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小薄荷星(六)

作者简介:薄皮大馅,专注甜文的相声派写手,极其擅长逗猫、遛狗与做白日梦。努力学习与发际线治疗并行中,希望你一见我就笑。已出版作品:《月光着陆》

上期回顾:简澄意识到自己已经真正喜欢上了向林洲,并决心继续追求他,甚至还去蹭了向林洲的课。没想到,教授将她误认为向林洲的女朋友,而向林洲似乎也没有反驳……

虽然毒舌,但简渝在最后掏钱买糕点的时候,还是十分大方地买了两份。

一份给简澄口中的他素未谋面也不知道究竟存不存在的妹夫,一份给她自己带回寝室和室友一起吃。

到底不是来A市旅游的,下午收拾收拾还有工作,简渝把简澄送回学校,就要赶往酒店了。他打心底是不太信他这个霸王花妹妹会找什么男朋友的,大概又是找个理由让他花钱,但最后还是语重心长嘱咐她:“和异性交往要保持分寸,尤其你这个年龄的男孩子,脑子里不知道乱七八糟在想什么。”

“哥,你能不能别老把我当三岁小孩。”

简渝很敷衍地“嗯”了两声,“是是是,我们澄澄四岁了。”

“……”得,您说的算。给钱的就是大爷。

目送简渝离开后,简澄一身轻松地往图书馆走去。尽管出了简渝这么个小插曲,但她今天的追求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不能和向林洲共进午餐,共进下午茶也挺好嘛。

她果然天赋异禀!

简澄压抑不住内心的小雀跃,极度想要与人分享,登上“橙花护发素”微博大号,先发了一条周末恢复更新的通知,又接着发了一条,和平时的画风很不一样的微博。

“橙橙最厉害,这个世界上,没有橙橙追不到的人。[耶]”

尽管她想要追,和已经在追的,有且只有一个人,距离追到也还有个十万八千里,但吹牛的气势一定要足。

图书馆里,向林洲对着电脑屏幕半天,却没敲下一个字符。

脑海中,一会儿是简澄五花八门的各种土味情话表白,一会儿是中午看见她扑进那个男人怀里的画面,最后是罗言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那时他回答的是,不知道。

他对待感情一向谨慎,因为学生时代的恋情不够牢靠,没必要耽误宝贵的时间去谈一场注定没有结局的恋爱,所以他选择不要开始。

可是他也能感觉到,他所有的、从不出错的理性思维,在遇到简澄后,像被人抽丝剥茧,一层一层地解开,露出了里面柔软、感性的内在。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她。

他只知道看见她的时候,常常会被她弄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更经常发生的,是情不自禁就想对她笑,然后,再对她更好一些。

她是一个小小的,几乎难以察觉的BUG[P1] ,却可以轻描淡写地,摧毁他预先设定好的所有精密程序。

“BUG”来的时候,向林洲已经恢复了冷静,程序敲完了一大半,每个阶段都运行正常,效率比平时还要稍高一些。

事实证明,恋爱脑不一定会造成思考能力减退。

向林洲坐在茶水间里,大概是怕打字声音太大会干扰别人学习,简澄拖了把椅子,就坐在他对面,把点心放在小圆桌上,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哥中午那会儿突然来找我,破坏了我们吃午餐的大好时光,所以我让他买了点心给你赔罪,希望向神大人大量,原谅他,也原谅我呀。”

向林洲抬眸:“……你哥哥?”

