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 17年12月A

听说她爱你

admin 发布于 2018-01-19

语笑嫣然 苗桐至今还记得,那年春天,当教室的窗台上落满槐花,新来的转校生喻轩对她说了第一句话。 喻轩说:“咦,看来你也喜欢分左右耳啊?” 当时,苗桐正低着头,分辨耳塞上的左右英文标记。 L对应左耳,R对应右耳,苗桐奇怪地看着喻轩,难道大家不是都这样吗?喻轩说,并不是,我有很多朋友...

阅读(2513)赞 (389)

后来的你

admin 发布于 2018-01-19

淡蓝蓝蓝 江葳蕤的腿骨折了,在病床上躺得快要发了霉。五岁的小侄女从门外跑进病房,放了一朵花在她的枕畔,奶声奶气地说:“玉簪花开了啊,姑姑。” 一股淡淡的甜香氤氲了整个房间。江葳蕤在花香里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十年前手捧玉簪的少年。 那年巷子口初种了玉簪,黄昏与清晨的风里都是这...

阅读(1930)赞 (195)

难道胖胖的女生只能暗恋吗

admin 发布于 2018-01-19

太后归来 今天,我重温自己的新书《许你千斤萌》,读到女主帮室友给厉风送匿名情书的片段时,忍俊不禁。 书里是这样写的—— 厉风一边拆信,一边狐疑,小胖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诗情画意了,居然会给他写信?更诡异的是,信封居然是粉红色的,里面还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水味,实在不像肖芊芹的作风。 ...

阅读(1774)赞 (96)

第一次看见台风的人类比台风更危险

admin 发布于 2018-01-19

李慕渊 “你们知道吗?冬天的铁门,是甜的。” “骗人,舌头舔铁门不是马上就会被黏住吗?哪有傻子……卷卷,你干什么!” 一起去北方旅行的第一天,我哆嗦着浇了半桶温水,才把她从铁栏杆上弄下来,然后卷卷抖动着舌头告诉我:真的有点甜。 卷卷是我的大学同学,生长在中部地区,自称是北方人。可...

阅读(1110)赞 (73)

执着于你,才不负光阴

admin 发布于 2018-01-19

作者简介:姜以纾,90后,天蝎座,AB型血,甜蜜狗粮博主,一包一护照,一行一江湖,游历30多个国家和地区,行走仍在继续。总盼望有一天,行过那么多路,回过头,身后仍是我爱着的人。 前一晚跟几个朋友组局相聚,休息得太晚,早上起来浑浑噩噩,脑袋不清不楚,朋友突然提议:“咱们,看海去?”...

阅读(2695)赞 (145)

终究带不走这十年

admin 发布于 2018-01-19

罗俭 《夜航遇故人》是我住在长沙北边的时候写的,那个房子紧挨着京九线,我写作的时候总能听到火车轰隆隆地驶过,有时还会有几声刺耳的鸣笛声,火车过去以后就特别安静。我就是在这样“一驚一乍”的环境中,每个周末坐在那台老旧的台式电脑前写出来的。 那时候的我,没有什么社交,也不爱去繁华的地...

阅读(1658)赞 (74)

页面是生成时间3.6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