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少年送猫来

酸糖豆

約图建议:短发少女歪着脑袋笑,头顶一个可爱的小鬏鬏,身穿背带短裤,背着手,脚边蹲着一只肥肥的猫。

作者有话说:初夏总是有刚刚好的阳光,刚刚好的微风,如果能有一个刚刚好的人来爱就最好不过啦。江之洲对林奇妙来说是刚刚好,也希望你们都能在这个初夏遇到那个刚刚好的人哦。

摘句:一瞬和永恒并无区别,喜欢本就是无数次的心动。

楔子

一年一度的十佳APP颁奖典礼。

喵APP凭借软萌的画风吸引了大量粉丝,摘得首奖。江之洲作为主创代表上台领奖。

“当时是怎么想到要设计这样一款独一无二的软件呢?”主持人例行询问。

对于大学生而言,理由无外乎是梦想,抑或热爱,主持人早已准备好接下来的说辞,因此并没有太在意。

谁知,江之洲却敛眉低笑,瞬间柔和了五官:“感谢林奇妙小姐,是她让喵变得有意义。这款软件原本只是only for miao(只为妙)。”

原来,miao不是喵,而是林奇妙的妙。

Chapter 01

彼时林奇妙刚刚输掉高校联合漫画大赛,没能拿到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一等奖金,连下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堪忧。

课前五分钟,班长忽然带着江之洲走进教室:“班上有同学会画画吗?这位学长有急用。”

教室瞬间被吐槽声淹没,数学系的同学能把汉字写清楚就算感天动地,更何况画画。因此林奇妙坐在教室后排的角落,随意抬手示意一下后便准备继续找兼职。

那并不是一个显眼的位置,江之洲却在她举起手的瞬间开口:“林奇妙同学是吗?”

被当众点名,林奇妙条件反射地从座位上弹起来:“到。”

她的身量不高,眼睛又圆又亮,脸也是肉嘟嘟的,扎着规矩的马尾辫,是很稚气可爱的长相。

江之洲眉毛一挑,似乎不太相信:“你学过画画?软件logo(标志)可以画吗?我们需要的是套图。”

林奇妙觉得自己的专业性受到了挑衅,当即道:“当然可以。”

按照惯例,这时甲方会要求出示以往作品作为资质证明,江之洲却意料之外的爽快。

他深深看一眼林奇妙:“好,那下课后1号活动室见。”

这时已经快要到上课时间,因此他说完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林奇妙连忙开口阻拦。

见江之洲回过头,她才不好意思地摸着鼻子:“画logo,给钱吗?”

过于直白的话惹笑了江之洲,眼角的泪痣泛出一点莹润的光。

他向前一步,望住林奇妙:“价格高于市价,而且,不只有钱。”

林奇妙显然只关注到前半句,激动地一拍课桌:“成交。”

Chapter 2

活动室是信息学院的学生用来开展小组活动的地方,门上贴有小组负责人的姓名。1号活动室门口的“江之洲”三个大字异常显眼。

所以,他就是之前在漫画大赛上帮她解围的人?

林奇妙提着两杯奶茶站在活动室门口,盯着门牌看了好一会儿才推开门。

江之洲正捧着电脑忙碌,身边摆满了各种型号的电池和充电器,电线插板一个接一个。

林奇妙只顾着看他好看的侧脸,一时没注意便被电线绊倒,直挺挺地向前扑去。她吓得紧闭双眼,直到栽进一个略显陌生的怀抱。

棉质衣料软绵绵地蹭在脸颊上,带着很清爽的洗衣液味道。

林奇妙一边暗骂丢脸,一边站直了身体,怯怯地缩着脖子道:“我错了。”

江之洲这才松了眉头,表情无奈:“小心一点。”房间里满是无遮拦的通电孔,如果将奶茶洒在上面,后果不堪设想。

林奇妙心虚地皱皱鼻子,顺势将奶茶递给江之洲:“给你,最爱你。”

她说得轻松,江之洲却一愣:“什么?”

