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我的男朋友超可爱(五)

锦橙

上期回顾:夏春树以戏剧性的方式赢得了比赛,然而在季青临的推波助澜下,她还是无奈地换上了猫耳装。直播途中,夏家父母突然归家,夏春树再次直播“翻车”。夏春树跟随父母参加宴会,发现宴会举办者居然是她公司的老板。而另一边,季青临也惊讶地发现夏春树出现在他家里。

看不到人影,季青临心里慌了,想也没想就打开话筒 :“别杀我。”

那人明显愣了下,然后也开了语音:“啥?”

人一慌也顾不上结巴,季青临语气缓缓道:“我要去见一个人。”

那人茫然。

“如果、如果活过十五分钟,我就、就去见她。”他的语气特别真挚,特别动人,特别凄惨又委屈巴巴。

那东北糙汉果真停了枪,小跑到季青临身边,八卦地问:“你女朋友?”

季青临脸红了,急忙说:“不、不是。”

“哦,我懂了。” 他蹲下,“成吧,我不杀你。”

东北糙汉觉得这种为爱努力的行为特别让人感动,问:“你还有几分钟?”

季青临看了眼时间,答:“五分钟。”

东北糙汉说:“那这五分钟内,老子罩着你!”

正说着,又有人跑了过来,眼看那人要开枪,东北大哥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兄弟别开枪!你要是开枪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路人二号骂了一句,说:“这还是竞技游戏吗?路上遇到三个了,有完没完?!”

东北大哥替季青临做着解释:“兄弟,你有所不知啊……”

对方很是不耐烦地说:“老子不想知道!”

东北大哥拍了下大腿:“我身边这位兄弟是个情种啊!要是能在游戏里活过十五分钟,他就去对他的暗恋对象告白,特别感人。你说我好意思杀他吗?要是你,你好意思杀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跑了过来:“成吧,我和你一块守,这年头这么痴情的人少见了。”

紧接着,又来了个路人三号。那兄弟看到前面这蹲成三角形的三人明显愣了下,然后掏出M416就要扫射,可没等开枪,就被二号路人阻拦了。

二号路人说:“兄弟别开枪!”

三号路人一愣:“啥?”

二号路人急道:“你先听我说,我身边这位兄弟你看到了吗?他只要活过十五分钟就要去见他的暗恋对象,他的暗恋对象马上就要出国结婚了,我们要帮他争取这个机会!”

季青临嘴唇嚅动,声音无力:“我没……”

“你别说话!”二号路人打断他,继续道:“你忍心对这个情种开枪吗?忍心破坏一段姻缘吗?”

三号大兄弟也是真性情,他直接缴械,也跑了过来,对着季青临做出一个握手的动作:“没想到这打打杀杀的战场上也有这么感人的事儿,老子今天不打了,就陪着你!”

东北糙汉觉得自己碰上的都是爷们儿,当下激动地道:“兄弟好性情!出去我们加个好友一起玩儿啊!”

“成!”其他两人一拍即合,只剩下季青临一脸无奈。

他就是出去见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话音刚落,距离时间只剩两分钟,又迎面跑来一个人。这下子没等那人动枪开口,刚加入的三号路人就开始解释了:“前面的兄弟别开枪!我身边这位兄弟生了病,如果今天能活过十五分钟就去见他准备结婚的暗恋对象最后一面,哎呀妈呀,老感人了!”

季青临继续做着无谓的解释:“我没、没病……”

三号路人的声音里带着同情:“你看,都病得口齿不清了。”

季青临一张脸涨得通红。不,他只是结巴,吃了结巴的亏。

那兄弟听了,往季青临身前放了几个急救包、医疗箱、绷带、止痛药,最后说:“加油!好好活着,你的人生不单单只有这十五分钟。” 说完,他挥挥手向远方跑去,身影逐渐消失在夕阳里。

东北糙汉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哎呀妈呀,真是太感人了!”

终于,时间到了。

“我要走了。”想了下,季青临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放了下来,给了面前的几位兄弟,“谢谢!”