“嗯!”简澄唏嘘,“我也没想到,像我们这种仙女也会有兄弟姐妹。”

胸腔内部,原本不由分说躁动的地方像被人注射了镇静剂,安定了下来。

向林洲眉头一松,说了声“谢谢”。

简澄摆摆手,如数家珍地给他介绍:“这家的红豆糕特别好吃,糖放得不多,刚刚好,特别糯。这个鲜花饼也好香,皮酥馅软。还有这个蛋糕卷,是肉松馅的……”

她说着,捏了一个递到他嘴边,“你尝尝?写代码这么辛苦,充电宝也是要充电的。”

两个人面对着面,简澄身后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光线一束一束照在她发顶,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柔和的暖光中,口罩没再戴着,脸上的笑也有温度,卷翘的睫毛鸦羽一样覆在眼睑上。

又温暖又有生机。

简澄伸出的手有些僵了,但她觉得这是一场她和向林洲的博弈,她不能先收手,收手就失去了这场求爱战役的主权。

向林洲又看了她几秒,唇瓣分开,咬了一下,濡湿的热气像搁[P2] 着一块糕点碰到了她的手指。

是很正常的动作,简澄耳根却热了起来。她得偿所愿地收回手,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目光有点飘忽,过了一会儿才重新落回向林洲身上。

“好吃吧,向神?”

她的不自在向林洲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唇角勾起一个很浅的弧度,眼眸盯着她的:“好吃。”

“……”

怎么觉得我们俩的“好吃”不是一个意思呢?

簡澄捂着心口,不知道是该吃药了,还是……被向林洲撩到了。

感觉糟糕又奇妙。

白天在外浪了大半天,为了对得起微博上等待的读者,简澄草草吃了晚饭就开始工作。

她是真真正正的天赋型画手,当初报绘画班跟人产生口角,对方对她放出经典名言“你行你上啊”,然后她一期课没上完就出师了,还退了三百学费。

每次只要剧情想好,草稿打完,后面的上色和细化过程都很顺畅,顺畅到还能一边画一边听人讲八卦。

讲八卦的是个大一学妹,名叫怀溪,也是简澄刚升大二被院里派去迎新的时候,接到的第一个新生。

当时情况还挺乌龙,怀溪原本是新闻学院的,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跑到了他们院的帐篷底下,后来简澄给她指了路,让她到自己院那边,结果怀溪就赖在她身后不走了。

简澄看这小学妹还挺有意思,也没生气,问她为什么不过去,怀溪理直气壮道:“因为学姐长得漂亮,我喜欢漂亮姐姐。”

小学妹长得可爱、嘴巴甜,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混熟了。

新闻学院从大一下学期就会安排外出实习工作,前半学期怀溪就是去跑了个新闻。没想到几个月的工夫,发生了这么多事。

怀溪先是跟她狠狠吐槽了一遍,赵舒晴最近是怎么在院里自己地盘败坏她名声的:“不过简澄宝宝你别担心,我已经帮你洗清过了。”

简澄对这个倒不是很在意。成王败寇,总要允许手下败将卖个惨叫两声,不然输人又输阵也太可怜了。

她还是很慈悲为怀的。

然后,怀溪说了一件令人很匪夷所思的事。

“今天我在学校撞见了一个奇怪的人。”

简澄随口道:“帅吗?”

“帅倒是挺帅的,就是这里可能有点问题。”怀溪发了一个脑袋的图标,“他问我南二教学楼北入口在哪,我从来没听过我们学校教学楼入口还分南北的。”

简澄先输入了一串“哈哈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题。

南二教学楼北入口。

不就是今天简渝等她的地方?

“那个人是不是还穿著铁灰色西装,里面是白衬衫?”简澄抱着一丝侥幸问。

怀溪惊讶道:“对、对、对,你也遇到了吗?”

“……”怎么说呢,那个路痴十级用户,是她哥。

简澄和怀溪大致解释了一下事情经过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尴尬又沉默地把话题略过去了。

怀溪这次来找她,也不单单是为了八卦聊天。他们新闻学院搞了个主题采编比赛,针对大一、大二两个年级,以往怀溪对这种比赛也兴致缺缺,但听说赵舒晴要参加,她立刻拍案而起,要为姐妹出一口恶气。

