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迟早喜欢你

作者介绍:卿白衣,一个手速并不发达的甜饼写手,偶尔文艺。

生于苏淮,长于苏淮。

文风暖萌,下笔细腻,喜欢写故事,更喜欢在看故事的你。

已出版:《盐味奶糖》

新书《你乖不乖》现已全国上市!

新浪微博:卿白衣ovo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新桃换了旧符,又是新的一岁。

因为疫情,市区早早封了路,小区进出都需要出入证。也许是因为区里的防范措施做得太好,我们区成了省内为数不多的零感染的地区。

家里领导天天念着要为国家做贡献,捧了杯茶搁阳台上拍抖音,自娱自乐。我妈则是每天都在“研究”烹饪,姑且叫研究吧,因为我也不懂为什么她跟着视频教程一步一步做出来的酸辣凉皮、黄金小油条及油炸金针菇等等小零食总是不能入口。

每次失败后,我妈总是光速收拾好厨房,掩盖好犯罪现場,并且一定会叮嘱我这样一句话:“不准告诉你爸!”

沉迷打游戏的我,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年初二那天坚持要为国家做贡献坚决不出门的领导们一反常态,早早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外婆家。

一路上,车辆稀少,寒风萧瑟。

车里开了暖气,两位领导都格外兴奋。

我问我妈:“不是不能出门吗?你们不是要为国家做贡献吗?”

我妈:“哎呀,申请过的!申请过的!能出门!”

我:“那你们回去干吗啊?”

两位领导相视一笑,就是不告诉我,整得非常神秘。

过了检查点,人还没下车,二姨戴着口罩远远地朝我妈招手,两人的对话像极了特务接头。

“人来了没啊?”

“没呢,一大早就去接了。”

“东西准备好了吗?”

“你们来看看,还缺什么不?”

进了外婆家的院子,场面更夸张,所有人一字排开站在门口,颇有列队欢迎的架势。

“你们哪,等会都让让,别吓到人家小姑娘。”老姨开了腔,“听见了没?”

不等老姨夫接茬,我妈远远地看到了我哥的车,忙问:“是不是来了啊?”

“哎哟,来了,来了!”刚十分淡定的二姨原地转了两圈,“快、快、快!”

车,越来越近,小院子里一阵兵荒马乱。

老姨扯着老姨夫把人塞进了厨房,我爸和三姨夫也被推了进去,等大姨夫也被塞进去后,老姨“咔嚓”一声,利落里给厨房落了锁,又强调道:“今天就委屈你们一下,都别去客厅晃,小姑娘不经吓,中午吃饭也请你们在小厨房吃!”

我和小表弟面面相觑间也被我妈拖进了卧室里。

数秒前还热热闹闹的小院子,瞬间只剩下了二姨和舅舅以及我哥养的狗……

“阿姨新年好。”

“叔叔新年好。”

“汪汪汪——”

戴着白色绒球帽的小姑娘亦步亦趋地跟在我哥身后,颇有点害羞,想牵我哥的手又不好意思。

四四方方的院落里,烫金的春联闪着光,墙外红梅迎风而立,带着几分春意。

小厨房里咕嘟咕嘟地炖着肘子,香味浓郁。

几位姨夫再加上我爸,姿势整齐划一,每人都戴着口罩、捧着茶杯,猫着腰趴在窗台上,偷偷瞧着小嫂嫂。

场面有些滑稽。

小嫂嫂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润且有神,说话轻声细语,就是太容易害羞,眼睑总是低垂着,偶尔偷偷看一眼哥哥,再低下去。

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一直以为从初中开始就追我哥的小嫂嫂应该是大胆且热烈的性格,没想到她是一只垂耳兔,一碰就缩起来。

在我们这里有个不算习俗的习俗——只有真正要结婚的小辈儿才会在过年的时候拜见彼此的父母,从长辈手里接过带有祝福的红包。

第一次见面,以结婚为名。

何其有幸,从相恋到结婚,都是你。

一直有你在我身边,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甚至未来余生,满满都是你。

而《你乖不乖》中也是,安咕咕第一次见傅斯珩的父母,皮皮虾安咕咕大跳到傅斯珩身上后,憋了一大通大道理想说,结果珩宝心里只有:老婆主动了,我得配合一点儿。

最后……被亲爹妈围观了整个接吻过程。

事后,一向大胆的安咕咕秒害羞。

喜欢的模样千姿百态,再大胆的人儿在喜欢的那个他的面前还是会害羞。

3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