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星不会转(一)

或扉

编辑有话说:就是这个!恨不得熬夜一口气看完的小说!整体的感觉就是酸中带甜,甜中带酸,如果你青春期有过暗恋的那个人,那你就会更有共鸣~男主的人设看似不羁其实超级忠犬!这也是披着虐文外衣的超级甜文!不被男主撩到算我输!

作者回应:哈哈哈感谢编辑彩虹屁。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不要被困于假设和猜疑,好好面对正在发生的,珍惜当下,爱就不要等,这是我最想告诉大家的。

第一章 一夜

再次见到孟璟书,是在几年后的一个夜晚。

KTV大厅金碧辉煌,门外的街灯却不甚明亮。

姜迎刚经历了一场糟糕的同行聚会,前男友带着小三上位的现任十分招摇。她恶心得想吐,但碍于面子,一腔怒火无法发泄。在门口跟同行们告别时,她笑得几乎咬牙切齿。

好不容易社交结束,大家各自找车回家。

她往路边看了一会儿,在想能不能叫到出租车。这一看,她却发现在停车场有限的几个停车位边上站着一个男人。他西装革履,高大挺拔。

不是姜迎敏感,他的外形气质实在太过出众,路过的人只要没醉得认不出爹妈,大概都会被他吸引住目光。

在少女心旺盛的时期,姜迎曾无数遍用眼睛在心里描绘他的身形、面容,三百六十度的。

因此,只不过两秒的凝视,他整个人便从她的记忆深处钻了出来。

姜迎乌云密布的心上再添一道惊雷。

他似是有些不悦,一只手扶着车门,眼睑微垂,看起来冷酷到了极点。大概是因为他看起来非常不好惹,所以即便他品相上佳,也没人敢上前搭讪。

姜迎瞥了一眼车标——长着翅膀的圆润大写“B”,再看他那英俊的侧脸,在暗淡的光线下依旧犹如宝石蓝的车漆一样高贵闪耀。

呵。

人模狗样的。

让人生气。

这个人,她前前后后围着他转了五六年,从高中同班到大学同校。可最后,他和她大学班里的死对头在一起了。

姜迎低下头,拒绝了男同事要送她的好意,心不在焉地滑动手机上的约车界面。

她在原地等了两分钟,余光悄悄打量着停车位那边。豪车边上的那个男人还没走,有些烦躁地看了一眼手机,似乎在等人。

同伴们渐渐散了,门口一侧只剩下姜迎和相距不远的胡若晨。

估计是来的时候门口没车位,陈天靖把车停得远了,让娇滴滴的女朋友等了好一会儿。

胡若晨可能是真的无聊透顶,也有可能是想炫耀,竟然走过来跟姜迎搭话。

“好久不见呢,姜迎,你最近还好吧?我看你今晚都没怎么说话,是心情不好吗?”

姜迎其实应该冷笑,可是她笑不出来,甚至也没有心情跟胡若晨唇枪舌剑。

她盯着胡若晨,冷静地说:“你想挨打吗?”

胡若晨瞪大眼睛,冤枉极了:“姜迎,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来打个招呼,你怎么这么凶啊?!”

姜迎的脸色一点没变,高高举起方正硬挺的通勤包。

“我数到三,你若不走,我就砸过去。一、二……”

姜迎“二”字还没说完,陈天靖便匆匆赶来英雄救美。

“你这是干什么,姜迎!我说了,有气往我身上撒,都是我的错,不关小晨的事……”

胡若晨自是跑到陈天靖身后,委屈地“嘤嘤”哭着,真是我见犹怜。

姜迎气得太阳穴突突地疼,正深呼吸想要大骂一通,几米开外,一直漠然等待的男人却不知什么时候往他们这边走近了。

他眯了眯眼,不笑的时候十分冷厉。

“姜迎?”他低声喊她,声音里带了些醉酒的沙哑。

場上另外俩人一愣。

姜迎朝他看过去,双目幽深。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劈腿的前男友,背叛的白月光。

姜迎的脑子里狂风骤雨、闪电雷鸣。风雨飘摇中,理智岌岌可危。

她绽开诡异的甜笑,向着那个看起来非常不好惹的男人走去。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扯着他的领子,踮起脚吻了他薄薄的嘴唇。

“璟书,你来啦。”