主题很通俗也很大众,就是简简单单的与爱情相关的话题,怀溪想让她当第一个采访的被对象。

简澄有些犹豫。

不是怕麻烦,只是她怕自己不小心说错什么话,给向林洲的风评又造成什么伤害。

“放心,放心,我们是内部展览给几个导师看,不会放出去的。”怀溪猜到她有顾忌,给她喂了一颗定心丸。

话说到这个份上,简澄也没有什么好扭捏的了,让她把问题发给自己,提前准备一下。

正式采访是在周六,也是简澄漫画新一话更新的日子。

她提前微博发了预告,评论区一片普天同庆、歌舞升平,当代读者比作者还会编“彩虹屁”,吹得简澄头发丝儿都倍感舒畅,顺便记录了一下里面的部分金句,方便进行改编,到时候去哄他们向神。

心情愉悦之下,采访也进行得非常顺利,简澄走心的鸡汤小论文一段接一段地往外蹦,听得怀溪都开始头晕目眩、怀疑人生。

“我这一走不是走了两个月,而是走了二十年吧,你不是还没追到向林洲吗,怎么就这么多心灵感悟?”

陈皎是陪简澄一起来采访的,和怀溪仙女所见略同:“我是亲眼见证她这几个月逐渐变态发育的。”

“……我是青蛙吗?”简澄气鼓鼓,被陈皎戳了下脸颊,“不然呢?小蝌蚪找妈妈?”

简澄严肃地盯着她:“皎皎,你脏了,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陈皎:“……”到底是谁想多了啊!

她们这边插科打诨、气氛和谐,隔着半边走廊,赵院花的姐妹团也在为她打抱不平。

赵舒晴大约是前两次和简澄的交锋,结果都不太愉快,这会儿也只听她们说,自己不置一词,脸上时不时流露出恋情不顺的失意憔悴,却是无声胜有声,更引得群情激愤。

姐妹团平时自恃身份,清高得要命,普通男生都不曾放在眼里。

向林洲虽然成绩好像还不错,长得好看一点,但F大风云人物多了去了,他家境看上去也只是寻常而已,她们院花愿意屈尊降贵示好,不快来谢主隆恩就算了,还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和赵舒晴关系亲近的女生劝她道:“我说舒晴,那个向林洲真的不值得你这样,看看我们贺少吧,家里有钱,又那么喜欢你,那么多女生追他,他还是说只想要你做他女朋友。”

“对啊,贺嘉元虽然之前看起来有点花心,但那是因为没遇到对的人嘛,我们舒晴那么优秀,肯定能让他浪子回头的。”

“还有那个简澄,我看长得也就一般,不知道哪来的水军把她吹得像天仙下凡,跟舒晴比还不是差远了,什么身份也敢来和我们舒晴抢人。”

“行了,这种心机×我们见得还少吗?”

……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骂人骂得倒是挺酣畅淋漓,就是没太控制得住音量,被从旁路过的简澄一行人听得清清楚楚。

陈皎当时就要踹门进去,怀溪也是袖子捋好准备动手了,简澄把两个冲动的小朋友拎到身后,对她们说了声“放心”,然后脑袋一歪,轻轻叩了叩窗户,吸引房间里一群人的注意力。

“哈喽,你们好啊。”简澄心平气和地跟她们打了声招呼。

赵舒晴和那个刚刚骂她骂得最凶的女生顿时脸色一变,虽然气势还强撑着,但眉宇间的慌乱却怎么都藏不住。

简澄是真的没怎么生气。她从小到大优秀惯了的,上天都妒英才,优秀的人总是要遭受一些非议。

可是向林洲不能被骂。

她挑了挑眉,温温柔柔地开口:“我刚刚听这儿老是有人提到我名字,以为是谁暗恋我呢,虽然我已经心有所属不能接受,但还是要来说声谢谢……”

简澄话音一顿,倏尔笑了,“结果没想到,是一群公主病在开会啊,打扰了。

“对了,把自己当公主谁都瞧不上,可以,但是公主应该还是挺有教养的,所以你们也不要这么恶毒地骂人了哦。”

她话里不带脏字,态度也好,脸上的笑容都显示自己是十分真诚地在给她们提建议,赵舒晴的脸色却比刚刚还要难看。

简澄无意再跟她多纠缠,给陈皎和怀溪抛了个眼神,转身要走,还没出建筑楼的大门,就被赵舒晴拦住了。

她脸上带着毫不遮掩的不甘与愤怒,质问一般开口:“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简澄微怔,垂眸看她。

