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05期

火星

admin 发布于 2018-06-20

〔俄〕康·帕乌斯托夫斯基+戴骢译 我幼时住在基辅的那些年里,每天晚上都有个戴着一顶积满尘垢的帽子、宽大的帽檐向下耷拉着的老头儿,他扛着一架镜身斑驳的天文望远镜,爬到第聂伯河畔一座名叫弗拉基米尔的山冈上,然后用很长的时间将望远镜安装到三根弯曲的铁支架上。 人们管这老头儿叫占星家,认...

阅读(414)赞 (3)

凡·高生前唯一卖出的画

admin 发布于 2018-06-20

1890年1月,在布鲁塞尔的群展上,凡·高卖出了一幅画。画的名字叫《红色的葡萄园》。一位名叫安娜·博赫的比利时画家买走了它,价格400法郎。这是凡·高生前卖出的唯一一幅画。 这幅画是在1888年画成的,那年11月6日,凡·高在给弟弟提奥的信里写道:“如果你周日来这儿,就会看到红色...

阅读(871)赞 (4)

酒鬼埃文斯

admin 发布于 2018-06-20

沈东子 1840年,20岁的惠特曼由长岛来到纽约,先后在各家小报做小记者,一度还去《新世界》任过职。那家报纸的总编叫格雷斯沃德,是爱伦·坡的死对头。惠特曼做记者主要是为了糊口,他的抱负不是做新闻,而是写诗。 一天,他将自己的诗作收集成册,小心翼翼地拿给纽约一家出版商,询问是否有出...

阅读(394)赞 (2)

侠义

admin 发布于 2018-06-20

明前茶 话说那年,《棋王》发表后,阿城在北京的寓所被一拨又一拨的约稿人包围。许以厚重稿酬的有之,许以出国笔会的有之,许以名牌杂志首篇的有之,许以组织作品研讨会的有之。阿城对所有人都客客气气,他并不拿出稿子来,只是像一个实诚的北京大嫂,留人吃饭。他亲自下厨,端出了一盆又一盆的炸酱面...

阅读(394)赞 (4)

不报恩的理由

admin 发布于 2018-06-20

海波 由于生活环境所限,路遥的前半生一直處在这样那样的困难之中,少不了接受别人的帮助。随着路遥的出名,有些曾经帮助过他的朋友,想见一见、“拉会儿话”的简单要求,路遥也不能一一满足。于是,这些人不高兴了,通过各种渠道给路遥捎话,表达自己的“委屈”。我就成了捎话的人选。当我择主要的给...

阅读(429)赞 (3)

交大西迁

admin 发布于 2018-06-20

刘苗 62年前,数千名交通大学师生响应中央号召,告别繁华的上海,扎根古都西安,为科学发展与西部建设奉献芳华。 62年后,他們中的许多人已长眠于黄土地下,曾经的热血青年变成耄耋老者,拳拳爱国之心却从未褪色。 那是一场怎样的迁徙?这些西迁的老教授,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缘 起 1955...

阅读(1320)赞 (1)

页面是生成时间0.0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