……

酒店的电梯往上升的时候,姜迎还没回过神来。

刚才她恶从心起,亲了孟璟书,是出于一股强烈的破坏欲,只觉得胸腔燃着一把火,想报复,想惩罚,想让谁都别好过。

可她没想到孟璟书比她还疯,只皱了一下眉,便毫不犹豫地吻了回来。他不是幼稚地吧唧一口,而是真正地入侵与勾引。

姜迎就这么当着陈天靖和胡若晨的面,上演了法式深吻。

他们走的时候,她忙于应付唇齿纠缠,隐隐听到低声的咒骂,心中涌起发泄般的快意,忍不住轻笑一声。

都说女人翻脸如翻书,姜迎深有体会。她做了点坏事,恶心了讨厌的人,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甚至,等孟璟书放开她,神色不悦地盯着她时,她还能气定神闲地跟他打招呼。

“Hi,好久不见啊。”

“利用我?”男人低沉的声音沙沙的。

“嗯。”姜迎神色自如,“谢谢,再见。”

被孟璟书拉住时,她发现自己竟然不觉得很意外。

“嗯?”她直视他冷峻的眼,表示疑惑。

“报酬。”他面无表情地吐出这两个字。

他的视线从她的双眼移至被吻花的红唇,意图明显。

三年了吧,从他们上一次见面算起。

他们已经不是不谙世事,或者可以假装不谙世事的年纪,在这种氛围里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无须解释。

她还在看他,是在审视。

他却没耐心,晃了晃处于来电状态的手机,淡淡地催促道:“司机来了,走吧。”

姜迎没有太多想法,只是凭着一点冲动便上了车。

这样算不算是道德败坏?

姜迎盯着金色镜面里的自己,精心化好的妆略微晕开,但眉眼婉约,嫣红的嘴模糊了唇线,反倒像是刻意晕染的风情。

虽然深色的连衣裙过于板正,但好在她比较瘦,整体还是轻盈的。

其实,她长得也不赖嘛,比起付萱,也差不了……太多嘛。

她正欣赏着自己的模样,冷不防撞上一道玩味的目光。

孟璟书也在打量她。

他们没有站在一起,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隔着几个人,一个站在左上角,一个站在最后面。

姜迎下意识地移开视线,顿了一秒,觉得该心虚的人不是自己,就又抬头看了回去。

男人和女人的视线无声地胶着,谁也不甘示弱。

她对孟璟书没有怯意,认识的时间很长了,知道他看起来冷酷、不驯,其实人并不难相处。只要不是讨厌的人,他都能说上两句话。

所以,她那五六年都没有真正死心。

要是再碰上合心意一点的,他也可以来者不拒,比如付萱。

这样想着,她的眼神也变了,心情晴转多云。

孟璟书无法理解女人变幻莫测的情绪,微微扬眉。

她却不肯再看他,转而盯着跳动的楼层数字,心里九曲十八弯,实际上也只是几十秒的事。

出了电梯,孟璟书就搂住了姜迎的腰,熟练又自然,不知已然做过多少次。

姜迎微微一颤,心里有点别扭,却没有推开他。

来都来了。

又不犯法。

房门“吧嗒”一声关闭了。

孟璟书手一搂,轻巧地把姜迎带到墙边,人也靠了过去。

姜迎一缩,条件反射地紧闭双眼。

男人带着酒味的湿热气息喷在耳边,他似笑非笑地说:“怕了?”

姜迎反应过来,轻轻吐了一口气,快速地瞪了他一眼。

“少废话。”

反正她单身青年一个,没什么好顾忌的。纤细的手沿着他的胸口往外拨,深灰色的西装外套半褪不褪。

孟璟书配合地动了一下手臂,外套落地。

姜迎双手停在他的肩臂上,正好是三角肌的位置。

白色的衬衣裹不住坚实、蓬勃的肌肉,也藏不住年轻男人喷薄的热量。她解了他几颗扣子,顺势拨开衣领。男人皮肤的热度和肌理的触感毫无障碍地传达到她的手上。在他的肩头,贴着锁骨末端的下方,有一行花体的英文文身。她知道这是他上高二时弄的,写的是:My World。

在体温的覆盖下,简单的字符变成了一道催情的咒语。

姜迎霎时热血沸腾,心跳也加快了。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她攀着孟璟书的肩,凑上去,用力含住他的唇。

