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恋爱选我,满分甜》(六)

繁浅

001

我入职以来带过三个班级,除了教他们学习以外,我最热衷的事情就是教他们学会赞美。

小朋友嘛,喜欢向老师打小报告很正常,我们班里有双胞胎,有龙凤胎,但是毫不夸张地讲,这些小豆芽一身凛然正气,在打小报告面前,根本没有亲情和友情……

哪怕是对方不小心碰掉了一根铅笔,有的小朋友都要跑到办公室里来参他一本。

于是我提出要求:“来打小报告可以,但是要先说出对方的优点,再说对方的不足。”

于是打小报告的画风变成了这样——

“老师,小蔡最近比以前进步多了,昨天打扫卫生还帮我提水,像个大力士!但是他今天把我的书扔在地上,还不给我捡起来。”

淘气鬼小蔡站在一边,听到前面的夸奖,忽然有些脸红,还没用我说什么就开始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啊……没关系。”

一场小冲突在我还没来得及插话的情况下,就这么顺利解决了。

002

我的小朋友技能满满,一次,小旭守在办公室门口良久,终于和我相逢,赶紧送给我一只肚皮上镶着一圈水钻的粉嘟嘟小熊。

“真好看,”听她说要送给我,我赶紧摆手,“老师不要,你自己留着,可爱的小熊要配可爱的小孩儿。”

“老师,”小旭很执着,“我都来找你三趟了,就想把这个送给你。”

和她一起来的同学帮腔:“老师你别不要,这是我们在大润发的娃娃机里夹出来的,本来花了好多游戏币都夹不中,我们小声许愿要抓一个娃娃送给浅浅老师,一下子就中了!”

这只小熊直到现在还挂在我的包上,好多人问过为什么把这么幼稚的小玩意儿挂在包上,看起来似乎不匹配,但我始终没有摘下。

大概是因为爱吧。

003

我们班有一对小青梅竹马,小男生是个话少的学霸,常年占据班级前三名,小女生活泼外向,成绩虽然没有那么突出,但也说得过去。两家比邻而居,十分交好,听说他俩还没落地的时候,连滋补的汤汤水水,两家妈妈都要分享着喝。

幼儿园起他们就在同班,后来上了小学,还是如此。

因为他们两个性格互补,动静相宜,我也一直没有把他们调开过。

女孩儿好动,对自己要求也不高,九十分万岁,有一次小测验因马虎而失手,八十分不到。

这下小姑娘伤心了,趴在桌子上小声哭泣,我刚想去安慰她,就听见小男生说:“做错了我给你讲就好了,别哭。”

小女生不理他。

“你昨天想要的这支彩笔,给你好了。”小男生忍痛割爱。

小女生马上把头抬了起来:“真的吗?”

“真的啦,”小男生从文具袋里拿出彩笔给她,撇了撇嘴,“女生就是麻烦。”

真是小暖男。

004

如果不是颜值受限,我不做老师的话应该去做演员。

课堂就是我的表演舞台,每次上课,我都声情并茂,连说带比画,偶尔穿插有意思的小故事,逗得下面的小朋友欢笑阵阵。

小李老师说:“我真佩服你,正常讲一节课都要累死了,你竟然还要加上表演,还要满教室里走动,不过你们班上课气氛真好,小孩儿听讲也认真。”

当然认真,毕竟我们小豆芽曾经充满憧憬地说:“要是一天六节课都上语文就好了。”

老师把命给你们行不行!

005

有一册课本中的重点之一是歇后语,要让小同学们理解什么是歇后语,并且能在适当的语境中运用。

期中考试考到了歇后语的运用,其中有一个是“老师突然叫小明去办公室,真是——”

答案很明显,应该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试卷发下来,不止一个同学写着“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黄鼠狼?

我痛心疾首:“没想到在你们心中,老师竟然是这种人!”

同学们完全忘了失分的伤痛,笑得东倒西歪。

006

因为做老师,所以太明白家庭对孩子的影响。

我和周鱼很严肃地商量过,结婚后在做好完全的准备之前,绝对不会考虑生小孩儿。

我在网络上经常看到网友建议,现在的父母应该持证才能上岗。我原来无感,在成为老师之后深以为然。

我实习的时候小学和中学都待过,印象最深的是在中学,一个男生因为逃学被老师抓到,哭天抢地的求饶,班主任说“你写个保证书”,这个初二小男生拿着纸笔磨蹭了半天,说:“老师,‘保证两个字我不会写。”

这……

班主任是英语老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一拍桌子怒道:“语文老师没教你吗!”

