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 18年8月A

女主的体质,路人甲的命

admin 发布于 2018-10-18

我身边的人一直都认为,我是一个拥有女主体质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我身上发生的很多事儿,都像早期狗血电视剧里的情节。 我打定主意写《两生相悦》这本书,是因为一场车祸。 那次车祸,我失去意识,被救护车拉去了医院,而且还狗血地……失忆了。在此之前,我非...

阅读(995)赞 (14)

良辰依旧,情多万千

admin 发布于 2018-10-18

前段时间,原城突然在微信上找我聊天,询问书的情况。 我当时正好在休病假,给他拍了一张我打点滴的照片发了过去,并配字:你的编辑正在输液中。想感受一下来自作者大大的温暖。 过了几秒,收到了他的回信。 “你咋的啦?是不是要死掉了?不要啊!” 说好的作者的温暖呢,...

阅读(5355)赞 (30)

深海不知归处

admin 发布于 2018-10-18

作者有话说 : 我发现好多父母都不明白一个道理——父母与子女之间不是一种从属关系,而是生命中一场沉甸甸的缘分。我身上流着你的血液,感恩你赐予我骨与肉,但我的思想、我的灵魂,它们是我所独有的,无人可以侵犯。 真正的父爱母爱,从来都不是强烈的占有,应当是得体的...

阅读(1902)赞 (34)

你像风,来了又走

admin 发布于 2018-10-18

【一】 芙蓉街上没有一株芙蓉,年钦第一次去,只看到从院墙里伸出来的蔷薇,一簇簇的,可爱玲珑,一直向前延展,似乎没有尽头。 可还是有尽头的,尽头的房子又大又明亮,在整条街地势最高的地方。一座大院子两边被错落的房子簇拥着,青砖白瓦,院内栽种着芍药和桔梗,一排柑橘树屹立在窗前。 那是年...

阅读(1582)赞 (16)

此后山长水远

admin 发布于 2018-10-18

阮汀雨走进这家名为“Nightingale(夜莺)”的清吧时,是她下了飞机半个小时后。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乐声,台上的主唱正拿着话筒声嘶力竭地唱着歌,她拨开重重人群,走到舞台的下方,直到主唱时清明发现了她。 在他的眼睛亮起来的那一刻,歌声也跟着消失,乐队其他...

阅读(1572)赞 (24)

伊丽莎白和伏特加

admin 发布于 2018-10-18

作为大学汉服社成员兼深度爱好者,李梦尤不会缺席任何一场汉服活动。为了文化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节,李梦尤更是特意手工做了一身新衣服,杏色的立领纱衫,绣着海棠的一片式褶裙,发髻是好友菜菜编的,插了一支简单朴素的铜簪子。 李梦尤虽然不是多惊艳的美女,但胜在清秀,小鼻子、小眼,只要稍微打扮...

阅读(1139)赞 (16)

页面是生成时间0.0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