像他刚才在外面做的那样,她靈活地顶开他的牙关,里面是濡湿、滚烫的。她勾引着他,极尽挑逗之举。

她都点了火,孟璟书哪会客气,狠狠地攫住她的进攻,猛地一吮吸,她的舌根立马变得火辣、发麻,双腿发软。

呼吸越发加重,孟璟书的衬衫不知什么时候被扯得几乎敞开了。

他隔着丝质的裙子重重地揉了她几下,她颤抖着贴得更紧。

孟璟书一笑,托着她抱起来,走向里间。

酒精使然,或是突破底线本身就足够刺激,他十分急躁,没有耐心做过多的铺垫,很快便进入了正题。

他蹙眉闷哼,有些意外。

“没有过?”他如沙砾般的嗓音磨着姜迎的听觉。

姜迎咬着牙:“是你水平太差。”

孟璟书也不恼,调整着呼吸:“你太紧张。”

“让我紧张,就是你水平不好。”姜迎呛他。

“哦。”

……

身上出了汗,热度更盛。

他记仇,问她:“这样呢,还差吗?”

“勉强。”姜迎这两个字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谁都不服输似的。

不过接下来他们也顾不上逞口舌之能了。

结束后,他们挨着缓过那一阵,很快分开,翻身,自己简单地清理了一下。

两个人各占床的一边,各自平息。

过了几分钟,姜迎恢复了一些气力,起身下床。

“要走?很晚了。”孟璟书偏头,懒懒地问她。

“去卫生间。”姜迎没看他。

实在是累得慌,姜迎卸妆的时候几乎睁不开眼,冲了个澡才感觉舒服了点。

她洗好后打开门,一阵烟味飘了过来。

客厅没开灯,孟璟书就靠坐在沙发扶手上,手指间亮着红光。

他穿着浴袍,松松垮垮的,胸膛在昏暗里呈现出明显的阴影——是锻炼得当的结果。

他这个人,每一处都正好切中姜迎的审美。

脖子也是刚刚好的长度,他微微低头时,会扯起一道颈筋,明暗错落。颈筋连至下颌角,形成一个利落的钝角,向下延伸的线条几乎是直线,到近下巴处才逐渐呈弧状,精巧地一勾。下巴、唇峰、鼻尖,三点一线。

他整个人犹如一幅性感美男图,令人垂涎三尺,如果他的手机没有煞风景地“嗡嗡”振动不停的话。

屏幕的光映着他的眉眼,满是讥讽与戾气。

姜迎本无意窥探隐私,只怪来电的人太不低调,高清自拍,白面红唇,在黑暗中格外扎眼,她想看不见都难。

手机振动了一会儿,没人接听,停了。孟璟书咬着烟,关了机。

姜迎原本走回卧室的脚步一拐,歪歪扭扭地朝旁边晃过去。

沙发扶手就在门边。

意料之中的,她被孟璟书扯到怀里。

姜迎此刻有点疯狂,有种类似于入室抢劫被发现,干脆把人也杀了的心理。

一次是坏,两次也是坏,当然要坏个够本了。

孟璟书低头瞧她,轻笑道:“累到腿软了?”

他的音量很低,但不是淳厚温情,而是轻佻,说句话都在勾引人的那种。现在这样被烟酒和欲望浸泡过,沙哑更甚,听起来特别撩人。

姜迎憋着一口气,将脸埋在他的胸膛。

“困的。”

湿软的气息在他的胸口挠。

孟璟书将两指间夹着的烟摁灭,循着她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咬她的耳朵,笑道:“不累,那就再来。”

筋疲力尽的一夜。

孟璟书醒来的时候,酒店的房间里只剩下他自己。

室外的日光被厚重的遮光窗帘阻隔,室内昏暗,不辨时间。

他的第一反应是去摸手机,没摸到,只能撑着手肘去看床头座机的显示屏——十一点十七分。

孟璟书再次倒回床上,两眼对着天花板放空。

他好久没睡这么长时间的觉了,身体有些懒散,回不过神来。

床褥的味道隐约钻入鼻腔,有他的酒气,也有女人留下的一股隐秘的香味。

身体比神志更早清醒。

他低骂一声。

不过三个多月没做,一点刺激就兴奋得像个处男。

他忍不住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景。

幾年没见,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起初他只是酒意上头,想逗逗她。谁知她还真来了,那么一个好学生、乖宝宝,竟然会和他做这种事。

那些或连续或断裂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回放。她的身体在晃动,城市的灯光透进落地窗,把她出了点汗的皮肤映得跟块玉似的。

……

房间里响起低哑的闷哼。

孟璟书喘了一会儿,慢慢醒了神。

昨夜他们没有拉窗帘,这是她今早走的时候才拉上的。

“哎呀,也不嫌晒。”朦胧的记忆里浮现这么一句吐槽,女孩的声音放得很低,是轻轻柔柔的气音。

那时是读高几来着?

