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今日可爱,十元三斤

烟柳

简介:小珊瑚是特殊生物,她能化为人形,可是长期在海底生活的她,似乎不太聪明,特管处的领导来找她买皮皮虾,她连单价都不会算。

1. 皮皮虾

这里有绵长的海岸线,远处海天一色,近处的沙滩游客熙熙攘攘,被誉为黄金海岸。

才是初夏时节,天气已经十分炎热,到了傍晚才有凉意。海滩旁边的市场里,一个眼神灵动、身姿苗条的美丽少女,面前有两筐活蹦乱跳的皮皮虾。

“卖皮皮虾了!三元一只,十元三只!”

路过的大婶伸头往筐里看了一眼:“姑娘,皮皮虾不是按斤卖吗?”

“按斤卖也行!一斤十二块钱,您来几斤?”

这个价格已经比市场价便宜了,可大婶还是用疑虑的目光打量着少女:“一斤怎么说也不止四只虾啊,姑娘你这生意是怎么做的?数学不好还是脑子不好?这虾怕是来源不干净吧?”

“这虾都是我一只一只捉的,您看……”少女神情委屈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大婶笑了:“这年头谁还亲自下海捉虾啊?小姑娘年轻又漂亮,可别骗人。”

少女挽留不住大婶,眼见太阳都要落海了,还没做成一单生意,不由得沮丧起来。她打算收摊的时候,瞥见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在对面海鲜摊上的那个男人,居然还没走。

男人穿着一身宽松的短款衣裤,衣着和海边其他的人没两样,气质却犹为突出。他背对着她,少女能看到他从脚踝到下颌的优美线条,有种锋利却不凛冽的美感。

少女的视线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男人突然转过了头,和少女的视线对上。

少女的肩膀悚然一绷。

她的本能便是察觉危险,那男人虽然眉目俊秀,不像坏人,可少女对上他的视线,愣是吓了一大跳。她慌忙收摊,连好不容易省钱买下的计算器都不顾上拿了,骑着小三轮就想跑。

她才上车,小三轮的车把手就被一只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

她这才看向男人,她向上看的时候,本就带了几分可怜样,嘴巴一撇,水润的唇抿住,更加惹人怜爱。

男人磁性的声音响起:“你跑什么?”

少女细声细气,声音颤抖:“我怕……”

宁峰眉头一皱,一手扶住三轮车,一手从兜里掏出证件,亮在少女面前:“小珊瑚,识字吗?”

小珊瑚逐字读出来:“特——殊——生——物——管理处,認识。”

“珊瑚美人,深海鱼类之一,你是珊瑚美人的A类变种,可以化为人形,目前可知的特殊能力,是感知危险。只要你没有违反特殊生物管理条例,就不用害怕。”宁峰用下巴示意,“下车吧。”

小珊瑚下了车,捡回计算器,擦了擦上面的沙子,放在三轮车里,怂巴巴地问宁峰:“领导,那您来找我是?”

宁峰越过她,看向三轮车里的皮皮虾,只只鲜活肥美,便问:“这都是你亲自捕捞的?”

“对,一只一只捞的,可惜客人们都不信,都不买,我也不能透露我的物种。领导,我已经十天没开张了,没有收入来源,这个你们管不管?”

宁峰觉得有些好笑,许多特殊生物都是凭着自己的特殊能力赚得盆满钵满,有些为了赚钱,甚至不惜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但面前这个小珊瑚,乖乖地守在条例之内,捉襟见肘的样子,可怜又可爱。

“当然管,我来找你,就是来精准扶贫的——你的皮皮虾卖不卖?”

小珊瑚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连连点头:“卖卖卖!三元一只,十元三只!”

宁峰扶额,心里想着,要加强对能化为人形的特殊生物的基础教育了,他道:“你还是按斤卖吧。我还需要些其他的海洋食物,比较珍贵,不太好找,我给你看具体资料。”

小珊瑚的眼睛又亮了亮:“也是按斤卖吗?”

宁峰准备给她看的都是珍稀食材物种资料,闻言嘴角一抽:“……也不是不行。”

“那我可以卖到……”小珊瑚小心翼翼地伸出三根手指,轻声问,“三十块一斤吗?”

