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王石:您当时(2002年)做果园,有没有想过70多岁才再次创业,万一不成怎么办?

褚时健:想过。我和老伴下决心的时候,首先想的是这件事,我们资本少,当时只有200多万,但做这个项目要几千万,不足的本钱就向朋友借,借钱给我们的有八九成相信我会赚钱。

我也跟他们说过,万一失败了,我赔不起怎么办?朋友说:“您别说这个话,我们一家拿点钱借您,您有就还,没有就不还,也不要增加压力,我们相信您有九成把握。万一失败了,就是您不赔,您也别心不安。”到2007年的时候,我们就把借来的钱都还了。

这些朋友说不要,我说我赚钱了不还不行。但朋友们坚决不要利息,我总觉得和朋友相处,不能对不起他们。

王石:这就叫信誉?

褚时健:是。我有一个小故事。我们以前有个牌子(的香烟),是用最好的原料做的,但就是没有利润。《人民日报》的记者问我这个事情,说你们定的价格比成本还低,但质量又那么好……我说我们经营得最不成功的就是这个牌子,用最好的原料制造,但价格不理想。

采访一见报,那个牌子的香烟一星期销量就升了五倍,从东北到南方,所有摊位上有多少卖多少,从70元涨到340、350元。我去南京、去王府井,问他们卖多少钱,他们说卖400元,我说:“你卖高了。”后来有人说,为什么我一句话就让这个品牌的价格涨上去了?因为大家觉得这个老头不会说谎,他说是好原料,肯定是好原料。后来我们同行里有很多人都学这种办法,但都搞不成,别人一听就说:“这个家伙是骗人的。”

王石:大家为什么这么相信您?

褚时健:我给他们许诺的东西都会兑现。

王石:您一直这么要求自己?

褚时健:不然人家干吗对我讲诚信?所以商业来往没有诚信是最糟糕的事情,谁都有困难的时候。在别人困难的时候,我帮过他们。有几个厂都要破产了,但我们只费一点力气就让他们翻身了,到今天他们都还感谢我。

我后来去了其中一个厂,他们把职工集中起来敲着鼓欢迎。我说下回再这样,我真不敢再来了。所以,你对人诚实、宽容,人家对你也一样。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人家都帮我们,那时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种出来的果子好,所以销售困难。有一家就说你不要管了,你多余的卖不掉的拉来送给我们,一家30吨、50吨、100吨地卖,还有450吨的,别人就是这么帮我的。

王石:但在中国,信用一直是个大问题,守信用的人似乎不多。

褚时健:很多人设法骗人,但我们能做到十成,也只敢讲八成,跟政府也是只说到八成,还留着两成,担心做不到。说过的话就努力实现。朱镕基是个很严格的人,他要求别人也严。他到我们那里,我跟他反映一个问题,我说进口指标不行。他说:“我帮你解决。”又说:“这个投资完成以后你的税能增加多少?”

那时他还在当副总理。我说:“您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这个改造完成以后,中央财政一年增加30亿。”朱总理说:“老褚你别吹牛。”我说:“我跟同行都不会乱说,何况跟您?等到下一年,您问财政部这笔钱拿回来没有。”

王石:后来实现了吗?

褚时健:这个项目增加了40亿。

(小 柯摘自《壹读》2014年第12期)

赞 (2)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