眼前的女孩子身体紧绷,还有些颤抖,原先清丽姣好的脸蛋在勃发的情绪下显出几分狰狞。

简澄叹出口气,觉得有点可惜。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是真心实意觉得赵舒晴很漂亮,也没想过对方会走极端,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我之前,虽然的确讨厌你,但从来没有看不起你。”简澄慢慢地说。

大家都是喜欢就勇敢追的人,也都没追上,有什么好搞鄙视链的。

追人本来就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赌博游戏,把自己所有的感情作为赌注押在上面,等待一个回应,可能赢得盆满钵满,也可能输到倾家荡产。

凭运气也凭实力,但哪怕是赢家,也没有什么好得意自满的,敢来赌一把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她讨厌赵舒晴,只是因为对方追人的手段不太光彩罢了。

然而。

简澄目光直视着她:“可是现在,我觉得,你没有什么值得被我看得起的地方。”

赵舒晴闻言蓦地握紧拳,看向她的眼神里淬着火光[P3] 。

簡澄兀自道:“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很奇怪。你真的喜欢向林洲吗?喜欢一个人,是想努力攀登高峰,去和他看一样的风景。而不是任由别人把他拉入泥淖,卑劣地自欺欺人,以为他不过如此,他配不上自己。

“我喜欢他,就希望他去更高更远的地方。哪怕我可能永远追不上他的步伐。”

简老师恋爱小课堂没有上很久。

她其实不太忍心对一个小姑娘说太重的话,而且她自问也没啥教训别人的底气,一时没忍住说了那么多话,她有点后悔,但最后还是很有风度地和赵舒晴说:

“希望你认清自己的内心,这是一个成年人对待感情的基本能力。如果你确定自己是喜欢向林洲的,那我欢迎你跟我一起公平竞争。”

嘴上深明大义,内心哭哭唧唧。

她才不想要什么公平竞争。

但是他们向向这么好,她不能剥夺别人也喜欢他的权利。

简澄一路回到寝室,情绪都很低落。

她从周一到现在也快一个星期没见到向林洲了。

一方面是她后面几天课程比较集中,抽不出空去“陪读”,另一方面是向林洲那边ACM大赛组队刚完成,正分工训练,也忙得要命,她不想再去侵占他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

只能晚上赶漫画更新的间隙,给他发两条消息,争取一点可怜的存在感,让他不要那么快就忘了她。

简澄觉得自己有一点点“恃宠生娇”。

虽然向林洲只是对她态度软化了那么一丁点,但她就可以立刻奋起直追,挑战他的新底线。

之前的一周,每晚简澄给他发的都是童话故事,像哄小孩似的,什么“简王子捡到了灰姑娘向德瑞拉的水晶鞋,两个人在城堡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什么“简王子通过人工呼吸,解救了吃了毒苹果的向公主,两个人在森林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诸如此类,反正结尾都是“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今晚编得有点不太一样。

【香蕉你个布拿拿: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一个在升级打怪的英勇骑士,不知道闯过多少关,才能把我的旗帜插在恶龙城堡,迎娶我的公主。】

语气第一次带上了迷茫和犹疑。

向林洲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不安,他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给出的暗示还不够。

对面分明是个自己给自己挖了无数个坑,还喜欢蹲在坑底眼泪汪汪望着他的小傻子。

他叹了口气,要先问清楚她预设的是个什么剧本。

【橘子你个奥润洁:一共多少关?】

简澄慢吞吞地敲字。

“其实关卡不重要,只是骑士打败恶龙之龙[P4] ,公主不一定就愿意跟他一起走。”

“骑士是个特别伟大的骑士,当然希望公主被爱打动,但是——

“只要公主能离开牢笼过他[P5] 想要的生活,骑士就满足了。”