宁峰的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俯下身,认认真真地掰开小珊瑚的另外两根手指。

“可以卖到这个数,后面再加两个零。数学学到千位数了吗,小珊瑚?”

2. 单价

“小珊瑚,你有名字吗?”

“有啊。”

“叫什么?”

“阿巴。”

夜晚的海滩边,海风微凉,沙子细软,星空高远,宁峰低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小珊瑚,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小珊瑚笑得天真:“因为我最开始化为人形,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只会阿巴阿巴。”

宁峰:“……那你觉不觉得,别人叫你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有点儿奇怪?”

小珊瑚一边脱去外衫,一边思考:“嗯……好像是有点儿,那就变一下音调吧。领导,我语文学得还不错,就把后面的字从第一声变成第四声,就叫阿……爸?”

宁峰的眉狠狠一挑,继而缓缓地看向小珊瑚。

她要下海捕捞生物,所以身上只剩了贴身内衣,腰身和大腿以下都露在外面,白润的皮肤在月光下泛出诱人的光泽。宁峰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而后克制地移开了目光。

小珊瑚脱好了衣服,做完了热身运动,这才反应过来,对着宁峰道:“领导!我不是要占你便宜啊!我我我我……”

宁峰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摊开掌心指向海边,意思很明显——不要说了,赶紧下去。

几天后,小珊瑚把宁峰交代的海洋生物都捞了上来,扬着小脸兴奋地问他:“领导,还满意吗?我这两天脑子里都是你吩咐的任务。”

宁峰心说:我看你脑子里都是我给的单价。

宁峰把小珊瑚背篓里的海洋生物都倒出来,准备分类整理,随手向浴室一指:“你去洗个澡吧。”

搓着手等待结账的小珊瑚扬着小脸道:“领导,我才从水里出来,不脏,不用洗。”

宁峰一边低头整理,一边道:“你身上有深海的味道,你现在是人形,最好遵循人类社会的规范,身上尽量不要有异味。”

小珊瑚睁大眼睛,蹙了蹙眉,她回过味来了,宁峰这是在嫌弃她呢。

她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脚尖,白白嫩嫩的脚趾从地板上挪开的时候,还有水渍。

宁峰半晌没等到回应,停下手里的工作,抬眼一看,见小姑娘低着头,双颊鼓包包的,一看就是觉得委屈了。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话说得有些不合适。

宁峰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小珊瑚的小情绪,还不值得他放在心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她这样一副低头绞着手指的模样,让宁峰的心难受得揪了一下。

他出口解释:“也不是嫌弃你,是因为我自己不太闻得惯海里的气味……抱歉,是我说错了,那不是异味,是属于你的好闻的味道。”

小珊瑚这才抬头,脸上的表情舒缓了一些,又期期艾艾地说:“领导,其实……我也没那么笨,数学没那么不好。我只是听见很多人吆喝过,‘卖竹鼠,三元一只,十元三只,以为按个数的都那样定价,所以……”

宁峰忍不住轻笑出声,又怕小珊瑚误以为他是在嘲笑她,便收敛了笑意,问:“你有干净的衣服吗?”

“没有,最近没有收入,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领导,这个……这个,报酬什么时候能给呀?”

一向对于特殊生物乐善好施的宁姓领导,显而易见地犹豫了一下,“全款要等我们验证无误,国宴接待任务完成后才能发放,流程要走一段时间。要不你先住我这里?客房空着也是空着。”

“那……有网络电视吗?”

“有。”

“有电脑游戏吗?”

“有。”

“有肥宅快乐水吗?”

“冰箱里。”

“谢谢领导!”小珊瑚嗷呜一声扑向沙发,快乐地扑腾着白嫩匀称的小腿。

宁峰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个小珊瑚,还挺适应人类社会的。

3.“食材”

在特殊生物领域,也有国界划分,不同国家的特管处也会经常交流,互通有无。这一次M国的特管处携珍稀特殊生物来我国访问,宴会定为国宴级别,虽然不能公开举行,但重要程度可见一斑。