林奇妙晃晃手中的奶茶:“最爱你呀,最近的网红奶茶,我排队好久才买到呢。”

闻言,江之洲松了一口气,眼神却滑过一丝失落:“谢谢你。”

林奇妙故作大方地摆手,只问套图的主题是什么,有没有特殊要求。

江之洲早有想法,对着林奇妙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喵。”他的音调拖得很长,音色也醇厚,听得人耳朵一痒。

林奇妙不自在地红了脸颊,耳郭也跟着发热,傻傻开口:“汪汪?”

江之洲忍不住笑,半晌才稳住声线:“就画猫吧,别的方面你自由发挥。”

林奇妙的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约好了,就画猫。我今晚就交稿。”

她最擅长的就是画猫,从小画到大、下笔几乎本能的那种擅长。而且现在林奇妙手中刚好有一套之前为参赛准备的图,稍稍修改就可以使用。

江之洲:“好。”

他的眼神过于温柔专注,让林奇妙忍不住错觉他会永远这样看着她,只看她。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心动,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浅笑。

林奇妙下意识地想逃:“那我先走了,再见。”

闻言,江之洲放下手头的工作,快步跟过来:“天黑了,我送你吧。”

林奇妙指着窗外正好的太阳:“难道我们之间有时差吗?”

江之洲也明白自己情急之下说了蠢话,连忙补救:“走到半路就会黑的。”

听起来好像更蠢了。

从活动室到女生宿舍的路上有一家糖炒栗子铺,隔了很远就能闻到栗子的甜香。

“这么香的栗子简直是减肥大敌!”林奇妙嘟囔着想要快步跑开,却被江之洲趁机拉住手腕带到店门口。

“老板,一斤栗子。”

林奇妙连忙摇头拒绝:“不用啦。”

江之洲却道:“可是你刚才也请我喝奶茶了。”

这种时候林奇妙的脑筋总是转得飞快:“那是买一送一的,没花钱。”

一杯奶茶还一个人情,林奇妙算得明明白白,但江之洲显然不想轻易放过她。

“我这也是买一送一,”江之洲从老板手中接过栗子塞进林奇妙怀里,“买一个logo,送一包栗子。”

林奇妙震惊,买一送一似乎不是这么用的吧?

老板看不下去,哈哈笑着道:“小姑娘,男朋友送的礼物就好好收下,不然他要伤心的。”

林奇妙的脸颊迅速漫上一层红色:“不是——”

可惜解释的话未说完就被江之洲打断了:“对,我好伤心。”

他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继续拖住林奇妙的手腕向前走,下巴抵住她的发顶耍赖似的蹭来蹭去,轻而易举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林奇妙压着嗓音道:“我们不熟,只是纯粹的甲乙双方关系!”

江之洲却冲她眨眨眼,颇有暗示意味:“那你知不知道一句话,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

“我才是乙方!你是甲方!”林奇妙终于忍无可忍地抬脚踹上江之洲的膝盖,彻底红透的脸颊泄露了她的紧张。

明明吃痛,江之洲也毫不在意,他轻轻揉一把林奇妙的额发:“别紧张,我又不是坏人。”

说话时,江之洲站在最后一小片暖红的夕阳里,琥珀色的眸子深沉,满满的只有林奇妙一个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只这一眼,短短几秒,就有一辈子那么长。

林奇妙捏紧了手,听见自己越来越明显的心跳声。

Chapter 3

握住画笔,林奇妙过速的心跳才慢慢平复。

舍友买饭回来,好奇地打量着林奇妙的素描本:“妙妙,你在画谁呀?是你之前说的漫画大赛上的那个黑西装?”

林奇妙猛地回神,摊开的素描本上不仅没有猫,反而多出了江之洲的速写,一双深邃眸子尤其生动。

“我、我画猫呢。”林奇妙手忙脚乱地遮挡。

舍友调侃:“看来有人要情窦初开啦。”

“闭嘴!”林奇妙恼羞成怒。

但舍友好像也并没有说错。

林奇妙趴在桌上对着素描本发呆,原本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完工的初稿,硬是被她拖到深夜才交稿。

江之洲几乎是秒回:可以。

速度快到林奇妙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过图片。

许是觉得这个回复过于苍白,江之洲又补上一句:很好。

林奇妙:……

真是好敷衍。

因为没有其他的要求,所以通常这时买方就该付尾款了,江之洲却闭口不提,只让林奇妙下周末去活动室开会。

林奇妙揉着发烫的脸颊,蓦地想起江之洲浅笑着看向她的模样。

许久,她才一字一顿地敲下:“好的。”

