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别那么骄傲

陈烬

简介:从前予取予求,深情无言的丈夫乔司却仿佛变了个人,蓦然回首,原本骄傲的南星桥,却发现早已在游戏中输掉了自己的真心。她发誓要赢回乔司,但他百般刁难,油盐不进。

追夫之路漫漫,南小姐加油!

Chapter 1

“你就是南星桥?”工作人员神色一变,南星桥从容地将长指放在唇前,示意她噤声。

“我是。”她摘下墨镜,明眸皓齿,乌发红唇,碎钻耳环衬着天鹅般的长颈,果真是名媛作派。

难以置信。

工作人员轻咳了两声,正色道:“请问你要挽回的是什么關系?”

“我丈夫。”

南家是商界翘楚,几年沉寂后又迅速崛起。如今大小姐竟因婚内不和,寻求情感调解。这无疑是个重磅新闻。

“恕我直言,你们这个行业,为客户保护隐私该是第一原则吧。”眼见眼前的人流露出八卦的神情,南星桥凤眼敛了锋芒,语气也降了温度。

对面的工作人员被她的气场一凛,连忙赔着笑道歉:“不好意思,请您将这份问卷填好,发回这个邮箱,我们会派最权威的专家联系您。”

从咨询室出来后,南星桥深呼吸,拨通了丈夫的电话,她尽力保持着愉悦,轻声道:“乔司,晚上妈妈让我们回家吃饭。”

淡漠的男声从耳畔游走进她的心里:“嗯。”

“我的车坏了,能不能麻烦你来接我一下?”她将钥匙从车上拔下来,心不在焉地扔回手提包里。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方才低声答应。

乔司来得很快,南星桥在路灯下看见他沉静的面容,心跳倏然加快,他沉默地下车替她拉开车门,宽厚的掌心护在她的头顶。

这顿饭吃得仓促,气氛也很古怪。三年前父亲意外去世,南母经受不住打击,已有阿兹海默症的先兆,却还记得他们这桩婚姻,翻来覆去地追问相处的细节。

南星桥慌忙应付,食不知味。

菜肴里有白灼虾,乔司照旧替她剥好虾壳,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余光里机械地翻转,无心无意,像是在照办差事。

“什么时候打算生个孩子?”临别时,南母站在门口,笑吟吟地问。

南星桥身形一颤,讪讪地笑了笑,几乎是落荒而逃。

回家路上落了雨,他专心致志的侧影调和在湿漉漉的霓虹里,显出几分疏离,南星桥欲言又止。

“我们一周后离婚。”乔司将车停下来,俯身替她解开安全带,眼色如霜,“公司是你的,交接完了我会让助理联系你。”

明知道她不想听这些话,他却偏要说个彻底。

“这样最好,以后都别让我再见到你。”南星桥回道。

他轻描淡写的话,终于将她的眼眶彻底逼红,将别墅的门摔得震天响。

门外传来汽车驶离的声音,她坐在床沿上,眼泪顺着指缝往下流。

新家全是乔司一个人布置的。他知道她畏光,就定做了性价比最高的遮光帘,床头柜上的空气净化器也是他特意备下的,说室内干燥,缺水对女孩子的皮肤不好。

“我重新给你一个家,好吗?”曾经他说这话时,漆黑的眼里碎落着温柔的光,幽幽地晃。

现在他口中的家几近冷清,乔司搬至公寓独居已有很长时间,而她的生活也在嘴硬后陷入泥沼。

南星桥终于肯承认,她无法离开乔司。

Chapter 2

等南星桥的情绪缓过来,已将近深夜。她打开电脑上的问卷,视线凝滞在第一个问题上。

“问题1:形容一下对方的性格。”

乔司吗?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南星桥恨不得将所有糟糕的形容词往上写,却一眼瞥见问卷上加粗的告示:填写者务必客观公正,否则影响评估结果。

——清俊温柔,处事公允,唯独对青梅竹马的南小姐偏心。

来自第三方评价,这样够客观了吧。

南星桥还记得共同好友边说边摇头,一副自己祸害了社会栋梁的遗憾神情。

事实还真是如此。她与同学拌嘴,一言不合便狠狠地将玻璃杯往地上砸。他先走过去将她的纤指仔细地检查个遍,确认没有被细碎的玻璃割伤,才礼貌地欠身,替她向对面的女孩道歉。