宁峰作为第一行动组的组长,从前执行的都是最为艰难的任务,这次上头有意让他休息一下,派了个相当清闲的活儿给他——负责国宴食材。

既然有M国邀请的特殊生物作为嘉宾,食材自然不能跌份,最好是对方喜欢的特殊生物。寧峰了解了对方嘉宾里最重量级的一位——来自大西洋海域的蓝鲸H型变种。这头蓝鲸已经是人形,而且在蓝鲸族群里血统优异,是大西洋海域的蓝鲸领袖,一直是M国交好的对象。宁峰打听到他喜欢的特殊生物食材,选定了家世清白、性格简单的小珊瑚下海收集。

毕竟是国宴,一切以慎重为要。

小珊瑚最初的兴奋劲儿过去,躺在沙发上问正在分辨食材类别的宁峰:“它们不能化成人形,也是特殊生物吗?”

“特殊生物是通过变异,拥有特殊能力的生物统称。特殊能力不一定指幻化人形,有可能是某种食材,通过某种变异,味道变得更好了,就和传说中的龙肝凤胆一样。”

小珊瑚伸出手指,轻轻地和变异蛏子的脑袋来了个“give me five”,觉得有趣,笑了起来。

宁峰暂住的公寓离海岸不远,打开窗户,海风徐来。小珊瑚又打了一个小时游戏,有些累了,她伸了个懒腰道:“领导,我想休息一会儿,行吗?”

宁峰“嗯”了一声。

下一秒,面前的小珊瑚就开始脱衣服,宁峰的眼皮狠狠一跳,在一秒之内反应过来,赶紧闭上眼睛。

“小珊瑚,不可以在别人面前脱衣服!”

“嗯……”

小珊瑚一出声,洗过澡的身上香味也随着海风飘来。屏蔽了视觉的宁峰,听觉和嗅觉格外灵敏,淡淡的香味和软糯的声音,像酒鬼面前的美酒一样,挑动着宁峰的神经。

“别问为什么!”宁峰闭眼伸手,指向浴室的方向。

小珊瑚懵懵地听话,进入放满水的浴缸,赤脚踏进去,化成了鱼的形态。

宁峰听见浴室里的动静,才敢睁开眼睛。

心跳得很快,耳根也有些发热。

宁峰平复了一下心情,听见有人敲门,他打开门,来人是第二行动组的组长汪咏。

“怎么样,老伙计?”汪咏直接进来了,大嗓门穿透力极强,把浴室里的小珊瑚都吓了一跳。

“食材都准备妥当了?处长让我接应你回京。”

“都好了。”

汪咏见到分好的东西,拍了拍宁峰的肩:“要我说,你做事情就是爽利!明明有深海恐惧症,还来接这种任务。”他性格十分地不见外,进门就到处转,“哎,你这住处不错啊!浴室还有条珊瑚美人?是变异种吗?珊瑚美人智商都很高的,你怎么捉到的?有了这道食材,咱们的面子算是有了!”

宁峰一时也不知该从珊瑚美人智商的角度,还是从这不是用做食材的角度来反驳汪咏,他把食材都递给汪咏,赶紧把聒噪的他请出门。回头一看,浴缸里的塞子已经被蹭开,蓝黄色的小鱼正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往下水道逃去。

“小珊瑚!”宁峰闪电般伸手,可只有指尖触到了鱼尾,转瞬之间,小珊瑚已经消失了。

宁峰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误会可大了!

也怪自己,太想当然了。那小珊瑚那样单纯,又是一根筋的生物,自己应当及时解释清楚的。

4. 跟我来

宁峰想,小珊瑚通过下水道逃到外面后,应该会回到海里,以她的性格,可能很长时间内都不敢上岸了。

茫茫大海,真是无从找起。

小珊瑚喜欢人类生活,如果因为误会而不敢上岸,宁峰挺心疼的。

所以他写了个寻人启事,准备在附近发放。起草的时候,宁峰想了想,在末尾加了句:胆小,请勿惊扰。

去打印的时候,宁峰注意到打印店对面就是个黑网吧,宁峰公职人员的职业病发作,准备进去看一看有没有未成年人上网,结果就在一排机子的最里端,看到了一个凑得离屏幕极近的脑袋。

宁峰心内一喜,快步走过去,脸却沉下来:“你拿的谁的身份证?”

