们没有粉错人。”

AT俱乐部内,苏裕看着自家老大唇边的浅笑,开始怀疑人生。

花花幼稚园:“不过我还是很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分析出来。”

花花幼稚园:“毕竟我不是这个专业出身。”

空:“每个人在从事一项工作之前,对这个专业都是从陌生做起,要加油呀!”

花花幼稚园:“我会加油的!”

花花幼稚园:“不过有一些地方我还是不太明白。”

空:“是什么呀?”

初乔发了两个视频过去。

花花幼稚园:“你看第一个,虞神也算是擅长进攻的选手,可这场比赛他打得异常保守;还有第二个,安德里亚斯每个动作的起势都完全一致,我完全分辨不出他下一刻到底是要进攻还是防守。”

这是她最困惑的两个地方。

要成为数据分析师,便需要将一个选手了解透彻,他究竟会怎样出招,出招前的每个微小动作,都需要列入数据里面。

其实初乔也没想着会得到专业的解答,但好姐妹之间总是习惯性分担困难,仅是为了一吐为快。

可对话框上方一直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维持了一分钟之久。

空:“虞弋尘的那个好分析,在那场比赛之后,他隔天还有第二场比赛,为了保存体力,借力打力这种方式便成了他的首选;至于安德里亚斯,你不要太执着于他的动作,可以先从攻防比例来着手。”

出乎意料的专业。

初乔按照虞清清的提示重新进行了分析,发现如虞清清所言,虞弋尘那场比赛的隔天还有比赛,安德里亚斯的攻防比例也带有着明显的偏向性,她瞬间豁然开朗。

花花幼稚园:“你也太棒了!”

花花幼稚园:“我觉得你比解说员分析得还要通俗易懂。”

花花幼稚园:“突然有点好奇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

虞清清从来没有主动透露过自己的工作,初乔之前也一直没问,可这次受到指点后,她突然万分好奇,也许是她“有眼不识泰山”,自家好姐妹可能会是击剑行业的某位大佬。

只不过这样的念头只出现了一瞬,就被初乔给否决了。

中国击剑领域的数据分析师有名的只有那么几个,只有一位女生不说,还留在了国外。

空:“哈哈哈,你是不是傻!”

空:“我们是因为击剑认识的,我平常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击剑比赛,自然比较熟悉。”

虞清清的回答将初乔心底最后一丝疑虑也给打消,恰好外卖送来,她一边蹦起身去拿外卖,一边低下头打字。

花花幼稚园:“你要不说我差点给忘了。”

花花幼稚园:“我去吃晚饭,爱你哟,宝贝!”

初乔最后还发了一张“我要把你亲肿”的表情包。

虞弋尘盯着那个表情包,突然觉得小姑娘聊天荤素不忌的毛病,是时候要改改了。

几天后,在经理的冷嘲热讽下,初乔还是又交了一张请假条,前往AT俱乐部。

这些天,她不仅将苏祁欢送来的视频全部看完,还将AT俱乐部内的所有成员资料全部调查了一遍。

同期实习生了解到了最新情况,曾建议她去问清楚对战表,这样范围能缩小,会更加精准,不过初乔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去要。

虞弋尘之所以会提这个要求,不管有什么目的,最主要的肯定还是考察她的能力知道更精确的范围,去做分析固然容易,可她所需要的是将自己的水平展现出来。

站定在俱乐部门口,初乔重新翻看了一遍自己的笔记本。

不过一周时间,她居然已经密密麻麻做完了一本笔记。

虞弋尘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那本封面明明崭新,内页却到处是皱褶的本子。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初乔,她还在那边看着笔记。

她翻看的速度非常快,平均十秒钟就会翻一页,可他不用怀疑她是否能记住。

耐心地等她快将笔记全部翻完,他才迈步走到她的面前:“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似乎是紧张,初乔的声音格外洪亮。

意识到自己声音实在太大,初乔不好意思地搓了搓鼻子:“我……我有点紧张。”

一边说着,她一边望向虞弋尘,期盼着得到一些安慰。

她的眼神实在太过灼热,他想要忽视都很难。

偏过脸四目相对,他的脚步顿了顿,还是出声:“嗯。”

嗯?

“是该紧张,”他干巴巴地开口安慰,“毕竟仅有一次机会,高考失利还可以再战,这个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

被安慰一通,初乔更紧张了。

她觉得虞弋塵或许该重新去学一下语文。

同手同脚地走进了AT俱乐部,她颤声问道:“是现在开始,还是等会儿?”

