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5年10期

宁负荣华,不负春光

bucee 发布于 2015-06-10

◎黎武静 杜少卿有句让人心动的情话。当妻子这厢问他:“朝廷叫你去做官,你为什么装病不去?”他那厢应对如流:“你好呆!放着南京这样好玩的所在,留着我在家,春天秋天,同你出去看花吃酒,好不快活。” 温柔软语加款款情意尚在其次,那言辞里锋...

阅读(319)赞 (17)

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

bucee 发布于 2015-06-10

◎蔡崇达 一 在白色的床单上,在白色的窗帘边,在白色的屋顶下,他们的名字都不重要,他们统一的身份是,病人。在这里,人与人的关系也被重组了,患同一种疾病的人,会被安排在邻近位置,经过几天的相处,他们成了最熟悉的人。 十六岁时,我因父亲的疾病来到这里。 一开始我选择和一些病人交朋友。...

阅读(229)赞 (9)

越来越沉默的人

bucee 发布于 2015-06-10

◎李 晓 这些年,和一些人的交往,越来越容易陷入沉默。 好比两个老朋友,站在积雪的山头,暮色中望着山下的灯火次第亮起,不说话,但有温暖浮上了心头。 冬日里一个朋友从北方披一身风雪路过本城,顺便来看看我。 彼此有十多年没见面了,之前,我们都想象着见面时的热烈。可那天一见面,连一个拥...

阅读(278)赞 (7)

在风铃草树林里

bucee 发布于 2015-06-10

◎〔英〕肖恩·霍尔丹 曾 宇译 我在风铃草的树林里寻你, 却不见你的踪迹。 你无影无痕, 但我能感觉到你与我同在。 在小银莲花金色的六角星里? 在四散的嫩鹅黄的九轮草里? 在迷途的知更草粉红的花瓣里? 我无从知晓。 然而,突然间,我知道了: 在栗色的树干间,目力所及...

阅读(453)赞 (4)

只是橘色仍温柔

bucee 发布于 2015-06-10

◎简 媜 浮在记忆与遗忘边缘的,总是琐事。 一天早晨,平凡得无话可说的夏日早晨,我照例将咖啡粉倒入咖啡壶内,将两片全麦土司放进烤箱,趁这空当,拿扫把将院里的落叶、坠花、飞沙拢一拢,然后牵出水管浇花。我习惯将塑料管末端捏扁,朝半空胡乱挥动,喷洒的水花如狂舞般,恣意地从高处落下,滋润...

阅读(260)赞 (2)

指路小孩

bucee 发布于 2015-06-10

◎王安忆 香港屯门有一条轻铁,沿途一边是街道,一边是山坡绿地。站台是敞开的,立着车费刷卡机。站在月台上,看闲花野草、楼宇路人。过一会儿,有电车驶来,车与轨道的摩擦声在高远的天空下散得很远。 头一回搭轻铁去天水围看朋友,半路上与一个小孩同行。那是个胖胖的男孩,穿一条肥大的短裤,颈上...

阅读(318)赞 (6)

页面是生成时间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