他的位子靠窗。下午自习课时,他精神懒怠,趴在桌上睡得迷糊,被西斜的日光刺到眼睛,下意识地把头换了个方向继续睡。坐在他后面的女孩看在眼里,于是就这么小声地嘟囔着,倾过半个身子帮他把窗帘拉上了。

他兀自一笑。

说变也没变。

冲动是魔鬼。

姜迎从下床开始就在品尝恶果。

最直观的是,她的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迹,而她的裙子不能将它们完全遮住。

她在镜子前呆滞了几秒,决定就地取材。趁事主还没醒来,她把他的衬衫穿上,袖口折了又折,将衣摆打好结,仔细地整理了一番,终于能出门了。

姜迎没留字条,也没留联系方式,将这一夜彻头彻尾地变为恶作剧。

天亮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她怀着“事了拂衣去”的心情回到刚租的小公寓,终于放松地钻进被窝里。困顿中,她悄悄庆幸,还好她昨晚喝得少,今天醒得早,不用面对事后的尴尬局面。

她又想起孟璟书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没了,一定很蒙,然后眉间皱出褶子,可能还会骂她。

但是,骂她有用吗?

哈哈哈。

她在窃喜中睡了过去,再醒来时饥肠辘辘,已是傍晚时分。

房间里还是那个乱七八糟的样子,满地的箱子、盒子,像个仓库。

她周五下了班才搬进来,还没来得及整理,周六就跟几个同事一起去了聚会,晚上又……

总之,她本打算回来休息一下就收拾的,结果睡了一觉醒来,疯狂地打喷嚏。

昨晚空调的温度开得太低了。

这就是做坏事的代价吧。

大概是过程比较爽,所以,结果也比较坏。

在外卖高峰期,姜迎饿着肚子,擦着鼻涕,慢吞吞地摆放行李,打扫卫生,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顿饭。

外卖软件给她发了个几块钱的迟到的红包。

她看一眼后关掉,习惯性地打开微博。

上次退出微博前,姜迎没切换账号,直接登录了小号。她的小号的作用很纯粹——视奸和抽奖,因此关注的人不多。

这一点开,她直接就看到了昨夜她在孟璟书的手机上看到的来电头像——大大的眼睛、饱满的红唇和小巧的V脸,是符合绝大多数人审美的亮眼美女。

只是,这位美女发的微博却没有头像那么明媚。

付萱Larissa V: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什么会永远不变?或许,有些东西就像这件衬衫一样消失了。

配图是一件白色的男式衬衫,左边的领口翻起来,有银色暗纹绣的一行字符——

Larissa?Leroy。

四十多平方米的单身公寓,姜迎侧身就能拿到被随手扔在小沙发上的衬衫。她拧着眉伸手一掀。

果然。

“……”

这究竟是谁恶心了谁?!

……

THE ONE二楼,乐声环绕,酒精味与香水味交织,楼下五光十色的摇头灯不时地透过玻璃隔层射上来,带来迥然不同的迷醉和热烈。

孟璟书今天显然情绪不佳,靠在沙发椅背上,话都懒得说。

魏展风去挑了酒回来,开着盖子,打趣他:“孟少爷,开心点,童老板专门来作陪,你给个面子。”

童浩嗤笑:“不用给我面子。”他指指桌面上的酒,“顾客进行高额消费,只要不砸场子,什么脸色我都受得住。”

这是玩笑话。魏展风是孟璟书的大学同学,后来在国外读硕士期间,两个人又是校友,一起结识了童浩,三个人交情颇深。

童浩给每人倒酒加冰块,孟璟书卡着杯口端过来,半只手掌那么大的杯口,里面的茶他全喝了。

“记在老魏账上,他选的酒。”

“咝——你这是狗咬吕洞宾啊。”魏展风表情夸张,“你摸着良心说,兄弟我及时打电话叫你出来,是不是救你于水火之中?不然付萱今天肯定闹个没完。”

孟璟书往杯子里倒上酒,喝了一小口,瞟他:“你怎么知道?”