她遇事冲动,他劝不住,却从来站在她这边,每次稳妥地替她将残局收拾好,护她平安无虞。

怎么又想起他的好来了?今非昔比,她赶紧将目光移到下一个问题。

“问题2:对他的初印象。”

键盘上的纤指顿了一下,南星桥毫不犹豫地输入“讨厌”两个字。

“想想,这是乔司,你们要好好相处。”初见时的蝉鸣还在耳畔,那时母亲唤她的小名,年纪相仿的男孩跟着脸庞微红。

年幼的她毫不关心他缘何要寄人篱下,可这明明是专属她的生日宴,不速之客的到来,夺走了视线焦点。

“我不要。”小星桥重重地拍落他的手,想骄傲转地身,却狼狈地绊了脚,小孔雀成了花脸猫,还是身后的乔司伸手扶她,却错误估计了她的重量,摔得更惨。

宾客们哄堂大笑,她丢脸到了极点,号啕大哭。

南星桥的童年,都在琢磨着怎样才能把乔司赶出自己家的门。

故意打碎家里值钱的古董,偷偷将后院的盆栽剪得七零八落,然后她跑到父母面前告状,声泪俱下地指控乔司。

父母心知肚明她的顽劣,偏偏乔司还肯不疾不徐地陈述不在场证明。

真是狡猾!她看他眉眼含笑,却将她完美的筹划抽丝剥茧,直至散架,分明是故意要气她。

南星桥用所有心思跟乔司作对,倒让从前头疼照顾她的佣人们松了口气,看乔司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救星。

后来男孩长成了翩翩少年,成绩优异,还连跳几级,贪玩儿的她被反衬得黯然失色。

“到了学校,你不许说你认识我。”初上高中时,南小姐凤眼一睁,恶狠狠地给乔司警告。

“好。”少年嗓音醇厚,眼神温柔得像一汪清泉,倒映出她的影子。

他明明只比她大半岁,却承担了所有照顾她的责任。会考时学习紧张,乔司就跑两栋楼给南星桥送热好的牛奶,同班同学才得知无数少女眼中的矜贵王子,竟是南小姐最忠心耿耿的骑士。

“我早就说过我不吃你的东西,”南星桥穿着毛茸茸的卫衣,蹦蹦跳跳地从教室出来,小脸皱成一团,“下次别再给我送了。”

乔司也不辩驳,熟稔地将她卫衣帽子上的结系紧,温和地将理由如数展开:“会考很重要,要补充营养。”

“你真烦,”南星桥甩开他的手,径自往教室走,“唠唠叨叨的。”

乔司前脚刚走,班上的女生便簇擁过来,意味深长地询问他们的关系。

“就是暂时住在我家的人而已。”南星桥满不在乎地说,转头就将牛奶递了出去,“你们谁喜欢,送给你们好了。”

她从未关心过他,也浑然不知会考时,他亦在高考冲刺的最后阶段,却义无反顾地几次折返,将牛奶送到她的手里。

从前乔司那样喜欢南星桥,可南星桥却讨厌乔司。

整整十四年,他们的关系,像缓慢行驶的单向列车,却在终点时莫名错了轨道。

Chapter 3

南星桥叹了口气,继续往下读题。

“问题3:你是什么时候对他动心的?”

是父亲突然病逝,她从高高在上的位置瞬间跌落下来的时候?

那时,乔司二话不说向她求婚,愿意用婚姻关系名正言顺地接管濒临破产的公司,并发誓会好好照顾她。

即使这样的婚姻只存于形式,还连带着三年后净身出户的不平等协议,乔司也欣然应允。

他唤她的小名,说:“想想,你不愿意的事,我一件都不会做。”

然后他几乎不眠不休地工作,最后不仅使公司起死回生,业绩还稳中有进,令所有人心悦诚服。

还是,那个时候?

