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别传纸条给我(二)

墨西柯

上期回顾:小可爱顾若通过微信偶然结识了一个声音异常好听的小哥哥,这对于身为声控的她来说,简直是致命一击。顾若就此沦陷,借机跟小哥哥成为无话不说的微信网友。没想到的是,她心心念念的低音炮小哥哥,就是她那天翻围栏时偶遇的长腿怪物——体校小霸王沈轻。

第一章 你好,低音炮小哥哥

顾若虽就读于省重点高中,但响应减负号召,高一、高二是没有晚课的,到了高三才会住校上晚课。不过这些学生很多晚上都会请家教,周末也是上各种补习班,都没闲下来,反而让家长期待学校能给学生们安排晚课了。

意见一直在提,只不过迟迟没有回应。

顾若是那种难得晚上清闲的学生。她的家里人完全听从她的意见,除了周末会安排她去上英语补习班,就再没有其他的安排。这样也更方便她发展业余爱好。

晚上放学刚刚下了公交车,她就听到了耳机里传来的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是小哥哥发来的消息:你喝奶茶加冰吗?

若若:我喜欢常温。

又过了一会儿,小哥哥发来消息:老街的“我和我的小朋友”奶茶第二杯半价,我要了两杯。我自己喝不完,你放学路过这里的时候来取另外一杯吧。

若若:啊?真的假的?

身轻如燕:[图片]

身轻如燕:就是这里,能找到吧?

顾若赶紧改了一条路线,朝着老街走。她去的时候内心还在忐忑,是不是要见到小哥哥了?

不过她进入奶茶店的时候,店里并没有其他顾客,只有外卖订单的播报声响起。她走到吧台问:“请问,有没有一个小哥哥留了一杯奶茶?第二杯半价的那种。”

吧台内的女孩立刻懂了,从柜台里拎出一杯奶茶来递给顾若。这是超大杯奶茶,喝两杯绝对会被甜死。至少顾若是那种临睡前喝了奶茶就会很久都睡不着的人。

顾若又问:“小哥哥已经走了吗?”

女孩回答:“对,点完就走了,能有五分钟吧,这杯是之后做的。”

顾若迟疑了一下才小声问:“小哥哥长什么样子?”

女孩似乎没想到顾若会不知道那个人的样子,微微一愣,紧接着就笑了:“你们没见过?他……个子很高,瘦瘦的,挺帅的,穿着运动服。”

顾若拎着奶茶向女孩道谢,然后快速跑了出去,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高高瘦瘦的。

挺帅的。

其实声音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至少在她的那个小圈子是这样的。

不知为何,常年不露面且声音好听的小哥哥好多都是身材偏胖的。这也使得那些身材偏瘦、长相清秀的小哥哥,都会被声控们当成宝贝。

声音那么好听的小哥哥,居然还很帅?顾若快要犯花痴了。

回到家后进入房间里,她把奶茶放在桌上,看了许久也不舍得喝。最后因为怕里面的珍珠会不好吃了,才插上吸管喝起来。

“好甜啊……”她小声嘟囔。

嘴里甜甜的。

心里也甜甜的。

有一种甜蜜的感觉悄无声息地在胸腔漾开,肆无忌惮地蔓延着。

顾若是那种别人送了她东西,她就要还礼的性格。她想着小哥哥都那么困难了,她可不能占小哥哥的便宜,心里便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两天后,她在常去的糕点店买蛋挞的时候,听到了外卖的提示音,听到了关键字:到店自取。于是顾若立即询问了店员,之后又在店里选了一些糕点,留的是小哥哥的微信号。

顾若离开店里才给小哥哥发消息:三只小熊猫糕点店,到店自取,报微信名就可以。

身轻如燕:啊?

身轻如燕:喂,你觉得我的这个微信名说得出口吗?

顾若看到手机就大笑出声,快速上了楼梯挑选布料。她常去的店铺在二楼的居民楼里,一楼是户外楼梯。店铺看着不起眼,其实里面别有洞天。

不过进去以后手机信号不好,她站在栏杆边回复消息:我觉得还好吧。

她回复完,就看到一个男生从她正前方的楼下跑了过去。

男生身材高挑清瘦,上身穿着体校的校服外套,下身穿着运动短裤,露出光洁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他似乎跑了很久,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接着又快速跑了过去。

运动的姿态有很多种。正确的跑步姿势一般是:肩膀要保持放松的状态,膝盖抬高,上身挺直,双脚蹬地要快,脚蹬地的位置处于前移时身体的正下方。

这个男生仅仅是跑步时的姿态,就能够让人看出他是经常运动的那种。他的身体十分轻盈,并没有沉重的步伐,反而十分惬意。

顾若踮起脚来,想要越过障碍物看看刚刚跑过去的那个男生,总觉得这个搭配有点似曾相识。之后她突然想起来,是她爬围栏时帮过她的“长腿怪物”。

原来她家附近也有体校的学生?

