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星星 想见你

洛艺湘

作者有话说:之前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日本女生发明“分手灯”的新聞,想起以前上学时我也参加过科技比赛,但后来因为忙碌的学习生活,渐渐就丢掉了以前的爱好。

希望借这篇文章能提醒自己,要丰富生活,当一个有趣、快乐的人。

01

盛夏。

暖风拂过碧蓝澄澈的海面,泛起粼粼波光。

孟晚穿着潜水服,接过同伴递过来的铁架子,刚想潜入海中,就听坐在船上的指导老师说:“孟晚,你们待会儿下水,别游得太快,注意安全。”

“知道了!”孟晚是C大珊瑚礁研究队的队长,这次她和老师、同学一起来到家乡的南海海域,在南海的浅水区进行珊瑚礁种植试验,开展暑假实践活动。

因为崔老师昨天腿脚受了伤,不便下水,所以今天就由他们这帮学生,单独下海种植剩余的珊瑚幼苗。

片刻后,孟晚和同学们一起潜入海中进行打桩,钉好架子后,他们将珊瑚幼苗用吊绳绑在铁架上,做成珊瑚树。刚忙活完,孟晚就看见不远处有一抹陌生的身影,正在他们种好的珊瑚树前徘徊。

下一秒,树上的珊瑚幼苗簌簌地掉落。孟晚大惊,赶紧游过去,还未来得及反应,她就看见那人俊朗的脸庞,瞬间怔住了。

彼时陈燃望进孟晚的眼睛里,脸上也露出讶然之色。他嘴唇翕动,还没开口,孟晚就蓦地伸出手,将他拉上了就近的岸上。

孟晚记得,她和陈燃自高中毕业后,已经快一年没联系了。

为了压抑心里的那股紧张与慌乱,她梗着脖子,朝他硬声道:“你怎么这样,那些珊瑚礁是我们精心栽种的,现在被你破坏了,该怎么办?”

陈燃有些憋屈,他今天和好友一起来这儿潜水,中途和他们游散了,才误入这片区域。当时他只是好奇碰了一下那株珊瑚树,谁知上面的幼苗就掉落下来了。

“可能是你们的幼苗种在树上没绑紧,要不,你们下次绑牢一点?”他小声提议。

孟晚气闷地睨了他一眼,正想和他继续理论,就见自己研究队的老师和同学已经往这儿赶来。

老师对孟晚说,因为他们队里的某个同学没将珊瑚幼苗绑牢,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事故。为防止事情再次发生,他刚刚已经斥责那位学生,并决定在他们种植珊瑚的区域,设立相关的标识牌。

闻言,孟晚撇撇嘴,刚想作罢,就见陈燃凑近她,轻声道:“虽然这事主要错不在我,但毕竟是我破坏了幼苗。要不,我请你喝草莓奶昔,向你赔礼道歉?”

孟晚愣怔,原来他还一直记着她喜欢喝草莓奶昔。

她望向面前的少年,他眉眼泛光,笑得清俊又爽朗。

孟晚微微失了神,突然就想起了他们初遇的那一天。

夏日晴好,阳光明媚,正是一年中她最喜欢的时节。

02

那天课间。

孟晚喝着一瓶从学校小卖铺里买来的草莓奶昔,刚走了几步,就见一个少年正蹲在走廊上捡照片,旁边有同学朝他道了声歉后,就着急地跑开了。

想来他是被人撞到了。孟晚走上前,原想帮他捡起掉落在地的那沓照片,却见来人微微叹气道:“这可怎么办啊?”

她垂眸望去,只见照片上粘着黏糊糊的口香糖,抠也抠不掉的感觉。

孟晚在心里斥责了一下这种校园不文明现象,旋即开口道:“同学,你用风油精试试,应该能将这口香糖清理掉。”

闻声,陈燃抬头,女孩笑靥温软的模样顿时映入他的眼帘。

孟晚见他半天没反应,以为他没听懂。她想了想,掏出兜里随身带着的风油精,抹在了那张照片上。

半晌,那些口香糖的痕迹就全被她清除了。

陈燃讶然:“风油精居然还能这么用?”

