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7年16期

慢了半拍

bucee 发布于 2017-08-10

河合隼雄 德国大指挥家富尔特文格勒指挥的《命运》享有盛誉。他曾为日本交响乐团做指挥,可日本的乐团团员却伤透了脑筋。富尔特文格勒在《命运》开始之前,会使劲转动他的双手,要转很长时间,才给出个“开始”的信号。 他虽说是个指挥家,可哲学家见到他都相形见绌,他是属于那种“哪怕是路边的一棵...

阅读(402)赞 (26)

丝绦穗子

bucee 发布于 2017-08-10

孙程 老師蔡国蘅先生临终前将这条宝蓝色丝绦穗子赠予王佩瑜时,距此物的原主人孟小冬离世已近30年。王佩瑜很难形容触手那一刻的感觉,她觉得这是冥冥中和孟先生注定的一场相遇。同宗余派,同是女老生,人们已习惯将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20年里,她像是一直在不同的时空里与孟小冬对话。 她与孟小...

阅读(533)赞 (11)

牺牲永远比安逸高贵

bucee 发布于 2017-08-10

唐山 “为了这点知识,让那么多人付出生命,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艾玛·德隆这样问道。 1882年9月,艾玛·德隆得到确切消息,丈夫德隆率领的“珍妮特”號探险队遭遇惨败。33名队员为了生存,竟不可思议地在雪原上跋涉了数千公里,最终弹尽粮绝,只有13人幸存,德隆也不幸遇难。彼时,离“...

阅读(331)赞 (21)

工作时间就是比赛时间

bucee 发布于 2017-08-10

市村洋文 我大学毕业后进入的第一家公司就是野村证券。在我进入公司的时候,野村证券在日本共有132家分公司。 当时我的想法非常单纯:只要能在东京工作就好了。后来的经历证明,我的这种想法太过天真,我被分配到从来都没有去过的东北地区——仙臺分公司。 我和一同前往的田中君在上野坐上了去往...

阅读(611)赞 (21)

剪头发的磊哥和虾酱肉

bucee 发布于 2017-08-10

曹玮 一 即便天涯羁旅,许多人却还固守着国内的传统。每每年关将近,留学生中便有两股“异动”:一是置办年货的买卖;二是理发的交易。 在法国,最简单的理发都要二十欧元起,对囊中羞涩的留学生来说,实在过于昂贵。于是从腊月开始,留学生中那些学戏剧电影、有舞美造型经验的人便愈发抢手。理发一...

阅读(404)赞 (6)

的哥受惊

bucee 发布于 2017-08-10

夏殷棕 我和丈夫换好衣服,准备出去共进晚餐,之后再看部电影。由于以前家里遭过贼,于是我把夜灯打开,还按下了电话答录机按键,然后把猫关进后院。 丈夫叫的出租车已经等在门外,我们得赶紧出门。可是那只猫却逃了出来,从我们倆脚边跳过,往楼上冲去。它显然是冲着鹦鹉去的,它可喜欢追着鹦鹉玩了...

阅读(479)赞 (20)

页面是生成时间0.0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