想了想后她一愣,快速给小哥哥发消息问:你现在在哪里?

身輕如燕:包子铺。

顾若立即觉得自己想多了,这附近并没有包子铺。

另一边,沈轻听到了耳机里传来的提示音,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手机。

他被停寝之后也没有断了训练,上学、放学都是跑步,今天也这样。看到消息后,他左右看了看,就看到一块硕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包子铺。也不知道这家店是什么时候开的,以前都没见过。

他低下头打字回复:包子铺。

若若:哦。

身轻如燕:怎么了?

若若:没事。

沈轻跑到糕点店,报上自己的微信名。

老板娘看到沈轻就笑了:“是你啊,喏,小姑娘给你点的。”

沈轻伸手接过来,打开纸袋看了看,里面是一罐罐的糕点,核桃酥、蛋卷、饼干等等。

“这些得多少钱?”沈轻随口问。

“一百多吧。”

“这么多呢?付过钱了?”

“嗯。”老板娘看了看沈轻,毕竟是熟人,忍不住八卦,“女朋友啊?”

沈轻拎着东西摇了摇头:“不是,那种小学霸不会谈恋爱的。”

“她选得可是挺用心的,在店里转了二十多分钟才选了这些。”

沈轻都打算走了,听到这里脚步一顿,随口答了几句,并叮嘱:“别跟我妈说。”

“知道知道。”

走出店里,沈轻给若若发消息:怎么买这么多?

若若:你要是没钱吃饭了,就吃这些,顶饿。

沈轻发现了,顾若还陷在他贫困的旋涡里走不出来。他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知道,自己不是穷,只是缺钱买新鞋。

身轻如燕:以后别买了,这不得榨干你的零花钱?

若若:不用担心,我自己能赚钱。我为了养娃,学了好多手艺。

沈轻不知道养娃是什么意思,以为是顾若家里有个弟弟,还顺便脑补了一出重男轻女的大戏。顾若刻苦读书的同时,还要帮忙家里赚钱养弟弟。

随即他回复:我觉得女孩挺好的,以后我要是要孩子,也喜欢女孩。

顾若拎着自己新买的给BJD娃娃做衣服的布料,看着小哥哥发来的消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

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天渐渐凉了。近几年的秋天总是来得很突然,才下一场雨,突然就冷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准备过冬了。刚巧这个时间杨楠过生日,他家里人送了他一套房子。沈轻还以为杨楠叫他们过去是看房子呢,结果是帮着搬家,累得他和邓毅然直骂人。杨楠晚上就请他们吃了几根烤串,没吃饱就啃馒头。要不是累得没劲了,沈轻非跟这货打一架不可。

第二天一早他们还要去学校,三个人是互相搀扶着下的电梯。运动归运动,忙着搬家真的不是什么好活。到了车站,沈轻拿着手机翻找附近的店:“看到没,这么多店呢,下次再拿馒头糊弄我,我就弄死你。”

杨楠点头答应,那副好说话的样子仿佛昨天那个孙子不是他似的。

沈轻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杨楠的目光往站在斜前方的小姑娘身上扫了一圈,像下了好大决心似的才把目光收回来。

他也跟着去看。

女孩穿着隔壁省重点高中的校服,瘦瘦小小的,脖颈白皙。

刚巧这个时候公交车来了,女孩上了车。热心肠群众沈轻立即推着杨楠跟上,那力道恨不得把杨楠推到人家小姑娘身上。

杨楠赶紧挣扎,保持美男该有的矜持。

挣扎的时候刚巧撞到了邓毅然,邓毅然哀号出声:“我×,你顶到我的肾了!”

杨楠回头瞪了他们一眼,接着又看向那个女孩,用力撑着才不至于挤到那个女孩。

沈轻有点想笑,杨楠这是开窍了?

杨楠人送外号:杨大漂亮。

沈轻和杨楠从小学三年级转校开始就认识了,两个人初期不对付,后期居然成了哥们儿,想想也真是神奇。

杨楠有多漂亮呢?

