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高层建筑:垂直的森林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14年第50期

  让·努维尔设计的悉尼“中央公园一号”公寓楼击败其他87个国际项目,被评选为“世界最佳高层建筑”。

  奇彭代尔(Chippendale)在悉尼内城以南,距离悉尼中央商业区大概2公里。如同纽约的中央公园,奇彭代尔城区一处6400平方米的中心公园是郁郁葱葱的城市绿肺,公园里有个露天电影院,还有不定期的集市和音乐节。

  “中央公园一号”公寓楼就在奇彭代尔公园的边上,分别是116米和65米高的两座玻璃塔楼,基于同一个梯形底座。繁茂的绿植沿着玻璃塔从下而上攀爬,植被的芽蕾和花朵组成垂直的外立面,藤蔓和绿叶在楼层之间蔓延,它的垂直花园总面积超过了1100平方米。今年11月7日,它从位于芝加哥的高层建筑与城市人居协会(CTBUH)那里获得了“世界最佳高层建筑”奖。

  总共88个高层建筑入选项目,将近一年的评选过程,CTBUH的评审委员会首先选出美洲、欧洲、中东和非洲、亚洲和大洋洲四个地区的最佳高层建筑。11月6日,在芝加哥伊利诺伊理工学院里举办的CTBUH奖研讨会上,这四个获奖项目的代表再进行各自陈述,最终由评审团决定其中的世界最佳。

  从可持续发展的策略来说,“中央公园一号”不仅拥有世界最大的垂直花园,显而易见的绿色设计还包括一个悬臂式日光反射装置,大楼自建的废水回收再生水厂和低碳三联产(Tri-generation)发电厂。管道输送灰水到公寓的洗衣房和浴室,并用来浇灌外墙的绿植。电厂将在2015年11月完成,预计未来25年可以节省13.6万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第一次看到‘中央公园一号’项目让我目瞪口呆,过去几年,高层建筑与绿化的结合已经有了很大进展,但是从未达到这座大楼的规模。”CTBUH执行董事安东尼·伍德评价说,“它代表了未来高层建筑的发展方向,以及一种全新的、更加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环境挑战的城市审美。”

  奇彭代尔区属于大学城,靠近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学院以及中央火车站。早在1819年,威廉姆·奇彭代尔获赠38公顷土地,这是城区名字的由来。具有168年历史的卡尔顿联合酿酒厂也坐落在那里,直到2006年12月被关闭。

  2007年6月29日,澳大利亚星狮地产(Frasers Property)董事长斯丹利·奎克宣布以2.08亿美元的价格,从福斯特集团购买了酿酒厂的旧址。

  所以,如今的“中央公园”是澳大利亚星狮地产和日本积水建房公司(Sekisui House)的合作项目,一个总投资20亿澳元、总面积约25万平方米的多阶段都市住宅社区开发计划,预计8到10年完成。预算3.25亿澳元的“中央公园一号”是其中第一座混合用途住宅楼,总共624套公寓加上1.6万平方米的零售面积,2013年底建造完成。

  从设计理念上,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的挑战首先是如何赋予中心公园真实的存在,提供悉尼一座象征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标志性建筑。他说:“我们希望给悉尼居民创造一种城市公园的新版本,对我来说景观就是建筑,植被就是建筑语言的一部分。”

  大厦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的全面绿化,垂直的绿色景观覆盖了整个建筑近一半的立面面积,形成公园与塔楼之间的连续性。如同相邻的城市公园攀爬到大楼立面,一直向高空延伸,从远处就可以看见。

  为了利用悉尼温带气候的优势,向外扩展生活空间,大厦设有以绿色墙壁、连续种植带和攀爬植物为特征的室内外凉廊。植物随季节变化,充当天然的阳光控制装置。冬季吸纳最多的阳光照射,夏天屏蔽太阳的直射,起到遮荫和降温作用,在炎热夏季可以节省30%的能耗。

  同样是外墙凉廊,大厦各个侧面的处理方式并不相同。在北部和东部外立面,凉廊向内延伸来防止噪音和风吹日晒。在南部和西部,它们利用朝向公园景观的优势向外伸出,一系列种满绿植的平台像拼图游戏一样,以随机模式分散在整个立面。这样,每间公寓不仅有一个阳台,而且有了自己的一小片花园。