“这能不知道?估计圈子里都知道了。童浩,你给他念念,那女的今天发几条微博了。”

童浩拿手机开了微博,丢给他:“自己看。”

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什么会永远不变?或许,有些东西就像这件衬衫一样消失了。

三年来,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还能相信什么?

我的心真的很乱,曾经的快乐都变成了冷漠。

……

付萱现在是个有名气的网红,最初是靠美妆、穿搭有了些粉丝。后来出国期间,她分享的奢侈品渐渐多了起来,还多了些参加高端场合的记录。加上她本身外形优越,以高学历、白富美人设吸粉无数。

平日里,她的微博分享的都是风景照、写真、美食,或者秀恩爱,不然就是一些推广,从来没有在一天时间里发过这么多的心情状态。很多粉丝都猜到是她的感情出了问题,纷纷在评论区安慰她,责骂男方。

孟璟书本来一直没什么表情,现在看着看着,突然笑了。他的眼是冷的,嘴角一扯,显得特别凉薄。

魏展风觉得见了鬼了:“你还笑得出来,这姑娘可真会装。自己做的破事儿都让人知道了,还敢在这儿装可怜。要不你也弄个账号,把她的那些事儿都公布出来,让她的那些粉丝看看这女的是什么货色,看以后还有没有品牌商找她合作。”

魏展風对付萱的意见很大。

上大学那会儿,付萱和孟璟书刚在一起,魏展风心里还暗暗羡慕过孟璟书,身边有这么漂亮一个女神,死心塌地地贴上来。

孟璟书除了花钱送礼毫不手软,实在算不上一个优秀的男友,也就是比较帅而已。

在男人的眼里,帅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条件,魏展风觉得自己的智力、能力、家世什么的,比起孟璟书也不差。而且自己性格好,也比他贴心多了,肯定会对女朋友关怀备至。不像那个家伙,该干吗干吗,都不知道女孩要多花时间陪。大美女的眼光可真差。

到后来,因为孟璟书的关系,魏展风和付萱接触的次数多了,才觉得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不过因为是兄弟的女人,他也不好随意评价。

直到前几个月,童浩把意外的发现告知他们。

什么女神,呸!

孟璟书晃了晃酒杯,冰块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说:“我没有和她摊牌,她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

话说得绕口,可他们心里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连童浩都觉得稀奇:“你倒是忍得住。”

魏展风不淡定了:“老孟,你想什么呢在?快分了吧!那女的没有良心,但凡她念你一点好,能这样?!我看到她都觉得恶心!你知不知道,昨晚她联系不到你,往我这儿打了多少个电话。我差点忍不住就要骂她了。你不会还对她有留恋吧?!”

童浩表示:“我也接到了电话。”

孟璟书轻笑道:“我的脑子还没坏。我不告诉她,才是对她的折磨。至于电话,你们拉黑她不就行了。”

魏展风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吹起一阵寒风:“你这是打算报复?”

孟璟书说:“我没这么闲。”

童浩拿杯子跟他们的碰了一下,悠悠地道:“我看付萱也没影响到你,那孟总今天一脸不爽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推了推眼镜,话锋一转,“昨晚干什么去了?整晚都联系不到人。”

童浩这个人一向很能抓重点。

魏展风被他说得突然回神:“是啊,老孟!张总说你们昨晚十一点就散了,那女的去你家等了一夜没见到你,你搞什么去了?不会是……”

孟璟书闻言,脸色都变了,一言不发,又将一杯酒喝了下去。

被占便宜,被人睡,完了人家还把他的衣服偷走了,害他只能等助理送衣服过来,酒店的人还来提醒他房间超时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

童浩见他的神色起了变化,微微一笑:“看来孟总终于开窍了。”

魏展风跟他一唱一和:“哟!真的假的?难道是因为太久没发泄了,过程不太愉快?跟哥说说,只要不是硬件不行,别的都不是问题。咱们这正值壮年,你可别憋坏了。”

魏展风知道,孟璟书这个人吧,挺傲的,挑剔得很。说他痴情,那肯定不是的,但说他风流也谈不上。他属于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一群女的扑过来,只要没有入眼的,必定片叶不沾身。有女朋友的时候就不说了,即便单身,他也不可能随便乱搞女人。

