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回不到过往

微博:@纪十年

浓情宠文《心心又念念》现已上市

更多甜蜜番外QQ:3315543643

读者群:519118588

因为工作关系,酒酒毕业之后,第一次与同桌小北见面。

从前上学的时候,临近高三,家里每天都让她带一罐旺仔牛奶,用以补充营养。她讨厌喝牛奶,所以每次都塞给小北,小北特高兴,“咕噜咕噜”几口就能喝光。他也曾给酒酒带过零食,从干脆面到食堂的卤鸡蛋,后来,是校门口买的柠檬状的棒棒糖。

其实她不爱吃甜食,也不爱吃糖果,但收到那颗糖的时候,心里依旧是甜的。

他们打打闹闹、分享零食,小北放弃了英语、酒酒数学不行,他们是闲暇时会互相硌硬几句,却又常常彼此鼓励的朋友。

酒酒总是很羡慕小北,他活得自由且自我,看起来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他们念的是美术班,从前,小北画小卫像,他花了许多时间将石膏画到极致,其实现在想起来,酒酒也觉得那幅画不甚完美,有同学看到点评几句缺点,他耸耸肩,依旧陶醉在自己的画作里,他说:“嘴长在他们身上,要说是他们的事。”

他还说:“我就是要去顶尖的学府,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

对美术生而言,优秀的学府有很多,顶尖得毋庸置疑的只有一个——中央美院。

这几个字都是闪闪发亮的,如果你学过一段时间艺术,了解过艺考就会知道,多少人复读一年又一年,不是没才华,不是没运气,而是因为,他们的目标始终没有变过。

小北真的去考了央美,也真的落败了。

高三毕业,他孤身一人去了江南,念一所普普通通的学校,读的什么系酒酒不知道,两人断联几年后,再加上微信时也没说过几句话。

大概所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圈子,不是圈子里的人多么契合,而是因为这群人在一起,有着相似的境遇:你談天的内容我知道,你看的画展我去过,你聊的那个谁谁谁,我刚好也认识。酒酒与小北就像普通人一样,因为距离而日渐疏远。

酒酒以前以为,好朋友天生就该是好朋友,其实不是的,世间所有的关系都需要经营,陪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她长大了,懂得主动关心朋友,懂得分享,懂得绕着远路去给朋友买热腾腾的烤地瓜,只因为朋友喜欢。

可她挺遗憾的,遗憾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儿懂这些,早日珍惜那些看似永远不会离开的朋友。

这世上的事啊,遗憾是最无用的。

酒酒没有陪伴小北成长,往后的时光,她再也无法跟他分享同一颗卤蛋,再也不能她吃蛋白,他尝蛋黄。他们曾经聊人生,聊理想……北岛在诗里写: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但其实,二十五岁的酒酒因为工作关系,与二十六岁的小北相对而坐。他们寒暄近日,回顾过往,连碰杯的机会都寥寥无几。

人生真的很奇妙,曾经亲密的朋友,因为时间可以不再亲密。

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关系,因为距离,可以日渐失去共同话题,直到再也无话可谈。

他们坐在一起聊工作,聊方案,偶尔也会聊聊十六七岁的时光——谁都不再提中央美院了,那段热血的年华过去了。

酒酒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一年,他的理想,他扬言一定要去的中央美术学院,她也去考了。

她曾经想与他共进退,只是,那些还未开出花的期待,那些不错的年华……他们错过了。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