小时候,杨楠戴个假发就能装小美女,装了也能是校花级别的。后来他的身高不要命地蹿,蹿到了一米八几,也就没这茬事儿了。

杨楠的长相是标准的网红小哥哥类型,逗号刘海和微卷的头发,抖音里很多高人气的小哥哥把滤镜开到最大,都不一定有杨楠在现实中好看。

沈轻跟杨楠就不太一样了。

杨楠帅得“人畜无害”,沈轻帅得“丧尽天良”。

沈轻脸小且有轮廓感,瓜子脸又有点欧美范,配上一双剑眉及凤眼。

他是单眼皮,眼睛不大不小,眼角微微上挑。下眼睑颜色偏重,却又算不上黑眼圈,只是平白多了一些“凶”的气质。

他的鼻梁很高,嘴唇却很薄,这张脸这样一搭配起来——痞帅,高级脸。

就是看起来不像个好人。

杨楠的帅适合演男主角,笑一笑便能俘获万千芳心。

沈轻的帅适合演反派,还是那种“砰砰”开几枪眼睛都不多眨的人渣类型。

车子很挤也很晃,女孩似乎在躲他们,沈轻却一直推着杨楠跟上。

沈轻拍了拍杨楠的肩膀,小声问:“我帮你?”

杨楠看到沈轻笑,就知道准没好事。

果不其然,沈轻居然把手里拎着的球鞋给递了出去:“小妹妹,没东西扶,就拽着这个吧。”

“我……滚!”杨楠忍不住骂了一句。

“老子这双鞋是限量款的好不好?”

杨楠的眼睛差点瞪出来,沈轻这小子居然直接搭讪?!这不得让人觉得他们几个都是臭流氓?!

沈轻依旧在笑,眼神仿佛在说:不用谢,我在还馒头的恩。

“你别闹。”杨楠小声说。

“我给你要手机号去?”沈轻又问。

“我不要。”

“那我要。”沈轻又去搭话了,结果愣是没成功。

整整闹了一路,下车的时候他们还跟着女孩一起下了车。剛下车,就有一个女孩从学校里跑出来,直奔他们调戏了一路的小姑娘:“卿卿!成绩出来了!”

沈轻他们三个人朝着体校的围栏走,走的时候沈轻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刚刚跑出来的顾若一眼,然后忍不住笑了。

这女孩他见过,是爬栏杆乱蹬腿的那个。

她和杨楠看上的小姑娘是朋友?

邓毅然问杨楠:“是不是有点矮?”

沈轻先不乐意了:“都有一米多高,跟你多尊贵似的,女孩都是小仙女懂不懂?”

杨楠咧嘴一笑:“胡扯,我是那种会先恋爱舍弃你们的人吗?是兄弟就一起单身。”

顾若的闺密师筱卿似乎被隔壁体校的男生盯上了。师筱卿早晨上学就被搭讪了,不过她没搭理。结果回去以后,那个男生还臭不要脸地来搭话,最可怕的是他们居然还住在同一个小区。

若若:坏蛋!

若若:别理他们!

若若:我们绕着他们走,他们要是再来,你就揍他!

师小卿卿:你的小哥哥突然加你的微信号,你骂他了吗?

若若:……

师小卿卿:说起来,前两天搭讪的体校男生里也有一个低音炮。

若若:低音炮和低音炮是不同的,我们家小哥哥才不是那种轻浮的男生呢!

师小卿卿:你们家的?

若若:……

师小卿卿:我要下车了,你到哪儿了?

顾若抬头看了看,然后就看到车窗外一个熟悉的男生跑了过去。因为堵车,车子行驶缓慢,竟然跟男生“相对静止”了一段时间,让她能够清晰地看清跑步的男生长什么样子。

又是那个男孩,不过今天换了一身运动服,并且换了长裤。他跑步的时候刘海在额前晃来晃去的,挡住了些许眼睛。

不过光看下颚线,顾若就忍不住抿紧了嘴……

侧脸杀手。

鼻梁高挺,嘴唇很薄,下颚线的弧度优美,符合完美侧脸的一切特征。

男生似乎注意到了公交车,侧头看了一眼。顾若立即做贼心虚地收回视线,低下头回微信消息:马上就要下车了。

师小卿卿:我在车站等你。

结果,顾若堵车了。跑步的男生跑得不见了踪影。

顾若风风火火下车后,就看到了师筱卿身边似乎有另外两个男生,都穿着体校的校服。两个男生在打打闹闹,顾若绕过他们,拉着师筱卿就往学校里走。

男生还在骂:“有话好好说,踩什么鞋啊?”