魏展风最佩服他这一点,把持得住。不知该说他自律好,还是性冷淡好,比起身边的同龄人,他对那方面的事似乎没那么热衷。

就算当初孟璟书和付萱刚开始谈恋爱那会儿,他也完全没有热恋期,一个二十岁出头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放着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不陪,竟然跟一帮单身男人一样天天睡在寝室里,很少在外面过夜。

所以,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魏展风都快好奇死了。

孟璟书神色郁郁,不再搭理他们。

碰巧这时童浩的另一群朋友过来THE ONE,他招呼着他们来二楼一块儿坐坐,个个忙着寒暄,没人再揪着刚才的事情问孟璟书。

这群朋友里有几个漂亮女孩,其中一个活泼又开朗,一来就盯着孟璟书。她觉得这个男人神情冷淡、话不多的样子,特别招人喜欢。

童浩和魏展风看在眼里,有意把孟璟书身边的位子让出去。

漂亮女孩贴着孟璟书坐下,跟他打招呼:“Hi,我叫Sandy,就是《海绵宝宝》里面那个珊迪。”

孟璟书其实不了解这部动画片里还有哪些人物,但他觉得她笑起来挺像海绵宝宝的。

Sandy特别热情,又爱笑,他也不反感,就和她聊了几句。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兴奋了。孟璟书喝了挺多的,饶是酒量再怎么好,这种喝法还是让他有了些许醉意。

相对于在座各位兴奋笑谈、桌上骰子乱飞的场景,他显得相当散漫。

Sandy在他的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并不能完全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很多时候只是简单地回答几个字,或是懒洋洋地“嗯”一声,算是回应。

女孩越看他越喜欢,几乎想上手试探。她和孟璟书说话时故意将身子一歪,柔软的红唇不经意地擦过他的脸颊。

“哎呀,不好意思,被撞了一下。”

不记得有多久了,孟璟书只要听到女孩很轻声地说“哎呀”,心里就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偏过头看Sandy,高挺的鼻梁在脸庞的一侧投下一片阴影。

Sandy被他看得心跳加速,不禁猜测他是想接吻,还是要发怒,却忽地听他说:“问你一个问题。”

她愣怔地点了点头。

“假如你喜欢一个人,但是,你拉黑了他,这是为什么?”

“啊?”

“几年不联系,再见面时你愿意和他发生关系,这又是为什么?”

“啊?!”

……

第二章 湿发

地狱式的一周。

姜迎忙得焦头烂额。所里旧事加新案堆在一起,要加班出外勤也就罢了,她私下还会做些副业。这次遇上的甲方极其难缠,一千字的稿子,她来来回回改了二十多遍。

这还不算。

她刚搬的房子,没住几天空调就坏了。

Triple Kill(三连杀)。

九月份的天气,夏季的余韵还未完全消退。姜迎租的是酒店式公寓,整个屋子只有阳台有窗口,根本不通风。她夜里吹着临时买的鸿运扇,一边擤鼻涕,一边加班。又困又累的时候,她只能把怒火全都撒在别人身上,孟璟书被她变着法子骂了不知多少遍。

也许是骂人大法发泄了身体里的郁气,她的感冒居然没有遵守七天痊愈的规则,才第五天就鼻子畅通,完全恢复了。

周五的晚上,姜迎才终于有空闲预约空调维修。

晚上十点多,她的新居所迎来了一位客人。

好友黄彦菲出差归来,因为住的地方太远,为了安全考量,决定留宿她家。

黄彦菲一进门就感慨:“啊,自己一个人住真好,想干啥就干啥。”

做实习律师期间,姜迎的收入过分寒酸,只能跟人合租。

去年年底拿到执业证,姜迎辛苦了几个月,才攒够钱出来自己住单间。

姜迎给她拿拖鞋:“那你也租一间呗,你那边是郊区,房租肯定比我这里便宜多了。”

“等过了年吧,我有点想换工作了。”

两个人是高中室友,大学也都是在泽卞市念的。她们虽然没有提过,但毕业后选择留下来,大概都有一点对方也在的原因吧。毕竟这么大一座城市,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真是太孤单了。

黄彦菲从行李箱里掏出给姜迎带的特产,是凤梨酥。

姜迎没客气,拆开盒子就吃了一个。

黄彦菲:“这么晚,你也不怕胖。”

姜迎吃完喝了小半杯水:“我晚餐就吃了点西蓝花,现在超级饿!”