小珊瑚转过脸,吓得把鼠标都扔了。她下意识想要逃,可是一边是墙,另一边,宁峰已经一手按住椅子靠背,一手撑住桌子,圈住了她。

“我、我、我……他们没有找我要身份证。我错了,领导,别抓我……”小珊瑚往后缩着,脑袋都要贴到墙上去了,眼泪花子在眼眶里打转,好不可怜。

宁峰的心都软成一摊水了,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柔声解释:“我没想抓你,也不想让人吃你,是你误会了。”

他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并说:“关于能化为人形的特殊生物能不能作为食材,的确是有些争议。我主张不能,并在特管处推动相关法案的建立与施行,但有少部分人认为这类生物有极高的营养价值,因此加以阻挠。M国已经推出了相关法案,这次他们来访交流,是促进国内法案施行的好机会。你不想被吃对吧?那你可以作为利益相关物种,和我去京城,发表你的看法。”

小珊瑚尽力去理解这一大段话,她歪着头似懂非懂地看着宁峰,大眼珠子水汪汪的。

宁峰笑了,看了一眼面前的电脑,问:“想不想安心玩?”

“……想。”

“那就跟我来。”

“好。”

5. 梦境

宁峰为了让小珊瑚融入人类社会,选了乘坐高铁回京。

一等座车厢就他们两个人,即使是车上的饭菜,小珊瑚也吃得津津有味,吃饱喝足就伸了个懒腰,扭过头,声音软软地说:“我想休息了。”

宁峰抵挡不住她的撒娇,可是车厢前后都不是封闭的,如果让人看见就很难处理了。

宁峰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问:“别变成鱼,就睡一觉行不行?”

小珊瑚觉得耳根痒痒的,心跳也忽然变得特别快。她侧头看领导,觉得领导的那一双眼眸如最有吸引力的海洞,她不自觉地凑近了些许。

宁峰挑了挑眉,勾了一下嘴角,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声音低沉得有些沙哑:“别在公众场合诱惑我了,小珊瑚,睡吧。”

小珊瑚耳尖红红,她懵懵懂懂地闭上眼睛,只觉得宁峰身上的气息特别好闻,她好想挨着他,靠着他,想钻进他怀里。

于是,她干脆脑袋一拱,靠着宁峰就睡着了。

宁峰笑了笑,也闭目休息了起来。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露出冰山一角的海平面,他被困在海下,看见了冰山庞大水下的部分。

他很害怕,曾经溺水的恐惧再次将他淹没。宁峰潜意识里知道自己在做梦,他努力想醒来,可是他困在梦中,怎么也醒不来。他感觉自己一点儿一点儿地沉入海底,顶上的光线越来越暗淡,这片海域就要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领导?领导!”

宁峰猛地惊醒,看见面前小珊瑚担忧的眸子,他一眨眼,汗滴进了眼睛——他已经满脸是汗。

小珊瑚手忙脚乱地拿来水和纸巾,焦急地说道:“我一醒来就发现你在皱眉,很难受的样子,你是不是生病了啊?”

宁峰摇头道:“不是,我做了个噩梦。”他接过纸巾,一边擦汗,一边平复心情。他暗自奇怪,自己是受过特别训练的,意志和体力都超出常人,没道理被困在梦里,难道是车上的东西……

宁峰看向手里还没喝的水,凛然道:“我不会毫无预兆地做噩梦,车上入口的东西可能有问题,你别吃、别喝了。”

他收起之前给小珊瑚买的零食,小珊瑚鼓着嘴巴,到底还是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勾住了打开的薯片袋子。

“領导,你是不是做了在海底的梦?我听你同事说,你有深海恐惧症。你是把在海里的梦当噩梦了吗?”

宁峰迟疑了一下,答道:“对,我有过溺水的经历,所以有深海恐惧症。”

“嗯……其实我刚刚也做了个梦,梦见我在海里玩,可是海里有一座好大好大的冰山,我一直往下游,怎么也游不过去,急死我了。”

“这和我做的梦很相似。”宁峰突然间明白了点儿什么。

“领导,你之前没问……我就没说,我还有一个特殊功能,就是梦境传染。我做梦的时候,会无意识地把周围的生物拉进我的梦境。”

宁峰半晌没有说话。

隔了好久他才问:“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宁峰放下心来,揉了揉眉心,闭目养神,反倒是小珊瑚,陷入了新的愁苦之中。

刚才的一觉,她睡得格外香甜,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抱着宁峰的胳膊,整个上半身都缩在了他的怀中。小珊瑚发现,她是很喜欢领导的,很想就这样一直挨着领导。

如果她一睡觉,领导就会做噩梦的话,那么……她想黏着领导的愿望,好像是不能实现了?

