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阿婉

慕汐醉

故事简介:

霍琛是个深情又绝情的人,他可以把阿婉放在手心里捧着,心尖上疼着。也可以在阿婉背叛他的时候,绝情地翻脸。

他逆光站着,眼底冰冷。

“阿婉,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嗯?”

[第一章]

霍琛回到公館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他没开灯,也没叫人,小臂上挂着西服外套,因为喝了酒,脚步有些虚浮微晃。

他轻眯着眼,一步步往楼上走去。

楼上拐角的第一间,是林婉的屋子。门关得死死的,只从门缝里透出极淡的灯光。

霍琛屈指,轻轻叩了叩门。

没人回复他,也没人来开门。

霍琛丝毫不意外,他低着头,在衣兜里掏了掏,最后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

他弯了弯嘴角,将钥匙插进锁孔里。

门开了。他刚踏进一步,就被一个甩过来的枕头砸了个满怀。他没动怒,反而噙着笑,带着些宠溺地看着床榻上的人。

屋里只亮着床头的灯,有些昏暗,依稀能看清林婉的面容。她咬着银牙,脸上带着薄怒:“别又来招惹我。”

霍琛笑了笑,慢慢走过去,将枕头放好,顺势欺身压过去,因为喝了酒,嗓子微微有些哑:“这是什么话,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

林婉瞪着水汪汪的眸子,正要说他恶人先告状,就见霍琛伸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东西,通红的,挂在他纤长的手指上。

看清的那一刻,林婉的脸腾地红了。

在她眼前晃晃悠悠的,分明是她睡前褪下的兜肚,红艳艳的,绣着并蒂莲花。

“乖宝,”霍琛低声笑着,“帮我松松领带。”

林婉指尖有些颤抖,刚碰上霍琛的领带,就被他压下来狠狠吻住。

她弓着腰,眼角绯红,发出的声音像猫一样。

在身上的睡裙被扯下去的那一刻,她闭了闭眼,脑海里一时间闪过万千思绪,最后,她很慢地,双手环住了霍琛的腰。

她痛恨自己每一次懦弱,每一次霍琛对她的索取。

可她没有立场,也没有机会拒绝。

她是霍琛从风月场带回来的姑娘,一百块大洋,买了她的清白,也买了她的一辈子。

大概初来上海的人,都听过这么一句话——

如果你没钱,上海就只是上海,只有黄浦江和弄堂;如果你有钱,上海才是纸醉金迷的魔都,才是夜夜笙歌的十里洋场。

没遇到霍琛之前,林婉是藏在弄堂里的老鼠。

她阿爸林正是红场九爷的马仔,当初在野巷一夜风流,就有了林婉。

可林正偏偏敢做不敢当,不收那女人进门,只在弄堂寻了处屋子,一个月给几块钱,便打发了。

林婉从小到大,听到得最多的话就是“赔钱货”。

幸好,她阿娘对她还算好,母女俩靠着做零工勉强度日。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林正整日赌,赚了一些,赔得更多。那日在一个场子输红了眼,将身家都赌了上去。

可这么多年糟蹋,他哪里还有什么身家。最后逼急了,把林婉当作了物件,要当场卖出去。

可巧,那日霍琛也在。

他正同人谈事情,听到这边的热闹,脚步一顿,也含笑着走过来。

精致的皮鞋踩过地上一个个烟头,最后站在林正面前。

他似笑非笑的,手里摆弄着桌子上的骰子:“这不是九爷身边的人吗?招呼一声,九爷难道不会来救你?何苦把自己的女儿赔出去?”

林正这两年办事不好,九爷已经不怎么待见他,他哪里还敢往枪口上撞?闻言,他赔着笑道:“霍先生,您说笑了。我那丫头的确标致,不然您……”

霍琛有些意兴阑珊,他一向不愿意招惹这些风月场所的人,实在是脏得厉害。

他摆了摆手,正要转身走,突然见入口处两个男子拖着一个姑娘走进来。

林婉正在家里洗衣服,突然就被林正叫的人硬生生拉扯过来。她眼角绯红,似是刚刚哭过,身上的衣服洗得发白,一副寒酸的样子,与这个金碧辉煌的地方格格不入。

可偏偏入了霍琛的眼。

“这是你女儿?”霍琛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婉。她似乎是认命了,一声不吭,垂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

林正赔着笑,忙走过去把林婉拽过来:“一百块大洋,这丫头就是您的了。”

周围的人一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年头,人命最是不值钱,野巷里的女人才十多块大洋,这是什么国色天香,也敢叫出一百块大洋的价钱?

