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不过是个小秘密

大熊

大学的时候,班上有个男生,小眼睛单眼皮,不爱说话。即使班里男生稀缺,他也没什么存在感。他常常一个人独来独往,喜欢窝在寝室里看韩剧。

其实我对他还挺好奇的。因为有一次我路过他的位置,看到他看的韩剧,竟然都是没有字幕的。后来,韩国综艺节目突然风靡全国,各种韩国花美男团体红得一塌糊涂,班里的女生上课下课讨论的全是这些。

有一次课间休息,有个女生一脸郁闷地跟我抱怨,说当晚韩国有个大型颁奖典礼,她喜欢的团体也会出席,虽然可以看在线直播,但问题是谁也听不懂韩语。

我偷偷告诉她,有个人可能听得懂韩语,你去找他。女生去找他的时候,我还记得他的表情,有点儿愕然,有点儿羞涩,又有点儿抑制不住的小惊喜,他整张脸都红红的,顺从地点了点头。

当晚,他就被一群女生拉到网吧做韩语翻译了。

隔天去教室,他被女生围在中间,有个女生问他,你听得懂韩语,难道你是韩国人吗?

他依旧红着脸,笑着点点头,顿时引起一阵她们的尖叫声。

之后他不再一个人独来独往,周围常常围一圈女生。他甚至还学了如何给视频打字幕。我常常半夜被一阵键盘声吵醒,看他戴着耳机凑在电脑前,小心翼翼地打字,暂停,再打字……

其他男生嘴上不屑,心里却对他有点隐隐的嫉妒。

有一天,我不太舒服没去上课,闷在被子里睡觉。睡得迷迷糊糊时,听见下面有人在说话。

本来想捂着耳朵继续睡,突然听见一口纯正的东北话。

探头一看,竟然是他。

有次去找班主任,随口问他,我们班上是不是有位韩国友人啊?

班主任摇摇头说,没有啊,倒是有个朝鲜族的同学。

原来如此。

小时候爸爸总教育我,男子汉要顶天立地光明磊落,当时也不觉得这有多难。长大后才知道,人心总免不了贪婪和狭隘。

那时,他整个人都已经焕然一新,开心地坐在一群女生中间,开着玩笑,打打闹闹。我趴在教室后面补觉,被吵得怎么也睡不着,抬头粗声粗气地冲那边喊:“小点儿声行不行。”

有个女生转过头,笑嘻嘻地对我说:“你这么凶,我们不喜欢你了哦。”

他也笑嘻嘻地说,“那你们都喜欢我好了。”

我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对他说,“你演够了没有,装什么韩国人。”

他一脸惊慌的看着我,“你胡说什么。”

我冷笑一声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眼里有隐隐的祈求。但是我话都放出去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班主任都告诉我了。”

他的脸又红起来,只是这次,他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

我心里有点儿后悔了,课一上完就飞一般地回了寝室。没过一会儿,他也回来了,脸色依旧不太好,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

在内心争斗了半天,走过去跟他道了歉。

他忙不迭地摆摆手,“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没有恶意。”

这下,我更加不好意思了。他叹了一口气,拉开抽屉给我看,里面摆了好多韩文标签的瓶瓶罐罐。他勉强笑了一下,“这些都是我拜托了好多人,也倒贴了不少钱,让人从韩国带回来的东西,都是那些女生让我帮忙代购的……现在想想,这种行为真的太可笑了。”

那晚,我拼命拉着他去了学校后面的大排档请他吃饭,算是跟他赔礼道歉。

他喝了一点小酒,脸上浮起两个红晕,笑得整个人傻乎乎的。

他问:“你有没有费尽心机也想守住的小秘密?”

我绞尽脑汁地想了想,“最近是有个小秘密,我也去偷偷报了韩语班。”

他没笑话我,接着说,“当这个小秘密被揭开的时候,你才突然发现,其实这个秘密有多么地微不足道,多么的可笑。”

我努力地为自己辩解,“想学韩语哪里可笑了。”

他没回答,反而问我,“你为什么要报韩语班。”

我认真地说,“想跟你一样看无字幕的韩剧。”

回寝室的路上,在校门口的路灯下,有个女生在等他。我还记得那个场景,他走上前去,她跟他說了几句话。他低下头,回来跟我回寝室了,走了很远回头看,那个女生还站在路灯下。

我问他,“她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她告诉我,不是韩国人也没关系,我还是她们的朋友,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我还以为你失恋了呢,想笑就笑吧,别憋着了。”

然后,他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终于原谅了从前的自己,释怀了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