东北糙汉满是鼓励地说:“等我们出去就加你好友。兄弟,祝你好运!”

季青临突然觉得心里暖烘烘的。从玩儿这个游戏开始,他遇到过飞机上骂人的、广播里打小广告的,也遇到过性情直爽的、善良可亲的。季青临玩儿这游戏的初衷只是为了接近夏春树,可此时此刻,他突然真正爱上了这款游戏。

残酷的生存战场里,有杀戮,也有萍水相逢的善意。

他深吸一口气,用力拍了下脸,起身拉开衣柜。他从里面翻找出一身黑色西装换上,然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失神。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自己了,镜子里的青年苍白瘦削,英俊的眉眼中没有一点儿生气。他眨眨眼,看到眼里有了光。

季青临伸手整理着歪歪扭扭的领带,心里想着如果见了夏春树要说点儿什么。

“你好,我是季青临,每天和你打游戏的Arios。感谢你的照顾。”

她会怎么回应呢?是笑着,还是漠然离开?

季青临忽地放下了手,长臂颓废地垂在身体两侧。他咬咬下唇,又抬起手,慢慢解开领带。

他很害怕,害怕真的和她见了面后,她会再也不理自己。

季青临知道自己不优秀、愚笨,还有缺陷,没人喜欢他,因为连他自己都不喜欢自己。

裹入茧里的丑陋虫子,哪有资格追求天上的明月。

季青临重新坐回到电脑桌前,他的游戏人物已经死亡,季青临随手点开死亡回放,惊讶地看见地面上用子弹打出的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加油”。是那几个兄弟做的。

看着那两个字,季青临的眼眶突然红了。

是应该加油,不管是为了站出来支持他的这几个陌生人,还是为了自己,他必须加油,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哪怕是茧里的虫子,也想努力幻化为蝴蝶,追求明月,就算只触及一縷月光,那也足够了。

喉结上下滚动两下,季青临没再犹豫,起身离开。

距离宴会厅不过三分钟的路程,清冷的月色将他的光影剪碎,他抿着唇,步伐踏出从未有过的坚定有力。

终于,光源近了。宾客们欢笑的声音就在耳畔,他站在柳树下,颀长的身影被遮挡在一片黑暗里,隔着敞亮的窗户,季青临一眼看到了里面的夏春树。

她站在一众衣着光鲜亮丽的宾客里,亭亭玉立,发丝乌黑,杯中摇曳的红酒将她的指骨映衬得格外修长白皙。就在此时,一个挺拔英俊的男人向她邀舞。

是季渊然。

她欣然接受了。

两人站在一起,仿佛天造地设,格外登对。

季青临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瘦削,狼狈,无力,似是刚从泥土里爬出来的渺小的虫子。望着胸前系得歪歪扭扭的领带,他一把把它扯下,揉捏成团丢在了前面的草丛里。他漆黑的眸向里面看了一眼后,扭头离开。

他在黑夜里踽踽独行,背影寂寥,又透着浓郁的挫败和难过。

“没想到夏伯父的女儿就是你。”季渊然笑着低头看着夏春树,牵着她转了个舞步。

夏春树没回话,她家是书香门第,在文人圈里很出名,只是出了个不务正业的她。当初夏家父母每天出现在电视上,有时候还上各种访谈讲座,但夏春树从来不会和人说这是她的父母,怕给父母丢脸。

夏春树不由小声嘟囔:“我也没想到我父母会和我的‘衣食父母认识……”

季渊然有些没听清,不由凑近了些许:“什么?”

夏春树嘴快道:“我说您帅。”

季渊然的笑容深了深:“夏小姐有男朋友吗?”

夏春树有些纳闷,怎么季总也开始八卦别人的情感隐私了。但她也没刻意躲避话题,说:“有过一个,不过分了。”

音乐停下,季渊然松开了手。他看着她,目光闪烁:“带你参观一下我家吧?这边只是宴会厅,另外一边是主宅,要不要去看看?”