霍琛轻笑了一声,随手将骰子又扔回桌子上。

“成交。”

那么嘈杂的大厅里,林婉惊慌又悲哀,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身子僵硬了一瞬。

她缓缓抬起头,正对上霍琛漆黑的眸子。

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海,却莫名地让她觉得安心。

整个上海的人都知道,她林婉是被霍琛养的一只金丝雀。

林婉每每听来,都觉得异常恶心。

她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恨林正为什么那么狠心。她一方面厌恶自己作为霍琛玩物的身份,一方面又享受着霍琛带给她的荣华富贵。

有时候她自己都想,算了吧,装什么假清高呢,姑且快活一日算一日好了。

[第二章]

霍琛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第二日,林婉懒懒恹恹的,索性连学堂都不去了,私塾的先生知道她是霍琛的情人,素来不敢说什么。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她打着哈欠下楼,万分意外地看到坐在沙发上翻着报纸的人。

“你怎么还在这儿?”

往常这个时间,霍琛都是在外面应酬的。

霍琛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不经意地落在她锁骨处一枚暗红色的吻痕上。

眸色暗了暗,霍琛没回答林婉的话,反而是吩咐了一句:“去换件衣服,我带你出门。”

顿了一下,他又有些生硬地加上一句:“记得戴一条丝巾。”

林婉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可看霍琛又低头去看报纸,完全没有要理她的意思,便又忍了下去,转身去楼上换衣服了。

霍琛是商人,学的是新式做派,出门应酬一律是西装,平时给林婉买的也都是洋裙。林婉私心里觉得无所谓,可她偏偏就是想和霍琛对著干,霍琛喜欢她穿洋裙,她偏偏要穿旗袍。

林婉翻了翻柜子,挑出一条水红色的高领旗袍,对着镜子照了两圈,显然很满意。

霍琛喝光了整整一杯黑咖啡,林婉才缓缓下楼。

他在抬起头的一瞬间,愣住了。

她脚步很轻,猫似的踩在波斯地毯上,旗袍颜色艳丽,更衬得她肌肤胜雪。林婉难得把头发绾起来,鬓角一缕秀发垂下,搭在白皙的脖颈处。

是动人的美,挑起霍琛最原始的欲望。

那么多复杂旖旎的心思浮现,可霍琛最终只是皱了皱眉,不轻不重地斥责了一句:“胡闹。”

林婉弯着眉眼笑了笑,难得没有与霍琛顶嘴。似乎瞧见霍琛不痛快,她就跟吃了蜜糖一样。

霍琛是领她去听戏的。

戏园子二层的阁楼上,霍琛同人谈着生意,林婉听得没意思,就趁着他不注意,自个儿溜下去了。

二楼多是包房,安安静静的,相比之下,一楼就吵闹得厉害了。有小商贩拎着竹筐四处售卖,吵闹声似乎要比台上的咿呀声还大一些。

“小姐,要果子吗?”

“什么价?”

“小姐喜欢,都拿走好了。”

林婉瞥了那人一眼,微微凑近两步,低声道:“前两日,霍琛同林大帅的副官见过面了,似乎签了文件,我还没来得及看,且再等我两日。”

那人皱了皱眉:“您快着些,九爷那头……”

“我知道。”林婉微微垂眸,“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儿会来?”

“是……”那人才开口说了一个字,就飞快地闭紧了嘴巴,又低着头压了压帽檐儿。

林婉心里“咯噔”一声,还不等她回头,就有人从身后揽住了她的腰,微微低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怎么自己下来了?”

“你们谈事情,我自己多没意思。”林婉身子僵硬了一瞬,很快脸上又堆着娇俏的笑,“你事情谈完了吗?”