一周时间过得飞快。

活动室。

江之洲一直等到林奇妙赶来,才打开喵APP,开屏logo展开。

软萌可爱的胖脸猫在屏幕中央摆弄着毛线球,毛绒蓬松的尾巴左右摇摆,比线稿可爱一万倍。软件启动完毕后,胖脸猫喵了一声,便缩放到屏幕右下角,成为桌宠。

“这是我的画吗?”林奇妙难掩惊喜,下意识地揪住江之洲的衣角。

亲眼看见自己的画动起来是件很神奇的事,像是亲手创造了一个小生命。

江之洲的视线滑过挂在衣摆上的白嫩小手:“是啊,喜欢吗?”

林奇妙连连点头,马尾辫晃来晃去:“超喜欢!”

江之洲的心里发痒,像是那一撮软软的发梢全挠在了他的心尖上。

见状,组员们纷纷松了一口气,正要庆祝不用再熬夜赶工时,就听江之洲宣布:“接下来做软件测试,为期一个月。”

软件测试?之前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这一步?但既然组长发话,听就对了,毕竟江之洲确实编的一手好程序。

江之洲冲林奇妙伸出手:“你也算是我们的组员,手机给我吧。”

见状,几个组员立刻明白了江之洲的打算,默契地拿出手机各自配对绑定,眨眼间就只剩江之洲和林奇妙两人面面相觑。

林奇妙一脸茫然:“可是我只是负责画logo而已。”

江之洲沉吟:“这款软件是参赛软件,一旦获奖,所有组员都能分到奖金,还会参加年度APP的竞选。”

话音刚落,就见林奇妙双手将手机捧到江之洲面前:“谢谢组长,组长你太贴心了。”

江之洲笑笑地看她一眼,看似嫌弃,实则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

这是林奇妙第一次接触软件开发,好奇地凑过去观看,软软的脸颊若有若无地蹭在江之洲的手臂上。

江之洲轻咳两声,身体绷紧了些。

“咦,”林奇妙一无所觉,而是指着弹出的新消息,“喵不是日程软件吗?为什么要把两个人的手机绑定?”

江之洲绷住唇线强忍笑意:“情侣日程共享软件,当然要绑定。”

林奇妙不可置信地抬高聲调:“情侣?!绑定?!谁和谁?!”

江之洲指着手机上明晃晃的“绑定成功”四个字:“我,和你。”

Chapter 4

“喵。”

下课后,林奇妙正要冲去食堂,手机中就传出一声不大不小的男声猫叫。

慵懒又勾人,是江之洲的声音。

这算是喵APP的特色功能之一,每当双方中的一人添加新日程时,对方的手机就会自动发出“喵”的提示音,而且分男女两种设定。男方的手机是女声,女方的是男声。

男声来自江之洲,女声当然是团队里唯一的女生,林奇妙。

林奇妙的脚步一顿,手忙脚乱地想要在引起大家注意前将手机攥在手中。奈何对面的江之洲不肯配合,喵喵声还在接连不断地传出。

江之洲:马上要有篮球比赛了,需要有人加油。

江之洲:没人加油就会输。

江之洲:输了就会被骂。

林奇妙忍无可忍地敲上一句: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应该学会自己比赛。

话虽如此,林奇妙的脚步还是鬼使神差地转向了运动场。

等她赶到,比赛已经开场一段时间,江之洲所在的计算机系牢牢占据优势地位。

江之洲穿着墨蓝色的球服在球场上奔跑,勇往直前的样子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就在林奇妙看得投入时,江之洲以一个干脆利落的灌篮完结比赛。统分完毕后,他丢下激动的队员,大汗淋漓地跑到林奇妙面前,汗珠在正午的阳光下都隐约有了魅力。

林奇妙的心跳又在不受控制地变快。

她抿着唇,憋出一句:“说好的会输呢,你这个骗子。”

江之洲浅笑着在林奇妙的额头弹一颗“栗子”:“没骗人。你来了,我就赢了。”