夏春树沉默着,心想他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夏春树有些慌了。

这季总要是看上她了,那……

夏春樹抬起眼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季渊然。

虽然年过三十,但眼前的季渊然看起来还很年轻,气质沉稳成熟,温文尔雅。虽然夏春树不喜欢季渊然这种端着的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很有男性魅力。

见她半天没开口,季渊然笑道:“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没等夏春树开口,偷听了全程的夏妈妈就接茬儿道:“她去。”说完,推了夏春树一把,“渊然都邀请你了,不去多不好意思,去看看吧。”

夏春树眼皮一跳,顿时有些尴尬:“妈……”

“去吧!”夏妈又狠推了她一把。

季渊然做了个“请”的手势。

夏春树放下酒杯,讪讪地跟在季渊然身后向外走去。

通往主宅的石板小路蜿蜒曲折,两边种植着盛开的花卉,路灯将两边点亮,萤火虫飞舞,如梦如幻。

夏春树跟在季渊然身后,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清脆悦耳,更显出周围的安静。

夏春树觉得安静得可怕,不由开口打破沉默:“季先生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季渊然扫了她一眼,说:“还有个侄子,哥嫂去世后,他一直由我照顾。”

季氏夫妇因车祸去世的新闻当年震惊了整个商界,哪怕到了今天,也有人惋惜他们的离世。夏春树也曾看到过这个新闻,只是没想到那对夫妻还留下了个孩子。

夏春树问:“那他现在在哪儿?”

季渊然指了指近在咫尺的屋子:“那里。”

夏春树疑惑地望着他,只听他说:“我侄子有些害羞,你一会儿要是见到他,说话要温柔些。”

季渊然领着夏春树进门,她也不敢四处张望,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正襟危坐。

季渊然主动帮夏春树倒了茶,和旁边的保姆说:“林妈,去让少爷下来,就说夏春树小姐过来了。”

林妈点点头,径直向楼上走去,喊道 :“青临少爷,家里来客人了。”

季青临已换下了西装,又穿上了那身宽松的居家服。

林妈的声音被隔离在门外,季青临像是没听见一样,缄默无言地躺倒在床上。

林妈的声音还在继续:“先生说是春树小姐来了。”

夏春树?季青临的内心猛然翻滚起惊涛骇浪,他定定地看着天花板,心跳再次加快,平放在小腹上的手紧了又紧,但他最终没有应话。

季青临想哭。

季渊然从来不会把女人往家里领。原来季青临一直想不通小叔为何突然收购直播公司,现在他明白了,他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是为了夏春树。现在人都带回家了,说不定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季青临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觉得窒息,最后把被子往上一拉,蒙着头哽咽出声。

夏春树……如果她真的和小叔在一起了怎么办?

可他根本就做不了什么。

半天没听到季青临应话,林妈无奈地摇摇头,转身下楼:“先生,少爷他不下来。”

季渊然抬起头,问:“他怎么说?”

林妈回话:“什么也没说。”

季渊然点点头 :“我知道了,那你吩咐厨房做点儿饭给他送上去。”

“抱歉。”季渊然对夏春树和煦地笑着,“我侄子不太喜欢接触人,从小话就少,在我哥嫂过世后就更沉默了。”

夏春树虽然没有经历过父母双亡,但也能理解。

“你要看他的照片吗?”季渊然问。

没等夏春树开口,季渊然就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厚重的相册,翻开递到夏春树面前,指着一张相片说:“这是青临刚满月的时候。”

照片里的孩子还很小,粉嫩嫩的一团,穿着正经的白色西装,衬得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翻了几页,里面的孩子长大不少,眉眼出落得格外精致。

“这是他中学获得全国少儿绘画大奖的时候。”季渊然又翻了一页。

定格的镜头下,少年有一头浓密的黑发,手捧奖杯,西装笔挺,五官虽还稚嫩,气质却初显矜贵。

夏春树沉迷于那双眼睛,由衷赞美道:“您侄子长得挺帅的。”

季渊然抿唇偷偷笑了一下,凑上前说:“当然没有你喜欢的类型帅。”