“嗯。”霍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对面的小贩,似乎是才注意到,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婉,“家里那么多果子,也不见你吃一个。”

顿了一下,也不等林婉再说什么,他随意地冲着那小贩扬了扬下巴:“东西都送到霍公馆去吧。”

小贩点头哈腰,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忙低头转身走了。

看着小贩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林婉心底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她转身接着埋怨霍琛:“你谈生意,何苦把我带来,还说什么要听戏。”

霍琛轻笑,眸色却是漆黑一片。

他抬手,捋了捋林婉耳侧的碎发:“是我的不是,下次不会了。”

[第三章]

这日一大早,林婉被阿姨的敲门声吵醒。

她素来脾气大,尤其是起床气,就连霍琛寻常也不敢招惹她。

林婉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嘭”地开了门,语气不善:“大清早的来敲门,一天天的不叫人有个安生日子过。”

阿姨小心翼翼地开口:“林小姐,您的同学过来了,在一楼大厅等着呢。”

林婉皱了皱眉,淡淡地扔下一句:“知道了。”

阿姨不敢再敲门,端了咖啡送去一楼:“您再等一会儿,我们小姐才起。”

一楼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洋裙的女孩儿,她笑着接过咖啡:“不碍事的。”

“那您坐着,我去忙了。”

阿姨走后,那女孩儿才抬头看着周围的一切。她是学堂里难得同林婉交好的,也来过这儿两次,可每次来,还是会如同没见过世面一般被这富丽堂皇的一切吸引。

“沈梦如?大清早的,你来做什么?”

林婉趿拉着鞋子,身上松松垮垮套着一条睡裙,脖颈处暗红色的痕迹明显,可她丝毫不在意。

沈梦如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脖颈处的痕迹上顿了一下,又笑着移开目光:“你这几日没去,落了功课,我来给你送笔记。”

林婉嗤笑一声,说:“左不过是打发时间才去的,又不指着考状元。”

沈梦如面上讪讪的,勉强笑着将书本递给她。

“你来了也好。”林婉懒懒地坐下,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果子吃了一口,“待会儿陪我去逛街吧。”

“好啊。”沈梦如笑着回道。

“先生回来了。”门口响起阿姨的声音。

林婉挑了挑眉,站起来迎过去。

霍琛穿着黑色的大衣,手里提着一个箱子,不知道装的什么,看起来挺沉的。

沈梦如有些局促地站起来:“阿婉,我……我明儿再来找你逛街吧。”

林婉无所谓地点点头:“好啊。”

等沈梦如走后,她又低着头开始研究那个箱子,嘴里嘀咕着:“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外头阳光刺眼,隔着玻璃窗晃进来,像是大把的碎金落了一地,也落在林婉身上。

她垂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睡衣松松垮垮的,依稀能瞧见被遮掩的曼妙身姿。

霍琛眸色微暗,他走过去,将自己的大衣披在林婉身上:“说了多少次了,下来的时候记得披件外衣。”

林婉嗤笑一声:“你怕人瞧见什么呢?整个上海都知道我是你的什么人,又何必遮遮掩掩?”

霍琛皱了皱眉:“你非要这么作践自己吗?”

“我作践自己?”林婉忍不住冷笑,“你同我在床上厮混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别作践我?”

她语气尖锐,丝毫不留情面。

被人当作玩意儿卖给霍琛,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霍琛揉了揉胀痛的额角,不想与她争辩,干脆转身上了楼,却被林婉叫住。

“霍琛。”林婉咬了咬牙,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会娶我吗?”

霍琛顿住脚步,微微侧头:“阿婉,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宠着你,疼着你。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干系?”

说完,霍琛不再停留,转身上了楼。

林婉愤愤地踢倒了箱子。

箱子上的扣开了,“咕噜噜”滚出两个瓷娃娃。一男一女,脸上打着大大的腮红,这是好多年前流行的玩意儿了,是林婉小时候时兴的东西,这两年上海几乎找不到了。

她前两日顺嘴同霍琛说过这个,说自己小时候过得艰难,十分眼馋隔壁朋友有这个瓷娃娃。

难得霍琛记在心里,也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工夫给她寻过来的。

林婉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走过去,弯下腰,捡起了那两个瓷娃娃。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霍琛都在书房没出来。

林婉以为霍琛生了她的气,跑过去“咚咚咚”地敲门。示意地敲了几下,不等霍琛开口,她就直接开门进去。

霍琛正低头看着合同,闻声也不抬头,只淡淡地开口:“别又过来闹我,好歹让我清净一会儿。”

“谁闹你了?”林婉叉着腰站在他面前,“真是个负心人,之前还口口声声说宠着我、疼着我,一转脸就嫌弃我闹腾!好啊,我自拿了衣服回弄堂去,不在这里惹霍先生心烦!”

