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我想一个人静静

这个主题一出,编辑部众人叫苦连天,尤其是一旁的叉叉十分怨念:“明知道我们害怕社交了……你和我们约小美好就是强迫我们社交!”(冷静的王小明:你说什么?)(编辑部众人:我写!我写还不行吗!)

叉叉:社恐让我错过了无数段姻缘

我的“社恐”症状可以一直追溯到很多年前……因为“社恐”,我错过了无数段姻缘(握拳)。

上大学的时候,我曾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兼职,当时老板娘的弟弟也在店里帮忙。他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二的大帅哥,在奶茶店的柜台后朝夕相处的一个月里,我,一句工作以外的话都没有和他说过……

某天,C同学路过了奶茶店,兴奋地给我发消息:天啦,我刚刚看到你的脸红得快要滴血,气氛好暧昧哦!

……呵,谁在经历了“想要辞职说不出口,酝酿一下午最后因为过度紧张甩掉了手机,手机在桌子上大力弹跳后打中自己的脸”这样离奇的事情之后不会脸红得快要滴血呢!

最后结工资的时候,老板娘很是关切地问我:“妹子你还好不,你的额头肿了……”

而老板娘的弟弟站在她背后笑到肚子痛的样子……彻底击碎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张美丽:本来也没什么缘分!)

后来,我痛定思痛,决心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挽回上天赐给我的姻缘!(上天:我没有。)

某次,老师给我们布置了拍摄MV的作业。去拍摄那天,我必须和第一次见面的学长坐长达一小时的公交车。于是那一小时内,我坚持不让任何一句话落到地上,哪怕说到口干舌燥,前排的乘客频频回头,也绝不容许出现一秒钟的沉默!

下车的时候,不爱说话的学长终于忍不住出言打断喉咙嘶哑的我。

学长(闪躲):“你……真是一个外向的女生。”

好的,这段姻缘也碎了。

(小明:学长才应该比较想参与这个话题吧。)

小锅:告别公共交通从我做起

我在这里上班很多年了,但老实说,公司的人我还真认不出几个。

经常在楼下有陌生人跟我打招呼,虽然我心里有很多个问号,脸上却要装出一副“我认识你”的样子。

有一次在电梯里,有个人突然亲亲热热地过来挽着我的胳膊,指着我头上的蝴蝶结发夹,用译制片里那种夸张的声音说:“噢,天哪,这个夹子好好看哦,也只有你戴得了。”

顿时,电梯里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打量起我的头顶。

电梯是个可怕的地方,可怕的地方在于,让你无处可藏。

我只好回报对方一个受宠若惊且尴尬的笑。

出电梯的时候,所有人一哄而散,我才发现王小明也站在角落里,她欲言又止。

我:“好了,闭嘴。”

王小明:“我看穿了你的迫不得已。”

最近下班会坐同事的车去地铁站,车上同时还有其他组的人,基本上是进公司后从没说过话的同事。

为了避免尬聊,一下车我就飞快地先走了,坐在地铁上才松口气。蓝牙耳机才拿出来戴上一只,突然有个人挤过来,拍了我一下:“哎呀,好巧呀!”

我一看,是刚才一起坐车的同事。

我问她在哪一站下,听见比我下车早,我在心里开始鼓掌。

就在我准备戴上第二只耳机时,同事已经滑开手机相册,把她儿子的照片一张一张展示给我看:“看这张,可爱吧!再看这张,小淘气!再看……”

我此刻像个没有感情的点头机器,目光逐渐呆滞。

好不容易看完照片,她又翻出了十个视频……

痛苦!

我决定,明天开始打车回家。

丐小亥:祈祷房内物品从此健健康康

我其实是一个十分害羞、拘谨的小伙子。(小锅:谁信?你重新写!)

我相信,如果可以打字解决的事情,那就不要打电话或语音聊天!前阵子,我清楚地记得周六是朋友的生日,本来周五晚上就准备打电话祝福一下,结果一看时间才七点,心想别人在吃饭,还是晚点打吧!到了九点,我又猜想朋友可能在哄孩子睡觉,那不如周六白天联系好了。到了周六,我又纠结了:这个时候打电话,会不会以为我要去他家吃饭?算了,还是先不联络。

直到晚上,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发微信,后来心想:算了!于是我在家双手合十默默地念了一句:××生日快乐!我觉得朋友应该能感应到我的这份祝福吧……

