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03期

哲学的慰藉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资中筠 由于精力与时间有限,我一般不轻易接受翻译的约稿。但是当阿兰·德波顿的《哲学的慰藉》一书送到我手上后,一翻阅,立刻就被吸引住了。首先是文字,后来才是内容。说来惭愧,我也算是主修英国文学出身,在大学上的基础课程是从莎士比亚到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作品。较之诗歌、戏剧,我更偏好小说...

阅读(703)赞 (9)

由班房到文坛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沈东子 和许多大作家一样,欧·亨利小时候就喜欢看小说,被《一千零一夜》迷得神魂颠倒,小小年纪就开始摹写。欧·亨利的父亲一直反对儿子写小说,认为与其写那些没用的东西,还不如学几门谋生的手艺,以免老来穷困潦倒。 欧·亨利是笔名,他原名威廉·波特,3岁丧母,父亲老波特是位医生。在老波特...

阅读(834)赞 (6)

父亲对我来说太强大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湘湘 一 “你最近问我,我为什么怕你。一如既往,我无言以对,这既是由于我怕你,也是因为要阐明这种畏惧,就得细数诸多琐事,我一下子根本说不全。”1919年11月,36岁的卡夫卡给时年67岁的父亲赫尔曼·卡夫卡写了一封冗长的信——《致父亲》。这封信长达100多页,详细剖析了他们父子之...

阅读(800)赞 (13)

表演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杨照 在美国前总统里根身上,有三个特殊现象。 第一个特殊现象:里根是个极度守时的人。他每天早上进办公室,办公桌上会有一张准备好的当天的行程表,他会带着那张行程表,一项一项,按表执行总统任务。幕僚们回忆,他几乎从来没对排好的行程表有意见,更不曾抱怨或变更过。他不会说:“我干吗见这家...

阅读(528)赞 (2)

散淡人生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陈子善 昨天晚上(2017年9月28日晚——编者注),钱谷融先生走了。我们离开老人家时,他刚入睡,这一睡就与我们永别,到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他不乏好友,如许杰先生、施蛰存先生、王瑶先生、程千帆先生、賈植芳先生、王元化先生……他们可以欢聚,可以喝茶、下棋、聊天了…… 我与钱先...

阅读(742)赞 (6)

人在做天在看

bucee 发布于 2018-02-08

董倩 贵州小伙王冬在四川崇州打工,在准备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他骑电瓶车在路上撞倒一位老人。老人没纠缠他,而是让他走,但王冬留了下来,叫救护车把老人送到医院。老人病情恶化,王冬把妻儿从老家接到崇州,与老人的儿子一起,担负起照顾老人的职责。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问得最多的是这句话:“为...

阅读(1228)赞 (29)

页面是生成时间2.0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