“我只说了两句话,何苦又惹来你这一大箩筐的话!”霍琛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瞧着面前的林婉眼角绯红,似是要哭,一时心又软了,忍不住起身走过去哄着,“我错了,我惹阿婉不开心了。”

林婉冷哼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

霍琛低头瞧见林婉竟还光着脚,忙把人抱起来:“怎么还光着脚,若是受了凉可怎么办?过两日,又要小肚子疼了。”

林婉好似一只八爪鱼挂在霍琛的身上,嘟囔着:“你不必管我,叫我疼死算了。”

“何苦说这样的话,你受苦我不跟着心疼吗?”

霍琛将林婉抱到椅子上,摸了摸她的双脚,果真冰凉的。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双手都焐在林婉的脚上,给她暖着。

“霍琛。”林婉咬了咬唇,轻声开口,“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

“会。”霍琛头也不抬地开口。

“那……若是有一日,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呢?”

霍琛眸色暗了一瞬,又轻笑着开口:“阿婉,你知道我的脾气的。”

林婉睫毛微颤,没再开口。

的确,霍琛这人一向眼里不揉沙子。前不久有一个跟了他多年的兄弟背叛他,差點儿害死了霍琛。霍琛将那人抓到后,一点儿没留情面,直接枪毙了。

如果将来霍琛发现了她在背后瞒着他做的这些事情,会不会也杀了她?

林婉不敢再想。

[第四章]

第二日,沈梦如来找林婉去逛街。

“我们去西街吧,听说那儿新开了一家旗袍店,都是新样子,颜色也好看。”沈梦如知道林婉喜欢旗袍,笑着道。林婉自然答应了。

只是西街有些远,林婉本来想叫家里司机送去,偏偏沈梦如开口拦下了:“咱们两人去逛街,叫司机跟着多无趣,不如坐公交车去。”

林婉皱了皱眉,怕坐公交车弄皱了自己的裙子。不过转念一想沈梦如说得也对,她到底是点头答应了。

西街有些远,都快到京郊了,至于沈梦如说的那个旗袍店则更远,下了公交车还要走好一段距离。

“还要多久啊?”林婉皱着眉头,语气隐隐有些不耐烦。

这些日子她被霍琛养得娇气,此刻走了这些路,小腿已经有些酸痛。

“快了快了。”沈梦如赔着笑脸,指着不远处的小巷说道,“走过这条小路就是了。”

林婉瞥了沈梦如一眼,径直走过去。

这条巷子偏僻幽暗,两侧有树丛,影影绰绰。

走在林婉身后的沈梦如突然高声唤了一句:“阿婉!”

林婉下意识地回头,只听见耳侧有风声掠过,她自觉不对,却已经来不及了,脖颈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下一刻,眼前一黑……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废弃的仓库里。

林婉没有被绑住,想来那些人也不认为娇弱的她能有什么反抗之力。头还晕乎乎的,她勉强站起来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沈梦如。

“嘎吱——”门开了,一个人慢步走进来。

头顶的白炽灯突然亮了,刺目的光晃得林婉睁不开眼睛。

“林小姐醒了?”

林婉眯着眼看清来人,弯了弯嘴角:“九爷,您这是来的哪一出?”

“我是要请林小姐来做客,手底下的人没个轻重,林小姐别见怪。”九爷笑呵呵的。

林婉冷冷一笑:“天黑了,我回去迟了,霍琛会来找的。九爷若是不想节外生枝,就放我回去吧。”

“我已经派人通知他了。”九爷语气淡淡的,“东南街的大商场,换林小姐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不吃亏。”

林婉沉下脸:“你拿我威胁霍琛?”

九爷笑了笑,没说话。

林婉咬了咬牙:“沈梦如也是你们的人?咱们既然合作,你又何必安插个人在我身边?这样信不着我吗?”

“话不是这么说的。”九爷淡淡地开口,“实在是这几日都没见林小姐传消息过来,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你放心,无论霍琛会不会来赎你,我都会放你回去。”

林婉冷笑。

“现在,我们就静静地等着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夜色渐浓。林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如所有被绑架的人想法一样,她既盼着霍琛来,又不想让霍琛来。

倒不是怕九爷对霍琛做什么,以霍琛的性格,根本不会单刀匹马地来。

她只是怕……

怕欠霍琛的太多了。

“林小姐。”门口,九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他笑着,手里拿着一张薄薄的纸,“您可以走了。”

林婉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您此举,究竟是想要那个商场,还是要威胁我?”