手里的薯片,突然就不香了。

6.婚戒

两人抵京,宁峰把小珊瑚安置在了自己家,来不及休息就赶赴特管处开会了。

处长对宁峰这次的工作成果很满意,将接下来的国宴安全工作也交给了他。

宁峰趁机提出:“处长,访问流程能不能还加一项?让他们分享通过《禁止捕捞化为人形特殊生物法案》的心得,就加在国宴部分?”

处长摇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上边有人认为这些生物有特殊营养价值,所以有人阻拦,不让法案通过。如果擅作主张增加这样的流程,我不好交代。”

宁峰的心情有些低落,他想起家里的那尾小珊瑚,如果整天活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吃掉的恐惧中,她一定很难受。

宁峰回家前去商场里转了一圈,买了很多吃的和玩的回家。

鱼形的小珊瑚听到动静,化为人形从浴缸里出来,披了块浴巾,扑向堆满零食和玩具的沙发,快乐得像被投喂的小金鱼。

“哇——我太喜欢人类了!当人类真是太好了!”

宁峰见她又腿脚乱动,绯粉的浴巾根本遮不住春光,他眉心一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直接裹住了小珊瑚苗条的身材,把她拦腰抱起来,放到客房的床上。

宁峰拉开衣柜,里面有小珊瑚能穿的家居服,他认真地警告道:“在学会好好穿衣服以前,不许出门,不许玩游戏!”

小珊瑚拉住宁峰的衣服,乖乖地把腿缩进去,抬眼看向宁峰,乖乖地答:“知道啦。”

宁峰按部就班地准备国宴工作,每天也不算忙,下班后还能带小珊瑚打一会儿游戏。小珊瑚一天能化为人形的时间并不长,她每次都把这几个小时留在宁峰在家的时候。

每天晚上,她都会去离主卧最远的公共浴室睡觉,她的梦大多都发生在海里,她不想传染给宁峰,让他难受。

小珊瑚发现宁峰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快到下班的时候,她就从浴缸里出来,穿好衣服,泡好茶等着宁峰,可是最近几天,宁峰都比预想的时间晚回来一个小时。

小珊瑚觉得宁峰以为她脑子笨,没有时间观念,但她不是,她有时间观念。

每天宁峰回来的时候,都是她最快乐的时候,这个时间点她怎么会忘记呢?

这天,她偷偷地跟出去,发现宁峰下班后,来到了一个海洋馆。

他在练习潜泳。

小珊瑚听到了他和教练的对话——

“直面恐惧是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你多下水几次,深海恐惧症肯定能好。不过一般人不会治这种病,先生是有职业需求,需要下海吗?”

“没有。是我想更加接近……一种鱼类。”

教练露出迷惑的表情,宁峰下水,恐惧挣扎的表情全被收入小珊瑚眼底,她的眼眶突然湿润了。

原来领导也在想办法更加接近她呢!

小珊瑚的心情愉悦起来,眼见宁峰要从水里出来,她开心地跑出去,看见宁峰的头从水里露出来,手攀上了池边,手上有个亮晶晶的东西闪了一下她的眼睛。

小珊瑚的脚步慢下来,像是兜底破了个洞,满腔的欣喜一下子呼啦啦全掉了。

她看清楚了,那是婚戒。

小珊瑚看过电视,知道婚戒是什么意思。

她回忆起来,好像领导的手上一直戴着这个婚戒,只是从前自己一直没在意。

难以言状的难受膨胀开来,挤压着小珊瑚的胸口,让她透不过气来,眼泪一下子就被挤出眼眶了。

她掉头就跑,没有让宁峰看见。

7.远嫁

“小珊瑚,国宴你去不去?”

“不去。”

“有其他的特殊生物,你们可以交朋友。”

“不想。”

“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算了。”

宁峰发现小珊瑚的情绪异常低落,揉了揉她的脸蛋,问:“怎么了?是不是游戏通不了关?”