那时,她填报大学志愿,为了摆脱他的如影随形,她赌气漂洋过海。一年一度的校园跳蚤市场,她也摆摊,还别出心裁,说购买总数最多的人,可以得到她独家设计的彩绘。

南星桥拉着最后中奖的同学坐下,同学却吞吞吐吐,指向不远的地方。人潮涌动,西装革履的修长身影格外显眼。

“刚好出差,就顺道来看看你。”乔司在她面前坐下,眉眼又是和煦的颜色,“想想,劳驾了。”

“我不要。”南星桥转过脸去,赌气用背对着他,“我才不给你画。”

“你是不想替我画,还是你根本就不会?”

“画就画。”激将法很奏效。南星桥怎么允许别人质疑自己的专业水平,她取出调色盘,调好颜料。

笔锋从薄唇到高挺的鼻梁刻画,她的视线也在他的脸庞上流连游走。

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像是有星子入眸,亮得发烫,不动声色地灼烧她的心。

奇怪,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他这样好看?

南星桥鬼使神差地越靠越近。等她回神时,两人的鼻尖已经撞在一起。

“想想,据我所知,你可没有近视。”乔司轻柔的嗓音适时传来,他唤她的小名,尾音呢喃。

她欲盖弥彰,慌忙把颜料盘往他怀里丢,心跳却失控地撞击着胸腔。

就像之后的三年里,她为着面子,拼命不肯交出自己的心,再用恶劣的言语将他推开,最后在覆水难收时才幡然醒悟。

Chapter 4

南星桥睁眼时,已是第二天天亮,她揉了揉眉心,疑惑自己是何时回到床上的。

来到电脑前,专家的意见已反馈回来:“情况特殊,宜循序渐进,多创造交集。”

创造交集?如今乔司不肯回家,她唯一能涉足的便是公司。

南星桥是行动派,打电话给乔司的助理,助理小声地说总裁正在谈判,新项目代言人在签约时反悔。

商海浮沉,南星桥也耳濡目染。

代言人临场变卦的原因很简单,吃准公司没有备案,才敢坐地起价。

她二话不说,拎起手包就去了公司。

会议室里,新晋的模特趾高气扬地端坐在沙发上:“这份合约,我可能还需要再考虑……”

“不用考虑了,”会议室的玻璃门被突然推开,南星桥冷笑着,将茶几上的合约拎起来撕碎,整个动作流畅无比,“你可以走了。”

南家大小姐声名在外,那模特面如土色,悻悻地提起手包。

“南星桥,这是工作场合。”乔司连名带姓地叫她,钳住她的皓腕,又很快松开。

“乔司,”她猝不及防地被拽住,却照样倔强,“别忘了我是股东,我也有做决定的权利。”

话音刚落,南星桥骤然后悔,明明是来让他回心转意,怎么又到剑拔弩张的境地了?

气氛凝滞,直到助理低声询问项目是否继续。

“不就是代言人吗?”南星桥的身材、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和模特相比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她能做的我都可以,你凭什么觉得我不如别人好?”

“南小姐愿意帮忙,”乔司重新恢复平静,“我当然求之不得。”

“我只有一个要求。”南星桥凤眼微转,“拍摄场地由我来挑,其他的一切配合。”

看过策划,她将地点选在城郊的树林,很符合宣传环境日的主题。

片场彩排,南星桥听导演讲解动作,蹲久了,突如其来的眩晕袭来。

真糟糕,又发作了。

南星桥咬牙,勉强维持平衡。她有低血压,骤然站起来便会头晕。从前起身时但凡乔司在身边,总会揽着她让她缓上一会儿,再安静地任由她离开。

从小到大唯在这个时候,她不会拒绝他。

可余光里乔司正皱着眉头布置现场,丝毫没有察觉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南星桥的心里有短暂的失望,失望过后,不认输的韧劲又开始上头。

何况她是有备而来。

她这次的撒手锏,是郁郁葱葱的林间掩藏的一列斑驳的绿皮火车。

“乔司,你快来看。”她装作意外发现,“没想到这么久了,这列火车还留在这里。”