孟晚笑道:“是啊,它里面含有饱和的环状醇和萜类化合物,能够渗透去除污渍。”

陈燃若有所思地点头,朝她说“谢谢”。

这些照片是最近国外的学校来他们一中参观交流所拍。陈燃作为校摄影队的成员,刚想将这些拍好的照片送到教师办公室,谁知却弄脏了。幸好有孟晚帮他,他才好去交差。

孟晚朝他摆摆手,毕竟这对她而言,只是小事一桩。

她懂得很多理论知识,学习成绩向来拔尖。她还喜欢科技发明,从小到大获得了许多青少年科技比赛的奖项。

可某天,孟晚背上书包想回家时,却被几个同学围在了教室门口。

她之前在学校的兴趣课堂上,发明了一款能够连接网络的智能小闹钟。

这款闹钟相当于一个物联网电器,只要将集线器与Wi-Fi连接网络,再通过IFTTT应用连接到学校论坛,这样,只要有人在论坛上打出“哈哈哈”的字眼或发布“搞笑”等关键词,闹钟就会发出响声。

孟晚原本只是想将这个闹钟当作上网冲浪收获快乐的工具,是她闲暇时做出的作品。谁知竟被老师意外看中,将其改装后用于监督学生的上网情况。

如果学生在学习时间上网,那放置在教师办公室里的闹钟就会发出响声,以此起到监督作用。

“我们喜欢上网,也知道不能在学习时间上网,但你也不能发明这样的东西来监督我们吧,这让我们感到不自由。”

“是啊,我现在上网的心情都没了,总感觉有只眼睛盯着我,浑身不自在,这都是拜你所赐!”

闻言,孟晚鼓着腮帮子,眉头微蹙,看起来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

她憋着一口气,刚想朝他们开口,一阵清朗的男声就传入她的耳朵:“这事我觉得跟孟同学没关系。老师也是担心上网会影响大家的学习,才这么做。如果你们有异议,大可找老师沟通,干吗揪着她不放?”

话音落地,有人依旧愤愤不平,有人却也知道不能全怪孟晚。他们说了几句,随即就离开了。

孟晚看着他们的背影,松了一口气,朝陈燃道:“谢谢你。”

“不客气,你上次帮了我,我这算礼尚往来!”他顿了顿,说,“如果下次你再遇上这种事,别傻乎乎地站着挨训了。你就跟他们理论,如果理论不过就来找我,我帮你!”

孟晚一听,笑了:“你们八班的教室离我们教室那么远,你怎么帮我?”

“只要你出声,我随叫随到!”陈燃拍了拍胸脯,露出一副“讲义气”的模样。

他骄傲地说:“以后我罩着你!”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浸着他的眉眼,仿佛泛起光芒。

孟晚的脸微微一红,心里也像涌入了一股暖流,缱绻涌动。

03

不久后,期中考试的成绩公布了。

孟晚由于数学考试失利,与年级第一的名次,再次失之交臂。

当天晚上,她拿着自己的试卷回到家,果不其然,遭到了孟妈妈的责备。孟妈妈让她回屋子里,做完一整套的数学练习卷。

做完卷子后,孟晚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她实在睡不着,便起身出门,想去楼下散散步,谁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她的学校。

一中离孟晚家不远,她望着校门,想起那张年级排名的榜单,蓦地叹了一口气,正想离开,一阵熟悉的男声响起,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回头,只见陈燃站在街边,手里提着相机,朝她打招呼。

他告诉孟晚,他经常会在夜晚或周末出门,到处拍照,将拍到的有趣新鲜的事物放到学校的论坛上,分享给大家。只不过,他在论坛上没用真名,而是披了一个叫“烈焰”的马甲名。

孟晚怔然,她之前经常逛论坛,最喜欢的就是看“烈焰”发的帖子。每次她只要学习压力大,就会上论坛看看帖子解压,没想到,陈燃就是“烈焰”。

孟晚说,她的兴趣爱好不多,除了喜欢逛论坛之外,最热衷的就是科技发明。

虽然陈燃不懂这些高深的知识,但他喜欢听孟晚聊那些科技发明的话题,好似跟随她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他俩边走边聊,两人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条美食街。

彼时夜幕降临,美食街却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陈燃拍下这一幕幕具有市井烟火气的景象后,带着孟晚坐到了一处烧烤摊前,点了几串牛肉丸。

片刻后,孟晚拿着一串冒着热气的牛肉丸,扯起嘴角说:“如果我妈妈知道我来吃烧烤,肯定又会念叨我了。”