小男生根本听不出来班主任在训斥他,抓着纸笔乐颠颠地跑到隔壁办公室去找语文老师教写“保证”了。

007

班主任叫来他的家长。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他爸爸来了,喝得醉醺醺的,一进办公室门先甩给男孩儿一个响亮的巴掌。

小伙子挺扛揍,看来经验丰富,捂着立刻红肿起来的脸,一滴眼泪都没掉。

男人浑身冒着酒气,说话时舌头都是硬的,自己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开口就说:“也不知道是孩子不会学还是老师不会教,现在的老师啊……”

看班主任的表情,应该下一秒就要拔出她的五十米大刀了。

好在立刻就有老师冲上去打圆场。

我真是惊掉下巴,才知道现在有的家长居然已经这么“野”了。

008

今年的儿童节是周六,周一站放学路队的时候,小豆芽们就开始围着问我:“老师,你六一要怎么过啊?”

我叹了一口气:“老师都到这个年纪了,还过什么儿童节呢?”

小豆芽們立刻反驳:“老师也很年轻啊!”

“感觉老师和我们也差不多大嘛!”

把我哄得心花怒放。

为了给“和他们差不多大”的老师过儿童节,一群小朋友挤在一起商量:“我们用零花钱给浅浅老师买个蛋糕吧。”

另一个仪式感很强的小朋友略带苦恼地问:“可是我们要给老师插多少岁的蜡烛呢?我们也不知道老师多大了呀。”

一个超酷的小男生在旁边非常老成地补充:“这个还用问,女孩儿永远都是十八岁。”

在旁边支着耳朵偷听的我惊呆了。

009

尽管小豆芽们筹划和我一起过儿童节,可因为周六见不到面,所以最后还是算了,只有周鱼陪我过。

这一天安排得相当充实。

一大早先是收到了大红包,然后出门,吃了一个我喜欢的水果小蛋糕,中午周鱼亲自下厨,犒劳我的胃,下午又去电玩城疯了一个下午。我过得心满意足,回到家和我妈炫耀:“今天鱼哥带我过节了。”

我妈嗤之以鼻:“多大了还过儿童节,也就小周愿意带你玩儿。”

“为什么不能过儿童节?”和周鱼煲电话粥,他温温柔柔地说,“哪怕在全世界的眼中你已经是一个大人,也还是我一个人的小朋友。”

010

我教过一个小男生,非常优秀的孩子,内心比同龄小朋友成熟很多,穿着小西装在台上弹钢琴的时候简直是小说男主角的童年期。

但是因为成长中缺少父亲的角色,再加上母亲性格强势,他敏感内向,所以我一直对他格外偏爱。

后来分班,他没能继续留在我的班级,又担心打扰我,不敢来办公室找我玩儿,于是常常守在楼梯口,如果能看见我一次,回家要高兴好久。

后来他说想送一份礼物给我,我问他:“你想送老师什么呀?”

他挠挠头,神秘地说:“老师,我想让我妈妈送给你嫁妆。”

对不起,小朋友,“嫁妆”这个词,不该在你应有的知识范围内。

011

我工作的第二年,学校破天荒地分了一次班,我带了一年的小朋友们大多分往别的班级。

他们年纪还小,面对分别,伤心总是来得直接,一个个号啕大哭,为了避免场面失控,我这个爱哭鬼竟然能强忍住情绪,笑着安慰他们,把他们送往新的班级。

半学期以后,美术老师在课堂上用彩色纸教折愿望糖果,刚下课,好久不见的小胖同学就兴冲冲地跑来把他的两个愿望糖果送给我。

“老师,等我走了你再看!”小胖来去匆匆。

等他离开,我打开他的愿望,第一张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老师,我超级超级喜欢你!”

第二张愿望字条上写着:“求求你,老师,让我们回去吧。”

我的眼泪“唰”地落下来。

012

就算不分班,我也不是这些小豆芽的第一个老师,我接班的时候他们已经读二年级,之前的语文老师当时生产在即,实在没办法再继续教下去。

交接的那天我跟着送路队,一个个小豆芽哭得伤心欲绝,咧着嘴擦眼泪,别提多可怜了。

好在他们很快适应了我这个新老师,并且掏心掏肺地表达他们的喜欢。

小涵的奶奶悄悄跟我说:“我家小涵昨天还在家里叹气,说张老师走的时候他们还哭,没想到新老师更好,真是白哭一场。”

白哭一场?

好吧,小朋友真不是一种长情的生物。

或许这就是“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爱”?

013

我在学校里有很多“小粉丝”。

有些小同学虽然不是我的学生,但是也在默默喜欢我。

一次,一个小姑娘的家长加我的微信,给我发来了很长的消息。

大意是说,原来听说新学期要分班,女儿在家里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朝东南西北咚咚咚各叩一个头,说要以诚心感动上天,分到我的班级来,后来得知不再分班,孩子在家里号啕大哭。

她妈妈说:“老师,我心里面觉得又好笑又心酸,我从来没想过孩子会那么喜欢一个老师。”

我和“诚心小姑娘”约定要做永远的好朋友,陪她长大。

希望我能守护小孩子们的天真可爱再久一些。

新浪微博|@繁淺浅浅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