小珊瑚兴致索然地摇头,低头道:“领导,我想回海里了。”

宁峰正襟危坐:“怎么了?受什么委屈了?”

“不是。”小珊瑚决定了不再多说什么,可鼻腔还是忍不住冲上一股酸意,她抱着抱枕,将头埋到抱枕上,泪水洇湿了一片。

宁峰的心揪得难受,沉默地抱住她,慢慢地拍打着她的背,可越是这样,小珊瑚的泪就越来越多,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

“你要是不想说原因,我可以不问。但是你要不要参加一下国宴?我还是想借你的出现,和M国访问团交流一下,推动《禁止捕捞化为人形特殊生物法案》在国内施行,这样的话,以后你不管到哪里,安全都有了保障。”

小珊瑚很舍不得宁峰,她心里想:这是为自己好的事情,参加完国宴,她就回去。

于是,小珊瑚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不管宁峰怎么哄,小珊瑚的情绪依然低落。国宴当天,宁峰带她去换了身精致的小礼服裙子,小珊瑚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脸上才露出浅浅的笑容。

宁峰带着小珊瑚进入宴会厅,在门口被汪咏拦了下来。

“老伙计,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我拦了你的路,你也不能这样打我的脸吧?你怎么能越过处长,擅自提法案的事情?我们虽然政见不同,但相处一直和谐,你不希望打破这个平衡吧?”

汪咏就是特管处内阻挠法案实行的人,他提前得知了宁峰带小珊瑚进宴会厅的目的,脸色不太好。

宁峰伸出一根手指,压下汪咏拦路的手,淡淡地说道:“你我平级,你无权阻拦我。”

实际上宁峰领导的第一行动组一直是特管处的精英骨干,两位组长虽然说是平级,但宁峰的权柄要比汪咏大上不少,提副处是迟早的事。

宁峰非要进去,汪咏只能干瞪眼。

小珊瑚的出现,让M国访问团的目光一下子就聚焦过来,宁峰趁机引出法案的话题,小珊瑚根据宁峰提前教她的表达了当事生物的意愿。

现场的气氛沉寂下来,处长的脸色不太好看,有些责怪地看了宁峰一眼,正准备将此事敷衍过去的时候,访问团中一个华服男子,突然朝小珊瑚笑了笑。

“小珊瑚和宁组长说得有道理,我当年也是面临着被捕捞的危险,走投无路到了准备率领全族反抗的地步了,好在M国及时出台了法案,才避免一场祸事。”

这男人正是蓝鲸的H型变种,访问团的重量级嘉宾,也是海域蓝鲸一族的领袖——蓝行。

蓝行是M国交好的对象,作为东道主,处长自然顺着他说话。宁峰眼看目的达成,本是高兴的,可是他敏锐地察觉到,蓝行对小珊瑚的态度,过于亲切了。

不仅问她在人类社会生活得习不习惯,还邀请她去M国做客,眼角眉梢都是他作为男人才懂的温柔。

宴毕,宁峰把小珊瑚拉到过道上,单独问她:“你和那个蓝行,以前认识?”

“嗯。”小珊瑚始终低着头,双手不安地扯着裙角,“几年前的迁徙季节,他路过我们族群,停留过几天。”

宁峰眯了瞇眼:“不止如此吧?”

“嗯……他是向我求过偶来着,不过我觉得他的海域太远,没答应。”小珊瑚有点儿明白宁峰的意思,可她觉得宁峰不应该吃醋,她看了一眼宁峰的婚戒,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们现在都在人类社会生活,可以重新考虑一下。”

宁峰忍了又忍,还是开口了:“小珊瑚,你懂吧?就算是在我们人类社会,女孩子,也最好不要远嫁的。”

8.蓝行

小珊瑚等到了法案顺利推行的消息,收拾东西准备走了,宁峰怎么哄劝都不听。

宁峰站在客厅中间,帮她拉行李箱的手重愈千斤。

小珊瑚接过行李箱,她是空手来京的,回去的时候,行李箱里塞满了她喜欢的零食和玩具,沉甸甸的,都是宁峰的心意,小珊瑚又心酸又难过。

她开门的时候,门外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蓝行。

蓝行提着个小蛋糕,对小珊瑚说:“听说你要走了,买了点儿吃的给你,访问结束我就去黄金海岸找你,要等我哦。”

宁峰的目光一沉,面色冷凝地盯着蓝行离去。

半晌,他才把目光收回看向小珊瑚,发现小珊瑚还在盯着蓝行送的小蛋糕看。

他心里酸溜溜的,道:“这个蛋糕太小了,我下楼去给你买个大的。”

小珊瑚迟缓地摇了摇头,她认真地盯着宁峰,道:“领导,我觉得蓝行有问题。”

“什么问题?”