“为什么啊?”陈燃咬了一口烤串,乌黑明亮的眼睛望向她。

“因为她觉得,这些食物肯定不卫生。”

孟晚说,她的妈妈对她向来很严厉。在她上小学时,她的爸爸就因病去世,留下她和妈妈两人相依为命。所以,孟妈妈一直希望她能像她当科学家的爸爸一样,做一个优秀的人。

望女成凤是许多家长的愿望,但这也让孟晚有时感觉喘不过气来。

陈燃静静地听着,半晌,他轻声开口:“我觉得,你可以和你妈妈好好沟通,让她了解你的想法。”

毕竟现在有不少家庭,就因为家人间缺少沟通,所以让横亘在彼此间的墙越砌越高。

“我们要推倒那面墙,这样才能听到彼此的心里话。”陈燃目光灼灼地对她说。

孟晚微微一笑,她决定好好考虑陈燃的建议。

半晌,他俩走到孟晚家的楼下。孟晚望着如墨的夜色,发现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家了,可她莫名地有些留恋,停下脚步,迟迟没有动作。

她望向陈燃清俊的脸庞,抿了抿嘴,道:“我还是有点睡不着,要不你再陪我聊个五分钟的天?”

少女的话里带着点羞赧与调皮,陈燃不禁浅笑:“可以啊!不过你睡不着,不会是还为你妈妈的事情烦恼吧?”

“不、不、不。”因为他,她现在的心情已经好多了。

半晌,有莹白的月光洒下来。孟晚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陈燃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困了?”

“没有,我……我还是睡不着。”孟晚小声道。

陈燃想了想,望向天上的星星,不禁笑了:“你睡不着,是不是因为天上的星星想见你啊?”

见孟晚愣怔,他眸中的笑意更深了:“虽然星星想见你,但月亮也想和你说晚安。所以,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明天见!”

他笑得眉眼弯弯,比天上的星光还好看。孟晚不禁有些看呆了。

那晚,夜风缱绻地拂过,像是将天上的星光扫落在孟晚的心上,炽热又温暖,让她久久无法忘怀。

04

翌日放学后。

孟晚背着书包经过教师办公室,刚好撞上一抹颀长的身影。

她抬头,竟是陈燃。

此时他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手里攥着那张高二物理的期中试卷,满脸写着一个“丧”字。

孟晚愣怔,看了一眼他手上试卷的分数,想了两秒才问:“你们老师批评你了?”

陈燃闷闷地朝前走,孟晚见他没回答,心想估计是被她猜中了。谁知,她刚思索着,走在前面的少年就突然停住脚步。她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到他的身上。

陈燃回头,面露认真地朝她说:“其实我其他科目的成绩还可以,就是……物理差了点。”

他的声音有些低低的,但表情诚恳,像是想要在这个学霸少女面前留有一点颜面。

孟晚頓时觉得这样的他有点可爱,她的嘴角微微弯起,十分配合地说:“嗯,我觉得你的成绩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物理这门差一点就能及格了,下回肯定能考好!”

语毕,陈燃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物理成绩向来不太好,如果我爸妈看到我这卷子,估计得家法伺候!”

“这么严重啊?”

“嗯。”陈燃想了想,眼里泛起星星点点狡黠的笑意,道,“要不,你帮我补习物理吧!”

孟晚表情微滞,陈燃以为她不太愿意,立刻加码道:“我可以请你喝你最喜欢的草莓奶昔,一周一瓶,怎么样?”

“成交!”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们的身上,孟晚看着面前的少年眉眼泛光,笑得清俊又明朗,心里像打翻了一罐橘子味的蜜糖果酱,有些甜滋滋的。

