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心若有趣,宅在家也快乐

沐沐

疫情期间,网络、电视还有社区不定时的广播宣传都在提醒大家不要出门,我严格遵守了不出门的要求,每天晚上十点准时推送的微信运动能证明,我每日步数高不到五百,低的时候二十九步的“光荣”垫底也是有的。我记得我在微信步数拿到倒数第一的那天,在家无聊到连步数都要翻到低一一还有一些人跑来私聊我,问我:“你是这一天只躺在床上翻身了吗?”

这个无聊的人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醒了或者吃饱了就喊打游戏的猫空。

当然,我肯定不是一天都躺在床上,这二十九步是我起身从房间走到了沙发的步数,至于我晚上从沙发回床上,那又是另一天的事了……

周周(新浪微博:@乔周周)

我要写的主题是——“吃护手霜”的周周。

对,你没看错,就是“吃护手霜”。

本来就是“洗手狂魔”的我,疫情一出,洗手这件事直接贯穿了我的假期。而在干燥的冬天里疯狂洗手的后遗症就是手好干啊,仿佛老树皮。万万没想到,整个春节里,我最缺的东西不是口罩,而是护手霜。眼瞅着护手霜见底了一支,又开封了新的一支,我有点慌,请问快递营业之前我能买到新的护手霜吗?不能的话,我该拿什么拯救我这双“老树皮”?

“吃护手霜”的周周可以去哭一哭吗?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同为“洗手狂魔”的颜小二,采访一下颜同学,这个春节你是否忙着洗手了?

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本周周拒宅!

颜小二(新浪微博:@花火颜小二)

假期在家闲得无聊,看到朋友圈很多人晒自己做的蛋糕,突发奇想的我,准备自己也尝试一下。看完教学视频,我觉得将鸡蛋打出稠密的细泡实在是太难了,最后找了一个懒人简易版。

我冒着大雨辛辛苦苦走到小卖部将配料买齐,回家兴致勃勃地做,等待的那二十分钟简直不要太煎熬。

我打开锅盖看了看,外观还是蛮像模像样的,拿筷子夹起一块,放嘴里,咦……味道真奇怪,为了不让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逼着”我们家每一个人吃了一块,最后……还是剩了一半。

我看着卖相还不错的蛋糕,突然想起我们家的狗不是最爱吃蛋糕嗎?于是,我拿着剩下的半块放到狗面前,狗狗闻了闻,默默地走……开……了。

最后,我把蛋糕捡起来,取了个名字——狗不理蛋糕。

猫空(新浪微博:@花火猫空)

我听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给你一个房间,有吃、有喝、有电脑、有手机、有WiFi,你能在里面待多久?

经过一个多月的验证,我真的可以信誓旦旦地说:“我能待一辈子。”

毕竟宅在家里有很多好处呢,比如我看到我的银行卡里的钱居然有剩余了,是宅在家里的满足感让我提不起购物欲了吗?至少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别人说:“我喜欢攒钱,不喜欢花!”

假期里,养不好多肉的我,也没把自己养成“多肉”,毕竟一天百来步的运动量让我对食物的需求降到了最低,我总喜欢坐在我的“动物园”里“盘”我养的小动物们,直接导致仓鼠一看到我来了就躲到厚厚的棉花里,于是我心里一愧疚,就开始捯饬宠物的健康食谱,天天祸害西蓝花、鸡胸肉、胡萝卜,仓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为“多肉”动物。

这也只是这个假期里一小部分的小快乐,其实天天宅在家里不一定无聊,关键是保持一颗“逗比又容易满足”的心。

《你乖不乖》作者:卿白衣(新浪微博:@卿白衣ovo)

昨天在按计划写论文,室长突然戳我:“你论文写多少啦?”?

我:“三分之一吧。”?

室长:“我已经写了一万八了!”?

我:“??”

室长:“参透了。”?

室长跟的是院里一个搞佛教项目研究的老师,上学期为了准备论文材料,她去寺庙里翻的佛经。

我:“你是马上要出家了?”?

室长:“出不出家另说,我是准备出书的。”?

我:“你是来搞笑的。”

其实阿宅的快乐挺简单的,夏天的空调冰西瓜,江户风铃叮叮响,冬天的肥猫暖被窝,还有一群“沙雕”朋友。

《她的小甜饼》作者:李慕渊(新浪微博:@李慕渊_)

过年时和李英俊一起被迫宅家,在糟蹋完家里现有的存菜后,他终于对各种甜品下手了。有那么一个星期,我每天都能吃到由于各种原因失败的蛋糕——准确来说更像是蛋饼,经常还是流心蛋饼。负责吃掉的我敢怒不敢言,为了不伤害他,只能全部吃掉了。宅家一个月后,我们终于取得了进步,现在的我无论吃什么,都能觉得特别好吃!如果说疫情给了我什么,大概是给了我更加坚强的胃吧!

《榴芒跳跳糖》作者:南奚川(新浪微博:@打南边来了一只崽)

宅在家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整理癖——一定要做大扫除,换新的床单被罩,然后收拾房间。我觉得断舍离的过程是最爽的,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放回本来的位置,在犄角旮旯闲置很久的物品要么重新恢复使用,要么打包扔掉。做完这一切,我洗个热水澡,最后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点一盏香薰蜡烛,看看剧、看看书,人生圆满不过如此。

萱草妖花(新浪微博:@萱草妖花)

疫情期间,朋友A被困老家,朋友B被困婆家。

群里唯一的男士是个搞科研的小哥哥,严谨工科直男。日常读物是《马克思主义》。总之在我们印象里,他是一个非常严肃且思想老派的理工男。

疫情期间,他们公司管得很严格,去过外地的都得被隔离十四天,他也不例外,被隔离在房间里,十四天不许出门。

我一个人在家憋疯了,开了群视频,和大家群聊。小哥哥和朋友A接了我的视频。我和朋友蓬头垢面,脸都没洗,无聊地开始对着镜头挤双下巴。

我们一边挤双下巴,一边喊他:“就差你了,挤个双下巴给我们看看!”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很严肃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跟我们一起挤双下巴。他很瘦,费了好大劲儿才挤出一点点。

我和朋友没想到他会真的挤双下巴,哈哈大笑。

紧跟着,他就开始唱:“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外边的生活是多美好啊……”

我和朋友A:“好好的一个严谨科研男,就这么被逼疯了……”

《甜的梨2》作者:蘑菇神力(新浪微博:@蘑菇神力)

疫情期间,我几乎是宅在家中度过的,其间有一次到小区门口取快递,还忘记带手机。

由于联系不到对方,也找不到人,我只好折返回家,一去一回折腾了不少时间。

我妈说快递员已经打来电话,说就在小区门口东南角等着。

我再次跑到门口,这回老远就看到了他们的快递车。

那天天不算好,风刮在脸上带着寒意。快递员有点瘦,穿着厚重的棉服,脸上戴着大大的口罩,正蹲在地上整理邮件。

我歉意更甚,跑过去在离对方三米的外停下,看着对方头上扎着的马尾,朗声说:“不好意思啊,大姐!让你久等了!我来取快递!”

快递员明显僵了两秒,缓缓抬起头,眼神复杂又委屈地开口,嗓音粗犷:“哎,好几个人认错了,我这是头发长得快,理发店又都没上班,没办法才扎起来的!”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