当然,有时候你不得不去见陌生人!(转折得很生硬!)就像我家厨房的灯,在三月初就坏了!我试图去打开看一下,很明显,试过之后我根本不会。我担心自己笨拙的双手弄坏这昂贵的装修……于是每天晚上,我只能开着抽油烟机的灯做饭,太心酸了!一个月过去了,我觉得自己该换种活法了?……给自己做了三十分钟心理建设后,我勇敢地拨通了物业的电话,十几分钟后,负责维修的工作人员敲开了我家的门。

啊,我羞涩得……像这个房子是我偷来的一样,还好工作人员没有怀疑我?看着他们手脚麻利地安置新的灯具,我祈祷着:房子里的东西别坏了吧,这样别人就不会发现我除了宅,还有点蠢……

夏沅:大家工作的时候,能不能闭嘴?!

我这个人吧,什么都好,就是防备心……太重!

前段时间新房测甲醛,就我和工作人员俩人在,一开始大家相安无事,各自刷手机。后来我余光一瞥,突然发现她想跟我交谈?!

謹慎如我,立马装作很忙的样子,在微信里和自己发起了语音消息!

我以为这样能阻止她和我交朋友的欲望(大家:人家也没有?),但……没有!

她瞅准我解锁手机的前一秒,立马搭话:“你工作挺忙的呀?!”

“是呢……”我硬着头皮回复。

“有男朋友了吗?”

“!!”我内心突然谨慎了起来?!

作为一个仙女,和凡人谈恋爱是要被天庭开除仙籍的!(叉妹:你也是戏多!)

但……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我的住址,如果再被她知道我一个人住,那某个夜黑风高的深夜,万一……

“有的!”我回答得很干脆!

“也在长沙上班吗?”她仿佛打开了话匣子,“我男朋友也在长沙工作,做销售呢!

“这是你自己的房子吗?

“你这个房子是买来投资,还是做婚房呀?

“感情穩定吧?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女孩子是要买一套自己的房子啦,我跟你说……”

……

就这样,在我们简短的交谈中,她讲完了她和自己男朋友的恋爱史,包括她男朋友的身高、体重和工作单位……

而我,只能全程附和……

最后测完甲醛,她站在我家门口久久不愿意离去:“加个微信吧?我觉得和你好能聊得来呢!”

“真不好意思!”我拿出提前关机的手机,“我的手机没电了!”

“那我把我的微信写给你!”

然后我硬是看着她重新进到我的房子里,在检测单上面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朵爷:我要辟谣!

我有很奇怪的社恐。

如果有人借了我的钱,我不敢去问别人要……(叉叉:有这等好事怎么不早说?)有一次我有一个一般熟的朋友自称忘记带钱包,微信账户也没钱,找我借一千块请女朋友吃饭,说晚上回家就给我……虽然当时我也穷,但还是相信了人间的美好,给他打了钱,结果到了晚上,我从天黑等到天亮(没有),也没等到他的音信……

不过我当时还是很有信心,心想:啊呀,可能是忘记了,都是体面的人!怎么可能欠债不还!

于是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三个月……某个深夜,我又想起了这一千块钱,给我另外一个要好的朋友小锅发去了消息:我有一笔债,你能帮我要回来吗?

小锅:??违法的事我可不干!

知道事情原委后的小锅脑子里有些小小的问号:你为什么不发消息问他要?

我:我不敢。

小锅脑中的问号增加了:为什么?

我:我怕他尴尬。

小锅……算了,第二天她过来找我,拿起我的手机,登录我的社交平台:“我以你的名义问吧!”

我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把手机塞到她手里:“你拿着我的手机离开!马上!回你家去!”

小锅:“???”

过了一会,我听到手机响了,我立刻躲到了八里外(?),小声地问她:“他说什么了!啊!你别告诉我!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

她翻了个白眼:“他还钱了。”

啊,我松了一口气,但是:“你能帮我把聊天框关了吗,我不想看到。”

小锅:“……”

就那次之后,我很少轻易再借钱给不熟的人了,但事情也很诡异,总是有人以为我很富有(谁造的谣!),跑来和我借钱投资……于是——

“小锅!又有人找我借钱了!你能不能帮我回绝!然后把对话框关掉?”

……是的,我的社恐境界上升了,目前的我无法亲自拒绝别人找我借钱。(叉叉拿出了手机。)

美编(崩溃):“字也太多了!我禁止你们任何人再多说一个字!从现在开始‘被迫社交改为‘禁止社交!禁止!”(主持人努力拖着美编退场)

编辑/王小明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