说着,江之洲勾住林奇妙的肩膀想要自拍,却被林奇妙手脚并用地挣脱开。

林奇妙歪头看着江之洲。她只是迟钝,却不傻,更何况江之洲从未掩饰过想要走近她的想法。她对爱情没有任何幻想,却意外地并不抗拒江之洲的亲昵。

见林奇妙不语,江之洲拧眉,故作委屈:“只有上傳情侣自拍才能检测一个功能。”

一米九的大男生撒起娇来都有与众不同的威力,林奇妙只好红着脸回到江之洲的怀里,右手却颇有报复心理地搭上他的腰。

江之洲果然惊得险些摔了手机,难掩诧异地看向林奇妙。

林奇妙绷住脸:“你跟女生拍照时都这么紧张吗?”

“她们怎么能和你一样?”江之洲一时口快,话音未落便开始后悔。

林奇妙的眼中滑过一丝狡黠:“怎么不一样——”

“看镜头,拍照!”

江之洲迫不及待地打断林奇妙的话,大掌扣住她的发顶转向镜头。因为紧张,他的手都是颤抖的。

林奇妙见好就收,乖乖闭嘴,拍完便晃着江之洲的手臂催促他上传,语气中不自觉地带出撒娇的味道。

江之洲没戳破,只是笑笑地看她一眼,而后照做。

随着进度条加载完毕,原本安分地躲在屏幕右下角的小猫头顶慢慢钻出一棵绿色的小嫩芽,脸颊也变成了淡粉色,周围浮动着几颗可爱的桃心。

这些小小的图案分明全部出自林奇妙之手,现在却仿佛成了陌生的东西,让人惊叹。

林奇妙:“好厉害!”

“不止,还有很多隐藏内容可以通过上传照片和视频慢慢解锁,”江之洲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大概类似情侣必做一百事?”

情侣必做一百事是有一段时间网上很流行的内容,林奇妙却觉得无聊。但因为对方是江之洲,她便多了些好奇。

或许有些事情本身真的没有意义,是一起做事的人让这些事变得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林奇妙冲江之洲钩钩手指:“走吧。”

“去哪里?”江之洲揪住她的卫衣兜帽将人带回身前,“先请你喝奶茶,买一送一哦。”

林奇妙眨眨眼,似乎没听清:“什么?买一送你?”

江之洲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回头望住林奇妙:“那你要不要啊?”

他浅笑着,唇角浮出浅浅的笑纹,琥珀色的眸子专注得像是要将林奇妙拓进心里。

只这一眼就让林奇妙败下阵来,含糊着岔开话题:“你还想不想解锁新功能了?”

Chapter 5

江之洲没再刻意提过完成任务的事,不过每到自拍时,林奇妙都变得配合了许多。但上传的自拍照达到限值后,想要再解锁新功能就要改为上传视频。

刚好周末有学校组织的社区美化活动,林奇妙便给两人报了名。

这次不待江之洲想办法,林奇妙就自觉地抱着颜料盒和笔刷兴致勃勃地跑到他身边。

林奇妙最喜欢做社区美化,因为能有一整面墙让她画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身高不够,画到高处总是有些吃力。

林奇妙挤出一个甜笑,示意江之洲蹲下:“帮我一次啦。”

她撒娇时会下意识地眯起眼,酒窝旋得又圆又深。

江之洲当然无法拒绝,架好摄像机后便蹲下身,稳稳地将林奇妙架上肩膀。

“谢谢。”

说完,林奇妙便专心画画,只不时开口指挥江之洲左右移动。

大号的笔刷,刷毛也偏硬,在墙壁上擦过时发出唰唰的声响。

江之洲看着墙壁上渐渐成形的猫咪和晃动的光影,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林奇妙的场景。

那并不算是真正的遇见,毕竟他只是捡到了林奇妙的校园卡而已。

彼时江之洲正为新一届编程大赛苦恼,这是他极为看重的一场比赛,却总也写不出满意的程序,又不愿向他人倾诉,只能躲在无人的角落低声发泄。

那天江之洲也听到了唰唰声,轻柔但规律,一下下的,意外地抚平了他的烦躁。他本以为不过是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声响,离开时才发现原本空白的墙面上多了一只戴着皇冠的胖脸猫,旁边一行清秀小字:帅哥你超棒的!