南星桥从前不开心的时候,这趟绿皮火车就是她能逃跑的最远距离,买一张票从城东到城西,看沿途的风景变换。

像是美丽的巧合,从南星桥到乔司,起点站名和终点站名恰好是他们的名字。即便家里人暂时找不到她,乔司也总会在同名的站点等她。

后来列车停运,车厢内部也被封闭起来。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儿?”南星桥期待共同回忆能让乔司有所触动,却不知乔司的视角又是另一番光景。

“你是指上次發脾气,在这里咬了我肩膀一口,还是指上次离家出走,害我找了三天三夜?”眼前的男人长眉微挑,缓缓地跟她算账。

南大小姐愣在原地,哑口无言。

“这列火车报废了,早就该被淘汰的。”乔司恢复淡漠的表情,伸手去摸外皮上的铁锈,又不动声色地在她的心上插了一刀。

Chapter 5

共同回忆这招宣告失败, 南星桥如实将进展情况汇报给网络那头的专家,消息很快闪烁回来:“试试第二招,了解他的喜好,做让他感动的事。”

“可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南星桥在电脑前愁眉苦脸。她印象中的乔司清心寡欲,从前除了她,不见有别的爱好。

“做饭。”屏幕上的建议格外精简。

建议可取,却又是天大的难题。南星桥十指不沾阳春水,乔司突然离开的那段时间,她连着吃了十几天的外卖,还差点儿食物中毒。

隔天,她在办公室门口站着想邀请他的理由,念念有词。

“要怎么说呢?我多煮了饭,倒掉了可惜?可这样太不诚心,况且我从来不煮饭。说是妈妈叫我们回去?可是这个理由上次用过了……”

办公室的门猝不及防地打开,南星桥的鼻尖撞上了坚硬的胸膛。

“想……”乔司刹住亲昵的称呼,恢复公事公办的口吻,“有什么事?”

“中午请你吃饭。”南星桥轻咳两声,一脸正经,“感谢你让我做代言人。”

“鸿门宴?”一听这冠冕堂皇的理由,乔司薄唇微抿,“还是你偷偷在食物里下了毒,打算报复我?”

南星桥正要发作,想起专家的建议后,深呼吸,抿嘴笑出清丽的梨涡。

她拽住他西装的衣角,水灵灵的凤眼看得人心软,央求的话还带着奶音,像毛茸茸的爪子抓挠乔司的心:“好不好?”

这招奏效颇快,乔司的表情管理逐渐失败,嘴角的弧度压了下来,眼里却还有明显的温柔涌动。

南星桥喜上眉梢。

准备过程无比漫长,南星桥与厨房相互折磨。最后几乎喷完了抽屉里的所有香水,才勉强掩去焦糊的气息。

乔司准时按响家里的门铃。

“海鲜饭,西红柿炒鸡蛋,这些都是我亲自做的。”南星桥着急地把他拖进屋,“亲自”两个字心虚地放低,“怎么样?好不好吃?”

乔司没说话,“哗啦哗啦”地将饭菜扫到见底。

她满心欢喜地等待回复,乔司却放下碗筷,抽搐的面色像在忍耐什么,仿佛停留一秒都嫌多。

指尖被刀切到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竟然二话不说就甩手走了?

下午的拍摄意外延迟了好几个小时,乔司也少见地迟到了,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南星桥旁敲侧击地问助理怎么回事。

“乔先生对海鲜和鸡蛋过敏,”助理的话还隐隐带着怒气,“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这么没眼力见儿,请他吃了这两样东西。”

——没眼力见儿的家伙就站在他眼前呢。

南星桥一脸懊丧,她这样努力,劲儿却好像都使在了反方向。

祸不单行。她心神不定,穿高跟鞋崴了一下脚。她不想拖延进度就没有声张,脚腕却肿得越来越高。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工作人员正疑惑老板为什么突然喊停,就看见乔司背对着女主角蹲下身,说:“就算是跟我作对,也别让自己受伤。”

