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19期

我有工作,我不喜欢接受施舍

bucee 发布于 2018-09-30

卡勒德·胡赛尼 李继宏 我们在弗里蒙特的邻居多数是巴士司机、警察、加油站工人、靠救济金生活的未婚妈妈,确切地说,全是被里根的经济政策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蓝领工人。爸爸是我们那栋楼里唯一的共和党党员。 但被污染的空气刺痛他的眼睛,汽车的声响害得他头痛,还有,花粉也让他咳嗽。水果永远不够...

阅读(3515)赞 (164)

朗月照人

bucee 发布于 2018-09-30

钱杨 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 叶嘉莹少年时就表现出兼具悲悯与智慧的“诗心”。这得益于她的家庭教育。旧学修养极深的伯父是她的启蒙之师。伯父给了她一本诗韵,教她“一东,二冬,三江,四支……”在她10多岁时,伯父就出题让她作诗。叶嘉莹记不起自己第一首诗的全部细节,只记得那是一首关于月亮的诗...

阅读(1751)赞 (80)

当萨冈遇到杜拉斯

bucee 发布于 2018-09-30

胡小跃 杜拉斯和萨冈可以说是法国当代最著名的两个女作家。杜拉斯比萨冈大21岁,1954年,当萨冈出版处女作《你好,忧愁》时,杜拉斯已大名鼎鼎,《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奠定了她在法国文坛的地位。她除了写作,还积极参加社会活动,报刊上常有她的消息。所以,当默默无闻的18岁女孩萨冈面对她时...

阅读(1266)赞 (35)

黄土的儿子

bucee 发布于 2018-09-30

1 我去陕北,是和我的好朋友、上海一家杂志社的记者林华同行。像我们这些城市里生、城市里长的人,如同生活在一个再造的世界,我们对自然已经很隔膜,书本才是我们的好伙伴。 我们特别善于从理论上去了解生活、对待生活。我们把生活也看成是书本那样的再造的自然。 这其实使我们损失了许多,这损失...

阅读(1518)赞 (55)

她一直爱着我

bucee 发布于 2018-09-30

1 早在11岁时,我就体验了后来电视上频繁播放的那句广告词描述的状态:感觉身体被掏空。夜晚,我起床上厕所的次数达到两位数;白天,我带着一对眼袋赶往学校;冬天,体育课上简单的热身运动,也能让我汗如雨下,倒在操场边干呕。 母亲察觉我的异常,第一时间带我去了医院。医生拿着我的尿检报告审...

阅读(1975)赞 (122)

肥肉

bucee 发布于 2018-09-30

苏童 我记忆中最早的美食,是苏州一家工厂食堂里的红烧块肉。 那家生产高频瓷的工厂远离苏州城区,但我有三个舅舅都在那家工厂工作。其中的四舅,家眷都在老家,一个人住在工厂宿舍里。小时候每隔几个月,我会跟随我大舅或者三舅,到城北的公路边搭乘工厂的班车,去看望我的四舅。我每次都很期待这样...

阅读(1574)赞 (51)

页面是生成时间4.2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