“看你,大家每天都会有对战训练,你只需要分析一场便可以。”

“那就第一场C道。”初乔闭了闭眼,平稳自己的呼吸。

俱乐部的训练馆里面共有五个剑道,可以让大家同时进行对战。

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不如爽快点。

虞弋尘没有多话,点了点头。

第一场对战开始,初乔的运气还算不错,C道的两个选手其中一位便是苏裕。

对于她来说,苏裕算是比较熟悉的选手,之前在市体育馆的时候,她也曾预测过他的战术,并且毫无失误。

跟苏裕对战的选手是大汪,为人爽朗,却同样也是防守型选手。

初乔的脑海中瞬间闪过很多数据,两位防守型选手对战这种情况在历年来的比赛中自然是不少见的,可这就意味着势必会有一个人先进攻。

擅长防守的选手一般会选择观察对手,再找准时机反攻,一旦率先进攻就意味着他们将会放弃最开始的观察。

她最先需要判断的便是谁会愿意以此为诱饵,为接下来的局势铺路。

“苏裕会先佯攻的概率为70%。”哨音刚响,初乔看着剑道上两人的脚步开口。

果不其然,正如她所预料的那般,苏裕在哨音落下的瞬间便是一个直刺。

虞弋尘的目光落在剑道上面:“理由。”

“苏裕虽然是防守型选手,却是喜欢冒险的性格,”初乔的语调瞬间变得格外冷静,剑手的一举一动在她眼中开始幻化出模糊的数字,“当初在市体育馆内,他会选择大比分落后,是为了在之后翻盘的瞬间击溃程浩的心理防线,这也是你为什么会在赛后批评他的原因。”

“仅是因为这个?”

“还有一个原因,在被你批评之后,他可能更想开始主导比赛,我来AT的几次,他都在练习起手佯攻。”

虽只是余光瞟见几次,但印在了初乔的脑海中。

虞弋尘唇畔微不可察地勾出一丝笑意,道:“继续。”

“佯攻时,蘇裕会故意露出一些漏洞,这是他惯用的套路,但成功率很高,所以有些依赖。不过大汪应该早就知道这点,所以会对他故意展现出来的防守空当视而不见。”

伴着她的声音,大汪果然没有去攻击,而是选择就势格挡。

两人一来一回拆招,转瞬间便各得二分。

大型的个人赛一般采用小组循环赛和直接淘汰制,俱乐部的训练赛为了让每个运动员尽可能跟不同风格的选手对战,采用的是轮流制,即一局五剑制。

第三分将会是关键,谁率先拿到三分,便占到了先机。

“虽然大汪的经验足,但苏裕更能沉得住气,为了拿到三分,大汪应该会选择先攻,不过得分率只有一半。”

可这次未如她所料。

率先进攻的人居然是苏裕,他在夺下第二分时便连续进攻,夺得了关键性的第三分,之后大汪的呼吸节奏全部乱了,苏裕夺下五分。

初乔分析出错。

换而言之,这唯一的机会她没能把握住。

初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脑中思绪乱如麻。

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历历在目,可她不能用这些时光去做任何的辩解。

努力不一定会换来收获,但更加努力才能迎来希望。

这个道理她在很久之前就已明白,她如果能更加努力,将每位选手分析得更加透彻,说不定就能避免这样的失误。

初乔咬着唇向虞弋尘鞠了一躬:“谢谢您能给我这次机会。”

只是她辜负了这份期待。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道完谢后想要告辞,可她刚刚转身,便被虞弋尘叫住了:“小结巴。”

“……”

好不容易记住了她的脸,却还是不记得她的名字。

明明不是多委屈的事情,初乔却还是想哭。

这段时间以来承受的压力和委屈,于这时夹杂在一起上涌,她莫名红了眼眶,更加不敢回头,只能瓮声瓮气地开口:“我才不叫小结巴,我有名字的,叫初乔。”

听出她声音里的鼻音,虞弋尘沉默了片刻,伸手揪上她的帽檐,又放下:“哭了?”

“没有,我有鼻炎。”说着,初乔吸了吸鼻子,“我要回去上班了,不然会被领导扣工资。”

“为什么会扣工资?难道邀请我前去参加友谊赛,不是你们领导的意思吗?”

“因为我今天请……咦?”话说到一半,她才反应过来虞弋尘刚刚究竟说了什么。

初乔猛地回过头,眼睛还有些红:“你说什么?”

“难道你们领导不愿意我参加你们的友谊赛?”