“蓝行他是不是想追我?”

宁峰皱眉:“不是送个小蛋糕就叫追了,小珊瑚,追一个人要看诚意,小蛋糕的诚意远远不够。”

小珊瑚对上宁峰的眼睛,她发觉他的眼神很不一样,凝视她的目光像无形的力量,把她钉在原地,圈在他周围。

小珊瑚很想问:领导努力克服深海恐惧症,算不算有诚意呢?

小珊瑚从思绪里抽离出来,回到正题上:“我曾经在蓝行面前强调过,我不能吃这种红藻,他怎么会送铺满红藻的小蛋糕给我呢?领导,我觉得,蓝行有可能不是蓝行。不止是小蛋糕的事,对比上次见到的他,这次他整个人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有感知危险的特殊功能的生物,往往直觉也特别准,宁峰把住小珊瑚手里的拉杆:“既然如此,你还是先留下来比较安全,别让他有机会靠近你了。”

小珊瑚迟疑地点头。

宁峰肺里的空气突然清新起来,只觉得通体舒畅。他拉小珊瑚进了门,自己登录了特管处的内网查资料。

“我们见到的可能真的不是蓝行。”宁峰合上电脑,披上衣服准备出门,他匆匆交代了一句,“蓝行的家族有头蓝鲸是特殊变种,可能是他替代了蓝行,现在的蓝行很危险,你就待在家里别出去。”

小珊瑚有些担忧,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在宁峰身上,趁着宁峰换鞋的当口,她赤着脚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跑到宁峰面前,仰头叮嘱他:“你要注意安全。”

宁峰笑了,摸摸她的头:“我身上有追踪器,连接在我电脑里,如果你不放心,可以随时查看我的位置。好了,我不会有事的,等我回来。”

宁峰一夜未归,小珊瑚的心老是不安宁,她打开电脑,准备看看宁峰现在在哪里,还没等她查到,门锁转动,门开了。

完完整整的宁峰进来了,自然地朝她打招呼:“小珊瑚,我回来了!”

小珊瑚重重地舒出一口气,轻松地笑了,然而当她的目光转回电脑屏幕上,她的笑容就凝固住了。

宁峰的位置已经加载出来——不是在这里。

9. 领导

小珊瑚的心跳得飞快,事关重大,涉及到宁峰的安危,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露出异样。

“宁峰”脱下外衣,一边倒水一边问她:“昨晚有没有好好睡觉?”

小珊瑚福至心灵,试探了一句:“有啊,我被子盖得可好了。”

“宁峰”只是笑了笑,没有露出异样,小珊瑚更加确信面前的人有问题了——她从来不在床上睡觉,更不会盖被子,晚上都是化为鱼的形态在浴缸里休息,宁峰不可能不知道。

趁“宁峰”仰头喝水的当口,小珊瑚飞快地点开了之前宁峰浏览过的资料——蓝鲸族群的H1V7型变种,可以通过夺取目标活体的生命,获得目标活体的外形和部分记忆。

“夺取”“生命”这两个词像雷霆万钧,重击在小珊瑚的心上,即使她努力不露出异样,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领导……没有了吗?

不!

“宁峰”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露出邪邪的笑容,靠近她道:“小珊瑚,别哭啊,你为一个人类伤心做什么?”

“你不应该伤害他!”小珊瑚几乎吼了出来。

“但是他死了,我亲手把刀子插进他的心脏,看着他咽气的!”“宁峰”的瞳孔露出凶光,扼住小珊瑚的脖颈,“你看,你到现在都不认识我,你只记得蓝行。你忘了那年跟在蓝行后面的,还有一头蓝鲸,只因为有蓝行的存在,所有人都注意不到我!”