南星桥乖乖地趴在了他的背上。

从前乔司背过她很多次,她都揪着他的耳朵说讨厌他,恨不得他赶紧放自己下来。

这次她趴在他宽厚的肩上,却祈祷时间过得再慢一点儿。

Chapter 6

厨房飘出久违的饭菜的香味,南星桥听见渐近的脚步声,迅速将正在给专家发短信的手机塞回枕头下,钻进棉被里,闭眼躺好。

手忙脚乱地折腾这么久,谁承想还是意外的扭伤让他心软了。乔司送她回家后,替她细心地卷起裤脚,擦好药酒,甚至连她手上的创可贴也更换了,然后轻声告诉她自己要去做晚餐,让她好好休息。

哼,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晚餐我已经做好了,你的脚没有大碍,”乔司将饭菜端进来,递到她手里,“这几天就不要出门了。”

“我受伤了,自己没办法吃。”大小姐伸了个懒腰,明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想想,你受伤的是脚。”乔司直截了当地拆穿她。

即便如此,他还是遵照南小姐的指示,舀了一勺,吹凉了,才送到她唇边。

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剩下两人安静地四目相对。

“让你成为代言是意外。”乔司低头收拾碗筷,一张嘴又是她不想听的话,“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了,明天就送来给你。”

“我不信,”南星桥摇摇头,“除非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不喜欢我。”

她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乔司的眼睛漆黑深邃,盛满柔软的波光。

不行不行,再这么对视下去,她自己要先沦陷了。

“那你讨厌我吗?”她调整策略,步步试探,逼他认清自己的内心。

随着她的脸庞越靠越近,乔司的呼吸逐渐急促,她也顺势合上了双眼。

可半晌没有动静,她悄悄把眼睁开了一条缝,看见乔司已将头偏开,身体也往后退到安全距离。

他是不是根本不喜欢她?她都这样低声下气了,怎么连一个吻都得不到?

循序渐进?南星桥的脑海里又响起专家的叮嘱,去他的循序渐进。没有时间了,她要速战速决。

南星桥猝不及防地吻了上去。

她从未吻过谁,动作又轻又快,却像蜻蜓点水。后来很快变成乔司主动,循循善诱,两人沉沦在唇齿热烈的缠绵里。

南小姐预想中的自己本该是霸气地丢出“你吻了我,就要对我负责”,然后把乔司顺理成章地留下。

可是绵长的吻后,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像是一口气灌下了高度烈酒,脸颊的温度迅速升高,甚至连视线都不敢迎上他。

“想想,你在追我?”乔司终于不再掩饰眸里的温柔。

——发现得这么晚?也太后知后觉了吧!

南星桥用手捂着滚烫的脸,疯狂点头。

“我真高兴。”他喃喃自语,

——亲也亲了,说也说了,高兴了就没点儿表示?

“我依然爱你。”乔司无比坦诚,话锋一转,“可这不意味着我不会心痛,我不想再重蹈覆辙。”

“过去是我不懂事,”南星桥将声音放软,想趁热打铁,“以后我不会再对你乱发脾气了。”

“想想,可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乔司语气里的委屈张口就来,仿佛她是始乱终弃的人。

男孩子别扭起来怎么这么难哄?南小姐快要奓毛了,可看在过去十四年的分儿上,她只能先将离婚的事拖延下来,再慢慢陪他打一场持久战。

Chapter 7

第二天,乔司遵照约定,按时将粥送到她手里。许是害怕再次失控,他在桌前放下就匆匆离开了。

第三天她能正常行走时,送粥的人就变成了他的助理。

“老板今天有重要的事。”在她的追问下,助理支支吾吾地回答。

南星桥找到公司,却先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看见了熟悉的身影。乔司的嘴角扬得从未放下来过,和面对她的时候完全不同。他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子,眉眼盈盈,举手投足间都是温柔。

哦,原来这就是他说的重要的事。

她才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眼前的情景又让她失去了信心。

南星桥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回想起当初两人最后一次争执。

她口不择言,说他寄人篱下却心怀不轨,勉强娶她,也是为了占据她的家产。她第一次见他生气,往常温柔的眼里没有一丝暖意,声音却依然克制。

他说:“想想,我真后悔喜欢了你这么多年。”

再烫手的水都会放凉,失望攒多了,就将爱意消磨殆尽。他抽身而退,连她的主动示好都要推开。

她失魂落魄,连母亲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听到,等看到未接电话反应过来时,急忙驱车前往母亲家。