夏春树并没有察觉,说:“我就喜欢这种高高瘦瘦的类型。”

季渊然眉头一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正在此时,他有所察觉,朝楼梯口的方向看去,看到一道黑色影子快速划过,他心下了然,笑容不由加深了。

匆匆跑回房间的季青临心跳得很快,他下巴紧绷,想起楼下两人亲密说笑的画面,心脏像是被蛊虫噬咬一样的难受。

季青临长睫微动,打开手机,往空白的朋友圈发了条动态,仅对夏春树可见。

“天冷,人冷,没人疼,没人爱。”

发完后,他沉着脸用电脑玩儿换装小游戏。

夏妈妈总算给夏春树发来了微信消息,她对季渊然抱歉地笑笑,拿出手机看着信息。

夏妈妈 :聊得怎么样啊?忘了和你说,我和你爸有事儿先回去了,实在不行你就让渊然送你回来,啊。

啊?啊什么啊!

夏春树气得不行,正要关上手机,就看到朋友圈有了新动态。她随手点开一看,看到了天使刚发的那条朋友圈。

“天冷,人冷,没人疼,没人爱。”

夏春树差点儿没崩住笑出声,当下点开天使的对话框私聊。

夏春树:你是地里的一棵小白菜?

Arios:你回家了吗?

夏春树:马上,回去就和你玩儿。

发完没再等天使回复,她收起手机对季渊然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朋友有些事,在叫我,我要先回去了,很感谢季总能亲自接待我。”

“哪里。”季渊然跟着站了起来,“天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夏春树摆摆手,“我朋友离这儿不远,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

季渊然也没有强留:“那一路小心。”

夏春树和季渊然告别后,拿上东西匆匆离开季家。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季渊然转身上楼,敲响房门:“青临,把门打开。”

里面的人没吱声。

季渊然不由地把手放进口袋,轻轻搓了搓了拧那张冰冷的纸,说 :“那我手上这张仙儿姐的签名只能当作礼物送给别人了。”

“啪嗒”,门开了。

季青临头发蓬乱,眼眶微红,耷拉的嘴角写满了不开心。

季渊然笑容温和,把手上的签名纸送了过去。

季青临接过,二话不说就要关门。

季渊然一把拦住道:“我给她看你的照片了。”

季青临呆呆地伫立着,长睫垂下,有些无精打采。他轻轻“哦”了一声,看起来很是颓废。

季渊然忍着笑说:“她说她很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孩子。”

“哦。”季青临面无表情地回复,忽然瞪大眼睛,猛然反应过来,“啊?”

他的反应呆傻又可爱,季渊然忍不住伸手在他头顶揉了两把,宠溺道:“傻小子,你不会以为小叔要让她当你小婶婶吧?”

季青临耳郭微红,避开眼不敢对上他的视线。

“你很优秀,没什么可自卑的。”季渊然柔声说,“如果你想要追求一个人,就必须向前走,而不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许你追求的那个人今天在,明天也在,可是说不准哪天她就去追求别人了。”

季渊然拍了拍他的肩:“夏春树的弟弟和你一样在A大,如果你愿意去上学,我相信你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点到为止,季渊然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季青临呆呆地把门关上,走回床前,坐在床上,看着夏春树的签名一言不发。

夏家父母在参加完宴会的第二天就走了,下午,夏春生拎着行李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夏春树正趴在沙发上,一手捏着根辣条,一手拿着手机看《绝地求生》的搞笑视频。客厅的地上堆满零食袋,还有几条她乱扔的裤子。

夏春生放下行李,从冰箱里取出瓶冰水,“哼”了一声,说了两个字“肥宅”。

夏春树手一顿,半抬起眼睑:“哎,你刚回来就怼人,过分了啊!”