她慌忙摆手,示意不是这样的:“我刚刚分析出了错误,你之前不是说只有这一次机会吗?”

“我只说让我满意,又不是说必须完全言中,”他看了她一眼,“你的阅读理解是不是有问题?”

“……”

行吧!

只要他愿意过来参赛,说她阅读理解有问题就有问题!

他是大哥!

“虽然比赛开始一半就出错,但你分析得有道理,”虞弋尘给出自己的理由,“性格方面你都没有分析错,唯一出错的地方在于三分分水岭那里,苏裕会选择率先进攻是因为大汪在犹豫,大汪自己也清楚他进攻拿分的概率只有一半,所以迟疑了,在这迟疑间,便是苏裕出手的最佳时机。”

初乔仔细听着他的话,回顾着自己刚刚的分析。

她太过依赖数据,而忘记眼前的微妙变化。

见她一脸认真的模样,他摊开掌心。

他的手指纤长,掌心白净,初乔盯着他的掌心良久,揣摩着其中深意。

片刻后,她恍然大悟,一巴掌拍上去:“加油!”

人家讲解了那么久,自然是希望她能给点回应。

“啪”的一声在训练馆内响起,异常响亮,引来已经结束第一轮训练赛的众人的围观。

经理也在偷看,没去管那些小兔崽子分神。

忽略周围众人的视线,虞弋尘望着自己被打红的掌心:“午餐。”

“午餐?”这回换初乔傻眼了。

看到她茫然的神情,他便知道她根本没准备。

呵。

之前还知道准备爱心早餐,给了机会就把自己说过的话抛诸脑后。

世态炎凉啊。

虞弋尘不满地“啧”了一声,手垂了下去:“伸手。”

初乔仍旧不明所以,但仍乖乖将手摊开来:“是……是要打回来吗?”

虞弋尘被气笑了,他懒得理她,而是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小番茄的玩偶。

下一秒,玩偶落进了初乔的掌心。

“收好,下回别再弄丢了。”

十分钟前,初乔已经做好了回体育馆被经理奚落的准备;十分钟后,她不仅成功邀请到了虞弋尘,还再次收获了一只玩偶。

事情发展得实在太过顺利,顺利到她只记得自己是恍恍惚惚回到的体育馆。

经理望着她那魂不守舍的模样,哼了一声:“就知道会是这样。”

“……”

“嘴上说着邀请到了陆子虚,结果去CN俱乐部证实的时候,人家说根本没有这回事,现在天天拿着邀请虞弋尘的名义请假,班只上半天就是舒服,换我我也想这样做,可如果人人都这样,体育馆还开不开门了?”

“……”

经理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却始终没有得到初乔的回应,最终无趣地翻了个白眼,做自己的工作去了。

见他走后,同期实习生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递给初乔一杯酸奶:“经理他就那样,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实习生邀请不到运动员很正常,同期生都没邀请到,在我们中间,你已经很厉害了!”

“我邀请到了。”

同期实习生原本还想再安慰她几句,闻言硬生生将自己的话给吞了回去:“邀请到了?”

初乔重重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你也太棒了!”同期实习生激动得一把抱住她,比自己邀请到了还要兴奋,“每位运动员在表演赛后都会有短暂的采访,每次采访都会由邀请人来发起问话,你可以和虞神同框了,到时候我给你拍照!”

换成是以前,初乔可能会跟同期实习生是一样的反应,可她今天只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记得开美颜。”

“包在我身上!”

“我去交出席名单。”

往年出席名单一般都由邀请人代签,可陆子虚的事情出来后,人人自危,会邀请出席友谊赛的运动员在出席名单上签名,如果人在外地不方便,也要用电子签名。

往经理办公室走去的时候,初乔心事重重地摸出手机,还是忍不住给自家好友发了条消息。

花花幼稚园:“我好像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空:“?”

初乔摸出口袋里的小番茄玩偶拍了一张照片,红色的绒布番茄手感极佳,拟人的眉眼让玩偶在镜头里看上去更加娇憨。

细细打量了一下照片后,初乔选择发送。

花花幼稚园:“我怀疑虞神可能对我有意思。”

隔了好久,对面发来一串省略号和四个字。

空:“记得吃药。”

下期预告:初乔意识到虞弋尘可能喜欢自己之后,做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AT俱乐部的成员神神秘秘地告诉了初乔他们的秘密基地,最后初乔与虞弋尘共处一室,又会发生什么?更多甜蜜内容尽在《花火》06A哟!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