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6年05期

不老

bucee 发布于 2016-02-20

有好几位生朋友都这么说:“没见着阁下的时候,总以为阁下有八十多岁了。敢情阁下并不老。”是的,虽是将奔四十的人了,我倒还不老。因为对事轻淡,我心中不大藏着计划,做事也无须耍手段,所以我能笑,爱笑;天真的笑多少让人显着年轻一些。我悲观,但是不愿老声老气地悲观,那近乎“虎势”。我愿意老...

阅读(235)赞 (176)

老马

bucee 发布于 2016-02-20

一 “我们只能把它卖了,”母亲不容置辩地说道,“冬天长着呢,我一个人在这儿,还要照顾六个孩子。另外,它食量太大,给牲口的饲料本来就不够。” 11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我们在厨房里,母亲说话的时候,很有精神地捅着炉子里的煤块。她又高又黑,颧骨凸起。她的头发又黑又长,总是在颈后盘成一个圆...

阅读(326)赞 (73)

荒岛余生

bucee 发布于 2016-02-20

这是一个悲伤却很温暖的故事,至少我这么认为。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铎姆·鲁日·德-范瑞亚,生活在里斯本,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他的内心渴望着去了解伊比利亚半岛以外的世界。就像所有的冒险家一样,不顾一切似乎是一种本能。于是,他变卖家产,乘坐一艘轮船出海:巴勒莫、君士坦丁堡、开罗……众多非...

阅读(244)赞 (61)

独食

bucee 发布于 2016-02-20

王洛宾自述监狱生活,那个时候每餐只有一个窝头,他就掰下半个,给其他囚犯吃,借此换取一两首新疆的民歌。等囚犯把窝头吃完,歌也唱完了,王洛宾再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一边轻声哼唱刚学会的歌曲,一边啃自己的窝头。 这是独食,也是救赎。 高晓松因为酒驾进了监狱,他说偶尔会有猫偷偷地顺着墙上的窟...

阅读(251)赞 (52)

冬安

bucee 发布于 2016-02-20

一 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刚刚长成的小女孩,标致得像一幅画,说是几天前才从内地出来,想家想得眼神里染上一层淡淡的乌云,却也遮不住云层里透出的那悠悠的艳阳。后来听说她的婚姻遇到了黑夜风雪。最后还是分开了。她始终离不了文字工作,从一个地方转到另一个地方,做着同样性质的差事。有一阵子她...

阅读(243)赞 (22)

小离别

bucee 发布于 2016-02-20

那天,外婆穿上了她最好看的衣服,对着镜子梳头。她的老姐姐来上海看她。 两人从小在一条弄堂里长大,一起吃饭,一起跳橡皮筋,一起进纱厂做童工,下了夜班,手挽着手,在昏黄的煤油路灯下回家。一起挥舞着小红旗,上街迎接解放军,一起进夜校,上补习班,敲锣打鼓地参加国庆游行。一起唱沪剧、黄梅戏...

阅读(296)赞 (73)

页面是生成时间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