夏春生拿出圍裙穿上,面无表情地开始打扫那片狼藉,说:“像你这样的人,如果嫁入豪门,肯定第二天就被丢出来了,可怜。不过,到时候我会给你写一本传记的。”夏春生推开夏春树的腿,盯着她说,“书名叫《豪门总裁的肥宅弃妇》。”

夏春树死死地盯着自家的面瘫弟弟。

不对,格外不对。虽然她弟弟嘴巴毒,但从没像今天这样无缘无故地怼过人。

夏春树翻身从沙发上坐起,扯住夏春生:“谁说我要嫁入豪门了?”

“你不都上人家家里了吗?”夏春生虽面无表情,眼底却流露出不满,“妈说你们情投意合。”

夏春树了然,笑了:“你不会是怕你姐结婚了就不要你了吧?”

她吮干净手指上的油渍,扑过来紧紧抱住春生:“我的弟弟怎么就这么可爱呢?你放心啦,妈那是胡扯,我不会和季渊然在一块儿的。”

春生红着脸说:“脏死了,你别碰我。你爱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关我什么事?快松手!”

夏春树把他抱得更紧了,嘴里还不住地戏弄着自家的傻弟弟 :“哎哟,不松!你小时候每天都让我这样抱呢。”

夏春生黑着脸骂道:“滚!”

第五章  背影深藏功与名

与WY战队直播比赛的消息刚在微博发布就引起了强烈的回响,夏春树这边也收到不少私信和评论,大部分是给她加油的,要不就是说“别给主播丢脸”之类的话。

天使也给她发来了消息:你今晚要和职业战队打吗?

夏春树没想到这小子消息还挺灵通的。

她回复说 :是啊,所以不能和你一起玩儿了。不过你可以看直播,最好看越神那边,对你会有帮助。

Arios:嗯,好的。

夏春树:那我先去准备了。

Arios:好。

直播时间是晚上七点,WY那边派出的是肖越、刘世航,还有一位青训队的明星选手,具体是谁,夏春树还一无所知。

晚上六点半,夏春树的直播间已有不少观众在等候,下面的评论飞快地刷动着。

夏春树在化妆台前补妆,她扎着精神利落的马尾,稍微补了点儿口红,然后翻开衣柜拿出一套蓝粉色雪纺连衣裙。

换上裙子后,夏春树觉得自己特别好看,和仙女一样。夏春树对着镜子自恋地抛了个媚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坐回到电脑桌前,登录游戏,顺手提前打开直播。

她眼睛一扫,从密密麻麻的弹幕中看到一条不太显眼的弹幕,那条弹幕说:“仙儿姐今天真好看。”

夏春树笑了下,说:“说得好像我哪天不好看一样。”

谈笑风生间,夏春树被拉到了四排房间里。房间里分别是肖越(WY-oldV)、刘世航(WY-OGOD),还有一个眼生的新人ID(WY-ONO nono)。

“啊!竟然是阿不!”

“天,阿不加入WY了?”

“我的妈,真的是阿不!”

弹幕齐齐惊呆,不单单是观众惊,夏春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ONO是《绝地求生》“路人王”,号称“喷王”,最著名的战绩就是在游戏中用一把霰弹枪打死著名主播,成功赢下比赛。没错,那个著名主播就是夏春树。

夏春树一脸微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微笑。

她现在脸上笑眯眯,心里“呵呵哒”,弹幕观众倒是“哈哈哈”笑成一团,纷纷讨论起她曾经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气氛突然尴尬,肖越轻声开口 :“这是我们青训队的新人,叫他‘阿不就好。”

夏春树咧嘴:“呵呵。”

耳麦里传来个干净的男声:“仙儿姐好。”

声音听起来年龄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

夏春树也很有礼貌地说:“喷王好。”

少年声音爽朗:“上次真的对不起了。”

夏春树道:“没事儿没事儿,比赛嘛,这次我们是队友,好好打。”

气氛还算和谐,众人客套几句,肖越开始排了。

“跳哪儿?”他问。

夏春树看了眼地图:“越神跳哪儿我跳哪儿。”

没等肖越开口,刘世航就皮了一句:“那跳我心里吧。”

肖越骂道:“滚。”

他将黄点标记到了Y城,说:“刚枪。”