很普通的一句夸奖,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但有时候真的只是需要这样一句浅淡的安慰,就足以支撑自己继续走下去。

江之洲想要拍照记录,后退时捡到了遗落在脚边的校园卡。

相片框里,林奇妙扎着高高的马尾,笑容明媚,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明亮的眸子像是透过塑料卡片盯住江之洲,俏皮地说“你要加油”。

“在笑什么?”林奇妙无语地拍一下江之洲的额头,“我已经画完啦。”

江之洲这才回过神,小心翼翼地将林奇妙放回地面。

见林奇妙只顾欣赏自己的大作,江之洲忽然起了玩闹的心思。他沾一手余下的颜料,出其不意地全抹在林奇妙的白T恤上。

林奇妙崩溃地看着衣服上多出的大手印:“你想死吗?!”

说着,她便也沾了颜料去攻击江之洲。

谁知江之洲轻而易举地钳住林奇妙的两个手腕,夸张地咝咝抽气:“我受伤了。”

林奇妙当然知道是假的,但她也确实没能控制好力道,江之洲的额头上已经浮出了淡淡的红印。

林奇妙一时羞窘:“我也不是故意的呀。”

江之洲捂住額头抱怨:“不行,我想要补偿。”

这是演戏上瘾了?

林奇妙也不戳破,配合道:“什么补偿?”

“想不到,”江之洲沉吟一声,“记得你欠我一次。”

“好。”林奇妙一口应下,顺便按下江之洲手机屏幕上的上传键。

小猫头顶的绿芽按照视频的上传进度萌出一朵小小的花朵,轻轻摇晃。

林奇妙兴奋地原地一蹦:“这个小猫是可以升级的?那接下来是什么?小果子吗?我记得我也画了的。”

江之洲看着她毛茸茸的发顶,轻声道:“以后就会知道的。”

林奇妙忽然想起什么,飞快地掏出手机,却发现自己的桌宠猫咪竟然仍旧维持着初始状态,没有绿芽也没有小花。

林奇妙紧张地问:“为什么没有同步?是bug(漏洞)吗?要不要修复?”

江之洲耸耸肩:“不是,感情本来就不同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进度。”

林奇妙一向牙尖嘴利,这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知道愣愣地看看自己的桌宠,又看看江之洲线条好看的侧脸。

“林同学,你落后了,”江之洲却好似完全不在意,略显虚浮的语气却流露出紧张,“要不要努力进步一下?”

Chapter 6

经过江之洲的明示、暗示,林奇妙终于想起自己也是参与软件测试的组员之一,理应做些贡献。

她想学着江之洲的样子上传些什么,打开手机相册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蠢猫。”林奇妙郁闷地戳着还在卖萌的桌宠喵。

原来自从两人认识以来,合影和视频看似很多,却全由江之洲拍摄,林奇妙什么都没有。

这不算什么大事,林奇妙本就不爱自拍,可是这次却没来由地感到委屈失落。

而那边的江之洲也一连两天都没有再在喵上更新日程,全然不顾软件测试即将结束,还有许多功能尚未检测。

林奇妙难掩失落,反复地刷新APP后,终于鼓起勇气在日程栏输入新的内容。

一向安静的高数课上,教授正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台下忽然传来一声女声猫叫。

细细软软的,不仔细听便不会被人发现。

江之洲眼睛一亮,解锁手机、打开APP的动作一气呵成,直到屏幕上弹出“吃栗子”三个字,他紧绷的身体才猛地放松下来,看着在角落兴奋打滚的桌宠喵,露出一个近乎疲惫却满足的笑。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江之洲的桌宠喵第一次被对方的操作唤醒。

看来,林奇妙同学终于知道要努力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时间,江之洲头也不回地冲出教室。他还记得之前那家糖炒栗子店,但没想到林奇妙早就等在公共教学楼前。

她坐在花坛边,怀里抱着一大包栗子,两条腿轻轻荡着,懒散地晒太阳的模样像极了她最爱画的胖脸猫。

江之洲缓下步子,慢吞吞地走过去。

“帮我剥皮,”林奇妙鼓了鼓脸颊,像扔烫手山芋似的将栗子扔进江之洲怀里,“给你一个表现机会。”

江之洲语气无奈,表情却很享受:“难道我表现得还不够多吗?”

