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清静的法门

来源:芒果画报 2014年第07期
每个人都有清静的法门

撰文:张慕莹

寻求清静,是每个现代人日日都要做的功课。

越是浮躁的社会,人们越是对清静有着不可自拔的渴望;越是渴望,越是发现清静的困难。

然而,生活总会给予人们经验与智慧。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中成长、思考,慢慢参悟。这个世界或许无法停止快节奏与喧闹,但作为个体,我们有独属于自己的清静法门。

胡寅:山里的声音,有安静里的喧闹

烟霞茶院院长

烟霞茶院深居南岳衡山,80后院长胡寅本身就是位爱清静的茶客。来往的茶友不少,游人更多。作为院长,胡寅需要忙碌的杂事不少,虽然躲在了一片茶园里,外面世界却也能跟着进来,依然难得清静。

跑去找胡寅喝茶的好友与知己,有时会被胡寅带去山里走一遭,这是胡寅对好友最佳款待。烟霞峰郁郁葱葱,走在里面,遮天蔽日。更何况,胡寅还喜欢带着朋友夜游。“夜里走山路,不打手电不说话,能听到白天听不到的声音,这些山里才有的安静和喧闹,有时会让你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真正的清静不是什么也听不到的虚无,而是在夜里的深山,没有人声。当眼睛离开了身体,耳边的世界被无限放大,鸟鸣、蝉鸣、蛙鸣,风过树叶婆娑……胡寅说这是山里的声音。

黎锟:不能拯救世界,或能拯救自己

述古人文书店老板

长沙的藏书人,很少有不知道述古书店和其老板黎锟的。

人称黎叔的黎锟好交朋友,谈天说地,述古论今。书店开在闹市,定王台熙熙攘攘的人群总会把书店填满。书客们见到隐在书架后的老板,还总爱凑上去聊几句。卖书的生活,是黎叔躲不开的热闹。

爱书成痴的人哪有不爱清静的。黎叔的热闹在书外,清静就在书里。每日必读书,无事读、行车读、睡前读,读书时不理人,所以黎叔常常不理人。浮躁浏览与速读虽然是时代标签,却着实被黎叔嫌弃。黎叔说“百册书匆匆略过,未若一卷书细细涵泳。”

其实黎叔乐于分享心得,坐而论道是读书人之间的雅趣。只不过读书当下必须清静,分享之余不落争辩。“读书只与自己有关”,黎叔说:“醉心释道之士,他们或许不能拯救世界,但或许能够拯救自己。”

史航:140字,抄写陈丹青

知名编剧、策划人

鹦鹉史航算是半个娱乐圈人,整个新媒体人。娱乐圈与新媒体是全世界最最闹腾的地域。史航陷在其中,每日被喧嚣轰炸,被信息刷屏。

不过山人自有妙计,史航对抗热门话题的方式就是在微博上抄书。“过年的时候,大V们都在拜年,我就抄《李安回忆录》,抄《齐邦媛书》,抄汪曾祺文章。”现在的史航根据地之一就是其微博,嫌热闹了他也不离开,转身就开始140字、140字地抄书。别人的微博上全是段子,史航的微博里则全是书文。

马上世界杯,不管是球迷、球霸还是球盲,全都在疯狂刷微博。只有体育盲史航又开始抄写陈丹青。他乐意用书文来屏蔽球类刷屏,为想上网的其他史航们抄出一块清静地。史航说“有需要来躲清静的,欢迎。”

刘佳玟:办公室里存着,面海的梦想

忘不了集团执行董事

接下偌大个集团,刘佳玟每日的生活跟同龄人相距甚远。从“富二代”到“创二代”的道路满满的都是压力。刘佳玟喜欢时尚,却从未想过要接班,她的梦想清静,甚至梦幻。“大学毕业后梦想更加简单,到现在都觉得还是我的梦想:找一个背山面海的房子,开一个咖啡厅,然后在里面卖书。”接过接力棒的刘佳玟有时也会困惑,偶尔被庞大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她就会关上办公室的门,一个人静静呆一会,静静想一想那个只有海浪声的梦想。

“只是我认为梦想不是用来实现的,是用来支撑灵魂的。真实现了反而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那么我的憧憬都没有了。起码现在,关上办公室的门,我还有一个背山面海的清静咖啡馆。”

朱德庸:一个人的地方总是充满想象

台湾著名漫画家

朱德庸的漫画被称为成人漫画。虽然他笔下的人看着可爱、充满童趣,但总是在表现成人世界的种种烦恼。几米的画里也许能看到一个追月亮的孩子,朱德庸的漫画里却只有男人婆、结婚狂,和用爱情互相骗对方的男人女人。他眼里的这个社会粗暴而不清静。

“我有时会在深夜里独自一人驾著车,关上车窗放著The Blue Nile 的Downtown Lights,听著音乐看著街景,仿佛进入另一个时空,在那一刻,我享受了一切。”独处时的朱德庸,对清静很敏感。“一次我一个人经过橱窗,看到观音像旁趴着一只猫。浮躁的心顿时沉静下来。宗教可以平静人心,动物也能抚慰心灵,两者加在一块,前所未有的感受。”

    “一个人的地方总是充满著各种想像,因为你不会遭受他人的脑波攻击。

张炜:抬头就是大海星空,想不思考永恒都不可能

著名作家

张炜的万松浦书院一边是林子,一边是海。除了必要的活动需要出席,张炜更多时间都在书院里呆着。“你出去看到外面都是钢筋水泥,一幢幢很鲜亮”,张炜指着窗外上海的街景说,“但等你真正到了林子里,到了海边,才会发现那才是真正的世界。”

张炜喜欢听海,喜欢在海边仰望星空。那些景象是在城市中无法得到的,那种清静更是在车喧马闹之外才有的存在。“人在较少人工痕迹的地方,容易考虑一些悠远的问题。抬头就是大海星空,想不考虑永恒都不可能。反过来如果出门就是人流车辆,那就必须面对、必须处理这些眼前的问题。”

打赏
赞 (0)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