就像她在采访里讲的那样。

喜欢,是爱他所爱,忧他所忧。

想要将世间万物都捧到他面前,博他一笑就足够。

噢,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假如最后向公主跟别人私奔了,她还是会哭个三天三夜不停歇,哭到孟姜女自愧不如说“你来吧,我告辞”的。

她嘚啵嘚说了一堆,向林洲很久没回复,不知道是忙,还是被她绕晕了,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好半天,才回过来一条心灵鸡汤。

【橘子你个奥润洁:我只相信事在人为。】

不清楚是不是被向林洲的鸡汤安慰到了,简澄觉得心里堵塞的情绪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连向林洲都没有赶她走了,她还在自怨自艾什么,努力就好了啊。

向公主不开心,她就哄他。向公主想摘星星,她就把银河都拽下来送给他[P6] 。

冲呀小简!

【香蕉你个布拿拿:向神,你们要忙到什么时候呀?我还欠你一顿午饭呢,后天你应该还在忙,下下个周一有空吗?】

【橘子你个奥润洁:可以。】

简澄眼睛一弯。

【香蕉你个布拿拿:那我下了课就去找你。向神会给可爱又可怜的我占个座吗?】

【橘子你个奥润洁:坐在我旁边要好好听课。】

既然没拒绝,那就是答应啦。

简澄心情愉快地发过去一个“Yes,sir[P7] ”的表情包。

刚结束了一场轰轰烈烈召唤师峡谷战役的男生寝室,充满着一种事后的和谐安宁。

罗言开始赶作业,何玏瘫在座椅上一动不动,徐远幕一脸粉红少女心地在看漫画更新,间或发出两声鸡叫。

轻松的气氛维持到向林洲状似无意地开口:“女生一般会喜欢什么样的餐厅?”

罗言:“?”

何玏:“?”

徐远幕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的漫画:“好甜好甜!……哈?”

三人对脸蒙了几秒,何玏忽地义愤填膺:“向神!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澄妹多喜欢你,你怎么能去找别的小姐姐约会!”

向林洲忍住一阵头疼,云淡风轻道:“我和……简澄一起。”

“会带我们吗?”徐远幕星星眼,被罗言拍了一巴掌:“带你去当180斤的电灯泡?”

徐远幕:“老子是一百五十斤的标准硬汉身材好吗!”

一片混乱中,何玏强行扯回了话题:“学校北门那边好像刚开了一家音乐餐厅,据说很有情调,表白成功率特别高。”

向林洲抬眸看过去,何玏还在自顾自地说:“尤其他家有个拉小提琴的服务生,贼帅,跟我都有一拼……当然,跟我们向神还是云泥之别。”

他语气谄媚,被徐远幕丢了个鄙视的眼神。

“向神,你要是迟几天问就好了,”徐远幕说,“正好我追的这个漫画,男女主好像也要去约会了,如果你和澄妹等漫画更新完再去吃饭,我还能给你提供浪漫一日游安排。”

罗言揽住他的肩,语带调侃:“我说我们徐老师哪来的这么多经验之谈,原来都是漫画里看的。”

“怎么,瞧不起我们二次元宅男啊?”徐远幕瞪他,“你们还真别说,我现在追的这个漫画还挺神的,感觉主角特别像向神和澄妹,连上次澄妹来蹭我们专业课的事情都撞上了。这说明什么!”

何玏感叹:“这说明——我们向神,天定言情男主角。”

罗言接茬:“这说明——向神要脱单了。”

向林洲:“……”

他的室友们,以亲身行为,再度告诉他一个大道理——求人不如求己。

一个星期说快不快,简澄也就是把她和向林洲寥寥无几的聊天记录回顾了个七八九十遍,然后又抱陈皎和怀溪的大腿,最后经过三堂会审确定了吃饭的地点。

怀溪一力担保:“吃了这顿饭,向林洲立刻跟你表白。”

简澄求知若渴地问她:“为什么呢?”

“……因为我串通厨房大师傅,要在菜里下‘所有人三秒内爱上简澄的魔法药水。”

简澄“哦”了一声:“能给我们期末考试的改卷老师也下一点吗?”