林奇妙只看他一眼便低下头,捏着包带飞快地说:“那你都不说出口,我怎么会明白?”

江之洲没应声,而是轻轻拧过林奇妙的下巴,缓缓靠近。

林奇妙紧张得缩起脖子,却并没有躲开,而是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就在她禁不住幻想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时,口中就被塞进栗子。

甜香四溢。

江之洲的声音带着笑意:“好吃吗?”

林奇妙有种心事被戳破的尴尬,气急败坏地想要骂人,但甫一迎向江之洲的视线便再也骂不出口。

就是这样的眼神,柔和的,温柔的,让她无法抗拒。

“我建议你给APP改名字,”林奇妙狠狠地嚼着栗子,“大狐狸更符合你的气质。”

江之洲:“不当大狐狸,怎么骗来喜欢的人?”

闻言,林奇妙一巴掌拍在他的脸颊上:“你无耻!”

江之洲笑着向后躲闪:“你比脸面重要多了。”

林奇妙只觉得浑身发烫,顾左右而言他:“快点剥栗子。”

江之洲冲她抛一个媚眼:“既然吃了我这么多栗子,就是我的人咯。”

“走开。”

心动难以否认,但林奇妙也并没有真正地想过以后。江之洲开口的那一刻,她的慌乱近乎本能。

江之洲却扳过她的肩膀,不准她逃:“你还欠我一次。”

林奇妙只好硬着头皮问:“所以你想要什么?”

“我们约会吧。”

江之洲笑了一下,包容了林奇妙的退缩。

Chapter 7

学校附近的科技展吸引了不少参观者。

饶是林奇妙不懂浪漫也觉得嫌弃:“你想在这里约会?”

江之洲双手插兜,笑眯眯地看着林奇妙:“那如果去咖啡厅、游乐园,你会不会不自在?”

当然会。

林奇妙说不出话,只好避开江之洲的视线,假装同服务机器人玩得很开心,实则全部注意力全落在江之洲身上。

那天下午教学楼前的场景还刻在林奇妙脑海里,江之洲想要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可她偏偏突然没了继续向前的勇气。

心动只有一瞬,喜欢却很长久。林奇妙没有喜欢过,难免会束手无策。

江之洲在背后很轻很快地搂一下她的肩膀,喑哑的嗓音落下:“别害怕,没关系。”然后在林奇妙奓毛之前,飞快地将双手举起,比一个投降的姿势。

等林奇妙终于肯放过快要没电的服务机器人,江之洲已经不知晃到了展览的哪个角落,而场内观众越来越多。

林奇妙参展过很多次,却是第一次在人群中感到慌乱,因为,江之洲不在。

喵APP自带双向定位功能,两只猫咪标明两人所在的位置。

只要林奇妙按下定位键,江之洲立刻就能知道她的位置,以往都是这样的。但是这次,林奇妙想要去找他。

一百三十四米,需要转两个弯,二百步,比想象中更近的距离。

“喵,找到啦。”APP的提示音带着喜悦。

江之洲正盘腿坐在地上,周围坐了一圈喜欢编程的小朋友。他的声线温润清朗,说着林奇妙听不懂的专业名词,眼神中的热切让林奇妙难以抑制地心动。

林奇妙看着江之洲眉飞色舞的模样,忽然明白,她永远都会为江之洲心动。

不仅是那一件黑西装,也不仅是江之洲珍而重之的眼神,更不仅是这一刻江之洲对编程的热爱。

一瞬和永恒并无区别,喜欢本就是无数次的心动。

所有的纠结和苦恼在这一瞬全都没了道理,唯独江之洲是林奇妙的目标。

好不容易等到江之洲送走小朋友,林奇妙迫不及待地拉着他向外走。

江之洲惊喜却小心翼翼:“怎么了?”

“结尾款。”林奇妙没来由地道。

江之洲手足无措,恍惚间,便被林奇妙拉到了附近的美食街。

“我最喜欢喝这家的奶茶。”林奇妙突然开口。

江之洲终于回神,立刻道:“我现在去买?”

林奇妙很嫌弃地横他一眼,拖着他继续向前:“我还喜欢这家的韩国料理。”

江之洲:“喝完奶茶就来吃?”