沈轻继续跟杨楠掰扯:“还跟我装大尾巴狼,结果还不是下手了?你觉不觉得我的头顶是绿的?”

“滚蛋,人家又没跟你,你绿个屁啊?”

沈轻一早就知道杨楠的小心思,却也没说破。

杨楠脸皮薄,没事,他脸皮厚。

结果杨楠前脚才说不会恋爱,后脚就去撩人家小姑娘。沈轻正愁没理由收拾杨楠呢,正好来了机会,借题发挥跟杨楠闹成一团。

再抬头时,就看到师筱卿已经走了。

他抬头的时候正好跟顾若对视上,然后就发现顾若一边往学校里走,一边回头瞪自己。

这是……被当成是流氓了?

不过顾若挺怂的,对视之后立即转过头去,装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临近万圣节,很多商店都进行了装扮,附近也总有些穿着奇特的人出现。最近就出来了一群人,故意打扮得很恐怖,再突然出现吓人一跳。这群男生还有特定的目标,就是专找长得不错的女孩,顺便还会调戏一下。

顾若放学后下了公交车,手里还拎着一袋苹果。走到上坡的地段,她正闷头走路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个人,对着顾若“啊”了一声。

顾若吓了一跳,身子一抖,下意识地往后退。

这里是上坡路段,她往后退的时候险些跌倒,好在被一个人挡住了。这个人的手很大,单手就扶住了她的后背,巴掌之间到手掌几乎跟她的后背一样宽。她侧头看向身边的人,需要再抬头才能看清。

漂亮的下颚线,熟悉的运动服。

沈轻没看她,扶住她以后伸手把扮鬼男生的帽子一把拽了下来,还顺便拽下了假发。

那个人头顶戴着发网,看起来十分别扭,帽子被拽下来的他也被吓了一跳。

沈轻拿着帽子砸那个人的头,连续三下动作干净利落,接着把帽子丢还回去:“滚蛋。”

吓人的男生本来有点气,可看到沈轻的身高和长相就怂了。

“开不起玩笑……”他嘟囔着重新戴上假发和帽子。

顾若也跟着嘟囔:“我又不草船,你别来我这里犯贱,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吓人的男生又看了两个人一眼,灰溜溜地走了。

等人走了,顾若才看向沈轻,从袋子里取出一个苹果,递给沈轻:“谢谢你。”

沈轻勾起嘴角真的接过来,然后就听到顾若继续说:“再见。”

“哦……”

顾若拎着剩下的苹果,继续“吭哧吭哧”地往上走。她這个人胆子挺小的,尤其沈轻看面相很凶,标准的不能招惹的面相。她知道沈轻帮了自己,不是个坏人,却还是想逃。

和帅哥说话……她紧张。

紧张到都没有注意到沈轻的低音炮。

沈轻原本还在跑步,突然也不跑了,就在她的身后跟着。走到小路口,顾若往右拐。这个时候沈轻应该左拐,他们两个人的家间隔了一个小区。

他想了想,还是跟在了顾若身后,怕又有人出来吓顾若。直到亲眼看到顾若进了小区,进了单元楼,他才按原路返回往自己家走去。

途中他拿着苹果在身上擦了擦,然后直接咬了一口。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嗯,还挺甜的。

周日,体校放假。沈轻刚睡醒,就被妈妈叫去社区帮忙。

在路上他还忍不住问:“不是请了物业吗?你怎么还这么忙呢?”

“社区要办文化节,选几个书法好的出来,等过年的时候给大家写对联,送到每家每户去。”

“哟,还挺文艺的。”

“你懂个屁啊,你那个狗爬子字我就不说了。过去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别臭着一张脸,看到长辈就叫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听到没?”

然而沈轻没听,到了地方就坐下,拿起手机玩游戏。有人想让沈轻帮忙搬桌子,沈轻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大爷就说道:“玩游戏呢,那你先玩吧。”

这小子长得凶神恶煞的,还真不敢使唤他。

不过有一个人来了之后看到沈轻就问:“永芬的儿子?”

沈轻抬头看她一眼,说道:“阿姨好。”

“我是微信群里的静仪。”

沈轻在微信群里围观过,知道这位是若若的妈妈。

“哦,我记得,若若的妈妈吧?”

“对,她教过你学习?”

