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01期

一个没有儿童的时代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尼尔·波兹曼 在我落笔之时,一些十二三岁的少女正在成為美国收入最丰厚的模特儿。在所有视觉媒介的广告里,她们被设计成非常懂事、性感无比的成年人,仿佛全然陶醉在色情的环境中。在看过这类比较隐晦的色情作品之后,那些还没有完全适应美国对儿童的这种新态度的人,很可能会更渴望洛丽塔的魅力和诱...

阅读(1726)赞 (81)

和钱锺书同学的日子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常风 一 1929年,我报考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那年外语系招收差不多40个学生。等到正式上课前3天,我才接到通知,说我被录取了,可以到学校报到。 我第一次碰见钱锺书是在冯友兰先生的逻辑学课上。我们那时上课在旧大楼,教室里都是扶手椅,没有课桌。我进了教室,走到中间靠右的一把椅子...

阅读(1020)赞 (26)

时间的猛兽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黄昱宁 我记得,念小学五、六年级那会儿,在无线电厂当科技翻译的母亲并没有给我开过多少英文小灶。除命我反复聽《新概念英语》的磁带校正发音外,她还送给我一本《新英汉词典》。 “中学毕业前用这本就够了,”母亲说,“读大学如果上专业课,那得换我这部。”她指的是她常用的上下卷《英汉大词典》...

阅读(1073)赞 (24)

酒鬼的深情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寇研 酒鬼作家很多,这个名单可以列老长。但似乎没有哪个作家比得过雷蒙德·钱德勒,既自己嗜酒,又异常热衷于在小说里写酒。钱德勒写的所有故事,平均每两页,准会出现喝酒的场景。说“场景”还不对,像是故意设计的情节;钱德勒笔下的酒,绝非道具,就跟他笔下的人物必须说话、睡觉一样,他们也必须...

阅读(956)赞 (22)

剪纸的马蒂斯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铁凝 有一张马蒂斯晚年的照片经常出现在我眼前:83岁的他,坐在画室里的轮椅上,光着脚,专心地剪剪纸。他的脚下是纷乱的碎纸,他的神情专注而安详。由于精神高度集中,他左脚的几个脚趾微微跷起。那时的他,因癌癥手术,身体已经不允许他站立着画画,创作剪纸可能是他面对身体状况所采取的“应变”...

阅读(691)赞 (6)

辩护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董倩 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对8名日本战犯进行了公开审判。时年25岁的李长泰是其中3名日本战犯的辩护律师。和所有参与此事的法律工作者一样,李长泰一开始接受不了这份任务。日军在侵华战争中那么暴虐,犯下那么多罪行,现在还让中国人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

阅读(799)赞 (15)

页面是生成时间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