其实,即便没有草莓奶昔,她也愿意帮他。

她知道她错了,一直以来是她太过严厉,忘记了当初对女儿最大的愿望,不过是希望她能成为一个健康快乐的孩子。

那一夜,她俩拥抱在一起,最终破涕而笑。

翌日。

孟晚带着妈媽来到了陈燃的表哥的那家照相馆,还带着爸爸的照片,想一起拍一张“私人物品”主题的合照。

“不过,我们能不能不拍背影,就拍正面?”孟晚说,她希望她能和妈妈一起,带着爸爸的照片,微笑着拍下这张合照。

陈燃站在一旁,立刻开腔,让表哥破例一次。

片刻后,她们面对镜头,伴随咔嚓一声,拍下了那张全家福。

冬季严寒,但熹微的日光洒进照相馆里,孟晚感觉心里暖暖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

06

那天之后,孟晚抓紧时间准备市里举行的青少年科技比赛。

因为曾经参加过几场类似的比赛,所以有经验的孟晚原本是不紧张的。

但比赛这天,当她看见陈燃坐在观众席上,目光灼灼地注视自己时,她的心里倏地像潮水般涌动起来。

陈燃的嘴唇动了动,她细细地看,终于明白他想对她说的话——加油,你一定可以。

孟晚长舒一口气,挺直腰板,朝他点头,随即站在台上,开始朗声介绍她这次制作的星星灯。

那是一盏星星形状的灯,只要往灯吹气,灯光就会变幻不同的颜色。

“这盏灯就像蜡烛,但它比蜡烛要永恒灿烂。只要一个霍尔传感器,还有有机玻璃漫射器等技术部件,对其进行设计组合,就能改变灯的亮度及颜色,绽放璀璨的星星光芒。”

语毕,馆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直至比赛结束,孟晚捧着那个一等奖的奖杯走到台下时,陈燃的脸上还挂着止不住的笑容,拿着相机继续为她拍照。

孟晚面上飞霞,不由得羞赧道:“好了,你别拍了,我有礼物想送给你。”

“什么?”

陈燃疑惑,还未开口,孟晚就将那盏星星灯放在他的手上:“你曾经想赠我漫天流星,所以我现在就送你一颗星星。”

少女眉眼弯弯,笑得像天上最明亮的那颗星。于是,当天晚上,陈燃在学校论坛上,上传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放在窗边的星星灯与天上的月亮相映衬,散发着熠熠光芒,底下还写着文案——星星想见你,但月亮想和你说晚安。所以,晚安,祝你好梦。

孟晚看着论坛上陈燃发的帖子,不由得笑了,她在心里轻轻地和他道了一声晚安。

然后,一夜好梦。

孟晚原以为,她和陈燃可以一直这样,平日里一起玩耍,或者相约去照相馆复习功课。

但近来,她发现,一切都悄然改变了,陈燃经常放学后和林翩翩一起回家。

听说林翩翩在隔壁学校读书,她的成绩在班里也名列前茅,而且他们还是邻居,也许陈燃觉得和她一起学习更方便吧。

孟晚这样说服自己,但心里还是泛起钝钝的疼。特别是自此之后,陈燃都很少主动找她。

彼时正值高三的备考阶段,孟晚晃了晃脑袋,将心里那些乱如麻的情绪全都压下,为了妈妈,也为了自己,决定好好备考。

待到时光翩跹而过,高考大战结束后,孟晚跟随学校队伍来到市郊的海滩举行毕业旅行。

她一步步踩在沙滩上,手里拿着自己制作的星星形状的贝壳,想去隔壁班的队伍里找陈燃。

她想问问他,他准备考哪所大学。如果愿意的话,她希望他能接受她的这枚贝壳礼物……与她一起相约去同一座城市读大学。

——每年毕业季都流传着一个传说,如果有人送出自己的礼物,而对方接受了,那他们俩就会永远在一起。

孟晚满心期待地走近,可隔着人潮,她看见林翩翩捧着一个盒子递给陈燃,而他也微笑地接下了。

今天林翩翩的学校也在此举行毕业旅行,孟晚没想到会遇见她,而更令孟晚没想到的是,陈燃竟接受了她的礼物。

孟晚的心好似被深深刺痛,她握着那枚星星贝壳,站在人潮熙攘的海滩上,顿时感觉无比孤单。

夜色如墨,周遭的海滩上霎时燃起一束束烟火。她看着陈燃和林翩翩手执仙女棒,烟火在眼前点燃,映照着他俩灿烂的笑靥。

孟晚微微转过身,朝自己班级的方向走去,自此再也没有回头。

07

如今,孟晚望着那片陶器堆里熊熊燃起的火焰,微微失神,思绪仿佛又飘到那一年,她站在海滩上,看着那场太过刺眼的烟火。

下一秒,身旁的当地人朝他们笑道:“谢谢你们这群大学生帮我们烧制陶器,如果不嫌弃的话,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孟晚他们现在所处的南海海域,附近坐落着这个原始烧陶工艺的族群。

族人主要以烧制陶器为生,孟晚他们来到这儿时,看见有年迈的老奶奶将稻草和椰子壳铺在陶器上,想要烧制陶器,他们便上前去帮老奶奶的忙。

彼时孟晚刚想开口回答,就听旁边的陈燃扬声道:“不用了,大叔,我们待会儿自己去外面找点吃的就行!”