“林小姐聪慧,该明白我的意思。你就算不管你母亲,也得想想你自己吧。我这次能轻而易举地骗你过来,下次也一样可以。”九爷微笑着,“霍琛同林大帅的文件……你该尽快了。”

林婉站起身,慢慢地往外面走,路过九爷身边的时候,脚步微顿:“别动我母亲。”

九爷挑了挑眉,笑了。

外头阴沉沉的,离仓库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黑色的车,霍琛正倚着车门看过来,嘴里叼着烟,一点儿滚烫的猩红在这漆黑的夜里尤为显眼。

林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快步走过去:“怎么又抽烟了?”

林婉不喜欢闻这个味道,霍琛几乎戒了,只有在心烦的时候才会抽两支。

他掐掉烟,用皮鞋碾过:“他们没动你吧?”

林婉摇了摇头。

霍琛凑近几分,借着月光看清了林婉脖颈处的青紫,不由得皱了皱眉:“疼吗?”

“还好。”林婉咬了咬唇,踮起脚,轻轻吻了吻霍琛的脸颊,蜻蜓点水一般,“谢谢你救我。”

霍琛眸色暗了暗,突然伸手扣住林婉的头,欺身压过去,索要了一个缠绵深长的吻。

浓浓的夜色下,两个身影几乎融为一体,映在地上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已分不清谁是谁。

[第五章]

九爷的人一催再催,林婉不敢再拖延。这日一早,她难得同霍琛一起起来,收拾妥帖,缠着霍琛带她一同去公司。

“那里无趣得很,不如你在家等我,我早些回来,陪你去逛街。”霍琛哄着她。

“不要。”林婉扯着霍琛的衣角不让他走,“你是外头养了人,怕我瞧见?”

“说的什么胡话!”霍琛啼笑皆非,刮了刮林婉的鼻子,“养你一个已经把我累得半死了。罢了,你要去就去吧。”

林婉这才又笑了。

霍琛生意做得大,却也的确是忙碌。他领着林婉去了他平日办公的地方,又着人给她买了干果点心,怕她无聊,还买了话本子给她看。

“我待会儿要去谈个生意,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中午回来领你去吃饭。”

“好。”林婉难得乖巧。

等霍琛走了一会儿,林婉掐着时间出来,吩咐门口的人:“我要睡一会儿,你们那些合同,等霍琛回来了再送进来。”

那些人知道霍琛有多宝贝林婉,自然满口答应。

林婉回了屋子,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那份合同。霍琛柜子底下有一個小小的保险箱,林婉咬了咬唇,迟疑着试了霍琛的生日。

不对。

又试了试自己的生日。

“啪——”保险柜的门开了。

林婉心底有些复杂,说不清是什么心思。

合同就摆在里面,林婉拿出来,又铺上白纸,飞快地誊抄了一些关键的内容。

写好后,林婉把合同放回保险柜里,一切恢复原样。她藏好自己刚写的那张纸,转身出了门。

公司里的人瞧见她,不由得问道:“您不等老板了?”

“我闲得无聊,又睡不着,出去逛街。等霍琛回来告诉他一声。”

林婉匆匆出了公司,叫了个黄包车去了那个戏园子。

依旧是那个卖果子的小商贩,林婉趁着没人的工夫将纸塞给了他。

小商贩在这儿等了许多日了,可算是等到了林婉,不由得满意地点点头:“辛苦林小姐了。”

林婉微微垂眸,没吭声,转身就往外走。

哪知道,在戏园子门口看到了霍琛。

他脸色阴沉,似乎在那里等了有一会儿了。瞧见林婉,他慢慢走过来,声音放得很轻,可听在林婉耳朵里,如同惊雷一般:“又来买果子?”