“简澄宝宝,”怀溪露出八颗牙齿的服务人员标准笑容,“我觉得你还是适合一辈子单身。”

陈皎作为她们三个菜鸟里,唯一动手能力还不错的人,给简澄弄了个发型。

简澄照镜子的时候,差点没认出镜子里的女孩是谁……打住。

她迟疑道:“这和我平时的头发有区别吗?”

“你平时发型什么样,全看当天风是怎么吹的好吧?”陈皎白她一眼,“我给你搞的这个,只要不是十级飓风,都不会乱。你想想,你和向林洲约会途中,万一情到浓时,要搂搂抱抱,总不能让他的手随随便便就把你头发揉成一团吧,那也太破坏气氛了。”

怎么说。

简澄想给这两位比她还会做梦的姐妹,一人送上一首《梦醒时分》。

名为吃饭,在简澄心中实则定义成约会的地点,定在学校附近购物商场里的一家港式茶餐厅。

第二次来上《数据结构》课,她认认真真地听了一节课的天书,哪怕都迷迷糊糊想打盹了,但還是努力睁大眼睛,企图让知识流淌进她的脑海里。

最后还是向林洲看不下去,给她放水:“想睡就睡一会儿,教授上次是开玩笑的,他不会刻意盯着你。”

简澄摇了摇头,趴在桌子上,侧着脑袋垂死挣扎:“那他要是待会来问你‘小向怎么就这么放任女朋友在我课上睡觉怎么办?”

她掐着嗓子,沉下语气,学教授说话学得还挺像。

向林洲眉头微动,淡淡道:“我就说,我课后会好好教你。”说完,他的手已经覆上了她的眼睛,带着很轻很浅,又让人安心的清冽香味儿。

“睡吧。”

意识沉入无边的黑暗之前,简澄只有一个想法。

——向林洲刚刚,是不是又没有纠正她话里的那句“女朋友”啊?

简澄的生物钟,在下课铃响起的一瞬间被顺利接通,补完觉整个人精神格外好,觉得整个世界都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尤其,她喜欢的人,就肩并肩走在她旁边,连平时累死累活好像怎么走都走不到的商场,都变得近在咫尺,还不够她心里的小烟花放到第二轮的。

“向神,你以前有没有跟女孩子一起单独吃过饭呀?”她扬起脑袋,好奇地问他。

向林洲低眸看她一眼:“有。”

“噢。”简澄有点小失落,小烟花像被按了暂停键,僵持在半空中。她又安慰自己,这是很正常的事,长他那个样子,二十年没有什么感情史才不可思议。

尽管如此,女孩子的声音还是变得恹恹的:“她漂亮吗?”

“记不清了——是幼儿园时候的事。”他嘴角勾着,“那时候老师安排同桌在一起吃饭。”

“哦、哦……嗯?”桃花眼蓦地睁大,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戏弄了,简澄张了张嘴,叫他,“向林洲。”

向神一句话堵住了她接下来的控诉:“但你是第一个,我自愿一起吃饭的女孩子。”

声线有点沙,又缓又温柔。

他说:“满意了吗?”

简澄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被烫熟了,她揉了揉耳朵,吐出口气,眼睛漆黑明亮,有点害羞,但绝不退缩:“超级、无敌、特别满意!”

为了控制饭量,不在向林洲面前吃太多吓到他,简澄特地挑了一条收腰系带的连衣裙,很显身材,也很控制食欲——她稍微多吃两口,胃部就会感到一道压迫的力量,告诉她“收手吧,别吃了”。

当代女性为了美,真是付出了血泪的代价。

好在粤菜都是一小碟一小碟,分量也不大,她偷偷吃一口,然后趁向林洲低头没发现,再偷偷吃一口。

小简同学自以为行迹隐秘不会被人发现,却不知道一举一动都被人尽收眼底。

向林洲想起当初上近代史课,简澄第一次给他送早餐,又饿着肚子要回去,也是这样,又想吃又怕他看到,两边脸颊鼓鼓的像小仓鼠,吃得飞快,一见他抬起头,就立刻抿嘴停下,想要粉饰太平。