“乔司没跟你一起回来?”南母拉过她的手问,“上次你主动说要回来吃饭,我还以为你终于懂事了。”

南星桥心不在焉地答着,母亲却像来了兴致,拉着她的手不停地说从前的事。

父母从未对她提过乔司来家里的原因,如今母亲重提旧事,她才明白故事原来如此感人。

乔母难产去世,乔司的父亲下班回家,因见义勇为被抢劫犯连捅数刀身亡,而他救的恰好是她的父亲。

乔司因此失去唯一的亲人,也失去了完整的家。

“他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提起乔司,南母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如今你有他照顾,妈妈也很放心。

“你执意要跑那么远去读大学,他还去看过你好几次。”

南星桥倏然明白,那些轻描淡写的顺便和巧合,背后藏的全是不曾言说的深情。

更遑论后来他原本已有待遇优厚的工作,可看见她的眼泪,就义无反顾地回到她身边,用全部的身家去拯救一个岌岌可危的公司。

而她回馈给了他什么?他拿出求婚戒指,目光诚恳又温柔。她劈头盖脸地责怪他居然乘人之危,非要用婚姻这样的关系绑住她。

他的承诺始终算数,接受她形式婚姻的条件,并同意了在离婚后归还公司的不平等协议,却从未强迫她做过任何一件不喜欢的事,只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一直以来自私的都是她。倘若乔司真的选择离开,也是她咎由自取。

可是她还有话想说。

公寓的门传来猛烈的敲击声,乔司打开,看见了朝思暮想的那张脸。

“想想?”

“无论你想做什么,”南星桥急促的呼吸还未平复,“你都听我说完这些话,再做决定。”

她将倾诉的话一次说全部说完,过往的,现在的,因为太过着急,说得语无伦次,他却微笑着频频点头,好像全部听懂了。

最后一句,南星桥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你不愿意,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倘若我愿意呢?”乔司温柔地抬眼,将她因奔跑而散落的碎发挽回耳后。

“我告诉你我的答案。可在那之前,先陪我去一个地方。”

Chapter 8

乔司根本就没想过要离开她。

那日争执激烈,提及父母他也心冷难过,仿佛经年来的脾气到了临界值,一怒之下便对她说了重话。

他年少时跟着父亲走街串巷,尝尽了生活的冷暖,后来的意外事故,让父亲变成冰冷的黑白照片。别人说父亲是英雄,他也懵懵懂懂地被带回南家,一眼看见簇拥下笑容灿烂的南星桥,像是踽踽独行的隧道尽头,亮如白昼。

她灿烂如星辰,他却平凡若微尘。他从一早就笃定心意,只要她不拒绝,愿意接受自己的爱,他就可以永远爱下去。

“乔司,你就宠着她吧,这是为虎作伥。”连共同的好友都愤愤不平,却发现乔司根本没在聽他的话。

他温柔的目光往远处延伸,尽头站着捧在心上的少女。明亮的日光轻吻她的发端,眉眼灵动,踮脚去揪枝上的花。

“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好友恨铁不成钢,摇头说他无可救药。

可他并非无可救药,因他能看见她骄横的外表下那颗柔软真诚的心。

说她盛气凌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朝同学摔杯子,却不知道是因为同学先抄袭了她的设计稿;说她脾气火暴,却也从未认真看她笑眼弯弯,绘声绘色地讲故事给小朋友听,耐心地将积木无数次整理好的情景。

所以等他气消之后,早已预备服软。冷战的那段时间,身边的助理都快成了她的专职保镖,每天向他汇报她的动向。

他看见她通红的眼眶,又怕惹她生气,最后只在深夜用备用钥匙开门,将趴在电脑屏幕前沉沉睡去的人儿抱回床上,克制地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