  法国景观艺术家帕特里克·布兰克(Patrick Blanc)为大厦设计了1100平方米的垂直花园,总共使用450种3.52万棵绿植,其中250种是澳大利亚本地品种,功能类似遮阳板的线性花槽总长度达7公里。他特别开发了一个使用远程控制的滴流灌溉系统,浸透矿质水的植物根部附着于网格状毛毡上,使得植物可以沿墙壁表面无土壤生长。

  “在这里,植物、鲜花和藤蔓延伸至130米高,这样高度的建筑要经受很多强风,所以我在前面安装了一个金属格栅,以确保植物的安全。”布兰克说。

  今年60岁的布兰克是知名的垂直花园大师,被努维尔戏称为“绿人”,过去30年他也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植物科学家。18岁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卧室里开发出第一个无土栽培垂直花园,用鱼缸水泵来灌溉。

  使用相同的灌溉原理,如今他已经在世界各地完成了超过300个垂直花园的设计,其中包括与努维尔合作的巴黎凯布朗利博物馆、与SANAA合作的日本21世纪金泽艺术馆以及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的马德里储蓄银行艺术中心等。

  在布兰克看来,垂直花园在全球范围内日益普及,就像商店的橱窗,它的优势在于所有的植物都清晰可见,简单的墙面变得富有诗意。它让高楼变成生长、发芽和开花的“活建筑”,随着季节改变色彩,虽然冬天树叶凋零,绿植仍然奇迹般地活着。

  努维尔的第二个挑战来自北侧大楼高大的体量,两座彼此有间距的塔楼共享一个地基,让65米高的低楼主要处于116米高楼的阴影之下。为了改变自然光线的方向,努维尔设计了一个支持日光反射系统的巨大悬臂,从高楼29层处向外出挑80米。

  伸出的悬臂上固定了320块日光反射镜,在低楼的屋顶上42个日光跟踪镜重新定向阳光,把光线直射到高楼悬臂的反射镜上,然后再向下反射到被遮蔽日光的阴影区域。这一精确编程的反射系统每小时调节亮度和温度的需要,斑驳的光点有规律地在地面上移动。

  到了夜晚,悬臂上的反射装置变成一件名为“海镜”的灯光艺术品。法国灯光艺术家彦·卡塞尔(Yaan Kersale)预先在320块反射板上嵌入2880颗LED灯珠,被点亮的巨型屏幕模拟悉尼港水波荡漾的美景,漂浮在黑暗的天空。

  除了芝加哥的高层建筑与城市人居协会,法兰克福也有一个类似的“国际高层建筑奖”(IHP),每两年颁发一次,从2004年起由法兰克福市、德国建筑博物馆和DekaBank共同发起。法兰克福市副市长、IHP评审团成员菲利克斯·塞缪罗斯教授强调:“对于国际高层建筑奖,重要的不是建筑的高度或者形式,而是关于可持续发展的开拓性概念、与城市环境的融合以及明确的身份认同潜力。”

  IHP的入选标准是过去两年内完成的、高度超过100米的建筑,全球符合这一标准的高楼超过800个,但最后只有5个入围IHP决赛。这5个中努维尔就占据了两个,除了“中央公园一号”之外,他的另一个入围项目是完成于2012年9月的巴塞罗那万丽菲拉酒店。

  万丽菲拉属于万豪集团下的连锁酒店,位于巴塞罗那南部靠近欧罗巴广场,27层高的塔楼飙升到110米的高度。它的基本构成是两个彼此平行的立方体块,由露天的天桥和楼梯连接,东部、南部和西部的外墙是明亮的、近乎刺眼的白色,面对广场最窄的北立面是暗哑的黑色。

  大厦内外,繁茂的垂直景观和棕榈树的意象反复出现,北立面的黑色玻璃外层以丝网印刷的形式布满植物图案。另外三侧,外墙的构造不是常规的窗户排列,而是一些不规则图案的开口,形状似棕榈树的叶子。当初建造的时候,采用了两种基本尺寸的模具浇注混凝土板,3.8米乘3米的棕榈叶形状开口配上玻璃,充当每间客房的内部窗户,还有一种3米乘7米的大型叶片形组件与之交替出现。