林奇妙红着脸,气急败坏地跺脚:“江之洲,你不是很聪明吗?”

江之洲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他一把握住林奇妙的手腕将人带到自己面前:“林奇妙,你不是说要跟我结尾款吗?”

“你这个笨蛋是不是根本没有听过一句话,”林奇妙撇嘴,眼神闪躲,“只有结束,才能开始?”

敏锐如江之洲,一旦摆脱了最初的思维死角,当然立刻就明白了林奇妙在说什么。

他矮下身,凑近了林奇妙:“开始什么?是要,和我在一起吗?”

林奇妙没再说话,而是闷头直接撞进江之洲的怀里,而后长舒一口气。

“买一送一,”她仰起头,下巴抵在江之洲的胸膛上,像只撒娇的猫,“你买我的logo,附赠一个我,捆绑销售,不退不换。”

江之洲绷紧的神经蓦地放松下来,任由自己贴紧了林奇妙:“求之不得。”

Chapter 8

颁奖礼现场,主持人坚持要江之洲多分享一点和林奇妙之间的故事。

“我早就知道她会画画,才拜托学弟帮忙,”江之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也知道她喜欢猫,又刚好有比赛,才临时设计了喵。”

江之洲站在聚光灯中央,台下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手握别人求之不得的offer(录取通知书),他的目光却始终牢牢锁住坐在角落的姑娘身上。

其实,江之洲后来又见过一次林奇妙,在几所高校联合举办的漫画大赛的颁奖典礼上。那时江之洲是现场负责人员之一,林奇妙则是参赛者。

林奇妙画的是猫咪一家人的温馨日常故事,画风软萌甜美,一眼便知是真正用了心思的画作,却被台下的几位评委批评内容不够深刻,故事性不强,不过因为画工不错,最终还是获得三等奖。

发表获奖感言时,其他人纷纷感谢学校培养、评委赐教,只有林奇妙红着眼眶举起话筒,很认真地说:“感谢林奇妙同学过去几个月的认真付出,希望她能继续努力,不要放弃。”

这是林奇妙的人生信条,即使千夫所指,也要学会为自己鼓掌。

心动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是那一秒突然多了几下的心跳,也是那一瞬间无法移开的视线。江之洲始终记得那一刻想要拥林奇妙入怀的冲动,又将冲动延伸成永恒。

主持人感动不已,林奇妙却知道实际上江之洲只说了故事的一半。

颁奖典礼结束后,她只撑到走下舞台那一瞬就再也忍不住眼泪,精心描画的妆容花成乱七八糟的一片,偏偏还有大批校园记者被她的获奖感言吸引,举着相机和话筒围追堵截,要做校报专访。

就在林奇妙慌不擇路时,一件黑西装从天而降,严严实实地将她兜头罩住。林奇妙缩在西装里面,嗅着其中浅淡的洗衣液味道,蓦地感到心安。

那人将她圈在怀中,护着她走出人群,直到没人再追上来时才松手。而等林奇妙擦干净眼泪钻出西装,想要道谢时,只来得及看见那人匆忙赶回会场的背影。

而黑西装口袋里塞着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流程图,抬头是清俊有力的“江之洲”。

耍了小心机的从来不止江之洲一个人,不过是林奇妙羞于承认罢了。

林奇妙打开喵,很用心地输入几个字,希望江之洲一下台就能看到。在她按下确定键的瞬间,桌宠喵原地翻滚两下,旁边便多出一只小小喵。

这是喵APP最后一个需要解锁的功能,暗号是“我爱你”。江之洲从未提过,因此林奇妙并不知情,轻易便被三只猫咪团在一起玩闹的场景惹得热泪盈眶。

三只猫咪,刚好就是林奇妙的猫咪一家。

江之洲用自己的方法帮林奇妙实现了她的梦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很多人愿意喜欢她的猫咪。

这时,江之洲终于拨开记者来到林奇妙面前,浅笑着问:“喜欢吗?”

林奇妙顾不得丢脸,一边流泪一边扑进江之洲怀里,紧紧环住他的腰:“最喜欢你。”

江之洲轻吻她的额角,眉目含笑:“这么巧,我也是。”

编辑/栗子

2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