“教过,教得可好了。题全对,连我们老师都震惊了。”沈轻关了游戏跟蒋静仪说话,长得虽凶,人却客客气气的。

“我家里有一台旧的饮水机,打算拿过来给大家用,你跟我去家里搬过来吧。”

沈轻没丝毫犹豫,立即跟沈永芬说了一句,就跟着蒋静仪走了。

蒋静仪是一个说话很温柔的阿姨,人也健谈,一直在跟沈轻聊天。沈轻想着他妈要是有蒋静仪一半温柔,他也就知足了。但沈轻真没勇气跟自己妈妈说:“你看看人家若若的家长。”八成会被揍得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跟着蒋静仪到了家,蒋静仪先指挥沈轻去阳台把饮水机搬出来。他们家的阳台上堆放了一些杂物,需要先搬出来一些,饮水机才能拿得出来。

这台饮水机还是一体机的那种,有点重。沈轻走进去刚抬起头,头顶就撞到了东西。他有些错愕地抬头看,看到的就是阳台的升降晾衣竿。这高度,还真不适合一米八几的个子进来。晾衣竿上挂着淡粉色的纯棉吊带睡裙,还有一个白色主体,装饰着淡粉色类似的内衣。

还是一套的……

沈轻又低下头,轻咳了一声后继续搬。

搬出来后,蒋静仪让沈轻等一会儿:“好些日子没用了,我刷一刷再搬过去,省得你把衣服给弄脏了。”

“好。”沈轻立即答应下来。

他走过去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阳台上的晾衣竿,速度飞快。

然后他就做贼心虚地去客厅坐下,坐在沙发上觉得这个家里的沙发真矮,茶几也离得近,连腿都伸不开。

他很快就看到了门口放着的拖鞋,走过去看到是粉色的拖鞋,上面还印着小熊猫。

他用手机拍下来给顾若发过去:你的?

若若:啊啊啊!

若若: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身轻如燕:我被抓了壮丁,过来帮忙搬东西。你呢?

若若:周日补习英语,我在补习班呢。

沈轻如燕:几点回来?

若若:上课两个小时,还有四十分钟。

身轻如燕:那1等不到你回来了。

这时蒋静仪走了出来,问沈轻:“你要不要吃个水果?”

“不了,我马上要参加比赛,最近禁止在外面吃东西。”

沈轻他们平日里吃东西没有太大的顾忌,除了碳酸饮料这些对身体有害的,其他的倒是无所谓。不过参加全国性的比赛前三个月,就不能吃外面的东西,只能吃食堂。

“那你放假回家了你妈妈怎么办?怎么做饭?”蒋静仪就真的不给沈轻拿了,只随口问了一句。

“我们小区一楼有一个小院,被我妈圈了起来种菜,施肥什么的都是有着严格的标准的。”

“你妈妈也是不容易。”

等蒋静仪擦干净饮水机,沈轻再帮忙搬到社区去。

沈永芬又指挥沈轻干了点活,然后就让他回去:“回去了好好休息,不然比赛前的集训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了。”

“你还知道呢?”

“这不是我想多跟儿子相处一段时间吗?”

“呵,我走了。”

沈轻这一次的比赛真的挺重要的,他已经算是未入省队的学生里年纪比较大的了。

他报的是田径的跳跃项目,一般来讲,开始项目训练的年龄从十二岁就开始了。像沈轻的年龄正好开始专项训练,也是开始争抢进入省队名额的年龄,每一次的比赛都至关重要。

进入省队,在省队里进行专项训练,到达黄金的二十二岁到二十五岁,成绩突出被国家队选中,就可以参加国家级的比赛,甚至是世界级的比赛了。

沈轻的这一次比赛就是奔着省队的名额去的。

因为十分重要,所以不能懈怠,不能出任何差错。

结果沈轻最好的哥们儿却在这个时候受伤了。

杨楠转学到二中来了。

顾若去老师那里取教具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立即捧着教具回了教室,紧张地跟师筱卿说:“卿卿,那个……那个体校的男生转校过来了,已经在(3)班了,还引了不少人去围观。”

师筱卿错愕了一瞬间,又抬头看向门口,走廊上果然聚集了很多人。

杨楠……转到二中来了?

“為什么会引起围观呢?”师筱卿有些不太理解。

“基本上是因为帅。”顾若想了想后说出大实话。

“长得帅就围观?”

