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老爸喜欢的东西

我爸从来不求我什么。从小到大,我妈求过我不要打游戏,我爷爷求过我跟着他拉二胡,只有我爸从来不求我。唯独有一次,他求我看一本书。

记得是十岁左右,在新华书店里,他试探地、讨好地,几乎是谄媚地对我笑着说:“我给你买一本《林海雪原》,好吗?”

我不干。我想买的是一本《豪夫童话》,黄色的封皮上画着童话小人,很可爱。他说:“那就两本都给你买,《林海雪原》也买,好吗?”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他那眼巴巴的样子。在他的反复恳求下,我才终于勉强屈服。

他从售货员的手上接过了那本书,像接过了一件庄严圣物。

他仔细翻检回目,说是要看看和过去的版本是不是一样,一边还喃喃念着:“第一回《血债》,第二回《许大马棒和蝴蝶迷》……”

他认真核对完,确信和他当年看的完全一样,这才满意地交给我:“真的很好很好看啊。”

买回家后,这本书沉睡了很久。我觉得自己死都不会看它,我宁愿去看《新华字典》都不会去看它。何况,很快我又喜欢上金庸,眼看这本书要被打入冷宫了。

可事实是,后来不知怎么,我居然就看了。

你大概要问:它好看吗?

这么讲吧,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那些最为正派的角色,什么侯亮平啊,陆亦可啊……和这本书里的正面人物一比,根本都算不上正气凛然,都算不上浓眉大眼了,只能算是小儿科。

不过也要承认,这本书,还……真是好看。一支小分队,到茫茫大山里剿匪,过程可以说是波诡云谲,惊心动魄。神秘的老道士,诡异的小炉匠……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土匪的线人,每一个人都深不可测。特别是智取威虎山那一段,大英雄余则成……啊,不,杨子荣到土匪老窝里潜伏……看到精彩处,你真是想一拍大腿,唱几句:“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疑惑:老爸自己喜欢就好了,干吗非要低声下气地推荐给我呢?

很多年之后,我有了一个职业——解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在讲座上,我问下面的年轻学生:“你们看的金庸原著,都是哪个版本?是‘三联版吗?是‘新修版吗?”

然后我就觉得气氛不对,有点异样。他们眨着眼睛,神情复杂地望着我,像看一个化石般的怪物。他们一定在想:台上这个人说的都是什么啊?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是的,如今不大流行看原著了。1994年金庸小说出“三联版”的时候,他们都还没出生呢!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来,我简直有种冲动,想抓住他们的衣服摇晃:“那么好看的书,你们怎么不看呢?你不看,我们怎么聊呢?”

这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在新华书店柜台前的老爸。他哀怨地看着儿子,希望儿子收下那本《林海雪原》。

此时此刻我才悟到:《林海雪原》就是他那个年代的武侠小说;他当时的心情,就和我现在一样啊。

金庸小说是我的少年记忆,就像《林海雪原》是我爸的少年记忆。我的英雄是令狐冲、杨过,就像他的偶像是浓眉大眼的杨子荣、少剑波。

在我心里,金庸的十四部小说是举世无双的,是不可替代的,简直闪着圣光。我甚至记得每一段故事是在什么场景下读的。

可以想象,我爸也会记得他看“革命武侠”时的情景。他当年读到“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时候,感受大概和我读到“在下华山令狐冲”时的差不多吧。

过去,他拼命想把这本书推荐给我,可是我满脸嫌弃。就像今天,我喋喋不休地讲着金庸小说的版本,下面的年轻学生一脸迷茫。我们都想把一些东西往下传,想把记忆往下传。可是我们都遇到了一种阻力——年代的阻力。

老爸喜欢的东西,其实没那么难看。比如《林海雪原》,确实有些过时,但是,杨子荣的英勇,他的手段,还是让人服气,还是感人的。先不说人物原型,如果小说里的这个人活了,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是会肅然起敬,叫一声“杨大侠”。

这就像金庸一样,你别看金庸是一个20世纪20年代出生的老报人,但在21世纪的今天,他的“三观”仍然没有过时。他的世界仍然够大,他的人物仍然个性鲜明——虚竹的平常心,黄药师的不解释,赵敏的偏要勉强……

当然,年轻人看书有自己的口味,他们喜欢变换花样。现在把金庸小说改编成各种影视剧和游戏,还有改编成漫画的——不用怕“毁了经典”,没那么容易。

经典是不会被毁掉的。

(秋水长天摘自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马明圆图)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