当然,这是因为她中午吃了太多红烧肉,晚餐的时候没胃口。她完美地隐藏了真相,得到了好友的理解。

睡觉时,两个人躺在床上各自玩手机,小电扇“呼呼”地转动。

姜迎说:“现在像不像我们上高一,寝室里还没有空调的时候,就只有两台小风扇。”

黄彦菲:“对!大家躲在被子里玩手机,就怕被宿管阿姨发现了。”

姜迎:“有一次很晚了,我们以为宿管阿姨睡了,结果因为聊得太大声,宿管阿姨突然破门而入,手电筒照到我们的头顶……现在想起那个画面还是觉得很慌。”

黄彦菲:“哈哈——那次我们寝室被扣分了吧。我们还以为要被杨老师骂,没想到男寝室那边更猛,打游戏机被抓,还顶撞宿管。第二天,杨老师只顾着教育他们了,都没空理我们。”

回忆起班主任杨老师教训人的情景,她们笑得出了汗。

姜迎坐起来去把电扇开到最大档,风声更大了。就像那年,大家睡在一米宽的小板床上,翻个身都会响。八个人的寝室,只有天花板上两台小电扇扭着脖子转呀转。

她们还在絮絮地说着。

黄彦菲:“那时候孟璟书是真酷,还是他们寝室的寢室长吧。才第二周的周一,他就被罚去国旗下读检讨书,一点儿不露怯,表情又酷又跩,简直像是学生代表在进行获奖发言。下面的女生被迷得不要不要的,之后来咱们班递情书的人把门槛都要踏破了。”

姜迎:“是啊,那个时候的小女孩大概都喜欢那样的吧。”

连她也不能幸免。

黄彦菲:“他成绩好,又不服管,班主任都拿他没办法,这人设放到现在也一样吸粉啊。”

孟璟书当年是当之无愧的话题人物,女生寝室夜聊没少提他。现在再说起来,黄彦菲瞅了瞅姜迎,感慨道:“他那时是青葱少年,又跩又聪明,是真的帅,不然你也不会喜欢他那么多年。”

姜迎盯着天花板,慢吞吞地道:“他现在也很帅。”

黄彦菲很机警:“嗯?现在?我看班级群里说他回国了,你见到他了?”

姜迎双手摊开放在头顶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菲菲啊……跟你说件事,我和他,睡了。”

“啊?!”

姜迎把这件事告诉黄彦菲的过程中,黄彦菲从一脸震惊慢慢地变成了“啧啧”。

她“啧”完又过了一会儿,才能从无数疑问中选出第一个。

“那你觉得……你们以后会有发展吗?”

黄彦菲知道他们的事,所以问的不是“会不会在一起”,而是用了个模棱两可的词。

姜迎摇摇头:“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哪能睡一觉就想未来呢。”

黄彦菲表示理解,又说:“孟璟书和你那个死对头还在一起吧,这就出轨了?啧啧,当年那个又狂又帅的少年已经让社会这个大染缸给教坏了。”

姜迎沉默了一会儿,问她:“那你觉得我坏吗?”

“当然不!那个付萱那样搞你,现在被绿了,是她活该。”黄彦菲为好友打抱不平,“我跟你说,你就应该偷拍下孟璟书的裸照发给她,跟她耀武扬威,气死她!”

姜迎被逗笑:“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正说着,姜迎的微信上出现了红点,是她的大学寝室群里有人在说话,室友在疯狂@她——

“迎迎baby!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付萱被甩啦,哈哈哈!让她装!”

“你快看!”

下面跳出一张微博截图——

付萱Larissa V:

是的,我分手了,没有余地。具体原因我不说了,只能说,人是会变的。三年的时光,一夜毁灭。也许人总要经历痛苦,才能成长得更坚强。

我会努力走出来,会继续跟你们分享快乐。谢谢大家的关心。

姜迎顿时心情复杂。

她把手机递到黄彦菲面前:“我突然很想喝酒。”

黄彦菲看了,了然道:“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哪儿?”

“THE ONE。”

……

下期预告:姜迎和好友去了酒吧“THE ONE”,休息中途遇到前来搭讪的男人,陷入困境时孟璟书竟出现了。喝多了的姜迎最终被好友“抛弃”,送她回家的重任落到了孟璟书身上……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