林婉嗓子干涩得厉害,脑袋“嗡嗡”响,几乎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冻住了,指尖冰冷得可怕。她抬头看着面前的霍琛,想哭,想解释,想说好多好多话,却最终只是垂下了头。

就在这工夫,霍琛的人已经去把那小商贩押了过来。

周围人很多,林婉没想到霍琛会在这里动手。

他飞快地掏出枪,当着林婉的面,毙了那个小商贩。血四处飞溅,有几滴甚至溅到了林婉的鞋子上。

林婉的脸“唰”地白了。

周围的人叫喊着,飞快地往四周跑去,很快,这片空地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浓烈的血腥味涌上来,林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弯腰干呕起来。

“林婉。”霍琛连名带姓地叫她,“这就是你对我的回报?嗯?!”

林婉直起腰,眼角绯红,声音带着哽咽:“不是,那个合同……”

“我一句话都不想听你说。”霍琛摆了摆手,“把她捆起来关好。”

小厮立刻拿着麻绳过来,林婉被压得直不起腰,只能瞧见霍琛那双锃亮的皮鞋,渐行渐远。

这几日,几乎满上海的人都知道,那个被娇宠着的林婉背叛了霍琛,被霍琛处理了。

而九爷同霍琛的争斗,也正如火如荼地展开。

林婉被关起来也有三日了。

每日都会有一个丫鬟给她送饭,瞧着她吃完,再把餐盒拿走。

“姐姐。”

丫鬟刚刚收走餐盒,就被一个小姑娘叫住。

“这里面关的就是那个林婉?”

丫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是谁?”

“我是新来的。”小姑娘腼腆地笑了笑,“听说这个林婉一直得霍先生宠爱,怎么如今……”

“她背叛了霍先生,留她一命,算好的了。”丫鬟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活不了多久了,这几日都不怎么吃东西,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小姑娘看了一眼丫鬟手里端着的完好的饭菜,眸色闪烁。

知道林婉被关起来了,九爷索性也撕破了脸皮,拉开架势投入大笔的资金收购了霍琛名下的多间商铺。

九爷手笔大,气势上隐隐盖过了霍琛。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九爷略胜一筹的时候,九爷的资金链崩塌了。

“怎么会这样?”九爷平时的笑脸没了,办公室的东西摔得四处都是。

“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好好的,九爷怎么这么大火气?”霍琛从门口进来,轻轻一笑。

九爷冷着脸:“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九爷的笑话来了。”霍琛坦然地说道,他笑着,眸底却漆黑一片,“这么久的准备毁于一旦,我都替你可惜啊!”

九爷是老江湖了,一听就明白了七八分。他忙低头翻了翻合同,果然!断掉的资金链都是当初林婉给他递的消息!

“你和林婉早就串通一气了?”九爷恨得咬牙切齿,“可你明明把她……”

“我知道霍公馆有你的人。”霍琛轻笑了一声,“苦肉计罢了。”

九爷还是不甘心,挣扎着开口:“她母亲……”

“我已经派人接走了。那头你的人被我收买了,所以你一直不知道消息罢了。”霍琛走近,将一份合同放到九爷面前,语气平淡,“签了吧,把你的商铺都低价卖给我。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不过那些逼债的人会做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九爺跌坐在椅子上,像是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好半晌,他才颤抖着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滚出上海!”霍琛拿走合同,淡淡地开口,“否则哪天我一个不高兴,说不准你就没命了。”

说完,不等九爷再说什么,霍琛就转身走了出去。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小厮打着伞走过来挡在了霍琛的头顶:“先生去哪儿?”

“回霍公馆。”

“好的,先生。”

汽车一路飞驰,司机在霍琛的催促下,几乎快把油门踩掉了。

他从未如此急迫地想见到林婉。

到了公馆,他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就拿了钥匙去仓库。打开仓库的门,里面很昏暗,隐隐能看清一个人影缩在角落里。

霍琛的一颗心被拧碎了似的疼。

他慢慢走过去,声音沙哑:“阿婉,我来接你了。”

林婉抬起头,眨了眨眼,笑了,眼泪却顺着脸颊两侧流了下来。

霍琛忙过去抱住林婉,低声哄着:“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叫你受委屈。”

林婉哽咽着,用力地捶着霍琛:“我以为你……我以为……”

“我不是说过了吗?万无一失。”霍琛低头吻着林婉脸上的泪水,“事情都处理好了,不要再担心了。”

他拦腰抱着林婉走出去,外头的光刺眼,他抬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阿婉。”迎着阳光,霍琛轻轻地笑了,“我娶你,好不好?”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