也正是那时,在未关的电脑屏幕上让他窥见她心底的秘密,心里被突如其来的欢喜涨满。

原来他的想想在暗地里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既然如此,他就顺着她的心意来吧。

只不过他偷偷转换了身份,成了专家,光明正大地倾听她与自己相关的秘密,她鲜活可爱得好像就在眼前。

她有时候很生气:乔司有什么好的,以后一定要让他加倍地偿还给我。

她有时候又很苦恼:他对我知根知底,我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他早就习惯将她放在世界的中央,想要一时间改掉难上加难,好几次都险些穿帮。偶尔故意说出伤人的话,他先小心翼翼地斟酌好几遍,确保不会让她真的伤心。

小公主肯亲自洗手做羹汤,偏偏挑中了几个过敏原,让他头晕目眩了一个下午,可他中了邪,依旧想把她的好照单全收。

后来她还主动献吻,滚烫的眼神和他对视,轻声问他是不是讨厌自己。他怎么可能讨厌她呢?喜欢都来不及。

嗯,差不多可以收网了。

再没有表示,他怕他的想想耐心快不够了。他知道被喜欢的人冷落有多难过,他一点儿也舍不得让她尝这种滋味。

可那天她来找自己,毫无逻辑地说了好多过往的,现在的种种,最终还祝他能够追求自己的幸福,他就知道这个傻乎乎的小公主一定误会了。

可他最后还是贪心,希望她亲自将爱意宣之于口。

列车没有到站,可我的爱早已在终点等你了。

Chapter 9

乔司带她重新回到那辆列车上。

车厢的内部虽然陈旧,可看得出有人精心布置过。小桌板上放着香槟和蛋糕,墙面上装饰着气球和璀璨的灯饰,串着她从小到大的照片。

“所以你要善始善终,跟我办离婚典礼?”没想到南星桥看了之后更难过,泪水一个劲儿地往下掉。

乔司忍着笑,故作严肃地从公文包里取出文件。

“精心策划了这么久,”乔司看她一言不发,好整以暇地笑道,“如果不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她没有心思追究他怎么知道自己的计划,也浑然不觉掉进了他设计好的圈套。南星桥虽然嘴上大方说任由他追求自己的幸福,可心里分明不是这样想的。

乔司的话,让她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不要离开,好不好?”

倒数还不到三秒,感受到从背后传来的心跳,乔司闭上眼无声地笑了。

南星桥抱得格外紧,生怕一松手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鼻息像毛茸茸的小动物,落在他的后背。

“你好好看看啊!”乔司费了好大劲儿才将她的身体板正,“蛋糕上写的是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啊!”

南星桥惊喜地抬眼看他。

从前,往后,他都有且只有一个她。

“你刚刚说知道我精心策划,是什么意思?”听他解释完前因后果,南星桥吃着蛋糕,猛然想起他刚说过的话。

“先生,我感觉我要失去他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乔司将她倾诉的最肉麻的那部分,声情并茂地背诵了一遍。

原来屏幕那边的专家一直是他,南星桥小脸通红,用手去堵他的嘴,反而被他恶作剧地用蛋糕涂在脸上。

“其实我还有个压箱底的妙计没有教你。”乔司的长眉一挑,欲言又止。

“什么?”

“你猜。”乔司的神色正经,眼里却有一闪即过的狡黠。

南星桥作势去掐乔司的脸,乔司看似怕疼想要躲,却趁机将她扯了一把,让她失去了平衡。

南星桥如愿以偿地倒在他怀里,乔司的眼里摇曳着温柔的光。

“以后啊,如果你非要跟我较劲儿,不如跟我比比彼此谁爱得多一点儿。”

“那我不是输定了?”南星桥不满地偏头,“你从小时候就开始爱我了。”

从前乔司执着地爱她,甚至因为她随口的一句喜欢,冬日的深夜都愿意转几个街角找没打烊的店铺,买回红豆汤。这样的他,她怎么比得过呢?

“那我吃点儿亏,”乔司故作为难,“让你先多说几句喜欢我好了。”

南星桥的脸瞬间红了,她觉得自己是时候该表個态了。她认真地捧起他的脸颊,一字一句道:“我爱你,请乔先生永远不要再离开我。”

车厢边上是摇曳的树影,南星桥踮起脚,温柔又虔诚地将一个吻印在乔司的额上。

漫长的时光里,她的爱意也终于抵达,在他温热的胸膛靠岸。

3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