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6年22期

太了了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英豪子 明人钱彦林说:“日之明过于月,然月有韵而日不韵。乃知太了了处,其韵不无少减。”此语大有味。 太聪明之人,太精明之人,往往让人难以亲近。话说得太淋漓,理讲得太洋洋洒洒,那文章反而不好看,缺少蕴藉之美。古人还有一句话:“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阅读(552)赞 (39)

不近人情的仁慈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郑培凯 欧阳修撰有一篇《纵囚论》,收在《古文观止》中,批评唐太宗放死囚回家一事是沽名钓誉,绝对不值得当政者效法。 唐太宗纵囚一事,见《资治通鉴》卷一九四。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十二月,唐太宗因怜悯死刑犯,放他们回家探亲,约定第二年秋天回京领死。到了第二年九月,放出去的死囚三百...

阅读(445)赞 (21)

水手舅舅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英〕玛丽·安·兰姆 ◎张玲译 我爸爸是乡村教堂的副牧师,教堂距阿姆维鲁有八公里左右。我生在紧挨着教堂墓地的牧师住宅里。我最早记得的事情就是爸爸指着一块墓碑上的字母教我认字,这块墓碑就竖在我妈妈坟墓的上首。我常常去轻轻敲爸爸书房的门,我觉得我现在还能...

阅读(491)赞 (23)

星星和蒲公英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日〕金子美铃 ◎吴菲译 蓝蓝的天空深不见底, 就像小石头沉在大海里, 一直等到夜幕降临, 白天的星星 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干枯散落的蒲公英, 默默躲在瓦缝里, 一直等到春天来临, 它强健的根 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些东西我们看...

阅读(516)赞 (13)

“寄不够”的信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郭震海 “寄不够”住在刘家胡同的东头,倘若要是按辈分来划分,我还应该规规矩矩地喊他“爷”。 “寄不够”真名叫方福生,街坊四邻之所以喊他为“寄不够”,是因为他总往邮局跑,寄信。 每个周...

阅读(511)赞 (16)

最好的证明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林海音 窥探我家的“后窗”,是用不着望远镜的。过路的人只要稍微把头一歪,后窗里的一切,便可以一览无遗。而最先看到的,便是临窗这张让人触目惊心的书桌! 提起这张书桌,使我很不舒服,因为在我行使主妇职权的范围内,它竟属例外!许久以来,他每天早上挟起黑皮包要上...

阅读(398)赞 (13)

页面是生成时间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