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7年01期

回忆茶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车前子 我喝茶并不讲究,只要不是白开水,有茶叶就行。当然,能喝到一杯好茶,大是愉快,甚至有前世修来之感。 我自己泡茶,在不浓不淡之间。好茶浓一点儿还没关系,蹩脚茶浓了,就难以应付。 喝茶是与自己应酬,有时候是这样,更多时候是与自己说话。以前愿意深夜喝酒,喝到神志模糊,上床睡觉。...

阅读(539)赞 (747)

紫衣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三毛 那封信是我从邮差先生那儿用双手接过来的。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当年,我的母亲还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妇人。她来台湾的时候不过二十九岁。 把信交给母亲的时候,我感觉到信中写的必是一件不同寻常的大事。母亲看完信很久很久之后,都望着窗外发呆。她脸上的那种神情十分遥远,好像不是平日那个...

阅读(1306)赞 (332)

旧时的离别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张悦然 从北京南站到济南西站,每半个小时就会有一列火车出发,全程只需要1小时37分钟,但我已经一年没有回过家了。每次都是妈妈来看我,也不要我去车站接,下了火车换地铁,半个小时以后就站在我家门口了。她总是很高兴地说,好近。是啊,好近,我点点头。是不是太近的缘故,近到破坏了回家这件...

阅读(898)赞 (292)

偷嘴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二毛 除了饥饿能让本来不怎么好吃的东西变好吃以外,那就要数偷嘴了,它能使好吃的东西更加好吃。偷嘴是一个人的餐前自助,是借口品尝某种食物是否美味的一种吃法。 小时候,母亲给我5分钱让我去街上打甜酱或辣椒酱,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边走路一边舔食,到家时碗里只剩一半,这种偷嘴很大程度上是...

阅读(1285)赞 (267)

湖底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阿城 后半夜,人来叫,都起了。 摸摸索索,正找不着裤子,有人开了灯,晃得不行。浑身刺痒,就横着竖着斜着挠。都挠,咔哧咔哧的。说,你说今儿打得着吗?打得着,那鱼海了去了。听说有这么长。可不,晾干了还有三斤呢。闹好了,每人能分小二百,吃去吧。 人又来催。门一开,凉得紧,都叫,关上关...

阅读(1596)赞 (123)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bucee 发布于 2016-12-22

◎李舒 程砚秋的白兰地 程砚秋爱酒,爱到什么程度呢?金融家资耀华回忆,他1936年春坐火车外出公干,偶遇程砚秋,大喜之下,约请程在餐车上用餐。用餐时,程砚秋自带一瓶十几年的法国白兰地,说:“今晚,您请我吃饭,我请您喝酒。”只是资耀华还没开始喝,程先生自己已...

阅读(496)赞 (80)

页面是生成时间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