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原创版 16年1月号

我的隐秘青春

bucee 发布于 2016-03-23

  暑假已经所剩无几,每天晚饭后,家属院里照例响起有节律的口哨声。那是一个信号,召唤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出门,悄悄去往小区边缘的一处空地。那是我们的练功场和根据地,很少有人知道,一个“少男天团”就在这里悄然诞生。   那时的我们刚上初中,身体尚未发育,势单力薄...

阅读(408)赞 (65)

选择恐惧症

bucee 发布于 2016-03-23

  女孩:我还在我妈肚子里时大概就在想:到底是做个男孩还是女孩?结果还没想好就被生了下来—成了一个标准的“女汉子”。   果果:一日和几个闺密小聚,聊起了我的选择恐惧症。闺密家的小公主满脸疑惑地问什么是选择恐惧症,闺密告诉她就是一种害怕选择的病...

阅读(378)赞 (21)

末代巫师

bucee 发布于 2016-03-23

  一   流流波看着阿爸出了门。他早就知道,如果阿爸一身短衣,别着弯刀,打着裹腿,那么他一定是上山放牛——他家有二十多头牛,敞放在大山上;如果阿爸身穿夹克之类的汉装,他一定是去乡上开会,或者是要跟乡里的领导一起办公事;如果他像今天这样,穿着整齐的民族服装...

阅读(326)赞 (9)

那一只非分的梨

bucee 发布于 2016-03-23

  也许梨自己也想不到,它其实跟酒最有缘。   这世界上有一种自带酒香味的梨,它叫南果梨。入了秋,在北方的水果摊上不难看到它的身影。而作为南方人,我第一次吃到它是在去年。   传说在百年前,从南方飞来的一只紫色大雁向东北一个名叫大孤山镇的地方衔去了这种梨的种子,于是人们就把这梨命...

阅读(341)赞 (12)

猪头肉

bucee 发布于 2016-03-23

  我妈说她做了个梦,梦见和一个婶娘一块儿打猪草,打的是熊耳朵叶,打了满满一挎篮。   我妈叹口气说:“这辈子怕是打不成猪草了。”我妈中风好多年了,她说:“还有一些糠,堆在楼上。”又叹口气说:“这辈子怕是喂不成猪了。&r...

阅读(340)赞 (21)

一只狗的社交困境

bucee 发布于 2016-03-23

  一   多走一会儿,再多走一会儿吧!沿着河东岸的小道,我和奥斯陆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   奥斯陆是一只年轻的边境牧羊犬。它聪明活泼,精力旺盛,热情洋溢,臭不要脸。它的主人老王是我的同事,他每次出远门都把它寄养在我家。每天下班一到家,我都要接受它热情地迎接:立起来扑入我的怀中,...

阅读(310)赞 (21)

页面是生成时间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