“可能他在别的学校不会这样吧,可是在帅哥资源稀缺,连唐梓耀都能被称为美男子的二中,杨楠简直是帅到逆天了。”

师筱卿忍不住蹙眉,神情有点不耐烦,将羽绒服放在桌子上,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刚出教室,她就听到杨楠用暴戾的语气低声问道:“看动物园里的猴呢?是不是恨不得投喂点食物?”

似乎有女生偷笑了一声,更多的人则是不说话。

“滚。”杨楠又说了一句,语气不容置疑。

人群立即散开,这种一看就不好招惹的学生,二中的学生大多是不敢靠近的。

杨楠咬着牙,强忍住怒气,然后一瘸一拐地朝卫生间的方向走。他路过师筱卿身边时都没有转过头来看她一眼,完全无视她。

师筱卿和顾若盯着杨楠看,应该是脚受伤了,才好不久,如今走路还有点不方便。顾若看了看走远的杨楠,又看向师筱卿。她见师筱卿垂下眼睑什么都没说,也就没再开口了。

惊讶归惊讶,杨楠还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成了二中的转校生,并且跟着大家一起正常上课了。

顾若觉得,师筱卿还是被那个叫杨楠的男生干扰到了。最近师筱卿的脾气阴晴不定,她都不敢多跟师筱卿说话。

就连今天也是,她只能一个人来检查分担区的卫生。

她进入学生会完全是老师推荐的,说她的性格太软了,应该出来锻炼一下。不过到底有没有锻炼成功她不知道,只知道在这寒冷的天气里自己还要来分担区检查卫生,真的是有点辛苦。

她刚走到栏杆边,就看到沈轻跟邓毅然直接从栏杆外跳进了二中的院子,朝她走了过来。

顾若所在的二中跟体校就隔一条小道。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所学校也没什么交集,杨楠突然在意起师筱卿都是罕见的事情。毕竟体校不缺美女,没必要来他们二中追人。

也就杨楠会喜欢乖乖女这一款吧?谁知碰上一个并非善茬的。

顧若被沈轻他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躲开,结果被沈轻一把抓住了手腕:“哎,你是师筱卿的朋友吧?跟我过来一下。”

他的手很大,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袖口渗透到顾若的皮肤上,有些暖意。然而他的眼神冰冷,好似寒冰。

顾若吓得战战兢兢的,被沈轻拽到了角落里。

沈轻有点着急,松开顾若的时候十分突然,让顾若的身体一晃,差点撞到栏杆。顾若偷偷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其他学生都躲开了。这些乖学生看到沈轻这种学生,一般都会躲得远远的。

她吞咽了一口唾沫,想想后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主动递给了沈轻。

沈轻帮过她两次,她十分感激。可他们两个人确实不认识,更不熟。现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还是以这种架势,她实在想不到沈轻他们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于是就主动放弃挣扎了。

沈轻看着顾若的钱包,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有些哭笑不得:“不是,我就是想找你帮我办件事。”

顾若一点一点往外移,想要离沈轻远一点,甚至都不敢跟沈轻对视,同时摇头拒绝:“我的能力有限……恐怕不行……”

被帅哥“壁咚”,也许挺美好的。

但沈轻这张脸“壁咚”,就只会让人觉得是来收保护费的。

顾若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有点绝望。

跟在旁边的邓毅然乐得前仰后合,气得沈轻直瞪他。

这场面,足以证明沈轻没有一点男性的魅力。

“不复杂,你知道杨楠吧,上次跟我一块的那个个子挺高的男生,你帮我去学校里把他叫出来一下。”

顾若继续摇头:“我……我不敢跟他说话……”

顾若胆小,异性朋友也只有嘟嘟那种见不到面的,现实里和男生说话都会紧张。她还有一个小特点,就是越帅的她越紧张。像杨楠那种长相的,顾若都不敢与他对视。

“那你觉得我吓人,还是杨楠更吓人?”沈轻突然有点好奇这个问题。

“你……不不不……你挺和蔼的。”顾若因为着急,用错了形容词。

沈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型,没忍住,笑了起来。

这个小怂包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下期预告:继“壁咚”之后,小霸王沈轻还有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甜蜜招数呢?而小怂包顾若会不会发现长腿怪物沈轻和低音炮小哥哥其实是同一个人?请各位仙女继续关注《桃之夭夭》5A哟,看长腿怪物和小怂包如何相爱相杀!打个小广告,作者大大的娱乐圈甜宠文《我宠着呢》即将上市,讲述大明星和小鲜肉的精彩故事,请大家多多关注哟!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