陈燃自破坏了她的珊瑚树后,就一路跟着孟晚。孟晚始终没和他搭话,现在听见他说话,她起身就想离开,手臂却被来人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她微微蹙眉,他却伸手擦了一下她的脸颊。

温热的触感传来的那一刻,孟晚怔忡,脸上也攀上一点红晕。

她看着他浅浅地笑:“你刚刚帮忙搬陶器,弄得一脸灰都没发现吗?”

孟晚摸了摸自己的脸,沉默了两秒后,抿嘴道:“要你管。”

她刚想继续走,陈燃又追了上来:“孟晚,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吗?”

他的脸上露出些许失落,轻声道:“你去北京读大学也没跟我说,电话号码也换了,我根本找不着你。上次我专门筹备了一场高中全年级的同学聚会,你也没有来……”

闻言,孟晚怔住了。她一直以为他和林翩翩早已在一起,可殊不知,他竟一直在找她。

那一刻,孟晚才知道,原来当初陈燃之所以放学后总是和林翩翩一起回家,是因为林翩翩的妈妈开了一个补习机構,他专门跟着她去那里补习。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和孟晚一起考上理想的大学。

他知道自己的成绩和向来有学霸之称的孟晚相距悬殊,但他一直在努力,甚至还为她准备了相片。

那时,陈燃知道林翩翩是孟晚的初中同学,所以便拜托她找来了孟晚初中时的单人照,同时还费尽心思地找到了她小学时的照片。

那天,林翩翩在海滩上,将找到的孟晚的照片都放在一个盒子里,交给了陈燃。

他满心欢喜,回家后又翻出了自己摄像机里拍到的孟晚的照片,将那些照片洗出来后,一起带到表哥的照相馆,与之拍了一张合照。

陈燃在照相馆里曾帮许多人拍过照片,他也想过,如果是自己的话,又会带着何物一起拍照呢?

最终,他明白了,在他的心里,孟晚早已是十分重要的人。他想要和她一起,奔赴未来。

可是,他还未将那张珍藏的照片交付出去,她就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此时,陈燃将那张照片从兜里拿出来,递到孟晚的面前,目光灼灼地对她说:“孟晚,我想说这句话很久了。虽然我以前没能和你在一起,但希望以后,我能参与你的未来。”

他珍藏了她小学、初中还有高中时的照片,但在大学时期,将她弄丢了。如今,他再次遇见她,便不会再放手。未来,他想和她一起走。

语毕,孟晚的心微微震动。

她看着那张照片,照片里的陈燃捧着她的那几张照片,笑得格外粲然。

孟晚不禁失笑:“你想拍照,可以跟我说啊,我真人就站在这儿,我可以和你一起拍,拍多少次都行。你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找来这些旧照片。”

她越说越小声,面带羞赧道:“而且,那些照片里,说不定还有黑历史照片……”

“不是的!”陈燃忙不迭地说,“你在我心里,怎样都好看。”

陈燃说完,忍不住摸了摸她头上的碎发,轻声道:“而且,你知道吗?这叫浪漫,这是我想给你的惊喜和浪漫。”

孟晚愣怔,蓦地明白了,这是陈燃想送给她的浪漫,就如同当初他送给她漫天流星般,是他一心想要赠予她的浪漫。

孟晚感动得眼角微微湿润,她拿出了自己包包里那枚星星形状的贝壳,将它放在陈燃的手上。

她告诉他,其实她也一直珍藏着这个礼物,不舍得丢掉,因为她始终放不下他。她也想给予他——她所认为的浪漫。

那一刻,陈燃终于忍不住伸出长臂,将她拥在怀里。

天上繁星闪烁,月色静谧幽然。他俩望着彼此,不禁笑了。

兜兜转转,跌跌撞撞,但此刻星星犹在,月光尚好。

从今往后,他俩可以只道晚安,不话别离了。一切真好。

内容查看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0.01果币,请先
客服:1585686708

3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