夏春树调整位置,稳稳地落在了天台上。与她一同下来的还有阿不。望着面前的S686,两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最后夏春树后退一步,做出让步:“你拿吧。”

阿不也后退一步:“女士优先,仙儿姐拿。”

夏春树又后退一步:“不不不,你比我小,你拿。”

阿不继续后退:“不,你拿。”

夏春树也更加坚持:“我不太习惯用喷子,你拿。”

刘世航终于看不下去了,把自己刚捡到的两把步枪分别放到夏春树和阿不面前,最后捡起喷子,一句话也没说就扭头离开,背影深藏功与名。

夏春树和阿不两下无言。

Y城很大,地形复杂,资源丰富,很适合打游击战。

四个人分别搜刮了一圈,东西差不多就都齐了。夏春树下来的时候注意到有两队人,但现在还是没动静,想必都是在某个草丛后面猫着,准备等毒圈过来的时候偷袭。

夏春树跑上高楼,匍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

“225方向有人,两个。”刘世航话音刚落,就看到了屏幕上的击杀信息——

“Emma Wordsky用SKS击倒了bnyudie”。

“WY-oldV用98K击倒了xiatiandemif”。

两人收枪,同时说:“好了。”

两人配合得非常默契,弹幕一片“666”。

肖越距离盒子很近,最先下去舔包。他说:“仙儿姐,这里有步枪消音和八倍镜,过来拿。”他又翻看了一下物资,“把98K给你吧,SKS给我。”

夏春树有些犹豫:“不好吧?”

肖越笑了下:“没什么不好的。”说着,他把自己的98K丢到她面前,“大家都是朋友嘛。”

他都这样说了,夏春树也没必要矫情,把SKS换下后,她美滋滋地背上了满配98K。

时间差不多了,几人找了辆车向圈里走。

正在此时,耳麦里传来阿不紧张兮兮的声音:“前面有人。”

开车的肖越不动声色,调整方向键,直接把前方的人撞倒。

看着这操作,夏春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不由自主地笑了:“越神,我真希望你能教教某个人开车。”

看过夏春树直播的观众都知道指的是谁。

“此处需要@天使。”

“@天使和越神學开车啦。”

“哈哈哈,不知道天使在不在。”

天使在不在?当然在。他正看着直播闷闷不乐呢。

季青临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屏幕里夏春树的脸,她笑得很开心,显然,她和他们玩儿游戏时比和自己玩儿游戏开心得多。十分郁闷的季青临按下礼物键,选了最大额的十万面值,连续投了五次。

Arios送给主播超级火箭炮:“我不需要别人教。”

一句话来回循环五次。

夏春树手一哆嗦,从车上跳了下去。望着摔伤的自己,她迟迟没回过神。

队友下来救人的工夫,夏春树低头打字。

夏春树:你疯了吗?那是五十万啊!!!

感叹号表现了她震惊的内心。

季青临很镇定地喝了口柠檬汁,慢悠悠地打字:“大惊小怪。”

大惊小怪?这当然要大惊小怪了!五十万又不是五十块!一些乱七八糟不好的新闻标题瞬间堆积在夏春树脑海里:《小学生盗取信用卡打赏主播,面额超过五十万》《震惊:某男子用救命钱打赏主播,母亲以泪洗面》……

夏春树:等我打完游戏就还回去,你给我住手听到没有?

警告一句后,夏春树重新投入到游戏里。

“我看到了。” 耳机里传来肖越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你的那个天使给你打赏了五十万。”

夏春树怔了下,说:“不是我的……”

夏春树的天使。

这边的季青临眨眨眼,心花怒放,看肖越顿时顺眼起来,于是切换到肖越的直播间,选取最小面额的礼物,打字道:“你说得很对。”

这个小小的礼物很快消失在汹涌的弹幕里,没留下一丝痕迹。

下期预告:夏春树与WY战队成员组队比赛,然而,因为一把AWM,“塑料花临时战队”分崩离析。季青临加入临时战队,第一次在游戏中击倒敌人,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与夏春树通电话后,他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