小珊瑚被扼得喘不过气来:“你……为什么……要害……宁峰……”

“因为我要和人类合作,我要获得比蓝行更高的地位。小珊瑚,你是不是喜欢宁峰?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宁峰,乖乖待在我身边,我就不伤害你,好吗?”

小珊瑚满脸都写着拒绝。

“宁峰”被激怒,手上的力气加大,突然,门被从外面破开,一根麻醉针从枪口射出,正中“宁峰”的后脑。

小珊瑚脖子上的压力陡然消失,她眼里逼出了泪,弯腰咳嗽,越咳嗽越伤心,一想到以后都没有领导了,她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是不是很疼?”

宁峰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小珊瑚的心弦倏地绷紧,她抹了把眼泪,看着自己面前的宁峰,的确不是倒地的“宁峰”。

小珊瑚反应过来,“嗷呜”一声扑进真的宁峰怀里,哭得极惹人怜爱。

“呜呜呜,领导……我还以为你没有了……呜呜呜……”

宁峰温柔地抱住小珊瑚,身后,汪咏仓皇地闯进来,看向真假宁峰,脸色颓败。

“老伙计,你要相信,我不是真的要害你。我知道你有保命的家伙,死不了,我不過是想让他代替你的身份一段时间,然后让他辞职,我来接管第一行动组,仅此而已。”

宁峰侧过头望向他,眼风冰冷:“如果不是我挣脱了你的掌控,她现在有可能被H1V7掐死了。”

汪咏懊悔地抓着头发:“我只是想让你消失一段时间……”

“处长已经快到了,你和他解释吧。”宁峰拦腰抱起哭得全身都在发抖的小珊瑚,“我有事,你自己关门。”

10.土味情话

那枚“婚戒”再次回到宁峰手上的时候,特管处已经将汪咏送上法庭,H1V7也已经交还,等待他的,不是法律的制裁,就是藍鲸族群无休止的追杀。

“编号为G8791的特殊生物,本体是植物根茎,可以短暂复制宿主形态,在必要的状况下为宿主抵挡危险。为了方便携带及伪装,正常状态下是一枚戒指。”宁峰展示着自己的“婚戒”,对小珊瑚解释道,“遇见你之前,我真的是单身,无婚史。”

小珊瑚跺跺脚:“好啦,我知道啦。领导,对不起,我应该问清楚的。”

宁峰温柔一笑,把她拉进自己怀中:“这种事不该由你来问,是我应该说清楚,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小珊瑚红了脸,她的脸一红,就喜欢往宁峰怀里拱。

宁峰捧住她的脸,敏锐地察觉到她细小的变化,问:“你的眼睛,怎么感觉变蓝了一点儿?还有,你今天维持人形的时间,好像比之前长一点儿?”

“是我自己做的,我会慢慢去掉鱼鳃,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有一些能化为人形的特殊生物,可以选择变成人,但一旦做出了这种选择,就说明它放弃了特殊生物的属性,比如绵长的寿命、特殊的功能。

本来小珊瑚可以活几百年的,现在选择变成人,就只有几十年的寿命了。

宁峰心痛,脸沉下来:“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小珊瑚第一次大着胆子跟宁峰辩驳:“比起几百年平平淡淡的生活,我更愿意过几十年和领导在一起的生活。”

宁峰心头一酸,语气软了下来:“你就算不选择成为人,也可以和我在一起。”

“可是一天才几个小时,太少了。”小珊瑚环住宁峰的脖子,脸贴着他,“我想从白天到黑夜都陪着你,想睡在你旁边,不想你被噩梦惊扰。而且如果我想长时间陪着你,必须要融入人类社会,做一个正常的人类才是最好的选择。我不能既要海洋的宽广,又要领导的胸膛,我害怕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听着她少年老成的话,宁峰笑了,眼中有泪光闪动。他把小珊瑚抱在怀里,闻着她身上清甜的气味,拿起手机又预定了一期的潜泳课程。

他还是想让她一直拥有海洋的宽广,小珊瑚爱他,他就要尽力把最好的给她,也许下一次,他可以陪她回去,看看她喜欢的海洋。

6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