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回小说 18年第2期

老陪和他的“姐姐们”

bucee 发布于 2018-11-05

一谁是老陪 列车段段长派个专人,把下一个女人给老陪送过来。那女人眼泡通红,看来是刚刚把段长给哭烦了。来人说:“老陪,郭姐给你放这儿了啊。”说完就走了。女人见老陪的更衣箱半开着,伸手从里边拽了一截卫生纸揩鼻涕,哽咽着说:“大哥,我…...

阅读(325)赞 (5)

殇湖

bucee 发布于 2018-11-05

它闪射着 在风的撩拨下 像一只发怒的眼睛 ——一位诗人的诗 一 正当我对爱情感到疲惫了的时候,我碰到了他。他让我太满意了。他大学毕业,现在在科研单位工作。论长相,简直可以说是个美男子,唯一的缺点便是性格有些孤僻,神情总带着一点淡淡的忧郁。当然,对于我们这些...

阅读(299)赞 (2)

活捉姜大麻子

bucee 发布于 2018-11-05

一欺男霸女 从双城堡向西北行八十华里,就是“天德兴”,又叫杏山堡。因为这里建了城外第一个大型烧锅“天德兴”,所以人们就以此为名。向北翻过一道山梁,就是邢家屯,现在叫作双青村。这邢家屯的前趟儿街,有一座黄黏土板打墙的深宅大院。大清早,...

阅读(491)赞 (3)

国际猎场的猎杀

bucee 发布于 2018-11-05

一遭人暗算 莲花正在做晚饭,忽听门外有狗不是好声地嚎叫,好像是自己家花脖的动静。花脖进屋自己会开门,干吗这样叫?她心里打了一个战,慌忙去开门。门一推开,她不由得“啊”地一声惊叫,手里的饭勺掉到了地上。 门口躺着的真是她家的花脖。花脖的后腿受了伤,屁股上沾满...

阅读(268)赞 (0)

离奇的红衫案

bucee 发布于 2018-11-05

一车站惜别 这事发生在1950年的夏天。 一列从北往南的火车上的第三节车厢里,有一对旅客面对面坐着,他们在亲热地交谈着。 靠北坐的姓王。他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中式裤褂,身体单薄、瘦削,是个小商人。靠南坐的姓张,他与老王年龄相仿,穿一身灰色制服,身材魁梧,精力旺盛,是一位公安干部。...

阅读(358)赞 (3)

借生树

bucee 发布于 2018-11-05

一被迫涉足爱河 水利工程师向棹活儿不错,只因不会讨巧,拿证五年了也没打理过像样的项目。眼下,他正在山大人稀的阴阳河谷负责几条小杈溪的水土治理,三个标段总造价不到五百万元,在圈里只能算泥匠活。向棹正做得无聊,公司工程经理大头却千里迢迢驾临工地,悄悄把他叫出来转河。两人沿阴阳河干流上...

阅读(334)赞 (2)

页面是生成时间0.07 s