  这些叶片状洞口的轮廓线在白色混凝土立面上有序地排列与重复,如同皮影戏一般,将各自的阴影投入酒店358间客房里。当光照角度发生变化时,图形也随之变化。

  大自然的主题在酒店内部继续进行着,位于建筑一半高度的中庭摆满棕榈树和热带植物,楼梯和天桥同样被绿植穿插。到了顶层,屋顶餐厅、露台和游泳池被包围在粗壮的棕榈树丛中。

  由于连接两个高层之间的是背阴的开放空间,提供了自然采光和通风,当客人走出自己的酒店房间,面对的不是封闭的走廊。考虑到西班牙北部夏天的炎热气候,由此带来的凉风习习显然是令人惬意的。

  尽管如此,今年的法兰克福“国际高层建筑奖”还是颁给了另一座欧洲建筑——米兰Bosco Vertikale(意为“垂直的森林”)大厦,两幢分别是76米和110米高的绿化外墙高层住宅,由意大利斯特凡诺·博埃里(Stefano Beori)工作室于今年10月完成的。IHP的评委把它称为“欧洲第一个垂直的森林”,代表建筑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为其他欧洲城市人口稠密区提供了原型。

  在德国建筑博物馆主任彼得·施玛尔看来,“垂直的森林”大厦以诚实的态度为居住者提供一个保护空间,平衡人们对自然、光线和空气的基本需求,又没有超出必要的复杂性。他说:“可以肯定,绿色高层住宅的趋势会继续下去。”

  总投资6500万欧元的“垂直的森林”大厦位于米兰内城北侧,靠近盖·奥伦蒂广场。它是一个名为“Metrobosco”城市复兴计划的一部分,大概7.5万平方米的土地上除了这两座高层住宅之外,未来还有高层写字楼和周边区域的开发。所以,大厦的大堂不仅提供住户共享入口区,在视觉上作为垂直绿化的延续,与未来的公园融合交织。

  这两幢18层和24层的高层住宅外形简单明了,基于一个矩形平面,围绕由电梯、楼梯形成的中央核心筒。不同楼层的近百个黑白色阳台像拉开的抽屉,不规则地向外伸出。钢筋混凝土阳台被设计成28厘米厚,附带1.3米深的阳台花盆。

  塔楼四周的阳台上,总共900棵乔木、5000棵灌木和1.1万棵花卉植物覆盖8900平方米的阳台总面积。从树木的数量来说,相当于7000平方米的森林。绿色植物产生氧气,从空气中过滤尘埃,作为天然的绿色保温材料对抗热、冷、噪音。根据植物的自然生长周期,夏天阻挡酷晒,冬天落下叶子让阳光洒进屋内。不同的植被为鸟类和昆虫提供城市栖息地,形成一个令人愉快的微气候。

  树木是这一绿色系统的关键因素,近900棵3米到6米高的橡树、榛子树、山毛榉木、李子树、波斯铁木树等靠近外墙生长,对植物品种的选择和栽培是由它们在外墙的位置和高度决定的。电子控制的灰水灌溉系统自动为它们浇水,另外还有三位园丁负责修剪、施肥,全年照顾绿植。

  农艺学家劳拉·加蒂与米兰大学的科学家合作完成了“垂直的森林”建筑景观概念,他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在于如何说服项目开发商——意大利海因斯公司,海因斯公司无法相信空中绿树可以承受高达每小时160公里的当地强风。最后,那些为了未来的高层生活在苗圃中准备了两年的树木,经受了每小时190公里的风管测试。

  今年57岁的建筑师斯特凡诺·博埃里从事城市规划多年,两年前还曾参与竞选米兰市长。作为高密度住宅和城市中心绿植的一种结合,他发展出“垂直森林”的概念,代表了一种高层建筑的新方法,在那里树木和人共享生活的空间。

  11月19日,在法兰克福保罗教堂里的IHP颁奖仪式上,博埃里把获奖视为“对独特城市建筑实验的认可”。实验性在于建筑师以替每个人预想未来的方式去思考建筑,而不仅仅是一种风格或语言的出现。

  主笔 钟和晏 图片提供 CTBUH、IHP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