他倒了杯柠檬水递过去,声音里含着点笑:“别噎着。”

“……”

本来是不会的,您这么一说,就不一定了。

周一的中午,整个商场里人都不太多,稍显冷清,以往许多小朋友扎堆排队的秋千摇椅那儿都空荡荡的。

餐厅里很安静,不像隔壁的音乐餐厅有人演奏小提琴,却格外适合平平静静地吃好一顿饭。

尽管简澄想把这来之不易的一顿饭往后无限延长,但到底有吃完的时候。

回去的路上,赶上定期的电梯维修,两个人换了一条路走。

这个商场整体的装修风格都是童话梦幻风,连安全通道的扶梯上都挂着一闪一闪的星星灯,墙壁上被人彩绘了一墙的漫画,色彩浓郁又浪漫。

顶上吊灯变换着五彩光线,发出轻微的“啪嗒”声,楼道里就他们两个人,简澄情不自禁脚步慢下来,看似在欣赏墙画,其实心里冒出了一些很放肆的想法。

比如,这里好适合亲亲抱抱再举高高哦。

反正也没人。

向林洲转头朝她看了过来。

简澄惊慌了一秒,在想她刚刚有没有把心里话说出声来。

向林洲步子动了动[P8] ,离她越来越近了,简澄呆呆地看着他慢慢低下头来,目光沉静,伸手赶走了一只快要扑上她头顶的飞蛾。

小简同学脑袋里的玛丽苏梦幻小剧场之“我被男神壁咚了”,就这么惨淡破灭。

在向林洲的手从她耳际撤回去的一刹那,简澄眼明手快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向神。”她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

向林洲看着她:“嗯。”

简澄艰涩地,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觉得,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吗?”

向林洲的眉头皱起,像在斟酌着怎么回答她。

明明被拒绝过很多次,但因为过去都是漫不经心,甚至巴不得被拒绝,所以正儿八经地,以简澄的身份和他表白,还是第一次。

等待向林洲回答的第三秒,简澄已经开始在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冲动。

事情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了,她干吗这么心急,一點都沉不住气。

下唇被她咬出苍白的齿印,简澄干干地笑了两下,打破沉默,为自己争取心动男嘉宾:“向神,我知道你可能对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你、但你试一下好不好?我觉得我这个人吧,生来就有当别人女朋友的天赋。”

——虽然目前还没有实践证明这一条理论。

她一颗心脏怦怦怦跳得好快。忽然,向林洲从她手里抽回了袖子。

心慢慢沉入谷底之际,换她被人握住手腕,有一块薄薄的,带着温度的柔软,贴上了她的眼皮,把她眼角刚刚不经意逸出的一点湿润带走了。

“没有。”向林洲的嘴唇带着她的心跳一起震动,“没有没感觉。

“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说。”

怎么把一颗心展开来给你看,告诉你,我也很喜欢你。

简澄大脑空白了好几秒,灵魂像被人抽走,半天才魂归附体[P9] ,嗓音还有点哑:“等一下。”

她略微从向林洲的怀抱里挣开了一小截,仰着头,眨巴眨巴眼睛看他。

“你答应我了,对不对?”

“对。”

“我现在真的变成你女朋友了,对不对?”

“对。”

“那我能给你盖个章了,对不对?”

第三个问题抛出来,向林洲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前的小姑娘就径直踮起脚尖,轻飘飘地在他的嘴角落下一个羽毛般的吻。

人撤退得很快,像是怕被他抓住教训一顿,却弯着眼睛笑得很开心。

是他心底深处,唯一的温热和柔软。

(连载结束)

上市预告:回忆中,向林洲与简澄终于功德圆满;回到现在,向林洲却成了简澄的上级兼前男友……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是否能够再次走到一起?“将我对你的喜欢取个极限[P10] 。——是无穷大。”薄皮大馅高糖力作,现已全国上市!

新浪微博|@陈桉_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